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肆江蕎 作品

番外 楊世昆×郝明(二)

    

孩子問江蕎要不要一起去食堂,江蕎擺擺手:“你們去吧。”她去了門口,劉媽會準時來給她送飯,她飲食需要很注意,清淡為主,學校的食物,不是油大就是過鹹過辣,她都不能吃,而且吃完飯,她要吃藥。江蕎端著飯盒坐在門口,小口小口的吃著,劉媽遞給她一杯水,她衝劉媽笑道:“謝謝劉媽。”劉媽慈愛的看著她,開口道:“蕎蕎,今天的飯還合胃口嗎?”“很好吃。”江蕎衝劉媽甜甜的笑了下。吃完飯,劉媽將藥遞給她,又遞給她一個保溫...-

楊世昆從頭到尾都冇動過幾筷子菜。

吃完飯,外麵又下雨了。

“走吧,送你回去。”

“謝謝郝總,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

郝明聽著他一句一個郝總,撐開傘,攥著他的手腕就往自己車那邊走。

他打開副駕駛的門,開口道:“進去。”

楊世昆坐在了副駕駛上。

郝明一直很沉默的開車,楊世昆聽著車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有些微微失神。

車被停在路邊。

郝明鉗住他的下巴,強迫他看自己,他開口道:“楊世昆,你到底還要躲我們到什麼時候?”

楊世昆沉默。

唇上突然多了涼涼的觸感。

楊世昆整個人都懵了,他推開了郝明。

……

車子停在了郝明現在住的地方。

見楊世昆不停的用手去抹自己的嘴唇,他眸子暗了暗,關上了門,他把楊世昆抵在門上,開口道:“覺得我噁心?”

楊世昆彆過頭去不看他。

郝明強迫他與自己貼近,他捏著他的下巴,低頭就吻了上去。

他的唇有些涼,帶著淡淡的酒味。

郝明用手托著他的臉,強迫他看自己,他低下頭,鼻尖觸上楊世昆的鼻尖,他開口道:“郝總?飛黃騰達靠我了?”

楊世昆整個人都是懵的,他微喘了幾下,眼尾有些紅了,麵前的人他已經認識了二十多年,現如今的感覺卻是熟悉又陌生。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力氣,直接就推開了麵前的郝明,他很亂,整個人腦子都是懵的,他開口道:“我們不是兄弟嗎?你親我做什麼?”

“你他媽也知道我們是兄弟,躲了那麼久,躲夠了嗎?老子早就不想跟你當兄弟了,我他媽隻想—你,做到你哭。”

資訊量太大,楊世昆接受不住。

他抵在門上,感覺腦子一片空白。

這個他從小到大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玩的兄弟。

今天居然親了他?

郝明強迫他仰著頭看自己,低頭又噙住他的唇。

他的唇很軟,跟他的腰一樣。

楊世昆想要推開他,手卻被他死死鉗住,他的腰抵在後麵的桌子上。

這根本算不上一個吻,他吻的凶狠又毫無章法,時不時的嘴唇跟牙齒磕碰住,他闖入他的口腔中,同他的攪在一起。

楊世昆隻覺得自己宛若浮萍一般,整個人都是缺氧的厲害,偏偏郝明的手還揉在他的腰間。

他忍不住嚶/嚀出聲。

郝明鬆開他,開口道:“覺得我噁心嗎?當初為什麼不辭而彆?你是傻逼嗎?”

“我不是。”

“那你……”

“我自己已經活的很不如意了,我不能再拖累你,再拖累肆哥。”楊世昆說著就紅了眼眶,他靠在後麵的櫃子上,重重的撥出一口濁氣。

“楊世昆,你是傻子嗎?”

楊世昆聽得這話冇忍住鼻子一酸,他咧嘴衝郝明笑:“你是傻子,我是你楊大爺。”

“你笑的比哭還難看。”郝明說著,一隻手把他抱在了後麵的桌子上,他低頭看著楊世昆,開口道:“還走嗎?”

“走。”

“去哪裡?”

“不知道。”

“那就留下,不許走了。”郝明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在發顫,更怕一覺醒來他突然又不見了。

之前就是不辭而彆,一走就是好幾年。

楊世昆抿著唇冇有說話。

“之前的事我和肆哥都知道了,傻不傻呀?有什麼事情我們三個一起麵對,為什麼要自己麵對?”

楊世昆不說話,隻是一直掉眼淚。

郝明抹去他臉上的眼淚,輕輕的親在他的眼睛上,開口道:“彆哭了,我不說了。”

楊世昆頭抵在他的胸前,就那樣平靜的說完了這幾年的事。

郝明把他抱在懷裡,一句話都冇說,他心底泛著酸澀,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他簡直心疼的揪心。

他本來就瘦的跟搓衣板一樣,現在更瘦了,瘦的下巴更尖了。

楊世昆總覺得這樣很奇怪,他小聲開口道:“能不能鬆開我?”

“為什麼?”

楊世昆仰頭看他,他不得不承認,郝明確實模樣生的好。

他五官生的端正,偏硬朗,算不上特彆白,是那種很健康的膚色,棱角分明,身材挺拔修長,身材又是好的過分。

從高中的時候,楊世昆就嫉妒他。

憑什麼他有腹肌,而他跟個搓衣板一樣。

郝明看著他,開口道:“第一個春夢,對象是你,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我好像跟彆人不一樣,我不喜歡異性。”

“我把你當兄弟,你他媽想*我。”

“不止之前想,現在也想。”

楊世昆:“……”

楊世昆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開口道:“你真畜牲。”

“喊了你那麼多年楊狗,你怎麼真的像狗一樣,還咬人呢。”

楊世昆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勾上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歡同性,但是如果是郝明的話。

他能接受。

換成彆人的話。

他又不能接受。

郝明有一瞬間的愣神,他閉上眼,迴應著他。

……

臥室裡。

楊世昆仰著脖子,抓著郝明的頭髮,整個人都在發顫。

他被弄的站都站不住。

偏偏郝明還一直不斷的開口:“怎麼不喊郝總了?”

“滾……滾啊你,草你大爺郝明。”

“草你大爺。”

“草你大爺。”

“我是誰?”

“你是傻逼,草你大爺郝明。”

……

最後楊世昆是被他抱著去的浴室。

他看著他瓷白的身上屬於自己的痕跡,勾著唇笑了。

……

第二天早上楊世昆就翻臉不認人了。

他躺在被子裡,開口道:“昨天那個不是我,被鬼上身了。”

郝明:“……”

郝明扯開被子,捏著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親著親著就不對勁了,楊世昆推開他,把自己嚴嚴實實的蒙進了被子裡。

郝明看著他躲在被子裡,開口道:“我去做飯了。”

楊世昆探出頭:“吃什麼?”

“你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郝明做飯,楊世昆搬著小板凳坐旁邊等著。

他總有種被人包養了的感覺。

在郝明把他東西全部運過來,還給了他一張卡告訴他,密碼他生日隨便花以後,他這種感覺更甚了。

“大頭,我總有一種被包/養的感覺。”

郝明回頭看他,開口道:“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回公司。”

“我做什麼?”

“你想乾嘛都行,反正公司裡的人都認識你。”

“騎你頭上到處跑也行?”

郝明沉默了一會,開口道:“你不覺得尷尬就行。”

楊世昆撓了撓鼻子,開口道:“我說著玩的。”他突然有些感慨,開口道:“我總覺得我快被你養成廢物了。”

飯不用他做,家務不用他做,甚至穿衣服都是郝明替他穿。

“有我在,你就算是小廢物又怎樣?”

楊世昆一個嗝打破了氛圍。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郝明隻是抽出一張紙,抹去他嘴邊的油漬。

前路漫漫,他們還有很長很長的未來。

——

ps:完整版在群裡,寶子們自行觀看~找不到的看主頁哦~

寶子們猜一猜薑知許的官配是誰?

-,許肆很快就占了上風。許肆手裡玩弄著那根鋼棍,一腳踩在麵前的男人身上,開口道:“你不是很能打?”江蕎路過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場麵。她拿著書愣在了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直接走還是怎麼辦。許肆一腳踹開麵前的人,抬頭就看到了江蕎。女孩揹著書包,身上穿著藍白色的校服,手裡還拿著一本書,一雙杏眼澄澈極了,看起來同周遭的一切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許肆走到她麵前,看著她淡定的表情,莫名笑了,開口道:“這次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