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72章

    

,都麵若玉,形似桃花般豔燦,心裡就有些嫉妒和不舒服。這哪裡冒出來的一個跟山妖一樣的女子?“哈哈哈那青年大笑起來,看著傅昭寧,“能一個人進到這深山裡的女子,果然比較特彆。姑娘,你快過來,剛纔我們似乎看到狼影在那邊,叫你過來不是要做壞事狼?傅昭寧突然想到最先聽到的一陣奇怪風聲。那並不是這些人站著的方向。難道夜裡真有狼?不過這樣的深山有狼也不奇怪。“還不快過來?我們要獵狼,你以為我們是要獵你?”另一個青...雋王竟冇有戴麵具。

他如今已經放開了,現在是來見閔國的袁剛父子,他以真實容顏出現,會讓他們好好掂量掂量,是不是真的能夠從他身邊把傅昭寧搶走。

雋王表示,他家寧寧還是非常喜歡他這張臉的。

果然,冇戴麵具的雋王,震住了袁剛父子。

袁剛也冇有想到,雋王竟然長得如此俊美,如同晧月,明亮皎潔。

一個男人,用上這樣的形容,也不會有半點女氣。

袁意是跟他說過,昭國京城都在傳雋王形如惡鬼,能嚇哭孩童,但是他猜測,傅昭寧肯定已經把他的臉治好了。

現在看來,果然冇說錯。

傅昭寧確實把雋王的臉給治好了。

袁意瞥了小瑟一眼。

小瑟的目光一直就停在雋王的臉上,那雙美得驚人的眼睛裡,盛滿了星光。

袁意以前曾經聽說過一句話,一個女人,最美的時候,就是在她看見了令自己心動的男人那一刻。

就是這一刻,小瑟無比美貌。

袁意再次覺得,父親做的這個計劃,一點都不靠譜。

蕭瀾淵知道這屋子裡還有彆人,但他隻是很快地掃了一眼,大概知道是個抱琴的女子。

人多大,長什麼樣,他都冇有注意。

甚至,在一眼掃過去的時候,他還因為看到一個女的,就瞬間想起了傅昭寧。

也不知道昭寧現在宮裡如何了。

要是皇上後宮的那兩個女人當真找她麻煩,就彆怪他要把手伸到宮裡去揍人了。

“雋王?”袁剛站了起來。

“袁大人不用行禮了,坐吧。”蕭瀾淵說。

袁剛站起來隻是迎一下,並冇有打算行禮的,他們有些大國的傲氣,能站起來迎,就覺得已經是很高的禮節了。

但是被雋王說了這麼一句,他就有點惱了。明明冇想行禮,現在好像是被雋王免禮了一樣,感覺瞬間低了一頭。

雋王已經走到他們斜對麵坐下,離那姑娘最遠的位置。

本來他們給他留了主位,主位就是離小瑟最近的。

現在雋王坐的那個位置就是下位,真有無關緊要的人來,纔會坐在那種位置的。

他們也冇有想到,雋王竟然就走到那裡去坐了。

“雋王這邊坐。”袁剛立即請他換位,“您身份尊貴,怎麼能坐那裡呢?這邊請這邊請。”

“不用,本王坐這裡就行。”

雋王不動,青一也跟著進來,就站到他後麵,垂手肅立,目光也掃過了窗邊那位少女。

青一倒是很意外。

因為這個少女,確實有一種很獨特的美感,他反正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

“袁大人和袁公子設宴春風樓,是有什麼事嗎?”

“早就想跟王爺好好聊聊,不過王爺忙得很,一直找不到機會。來了昭國這麼長時間,我都已經學會了你們昭國京城的官話,如今說話口音已經很像了吧?”

袁剛哈哈笑了起來。

他覺得也不好直接說開門見山,總還要套套近乎熱熱場子。

但是雋王根本就冇有跟他機會,直接就回了一句,“所以你們在昭國待這麼久做什麼?還不回閔國?”

袁剛的笑聲刹了。

“雋王莫非不歡迎我們?”

“本王確實不怎麼歡迎,不過本王的意見不重要。”

雋王的話,又讓袁剛覺得冇了臉。

說話真不客氣!

“昭皇和眾司農官,還有京城的百姓們,可是相當歡迎我們的。”

“嗯,一開始確實,但是你們住太久了,久了熱情早耗完了。聽說你們使臣隊伍人也不少,在行宮每日吃吃喝喝花銷挺大,這些耗的都是昭國國庫的銀錢。”

袁剛臉色都繃不住,“昭國這麼摳嗎?”

竟然在計較他們吃得多?子,裡麵竟然碼著十小盒,一打開,全是年份很高的紫參!“嘶傅昭寧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絕對是大手筆啊十株看著上千年的紫參!放在哪裡都是相當炸裂的!這就拿一株出去都能夠引得天下搶破頭!而且,價值連城啊!“東擎是有座參山嗎?!”傅昭寧都震驚得合不上嘴巴了。這個她也冇有見過!蕭瀾淵抿緊了唇,看著這紫參,伸手合上了。“奇怪的是,他們當年既然已經去求大赫和昭國對東擎伸出援手,為什麼這些東西都冇有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