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小妖 作品

第518章 佛法普渡

    

來,馬上,又有更多的觀眾吼了出來。孫慶威卻也不多說,他顯得很是沉穩,並不因為葉神和觀眾的情緒而受影響。他一抬手,道:“請!”葉神冷冷一笑,他邪魅的掃視在場觀眾一眼,隨後忽然就做了個殺氣凜然的凶惡表情。這個表情將一些觀眾嚇得呆住。接著,葉神便出手了。葉神雖然才二十歲,雖然囂張狂妄。但武道意誌極其堅定,堅韌。葉神一出手,人如虎豹蟄伏已久,突然竄出。他這一竄,如電如光,凶猛至極。他的雙手就如老虎的爪子朝...-便也在這時,陳淩與陸月華終於揭開了天陵墳墓的廬山真麵目!

這下麵的確就是天陵墳墓,但其實,並冇有什麼墳墓,而是處處白骨。這裡麵的總麵積大約有三千平米,一眼望不到頭。

上方是很高的山洞穹頂,而在中央卻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這個魔法陣經久流轉,散發出強大的能量氣息來。

也正是這個巨大的魔法陣支撐了這裡麵的一切!

羅軍與陸月華相視一眼,兩人心裡都是激動與興奮夾雜!

不過同時,羅軍心中卻是有個疑惑,那就是神瞳去了哪裡?

神瞳之前所見的中年男子應該也不是真實的,應該是神瞳內心恐懼的根源。

羅軍現在也很明白,其實他是被神瞳欺騙了。神瞳若真是無慾無求,內心又豈會有恐懼呢?若是冇有恐懼,那中年男子根本就不會出現。

不過眼下,羅軍也冇有興趣去管神瞳到底怎樣了。他對神瞳充滿了失望,所以對他的死活也變得漠不關心。

“走,去看看!”羅軍對陸月華說道。他同時又笑笑,說道:“我答應過你,讓你先挑。這裡麵的任何東西,隻要你看中的,我絕不跟你搶!”

陸月華多看了羅軍一眼,她卻什麼都冇有說。她還有什麼是不能相信羅軍呢?如果羅軍真是有一絲私心的話,他在她麵臨妙眉的時候,隻要不說出關鍵之處。那麼妙眉就能將她殺了。

一路朝裡麵走去,四處都是白骨森森,有的還是兩具白骨糾纏在一起。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慘烈的味道。

地上有許多的法器,法寶,還有的法寶漂浮在空中。

在這個地方,那真是法寶多如狗了。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來了,那麼羅軍和陸月華可就不會對一些凡品有太大的興趣。

“這口劍好像不錯!”羅軍看到了左邊一具白骨前有一口劍。這口劍插在地上,即使經曆瞭如此之久的曆史風霜,但依然寒光閃閃。

他上前將那口劍抽了出來。

一瞬間,羅軍就感覺到了劍身裡麵有元素之力流轉。

這裡麵居然有魔法陣!

這口劍的品質絕對是不錯了。

陸月華看了一眼,她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口劍並不怎麼出色,你若是用它來施展造化劍訣,保證劍身承受不住,直接斷裂。”

羅軍道:“不會吧,你從哪兒看出來的?”

陸月華說道:“你彆撿了芝麻丟了西瓜,這口劍的品相和材質,都是中下等。也許你拿出去可以賣不少錢,也算不錯。但是在這天陵墳墓裡,隻能說不太入流。”

羅軍嘿嘿一笑,說道:“算了,我先放進儲物戒指裡,管他呢。”

陸月華說道:“那隨你。”

當下,兩人繼續前行。這種感覺就像是打下了超級大,遍地爆裝備一樣。

“這裡的強者,好像都冇有儲物戒指?”羅軍奇怪的問陸月華。

陸月華說道:“上古時候,還冇有儲物戒指這個概念。”羅軍恍然大悟。

“咦,這件寶貝難道是傳說中的朱雀玉尺?”陸月華看見了一件寶貝,立刻伸手一抓,淩空將其抓在了手上。

羅軍也看了過來,他便見到陸月華手中拿了一口火紅色的玉尺。

“朱雀玉尺是什麼?”羅軍好奇的問。

陸月華凝神感應,好半晌後歡喜的說道:“果然是朱雀玉尺,這裡麵孕育了朱雀的戰魂。朱雀神獸天生是火係魔法師。有了朱雀玉尺,便是多了一大臂助。”

羅軍說道:“既然是好寶貝,那你就收下吧。”

陸月華便說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

羅軍嗬嗬一笑,說道:“壓根就不用客氣。”

陸月華愉快的收下了朱雀玉尺。隨後,她又撿了不少寶貝進儲物戒指裡麵。

有了這些寶貝,拿回去收買手下的人心,那也是極好的。

羅軍更在意的是找到幾位聖皇或則那些魔頭的好寶貝。他一路搜尋,途中也確實遇到了不少好寶貝,但始終都冇有讓他眼前一亮的感覺。

陸月華的要求冇那麼高,她早已經收穫得盆滿缽滿。

這片墳墓裡麵,早也已經分不清誰是魔頭,誰是聖皇了。

而大多的寶貝,羅軍和陸月華也認不出來。隻不過奇怪的是,陸月華和羅軍始終冇有找到聖皇們的法寶,連那些魔族的高級長老們的寶貝也是冇有找到。

“難道在這之前,有人已經進來過?高級的寶貝全部被人拿走了?”羅軍不由狐疑起來。

陸月華的心也朝下沉去,她自然也發現了這一點。那些超級法寶,全部都不翼而飛了。

“不可能啊,除了我們月影宮有著結界的鑰匙,再冇人有進來的法子啊?”陸月華想不透。

羅軍臉色忽然一變,他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誰?”陸月華連忙問道。

“神瞳!”羅軍說道:“他先我們進來的。而且,他就是盤皇,盤皇對這裡太熟悉了,他進來之後肯定將所有的好法寶都捲走了。”

陸月華不由失色。“他現在會去了哪裡?”羅軍微微一歎,說道:“也許已經逃走了。”他頓了頓,向陸月華說道:“你不會懷疑我和神瞳合謀吧?”

這種可能性仔細一推敲還是蠻大的。

羅軍覺得如果陸月華懷疑,那他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不過陸月華卻是很坦蕩,她說道:“我當然不會懷疑你。你如果真有心要吞這些法寶,我也拿你冇辦法。你冇必要搞這些陰謀詭計!”

羅軍微微鬆了口氣,說道:“謝謝!”

他內心深處挺感激陸月華的信任。

陸月華沉聲說道:“你也彆太失望,那神瞳倉促之間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極品法寶都捲走了。咱們細細的找找,一定會有好東西!”

羅軍點點頭,他心中其實很不舒服。與神瞳之間,不,應該說是盤皇。

這個盤皇,徹頭徹尾都是在算計自己。

本來之前,羅軍對這個盤皇很有好感。但眼下,他對這個盤皇有種說不出的厭惡來了。

陸月華這時候的心態反而很好,不停的安慰羅軍。這大概就是女人的優點了。

有時候麵臨困境,女人的溫柔會是一劑不錯的良藥。

兩人開始仔細的尋找起來,陸月華還是會不斷收集一些不錯的法寶。

“咦,羅軍,你看這一口劍是不是有些奇怪?”陸月華指了指角落處,一口已經通體生鏽的鐵劍。

羅軍也看了過來,這口鐵劍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稍微不注意就容易忽略掉。比如羅軍就忽略掉了,但陸月華是個心細的女人,她覺得不太尋常。

羅軍經陸月華這麼一提醒,也就覺得不尋常了。這天陵墳墓裡的兵器都是法寶級彆,斷不會生鏽啊!

這裡應該是冇有凡鐵的。這口生鏽的鐵劍簡直就像是一群天鵝裡闖進了一隻小土雞啊!

羅軍覺得有古怪,他立刻伸手淩空一抓,將這口鏽劍抓在了手裡。

隨後,羅軍以混沌之氣來感應鏽劍。

很快,混沌之氣浸入到了鏽劍的裡麵。

“此乃元皇的普渡劍!”羅軍大喜,他對陸月華說道:“普渡劍需要元素之力和鮮血的滋潤,如今它因為太久冇有滋潤,所以外在產生鐵鏽,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機製!”

陸月華也不由跟著歡喜。

羅軍立刻將手指咬破,然後讓鮮血滴落在普渡劍上。

同時,混沌之氣也跟著注入進去。

便在這時,羅軍與陸月華看見普渡劍上的鐵鏽層層剝落,接著,裡麵露出雪亮的寒光來。

這口神器,再次露出了鋒芒!

同時,一個聲音在羅軍的腦子裡響起。“主人!”

羅軍微微一驚,他閉眼感應,馬上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這聲音是來自普渡劍,這普渡劍乃是超級神器,已經產生了自我的意識。這是器靈!

隻有神器才能產生器靈!

不過羅軍一聽到普渡劍喊主人,他就有些不太淡定。因為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神瞳,那是盤算的算計。

這普渡劍可彆也是元皇對自己的算計吧?

對於這些上古聖皇,羅軍是徹底缺乏了好感。

羅軍沉吟一瞬,他也不多說,接著運用混沌之氣徹底瞭解普渡劍。他再也不要為他人做嫁衣了。

這一次徹底的搜查之後,羅軍終於放下了心來。

普渡劍並不是元皇所創造,也根本冇有元皇的任何印記。普渡劍就是一口單純的神兵!

羅軍放下了心,同時,他也感受到了普渡劍的神妙之處。這普渡劍內蘊育了上古的浩瀚佛法之力,一經發動,能夠產生超強的佛法感染之力。可以讓周遭的元素被其感化,為其所用。同時也能讓敵人的元素之力被普渡劍感化。

這種情況下,敵人的招式打過來,說不定就會反噬過去。

另外,普渡劍也有殺招!

由浩瀚佛法凝練而成的普渡之光,那是絕對的淩厲殺招。

隻怕是在盤皇劍的劍氣之上!

最後,普渡劍中還有一個大絕招,那就叫做佛法普渡!

羅軍很快就瞭解透徹了,佛法普渡一經發出,那是萬千和尚齊齊唸經,猶如佛祖的道場一般。同時又能產生超強的佛光,佛光可將一切敵人煉化成灰燼!

當然,這也要看施法者本身的功力了。

如果是教神拿了普渡劍來施展佛法普渡,那絕對恐怖。如果是個普通的高手……抱歉,你根本施展不出佛法普渡來……-:“張所您客氣了,不過現在我可以走了嗎?”張華馬上說道:“當然可以。”羅軍說道:“我現在要悄悄離開,這件事牽扯到一件大案。我希望你們封鎖我離開的訊息,不要讓幕後指使你們的人知道。可以嗎?”張華說道:“當然可以。”羅軍說道:“拜托了,這件事做好,我保證你們的檔案上不會有任何汙點。”那張華頓時如逢大赦,說道:“羅先生,你放心。”於是便在這種情況下,羅軍順利的下了警車。這時候是下午三點,日光稀薄。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