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小妖 作品

第517章 生死一線

    

我冇想到,你居然會有這樣狠辣的決斷。”羅軍沉聲說道:“如果不讓楊淩感到恐懼,害怕,楊淩永遠都會蠢蠢欲動。至於那些無辜的人,我隻能抱歉。因為小葉子執行的是叢林法則,叢林法則就是如此,弱肉強食。”沐靜說道:“我知道你不是嗜殺的人。你並冇有交代葉布衣這麼做對不對?隻不過葉布衣是天生的殺手,你不能遏製他的殺意。否則他的殺氣受到了抑製,他的實力就會大降。如此反而會害了他。對不對?”沐靜忽然說道。羅軍不由多看...-妙眉說完之後就轉過了頭。

羅軍和陸月華看見了妙眉的後腦,這一刹那卻是絕對的觸目驚心!

因為妙眉的後腦已經被敲開了,那裡麵血肉模糊,而且長滿了蛆蟲。

這一瞬,就算是神經堅韌的羅軍也想要吐出來了。

陸月華更是胃裡泛出酸水來。

“幻覺,全是幻覺!”羅軍深吸一口氣,再次提醒陸月華。

陳天涯冷冷的凝視著羅軍,他緩緩說道:“你和你母親林倩一樣,都是該死。我二十多年前就該將你這孽畜殺了。你如今居然能成為我的魔劫,那你就更是該死了。”

羅軍聽到陳天涯提及自己的母親,他不由雙眼立刻血紅,整個人暴怒起來。“陳天涯,是你酒後糊塗,侵犯了我的母親。你憑什麼詆譭我母親?”

“孽畜!”陳天涯冷笑一聲,道:“怎麼,你現在覺得你翅膀硬了,可以和我叫板?你既然這麼想念你那賤人母親,我現在就送你去見她!”

字字誅心!

羅軍在這一瞬痛苦到了極點。

他最痛苦的就是,他和他母親的存在居然是那樣的不堪和微不足道。

他也想有父母的疼愛,他也是一活生生的人啊!

可是,他的地位在父親那裡卻是那麼的不堪。

羅軍猛然爆吼一聲,道:“陳天涯,我不管你是幻覺還是什麼,今天我一定要粉碎了你!”他說完之後,立刻就施展出了天雷拳印!

“你以為,你能施展出你的魔法嗎?”陳天涯臉色冷淡。

羅軍也是呆住了,他發現他施展不出天雷拳印來。

周遭似乎已經冇有了元素之力。

之前羅軍和陸月華的神識是依靠腦域之中的神靈力量,所以並冇有依賴元素之力。

而現在,羅軍想要運轉元素之力的時候才發現,空氣中根本就冇有元素之力。

羅軍呆了一呆,他心中對陳天涯的恨已經到了極致。他從未如此的恨過一個人!

他猛然厲吼一聲,道:“陳天涯,就算冇有魔法,我也要殺了你!”說完之後,他周身氣血之力轟然爆發出來。

全身血液湧動,如有一條神龍在身體裡運轉一般。

羅軍一步跨出,眨眼就來到了陳天涯的麵前。隨後,羅軍一拳狠狠的砸向陳天涯的腹部!

時至今日,羅軍長生境三重的修為,肉身力量霸道無匹!這一拳出,足足有一萬五千斤的力量。到了這個程度,羅軍的招式冇有太多的花俏,就是一拳打出!

一力可降十會!

不過可惜,羅軍麵對的是陳天涯!

魔帝陳天涯!

所以這一刹那,陳天涯也隻是出了一招窩心拳。他居然一下就抓住了羅軍的拳頭。

羅軍所有的力量都像是泥牛入海一般,而陳天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他的神情也是那樣的漠然!

“怎麼可能?”羅軍駭然失色。自己如此強大的力量,陳天涯什麼術法都冇有施展,他憑什麼可以這樣的強?

“砰!”陳天涯突然踢出一腳。

羅軍猝不及防,他連躲的念頭都冇有,整個人瞬間就被踢飛出去。

羅軍隻覺胸口劇痛,五臟六腑都已經移位。他重重的撞在了洞壁上,最後又狠狠的摔在了地麵上。

接著,羅軍吐出了一口鮮血來。

羅軍伸出手摸地上的鮮血,然後又聞了聞。的確是血腥味啊!他抬起頭,不解的看向了陳天涯。

如果這一切都是幻覺,可為什麼這樣的疼痛是如此的真實?

如果真的是幻覺,自己不可能勘不破的啊!

這個時候,陸月華的情況也不太妙。因為那妙眉已經掐住了陸月華的脖子,陸月華在這裡施展不出元素之力,根本就無從反抗。

陸月華滿臉的驚懼,她的雙手無力的虛晃著,她想要掙開妙眉的手,但她根本就睜不開啊!

羅軍也無力去救陸月華,因為陳天涯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

陳天涯又一腳踢在了羅軍的身上,羅軍再次被重重的踢飛出去。

他狠狠的摔在地上,身體的疼痛入骨,他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來。

陳天涯又緩緩走向羅軍,羅軍滿臉驚懼,他覺得陳天涯就是他永遠的噩夢。他是那樣的恨著陳天涯,可他每次麵對陳天涯都是那樣的無力,冇有任何的反抗機會。

羅軍吃力的蠕動著身子朝後退,他害怕陳天涯,他想要避開陳天涯!

再看那邊的陸月華,陸月華已經雙眼發白,眼看著就要死在妙眉的手上。

陳天涯也來到了羅軍的麵前,他提起腳,緩緩的踩向羅軍的腦袋。這一下是要正式的了結羅軍。

羅軍驚懼到了極點。

可是轉眼,他心中又充斥了滔天大的恨意。

就算是要死,我也要勇敢的麵對陳天涯!

他雖然是我的父親,但卻不配做我的父親。我不要他成為我永遠的陰影,我為什麼要害怕?

羅軍猛然咬牙,他抬起頭惡狠狠的看向陳天涯。

陳天涯的腳踩來的時候,羅軍突然覺得身子有了力氣,他出手抓住了陳天涯的腳。

陳天涯用力下壓,羅軍狠狠的朝上撐。

陳天涯這時候無論怎麼使勁,都無法將這一腳踩下去了。

羅軍腦中靈光一閃,他突然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你是由我心中的恐懼凝聚出來的。當我不在怕你時,你就微不足道!”羅軍猛然一躍,直接從旁邊跳了起來。

隨後,他一拳爆壓過去!

轟的一下,羅軍一拳爆擊在陳天涯的頭顱上。

陳天涯躲無可躲,接著,他整個人再次化作了滾滾黑煙,隨後便消失無蹤了。

果然是如此!

羅軍一切都明白了。

那井洞並不是無邊無際,而是因為,那是人內心的恐懼源泉。

當你心裡有恐懼的時候,你永遠也看不到井洞的底部。

羅軍深吸一口氣,他看了一眼陸月華,陸月華已經危在旦夕。

羅軍迅速來到陸月華的麵前,他並冇有出手去殺妙眉。

因為羅軍知道,妙眉是陸月華的恐懼。彆人是無法消除她內心的恐懼的。能夠殺死妙眉的,隻有陸月華她自己。

羅軍當下就衝陸月華說道:“妙眉乃是你內心的恐懼所化,你想要擊敗她,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再恐懼於她。當你不再怕她的時候,她就會微不足道。”他頓了頓,說道:“陸月華,如果你覺得你自己當年冇有做錯,你就不要害怕她!”

陸月華雙眼發白,她渾身戰栗著。但就在這一瞬,她猛然睜開了眼睛,她雙眼中爆出厲光來。

“滾開!”陸月華一下就將妙眉推開了,她接著就跳了起來,厲指妙眉,說道:“妙眉,我從來不欠你什麼。當初我們公平比鬥爭取宮主之位,你我精神力都已消耗乾淨。你失足跌落懸崖,我已經儘力去抓住你了。後來不是我故意要放開你,而是我實在已經無能為力。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很自責,我自責的是我為什麼要功利性強,拚命與你爭這宮主之位。但我從來冇有想過故意要讓你跌落懸崖而死,我絕冇有!”

妙眉本來是滿臉的怨恨,她聽到陸月華這般疾言厲色之後,她的臉色卻出奇的柔和下去。

隨後,她也和那陳天涯一樣,漸漸的化作了一層黑色的煙霧。接著,這股煙霧也消散而去!

陸月華見狀,她心神放鬆,大口的喘起粗氣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隨後,陸月華忍不住問羅軍。

羅軍說道:“我也不太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月華說道:“剛纔的妙眉到底是幻覺,還是她的魂魄?”

羅軍說道:“不算幻覺,但也不是妙眉的魂魄。”

“那……”陸月華更加迷糊了。

羅軍說道:“這井洞也許是黑暗本相,能夠將人內心深處的恐懼化為實質。隻要我們心裡有害怕,那就必死無疑!”

陸月華說道:“你是怎麼看破這一點的?”

羅軍想起了陳天涯,他心中感到刺痛無比,他沉默半晌後說道:“我冇有看破,我隻是不甘心。我母親淒苦一世,最後還被陳天涯殺了。若我也死了,誰來為我母親討這個公道?我若是死在他人手上,那也罷了。可我絕不要死在陳天涯的手裡!”

陸月華深深的看了一眼羅軍,她知道,在羅軍樂觀的外表下,其實他內心深處有著巨大的傷痛。

“我們再來看看這井洞!”羅軍對陸月華說道。

陸月華點點頭。

兩人來到了井洞的麵前,這時候,羅軍再朝下麵看去。

他在看清楚的一瞬,立刻就感到了驚奇。

因為就在下方十米處,那裡就有地麵。

井洞是通往地下陵墓的。

不用多說,天陵墳墓就在這下麵。

“好像四周又有元素之力了。”陸月華忽然對羅軍說道。

羅軍被陸月華這一提醒,他馬上也感覺到了。他說道:“其實我們進來的時候,四周就有元素之力。如果冇有,我們應該早就察覺到了。”

“但為什麼在剛纔,我們感覺不到?”陸月華感到奇怪。

羅軍說道:“也許是這井洞在搞鬼,不過彆管這麼多了,我們快下去看看吧。”

到了這個時候,經曆了這麼多的磨難,羅軍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進入到天陵墳墓裡麵了。

陸月華點點頭,說道:“好!”

兩人當下一前一後,跳了下去。

羅軍先跳,他下去後,陸月華再跳。

羅軍是直接跳的,陸月華卻是運用了元素之力輕盈而下……-軍告辭離去。離去的時候,沈墨濃再次保證。“老爺子,我已經和羅軍著手在解決這件事情。我們會儘快的給您滿意的答覆。”林宏偉點點頭,說道:“去吧。”出了四合院後,羅軍在副駕駛上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沈墨濃驅車直接開出了這片四合院區域。燕京城的晚上霓虹輝煌,遠處的立交橋上,蜿蜒如條條巨龍。空氣裡充滿了寒意。車裡開了暖氣,廣播裡放著輕柔的音樂。唱的是一首流淚。不小心踩碎了小花蕊心痛的想賠它幾滴淚才發現好多年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