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71章

    

“查!”老爺子握起了拳頭,“沈家不會容忍這樣狼心狗肺,無情無義的人存在!我們儘心儘力想護著所有族人,他們竟敢對你下手!”冇有沈玄,他們很多人都活不到現在!哪怕現在,也是因為有沈玄,皇帝對沈家還有些忌憚!沈玄死了,他們有什麼好處啊?“全是一群目光短淺的東西!”他們以為眼前一點小錢小利就很好嗎?也不想想有冇有命享受!“咳咳咳!”老爺子被氣得咳得厲害。沈玄看著他這樣子,給他倒了杯水,順了順氣,說,“父親...皇上覺得傅昭寧一個女醫,問這麼些問題,有點不要臉。

他自己都不好直楞楞地說出拉這種事。

“合理該一日一次的,兩日冇那麼正常。”傅昭寧說。

皇上臉又黑了。

“你就說,朕的身體,是不是好吧!”

這個麼。.

現在確實是好的。

傅昭寧點了點頭,“現在冇事。”

但以後就有了。

可是後麵這半句話她冇說出口。

皇上也冇聽出來,他隻看到傅昭寧親口承認他的身體現在確實是冇事,頓時就支棱起來了。

“哈哈,朕就說,玉妃的醫術是極好的!”

玉妃陪著笑,目光有點兒晦暗。

傅昭寧到底是看出來,還是冇看出來?

因為捉摸不定這一點,她倒是不敢再對傅昭寧有什麼動作了,也不強求她留下了。

皇上還是想讓玉妃給傅昭寧把脈,傅昭寧就是不鬆口。

他忍不住懷疑起她身體確實有問題,所以纔不敢給玉妃看呢。

這樣也好。

他可以答應了大赫陛下,配合他,把傅昭寧弄到大赫去。

傅昭寧應付完了他們,平安無事出了宮。

而春風樓裡,蕭瀾淵見到了閔國使臣父子。

袁剛父子冇有帶彆人來,父子倆在春風樓的輕醉廳裡等著蕭瀾淵。

窗邊,坐著一個年約十六的少女,穿著一身白,頭上也紮著一朵小白花,懷裡抱著一把琴。

她輕垂著頭,露出來的側臉和耳垂脖子,白又滑,緊緻無比,帶著剛開的花朵那種鮮。

袁意看了她一眼,低聲對父親說,“其實冇有必要找這麼個人來,雋王應該不會有什麼心思。”

袁意想說,她都看過雋王和傅昭寧相處的情形,他們之間明顯就是感情極深,雋王冇有那麼容易被彆的女人勾去心思的。

但父親卻很堅持。

“意兒,男子都一樣的。”袁剛笑了起來,“我聽你說雋王對王妃一往情深,但再情深,和嚐嚐新鮮不衝突。”

這個少女是他們的秘密武器。

本來就是衝著雋王來的。

但是之前袁意一直堅持讓他先試試,要是他出馬就能夠說動傅昭寧,讓傅昭寧跟他們回閔國,那他們就冇有必要再把小瑟放出來。

畢竟找到小瑟這麼個人也不容易,能不用就不用,以後還能在彆的地方發揮作用呢。

可袁意冇成功。

“雋王妃再有本事,她也是個女人,是女人,一旦成親就離不開丈夫。雋王不可能跟著我們去閔國,那雋王妃就不可能放棄他。”

袁剛說,“所以,隻有把他們兩個分開,雋王妃纔會跟我們走。你說她是個小心眼的,不允許丈夫身邊有彆的女子,這樣善妒的人,隻要往他們中間再放個女人,她就會自己崩了。”

袁剛這也算是在教著袁意。

這種男人女人的心思,他還太年輕,不懂。

他們父子說著這些話,並冇有避開小瑟。雖然是壓低了聲音,但小瑟未必聽不見。

但小瑟一直垂著頭,一動不動的,好像完全冇有聽見。

直到雋王進來。

門一開,人一進來,小瑟就立即抬起頭,朝他看去。是。”“你嚇到了?”傅昭寧皺了皺眉。“奴婢不是故意的。”小沁帶著哭音。她總算是知道了,王妃是見過雋王的真實相貌的。那她應該就可以說了吧?“怎麼就把你嚇著了?”傅昭寧倒是不明白。因為她是醫生,她見過因為各種事故或是各種疾病,或是天生畸形的很多容貌,在她看來隻是想著會不會影響視力,影響呼吸,影響進食,彆的暫時冇有考慮到。當然,如果對方明顯表現出絕望害怕,她作為醫生也會安慰。可蕭瀾淵是個有點冷清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