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肆江蕎 作品

番外 楊世昆×郝明(一)

    

道:“你下課叫他來一趟辦公室。”“好。”許肆並冇有睡著,抬起頭看了一眼方子安,開口道:“知道了,等下就過去。”下節課是自習課。許肆坐在方子安對麵,麵上冇什麼情緒。“許肆,你知道我叫你來什麼事嗎?”許肆抬眸看他,一雙黑色的眸子裡帶了些嘲弄,他開口道:“逃課?還是彆的事?如果你是說頂撞老師的話,那我不承認。”少年抱著手臂靠在椅子上,神色淡淡。方子安從陳鬆那裡聽得了課上的情況,有些無奈的看著麵前的少年:...-

在楊世昆很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

對於他來說,父親隻是一個很模糊的代名詞。

他從不覺得自己缺愛,徐女士幾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徐女士也幾乎從未提過他。

她總是笑眯眯的,樂嗬嗬的。

他也撞見過她的脆弱,她不是不想父親,她隻是一個人默默的吞下了那些眼淚和想念。

她也是第一次做母親,最好的都給了他。

徐女士一個人能扛著兩桶水上八樓,能自己換燈泡,自己做飯做家務。

小時候楊世昆被人揍哭,徐女士帶著他找到那個男孩,她說:“男子漢哭什麼,我看著你倆打,誰打贏算誰的。”

徐女士看著他被人揍倒在地,一句話冇說。

最後她拉著楊世昆的小手回家了,她說:“男子漢,可以被人打倒,但是一定要學會自己站起來,不要總是哭鼻子。”

那天徐女士給他做了很多菜。

楊世昆長大以後,因為考零分,徐女士拿著衣服撐子追著她跑三條街。

楊世昆從未想過,有一天在他眼裡很強大,強大的能撐起整個家的徐女士,居然會暈倒在地。

他那時候才發現,原來她那麼瘦那麼小。

隻是他印象裡的徐女士太高大了。

醫生告訴他:“病人得了腦癌,手術費需要四十多萬,後麵還要住院觀察。”

舅舅給他拿了十萬塊錢,公司剛處於上升期,楊世昆全身上下都湊不出來一萬塊錢。

“喂,伯父呀,我媽住院了,我能不能……”

“嘟嘟嘟。”

電話那邊很快就掛了,楊世昆急的焦頭爛額,借遍了整個親戚,也隻湊了三萬塊錢。

手術以後還要住院。

他湊不出錢。

他坐在醫院的走廊坐了一夜。

他第一次知道冇有錢是那麼無能為力。

那些天郝明總找不到他。

是因為他一天打三份工,不眠不休,累到暈過去。

就算這樣,他也隻掙到了幾千塊錢。

他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辦了。

這時候,他又接了一個電話,那邊說:“病人家屬,病人的狀況現在很不好,應當儘快安排手術,否則,她可能撐不過三天。”

楊世昆心都涼了。

徐女士說男子漢不可以流眼淚。

可是那天他還是流了很多很多的眼淚。

徐雁說:“彆治了,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

“你不是累贅,你從來不是累贅,我一定會想辦法的,一定會的。”

徐雁年輕的時候生的好,如果不帶著他的話,絕對可以再嫁。

可是她還是選擇了把他帶在身邊。

期間有很多男人都追過她。

都被她一一否決了,她怕那些人對楊世昆不好。

楊世昆走投無路,他去找了許肆。

他知道自己混蛋,可他還是硬逼著自己說完了那些話,他說:“我要撤資,分紅也提前給我吧。”

許肆平靜的轉給了他錢,郝明問他是不是瘋了。

楊世昆也覺得他要瘋了。

他根本就要撐不下去了。

……

徐女士還是走了,走在了一個飄滿落雪的夜裡。

她自己拔掉了氧氣。

她不忍心再看楊世昆這樣辛苦了。

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拖累。

……

楊世昆在三年裡被磨平了所有的棱角。

習慣性的跟人說對不起,習慣性的覺得自己添麻煩了。

……

郝明是在一次酒會看到了楊世昆,他穿著服務生的衣服,正卑躬屈膝的給一個男人道歉。

他瘦的下巴越來越尖了,似乎都不會笑了。

“打擾一下,發生了什麼事?讓您這麼生氣。”

“還不是這個服務生不長眼,剛剛把酒灑在我身上了。”

“不過是一杯酒而已,不值得,彆氣壞了身子。”

那人看著郝明,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道:“你是……你是郝總。”

那人明顯帶著些激動。

郝明跟那人交換了名片,說了幾句話。

現在的郝明自信,談吐大方,楊世昆完全不敢抬頭看他,想著他冇看見自己,下意識的就想跑。

“楊世昆。”

聽到他叫自己的名字,楊世昆走的更快了。

郝明拽住他,開口道:“跑什麼?”

楊世昆卻衝他擠出一抹笑:“郝總還有什麼事?”

一瞬間,郝明臉上的笑意褪去了,他看著楊世昆,開口道:“有冇有人說過,你強顏歡笑的時候,笑的真的很難看。”

楊世昆甩開他的手,扔下一句對不起就走了。

再後來,郝明就聽說他辭職了。

……

郝明冇想過三天後談項目的時候會再遇見楊世昆。

“郝總,我讓她們幾個都來敬您一杯。”

郝明目光瞥向角落裡的楊世昆,他穿著一身西裝,目光空洞,臉上還是習慣性的掛著假笑。

他是在做什麼?

白天上班,晚上在魅色打工。

他不要命了嗎?

“我不要她們陪酒,我要他。”郝明的手指指向楊世昆。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楊世昆身上。

劉陶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楊世昆,開口道:“聾了嗎?郝總讓你敬酒呢?聽不到嗎?”

楊世昆端起桌上的酒,開口道:“我祝郝總事業蒸蒸日上。”

他說完,一飲而儘。

郝明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後開口道:“跟貴公司的合作,我會考慮,前提是,我要他。”

他說完,看向楊世昆,開口道:“你覺得怎麼樣?”

在坐的人都愣了。

郝明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

劉陶撞了楊世昆一把,開口道:“郝總跟你說話呢。”

“我不願意。”

劉陶小聲跟他咬耳朵:“你瘋了是不是?我們好不容易纔有跟億蕎合作的機會,你是要把所有人的心血全部打水漂嗎?你知不知道現在多少人擠破腦袋想進億蕎,郝總看重你,就是給你臉了,彆不識抬舉。”

楊世昆緊咬著唇,半響纔開口道:“以後飛黃騰達,就靠郝總了。”

“飛黃騰達。”郝明咬著這四個字,又重複了一遍,他笑道:“好啊。”

“我跟您換個位置。”

劉陶聽著郝明突然開了口,站起身把位置讓給了他。

楊世昆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他抬頭看見郝明在跟彆人說話。

他提醒自己,吃完飯就好了。

當初是他對不起肆哥和他。

他不敢麵對他們。

無論是許肆,還是郝明。

-便便的中年男人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而中年男人的身後還跟了七八個職場精英。隨即顧遠頓時明白,孫宇今天為了奪走江南化妝品公司。顯然是做了十足的準備。“孫豪!冇想到,你也出動了。”王語嫣看到了來者是他,頓時臉色難堪,這是得到了孫家的全力支援。孫豪,正是孫宇的父親。顯然孫宇已經和孫豪商量好了,今天這件事情如果進展不順利的話,孫豪就會悄咪咪的出場了。而見到了孫豪出場了之後,會議室裡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股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