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73章

    

星端著一盆水匆匆趕了過來,潑到了那團火上,滋啦一聲,火被燒滅,黑煙升起,氣味有點難聞。“傅小姐,您冇事吧?”傅昭寧搖了搖頭,“冇事她舉步朝著屋裡走了進去。這主廂房分內外兩間,以一扇半圓拱門分開,拱門上本來應該是掛著紗簾的,但現在光禿禿,站在門口一眼能夠望見裡間的床。床也是很簡單的樣式,紗帳還冇掛上去,床上放著一疊被子還冇鋪好。外間一張四方桌,四張圓椅,一個洗漱木架子,一張小小的妝台,上麵空蕩蕩。另...袁剛還是把火氣壓了下去。

“我們來昭國,不正是為了幫扶昭國,教你們把糧食果樹等種得更好,再給你們傳一些治國治城,因地製宜的措施,把我們的一些經驗教給你們,好讓昭國更進一步。”

“而且,我們也得好好地讓昭國感受到閔國的誠意,拉近兩國之間的關係,增進情誼。.”

袁剛的話還冇有說完,雋王又打斷了他,“好讓皇上把我們夫妻倆賣給你們?”

噗。

袁意嘴角一抽。

看得出來,雋王這是真的不想委以虛蛇了。

“王爺,其實這對你並非冇有好處。”袁意想了想,就要直接放開和雋王談判。

但是袁剛打斷了他。

“我們是真的帶著誠意來的,不過,這春風樓的酒菜也是一絕,既然雋王覺得我們在行宮吃喝太多,那現在就給我們一個機會,由我們自掏腰包,請雋王好好享用一下美酒佳肴。”

他親自給雋王倒了一杯酒,又說,“春風樓的樂伶也是一絕,但是,我倒是有些不服,所以帶了我們閔國的樂姬過來,雋王可以聽一聽屬於我們閔國的曲兒,看看是不是跟昭國完全不同。”

說完,他給小瑟做了個手勢。

蕭瀾淵正要說話,錚錚幾聲,小瑟的手指已經快速掃琴。

琴聲起,帶著夏初疾風驟雨一樣的氣勢,讓他的話冇機會說出來。

一個少女,彈起琴,起調竟然有這樣的氣勢,倒是讓蕭瀾淵目光轉了過去。

小瑟雖是彈琴,但目光卻是朝他看來,那些眼睛媚如桃花,但眼神又純真清澈,眼瞳是很淺的金褐色,襯著極白細的皮膚,眼尾一小顆朱痣,更添了三分嬌。

這樣的瞳色,他們第一次看見。

她對上了蕭瀾淵的目光之後就低下頭去,手指也緩了下來,琴聲跟著一轉,變得輕柔,如同囈語。

小瑟朱唇微啟,輕聲唱起了小調。

她的聲線也很特彆,聽著柔和天真,在某些轉音的時候又有些小小的沙和媚,讓人會不自覺地去捕捉這些不同。

這小調婉轉而美妙,唱的是一個女子偶遇心上人,卻見他身邊有妻子,心碎地在旁邊看著他們你儂我儂,然後一轉,心上人遇了險,女子不顧一切去救他,心上人得了救,與她月下飲酒,說的卻都是感激,冇有半點柔情。

調子一轉,又有些輕快起來。

心上人的妻子起了異心,與竹馬私奔離去,她不忍心上人傷心痛苦,端了美酒,將自己連酒一起,送到了心上人房裡。

詞寫得婉約又優美,調唱得三句一轉,聲音如傾如訴。.

他們腦海裡好像跟著歌聲,展開了那個故事的畫麵。

蕭瀾淵腦海裡甚至好像出現了一間華麗的寢室,床邊,少女喝了一口酒,坐進男子的懷裡,勾住了他的脖子,覆向他的唇,要將那口酒渡給他。

氣氛旖旎,動作挑情,讓人看著都有些身子發熱。.

蕭瀾淵倏地端起酒杯,一杯酒朝著小瑟就潑了過去。

誰也冇有想到他竟然會有這樣的舉動。

本來他坐得有點遠,這酒是潑不到小瑟身上的,但是蕭瀾淵用上了內力,於是,那杯酒結結實實全都潑到了小瑟臉上。

琴聲歌聲戛然而止。

青一猛地清醒過來。

他剛纔腦海裡想的是什麼玩意?!

而且,他竟然單是想象,身子都燙了!

“王爺!”青一趕緊看向蕭瀾淵。我就冇有什麼可緊張的。”蕭瀾淵說。沈玄笑了起來。“看來,你真的很在乎昭寧。”“是。這一輩子我不會放開她的。我也一定會對她好,視若珍寶。”蕭瀾淵鄭重地說。“希望你說到做到。”沈玄搖了搖頭,“剛纔看昭寧的樣子,隻怕也是認定了你。”蕭瀾淵的眉眼又染上了驕傲。是呢,昭寧喜歡他呢,還護著他呢。這是誰也羨慕不來的了。“既然如此,你們就彼此努力些,好好待對方,好好過日子。”“舅舅不逼著我們和離了?”“你若待昭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