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468章 跟程老爺子坦白身世

    

上,他一看到原告席上的五位女藝人,全是吳娛集團旗下的,她們隻是其中的五名代表。律師也來了五位,也隻是代表。牽扯進此案的女藝人,都能拿出點錢來請律師,也都請了律師,如果都來,擠不下。還有圍滿了的媒體記者,正有序地拍照錄視頻,還有的正在直播。吳文理的心臟一沉,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完了——他這是被公開審判,當著全世界審判,不會輕判。原告代表是一個叫林斐然的二十四歲的女藝人,起訴是她發起的。五年前,轟動整...-幾人嚇得頓時追了過去。

隻見程泱已經身法輕盈地跳到五樓陽台,又往四樓的陽台跳去,去追人。

幾人都驚呆了。

但一想到以前程小姐還上過拳擊場,隻是被太子爺扛走了。

而且她能夠有方法訓練出他們來,她自己想要有這樣的身手,也不是難事。

對,在她這裡,冇有什麼事是難事。

但邢煬和李晃還是追了去。

逃出大樓,鐘敏上了一輛摩托車,開著就往外跑。

精神病院的圍欄已經被消防車推倒,摩托車碾過倒地的鐵柵欄,疾馳而去。

“嗚——”

“砰——”

黑色的奔馳追上來,砰地將他撞飛出去數米。

程泱推門下車,看著倒地的人。

李晃和邢煬已經跟來,上前,把人押住了。

“轟隆——”

兩公裡外,靠近山林的地方,一架直升機被擊落,砸進山林,發出一聲巨響。

很快就是一陣火光,山林被燒著了。

不時還傳來幾聲“砰砰”的槍響。

程泱轉頭,看了眼地上的鐘敏:“你們把他交給京寒洲。”

說完,她轉身上車,開著車,往山林那邊去。

邢煬則扶起地上的摩托車,跟上,保護她。

車子纔開到山林邊,就看到容與從林地裡走出來,手上還抄著傢夥。

看到開來的車子,他薄唇一勾,將傢夥扔了,走了上去。

車子很快在他麵前停了下來,程泱下車,離他隻有五步遠的距離,定睛打量著他。

白色的襯衫已經被染黑,幾處還有血跡,但不是他的。

他柔順的長髮被風吹亂了些,帶著幾分淩厲不羈。

她一下子撲過去,緊緊抱住他。

“冇事了,接應的人都處理得差不多了。”容與抱著她,親吻著她的額頭說道:“你那邊呢?”

“目標都拿下了。”

“嗯,回去。”容與不想讓她在這裡多呆,哪怕一秒,不想讓她看到現場的殺伐,鮮血和屍體。

“好。”程泱聽他的。

回去,是他開車。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兩人纔回到大泱醫院,他們直接去了急診室,程泱想知道蘇南風的情況。

他們到的時候,急診室外已經聚滿了人。

溫家四口,不,加上程衍,不,是溫祁禮,五人。

另外還有程老爺子母子。

看到他們兩人,程家父子先是一怔。

容與身上已經換了一件新的白襯衫,他的白襯衫,大多是同款,雖然不是和程泱身上的一模一樣,但也差不多。

程老爺子不由問道:“你倆今天是去領證了?”

“嗯,”程泱“嗬嗬”地笑:“這不,有事情耽擱了。”

精神病院大功告捷,她心情確實很好。

程老爺子頓時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很不高興:“出息了,領證這麼大的事,都不告訴我?”

“爺爺,主要是今天我們都有時間,準備先把證領了,再接您老過來商量婚禮的。”容與立刻殷勤真誠地說道。

“現在你們過來,這些事,都聽爺爺的。”

老爺子頓時冇脾氣了,這小子,真是越來越順眼順心了。

這種情況,他老人家也不會揪著這種小事。

程泰也跟著鬆了一口氣,閨女領證,他當然還是親眼看著的。

然後,父子倆看了看一旁的程衍,不,是溫祁禮,神色說不出的失落複雜。

他是溫家的那個孩子,就不可能是他們程家的私生子,程衍了。

程泱看出他們心中所想,也是時候告訴他們了。

“爺爺,爸,你們跟我來。”程泱將他們領到另一端的辦公室,把之前做的DNA檢測報告全遞給了他們。

兩人看著看著,滿臉驚色地看著她。

她這纔開口說道:“程衍確實是程家的血脈,但我不是。”

“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爸?”程泰完全懵了,他茫然地看著父親。

程泱這個私生女,可是他塞給自己的。

程老爺子除了震驚,也有很多不明白之處,自然也無法回答他。

“爸,你先出去,我先跟爺爺談談。”程泱說道。

“哦……”聽她還喊自己爸,程泰的心裡舒服些,但還是滿臉的擔憂和失落。

自盛天驕的事之後,他是真的把程泱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大半的親情,全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等他出了門,程泱才把所有的事,都跟程老爺子說了。

“我懷疑當初,把我送到程家的人,是想利用程衍的身份來保護我。”

她現在完全可以確定,程衍的存在,就是為了掩飾她的存在。

程老爺子震驚不已,消化了好一會兒,纔跟他說起自己大兒子的事。

他的大兒子程景,在還冇有畢業的時候,就跟他斷了聯絡,後來進入軍用飛行研究院,更是以軍機秘密的身份,徹底不再聯絡。

他原以為,兒子是因為父子之間的疏離,不喜歡他,又加上工作原因,才這樣的。

現在回想起來,他是被威脅了。

想到這裡,程老爺子就轉過身去,捂著眼睛,泣不成聲。

程泱心裡也是思緒萬千,翻湧如海。

曾經,她以為,自己是被父母拋棄,再加上盛天驕的關係,她理智上完全漠視了自己的父母。

但內心深處,她憎恨著他們。

現在,她才知道,是有人為了保護她平安長大,做了這樣的局。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程老爺子才緩過來。

重新看著程泱,祖孫情是真,但冇有血緣關係也是真,反而多了幾分陌生人之間的敬重。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些的?”他老人家開口,啞不成聲。

“您去年的壽宴上。”如今的程泱,已經很平靜了,多了幾分感性。

老爺子又是一陣心疼,向她伸出雙手。

程泱走過去,靠進他的懷裡,老爺子抱著她,雙手顫攔抖得厲害,更需要被擁抱,安撫的人,是他自己。

,content_num-人留在外麵,擔心地喊了一聲,要帶她一起走。車子已經開出一段距離,有媒體直接擠過她,去追車子。程家二小姐冇有在媒體上露過麵,冇有人認出她。“老爺,你不用擔心,冇人認出二小姐。”車上,陸昆安慰道。老爺子一頓,有些內疚心酸。程泱在程家,人氣不如一個傭人,完全就是個透明人。“老爺,回老宅嗎?”司機問道。他手裡還握著手機,翻過來一看,正是程星爍將人推下高樓的視頻。之前,他還打電話給各界的高層,信誓旦旦地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