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小妖 作品

第519章 盤皇神瞳

    

退了出去。不退不行。沈峰手上的金刺指套讓羅軍想硬碰碰都不行。沈峰更快,人如旋風,不給羅軍絲毫喘息的機會。他的金刺指套拳拉出殘影,再度轟殺而來。情況非常危急,沈峰並不打算給羅軍喘息的機會。羅軍始終被沈峰壓製。而且,沈峰的速度太快了。羅軍就算是想施展羚羊掛角,移形換影都冇有機會。一切的發生,都在電光石火之間。羅軍不能繼續退了,越退,沈峰就逼迫得越緊。如此一來,便離司徒靈兒也就越遠,司徒靈兒到時候想要救...-羅軍完全控製住了普渡劍,他立刻將普渡劍收進了儲物戒指裡麵。羅軍心裡很清楚,他有了這口普渡劍,那麼自己的戰鬥力至少是上升了一輩。不過,這種戰鬥力還不足以對付教神雅琳娜,這一點羅軍的心裡很清楚。

羅軍與陸月華恢複了一些信心,兩人繼續尋找法寶。這時候,羅軍尋找得更細了。

“羅軍,你看那陣法中心?”陸月華忽然又發現了新的事物。那就是魔法巨陣!

羅軍也看了過來,兩人朝魔法巨陣走去。那魔法巨陣外圍是一層帶著滋滋電光的能量罩。這能量罩直徑範圍有二十米左右。

在魔法巨陣的中心,凝立了一根黑色的權杖!

所有的能量便都是來自那根黑色的權杖!

羅軍不由心跳加速,他太清楚這海底五千米處的水壓有多麼恐怖了。

而這黑色的權杖居然能支撐住這麼大一個麵積的山洞不被水壓所擊碎。這黑色權杖的能量當真是恐怖到了極點,這是不敢想象的啊!

當然,羅軍也明白。黑色權杖也並不全部是依靠自身的力量來抵抗水壓,這魔法陣就是個很巧妙的陣法,從而達到了平衡水壓!

但不管怎麼說,羅軍都知道了,這黑色權杖絕對是一件至寶。

便也在這時,陸月華失聲說道:“我知道這黑色權杖是什麼法寶了。它是魔皇的至尊法寶,太宇權杖。當年魔皇就是靠這一件法寶抗衡三位聖皇!”

“太宇權杖?”羅軍立刻來了興趣。

陸月華說道:“我一直都以為太宇權杖並不存在,因為太宇權杖的存在,非常的不合常理!”

“為什麼會說不合常理?”羅軍不由好奇。

陸月華說道:“因為太宇權杖代表了四方之宇的規則,同時也可以打破空間的規則,並且扭曲時間!”

“這太宇權杖比之原始聖典,天玄羅盤,幽冥黃泉圖呢?”羅軍接著問。這是他最在意的地方。

陸月華說道:“此乃逆天神器,若是運用得當,可以將整個迷失大陸改寫得支離破碎。這世上本就不該有這樣的法寶的。”

羅軍沉聲說道:“既然有這等本事,那麼我到時候利用太宇權杖回到主世界也是容易之事了。”

陸月華微微一怔,她才明白,原來羅軍最心心念唸的就是想回到主世界。

羅軍接著說道:“不過這太宇權杖在掌控魔法巨陣,若是我將權杖拿走,這裡的一切都會坍塌。”

陸月華說道:“我們一起凝聚出足夠的寒冰艦船來保護我們。”她頓了頓,說道:“這個地方,毀便毀了。本來也冇什麼值得好留戀了。”

羅軍點點頭。他現在對這太宇權杖是誌在必得了。

不過馬上,羅軍又好奇的道:“為什麼神瞳冇有拿走這太宇權杖?”

陸月華微微一怔,這個問題她也回答不上來。

“這根權杖,我勸你最好也不要動!”便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

羅軍與陸月華吃了一驚。兩人抬頭看去,卻見那角落處忽然走出來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神瞳!

神瞳的臉色淡冷,這時候的他那裡還是那個溫順的裂神偶呢?

羅軍便也就看向了神瞳,他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怒火。

陸月華也看向了神瞳,她的臉色寒了下去。

“聖皇盤,你的騙術很不錯。”羅軍冷冷說道:“就算是我也被你騙了。”

神瞳淡淡冷冷說道:“你根本就不懂!”

羅軍說道:“哦?”

神瞳說道:“本皇算計千年,等待千年,為的就是這一刻,等的就是身懷混沌之氣的人出現。你不懂的是,不管這個人是不是你,但在某一個時刻,都會有一個人來做你應該做的事情。你的存在,就是幫助本皇的複活!”

陸月華聽了這話不由嬌軀劇震。

羅軍眼中閃過寒光,他冷笑一聲,說道:“這麼說起來,你肯定認為你纔是命運的主宰。而我不過是一個附庸罷了?”

神瞳說道:“怎麼?你身具混沌之氣,便真以為你可以是命運的主人?笑話!”

羅軍深吸一口氣,說道:“那好,今天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他說完之後,立刻就祭出了普度之劍!

同時,羅軍對陸月華說道:“你待會趁機去將太宇權杖取到手!”

陸月華沉聲說道:“我來應付他,你去取太宇權杖!”她說完之後,卻是立刻就對神瞳出手了。

陸月華也不是吃素的,她立刻就祭出了她的法寶,幻月輪!

那幻月輪飛了出來,周身散發著寒光。

幻月輪就像是一口精亮的鐮刀,陸月華再朝神瞳一指!

那幻月輪立刻急速旋轉,接著朝神瞳飛去。

就似一道流光,接著帶起道道銀灰色的光華!

隨後,數道光華切割向了神瞳。

神瞳眼中閃過寒光,道:“不自量力!”他突然就穿上了玄天火雲鎧,接著一手探出!

那大手連續抓出幾道虛影來,隨後便徹底將幻月輪抓在了手上。

陸月華連續運功,想要將幻月輪抽回來,但都冇有成功。

這其實也並不奇怪,陸月華的修為並不低。但她麵對的人太強大了,而且,神瞳穿的是玄天火雲鎧這樣的神器。就算是普通人穿了玄天火雲鎧,那也是相當厲害的。

與此同時,羅軍便要去破那太宇權杖所佈下的魔法巨陣。這魔法巨陣雖然厲害,但羅軍的混沌之氣卻是可以直接侵入進去。不過就在這時,神瞳身子一閃,卻是直接利用玄天火雲神鎧,瞬移到了羅軍的麵前。

“既然你想死,那本皇就成全你!”神瞳似乎是在極力的保護魔法巨陣,他眼中閃過殺意,隨後大手一抓,便抓向羅軍的腦袋。

玄天火雲神鎧的速度非常快。羅軍若不是武道修為高深莫測,這一下還真是難以躲開。

危機之中,羅軍迅速後退十米之遠。

神瞳立刻以玄天火雲神鎧凝聚出火雲神丹,朝著羅軍一點。

羅軍立刻就見到空中一粒火丹爆射而來,緊接著,火丹在空中爆開。

羅軍隻見大麵積的耀眼金芒發出藍色的焰光,如凶猛巨獸咬噬而來。

這火雲神丹的溫度高到了極點,就算是羅軍如此強大的肉身也是難以承受。

羅軍身子一轉,再次逃出十米開外,及時將這火雲神丹也避開了。陸月華立刻前來和羅軍並肩作戰,她馬上又祭出一口雪亮的雪羽劍,雪羽劍飛出,淩厲斬殺向了神瞳。

神瞳大袖一揮,卻是將幽冥黃泉圖展現出來。

那幽冥黃泉圖中的黃泉河水汩汩流動,中間產生渦旋之力,瞬間將陸月華的雪羽劍也吸納進去了。

羅軍眼中爆出寒光來,他算是發現了,這聖皇盤的修為還未恢複。所以他舉手之間,全部是依靠法寶的力量。

不過這法寶的力量也太強大了,羅軍一點把握都冇有。

麵對神瞳的幽冥黃泉圖,羅軍連施展造化劍訣的心思都冇有。因為根本不可能成功嘛!

估計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普渡劍也要被幽冥黃泉圖吸納進去。

普渡見雖是絕世巨寶,但在幽冥黃泉圖麵前,那還是差了許多。

神瞳卻是根本不會與羅軍和陸月華客氣,他手指結法印,嘴裡唸唸有詞,道:“人法天,地法天,婆娑世界,黃泉路近!”他雙手在幽冥黃泉圖裡虛抓一把。

隨後,羅軍和陸月華便見到一股黑霧從幽冥黃泉圖裡被抓了出來。

這股黑霧在空中瞬間化作千萬道黑色的幽靈,這些黑色的幽靈發出嗚嗚的聲音,猶如萬鬼齊哭一般。

隨後,千萬道黑色幽靈密密麻麻的朝羅軍和陸月華湧了過來。

羅軍和陸月華心頭巨跳,驚駭不已!

他們也不知道到底被這黑色幽靈包圍了會怎樣,但內心深處已經湧現出了強烈的危機感來。

羅軍不用想也知道,從幽冥黃泉圖裡湧出來的東西,能有好嗎?

陸月華驚駭道:“黃泉水可以腐蝕萬物,這些幽靈肯定是比黃泉水還要厲害的東西。我們千萬不能讓它們接近,不然必死無疑!”

“走!”羅軍現在什麼都顧不得了,拉了陸月華的手轉身就逃。

可一轉身便看見後方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聚集了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黑色幽靈了。就連頭頂上也有!

這下當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造化劍訣!”羅軍顧不得了,立刻點出了普渡劍!

普渡劍瞬間劇烈旋轉起來,並也發出一千道劍光!

立刻,羅軍和陸月華周圍就像是聚集了一千名劍術高手,以普渡劍的鋒芒去斬殺那些黑色幽靈。

“噗嗤,哢嚓!”普渡劍還真是黑色幽靈的剋星,一劍斬下去,那些黑色幽靈便發出痛苦嘶吼,並冒出一陣青煙,隨後便也就煙消雲散了。

然而,羅軍與陸月華並冇有輕鬆多久。

因為黑色幽靈實在太多了,而且無孔不入。

所以就算是在造化劍訣的運轉之下,還是有不少黑色幽靈鑽了進來,而且越鑽越多。

羅軍迅速施展出光係魔法的神焰術!

那強烈的神光掃射過去!

可這次卻不太妙,神焰術根本無法傷害到黑色幽靈!那麼,火元素也就不行了。

羅軍馬上也就明白了,這黑色幽靈乃是幽冥黃泉圖裡麵的生物,並不是凡品。所以神焰術是冇用的!

普渡劍之所以管用,那是因為普渡劍也是神器啊!-上點點頭,他伸出手撓了下後腦勺,顯得很不好意思和窘迫,道:“對不起,我好像太冒昧了一點。但是我後天早上就要回華夏了,我不想自己有遺憾,所以……就……請不要怪罪!”他說到這裡,雙手合十,微微鞠躬。這是泰國人的禮節,羅軍也是現學現用了。瓦那奴兒頓時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微微紅了臉,說道:“我有點不太懂您的意思。”羅軍便微微焦急的伸手比劃,他說道:“我是五天前來的泰國,我是來這邊旅遊的。我有一天在街上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