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成功與否,可以說全繫於奧莉薇婭少尉一身。為此,我們需要一位優秀的人才擔任少尉的副官。”“……請恕下官失禮,這個職務換彆人負責不是也可以嗎?”第七軍應該也不乏優秀的人才。克勞迪婭帶著這樣的想法追問道,結果奧托不假思索地搖了搖頭。“能駕馭得了少尉的人纔可以說寥寥無幾。她雖然看著光鮮亮麗,但內在就是個純粹的野丫頭。所以,如果是同性的話多少應該能方便一些吧。我想你會非常操勞,但還是拜托了。”“遵命,下官會...-

第六卷

第五章暫時達成休戰協議的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和作為追擊第八軍的部隊巴魯博雅和維爾雷特彙合,慢慢向帝都進發。

然後在即將看到帝都身影的時候,米達麥亞停下了進軍的腳步。

“看來我們的行動早已經暴露了呢。”

米達麥亞通過望遠鏡看到的是身穿統一黑色武裝的大約三萬士兵為了阻止侵入帝都而結成的防禦陣型。

毫無疑問這時塔魯梅斯創立的直屬於他的部隊。

“怎麼辦。”

奧莉薇婭將寫有流利的文字‘佐助’的望遠鏡放回去,探頭問道。兵力上己方劣勢,直轄軍的實力也是個未知數。倒也不認為蒼之騎士團會輸。

“這裡就交給我們吧,閣下還是儘早救出皇帝陛下為好。”

“這樣可以嗎?”

被問到,維爾雷特捋了捋頭髮說道。

“不好也不壞。閣下現在還在猶豫什麼。還有,帶上那個不適合的女人和她的部下。她們隻會妨礙我的指揮。”

“唉?雖然我一開始就打算做這種事。”

奧莉薇婭驚訝的說道,維爾雷特砸了咂舌。

“那就趕緊過去。”

“呐,我說了什麼讓那個人不爽的話了嗎?”

奧莉薇婭裝作不知道一樣靠近米達麥亞的耳朵低語,維爾雷特快要忍不住了,強行插進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的中間。

米達麥亞苦笑了一聲。

“那我任命維爾雷特中將為代指揮官。雖然想避免同胞相殘,但情況已經這樣了也冇辦法。在救出皇帝陛下之前就拜托你了。”

“請儘管交給我。雖然隻是聽說過直轄軍的傳言,但他們還是帝國士兵。在閣下回來之前我一定會好好周旋的。”

一邊左手敬禮,背過身去的維爾雷特的右手卻好像驅趕蒼蠅一樣繁忙的揮舞著。看著那雙手,感到困惑的奧莉薇婭的樣子異常好笑,米達麥亞不由地笑出了聲。

中途維爾雷特突然冷眼望過來。米達麥亞慌忙回覆表情。

“那就拜托了,另外請巴魯博雅擔任副指揮官。”

“繼第八軍之後對手是那個來曆不明的直轄軍嗎?雖然比閣下遭遇到的亡者大軍要好得多,但是閣下也彆老使喚我這種老將吧。”

“抱歉,老是拜托您這個身經百戰的老將。”

米達麥亞撓了撓臉道歉,巴魯博雅哢哢的笑了出來。

“被帝國第一猛將這麼說,那我就不得不再動一動我這老骨頭嘍。”

巴魯博雅說著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米達麥亞冇有想要傳達的了。二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將軍。肯定可以順利完成的。

米達麥亞麵對奧莉薇婭。

“有一條隻有我做到的暗道。從哪裡進入帝都吧。”

主要參加人員有米達麥亞,奧莉薇婭,克勞迪婭,特蕾莎,馬修。這在艾斯佩利特帝國烈傳上有記載。

就在蒼之騎士團和塔魯梅斯直轄軍戰鬥剛剛打響,米達麥亞等人就趕到了帝都近郊的森林裡的小屋前。附近是一個小規模的湖泊,水鳥在水中優雅的遊著。

“走吧。”

米達麥亞開頭,他打開小屋的門,那裡站著一位蓄著鬍子的老人。他是常年看著小屋的希拉庫。其實已經有五年冇見了。

“好久不見,還精神就好。”

希拉庫眼裡泛著淚光,感慨萬千地說到。

“米達麥亞少爺。真讓人懷念。不過已經長成這麼優秀的人了啊。”

“米達麥亞少爺?”

無視旁邊目不轉睛的看過來的奧莉薇婭,米達麥亞一邊看著裡麵的樣子一邊問道。

“事情緊急,準備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不過那些人呢?”

原本溫柔的目光突然變得銳利,打量著奧莉薇婭和她的部下。除了奧莉薇婭和克勞迪婭都穿著刻有法涅斯特王國勳章的鎧甲。雖然現在和米達麥亞一起行動,但希拉庫提防帝國的人也是很理所當然的。

“不用擔心他們,我保證。”

“我知道了,那麼請。”

跟著老頭向小屋的內部進去,走到儘頭後向右轉,希拉庫推開麵前的門,門裡是通往地下的階梯。

“請帶上這個。”

希拉庫將手中的火把一個一個遞過去。

“市井的人們對於新皇帝的繼位和蒼之騎士團的翻盤的訊息產生了極大的混亂。聽說在利斯特萊茵城,新的皇帝正在肅清不滿的貴族。雖然我覺得米達麥亞少爺不會有什麼麻煩,但是還請多加小心。

米達麥亞向希拉庫道謝,然後拿著火把向下邊走去。特蕾莎然後是馬修這些親衛隊接著下去,最後奧莉薇婭她們在跟上去。

“話說這個暗道通向哪裡?”

踏入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地道,奧莉薇婭絲毫不感到緊張,問道。

“利斯特萊茵城的中心。”

“和城裡連在一起啊。那可真好。順便一提,那個叫塔魯梅斯的人住在哪裡?”

“奧莉薇婭在意的是塔魯梅斯這個人嗎?”

因為擔心拉姆薩的安危所以並冇有詢問奧莉薇婭同行的理由。做夢也冇想到她居然惦記著塔魯梅斯。

當然奧莉薇婭和塔魯梅斯應該冇有任何交集。

“為什麼這麼在意塔魯梅斯?”

奧莉薇婭的部下應該也很好奇。雖然冇有把目光都盯著奧莉薇婭,但是還是豎起耳朵聽。而走在奧莉薇婭身邊的克勞迪婭卻用著拚命的眼神看著不知哪裡。

(雖然是暫時性的,但是作為總司令的奧莉薇婭脫離隊伍獨自行動,應該會被底下的人發牢騷的。)

但是在米達麥亞看來,她的士兵卻一點都冇有不滿的樣子。不僅如此,還看到了他們想要成為奧莉薇婭的助力的想法。

從年齡上看這個和妹妹露娜冇什麼兩樣的少女卻已經擁有了信賴這種無法取代的東西。米達麥亞是這麼想的。

“你聽到了塔魯梅斯在腦海裡的講話了吧。”

“嗯嗯。”

“那個術,Z也經常對我用哦。”

雖然奧莉薇婭說的很清乾脆,但卻不能當成耳旁風。

米達麥亞現在還在懷疑塔魯梅斯到底是不是魔法士,到底屬不屬於獨自型的魔法士。如果不是的話,在那個地方讓全員都聽到的聲音,不應該能夠做到這種猶如神啟的事。

“那個叫Z的人是魔法士嗎?”

“唉,不是魔法士哦。”

被這麼快的否定,米達麥亞冇有繼續說下去。像是為了填補沉默帶來的空閒一樣,奧莉薇婭詢問起之後的行動方案。

“到達城裡麵咱們就分成兩隊吧。雖然我也很在意塔魯梅斯,但是現在至少要以皇帝陛下的安危優先。”

“那麼我們就一邊去塔魯梅斯的住所一邊吸引他們的注意。這樣也能更輕鬆地救出皇帝吧。”

“這樣可以嗎?”

奧莉薇婭笑著說當然可以。這是非常難得的,但是反過來說,這也相當於把自己的部下置於危險之中。

和感到困惑的米達麥亞不同,奧莉薇婭的部下們充滿了乾勁。

過了一會,米達麥亞說了句就是這裡了,然後停在了小路前。奧莉薇婭看向眼前的牆壁,最後歪著頭說。

“但是這裡是個死衚衕啊?”

看了一眼提出疑問的奧莉薇婭,米達麥亞用手按住石壁上的一處然後使勁壓進去。手就像被吸進去一樣消失了。最後在沉重的聲音和震動中石壁慢慢的向上移動。

奧莉薇婭天真的說“我最喜歡這樣了’。

“從這裡出去就是城中了,一定要注意不要大意。”

不顧心情愉快地奧莉薇婭,米達麥亞先向打開的門小心的踏了進去。

3

埃魯菲路山穀

和第八軍本隊彙合的阿什頓立刻向盧卡斯等主要將領說明瞭事情的始末。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的戰鬥。號稱帝國新皇帝的塔魯梅斯的話。從地裡冒出來的亡者大軍。和蒼之騎士團暫時休戰並聯合起來對抗亡者大軍。

話一說完,所有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之前從未有過的困惑的表情。

“雖然我聽完了但是說實話我並冇理解。畢竟是如此脫離常識的事情。”

可以說盧卡斯的反應是很正常的。即便現在回想起來,如果冇能親眼看到那讓人毛骨悚然的光景的話,阿什頓也會對此保留懷疑的態度的吧。

在某種意義上講,盧卡斯的接受能力要比阿什頓強大得多。

“由於封鎖巢穴的蒼之騎士團慌忙撤退,我還以為是奧莉薇婭閣下已經拿下敵軍司令官的首級了呢。”

“這樣的話就簡單了啊。現在的狀況真是複雜奇怪。”

“亡者的事確實是這樣,和纔剛剛交鋒的蒼之騎士團聯手這件事不管是誰都無法想象。那麼我們今後要怎樣行動?”

“首先把這件事告訴第一軍和第二軍,經過第八軍攻下的城堡返回王都。

“瞭解。但是上層會相信這件事嗎?”

在阿什頓懷裡藏著的檔案裡記載了詳細的事件經過和奧莉薇婭以及米達麥亞的簽名。雖然上層都是比較通情達理的人,但也無法改變這是一件荒唐的事這一事實。

說實話阿什頓認為上層相信地機率隻有五成。

“那就拜托你了。”

“是!”

懷著不安的心情將檔案托付給了二人的傳令兵,阿什頓從盧卡斯那裡接過指揮權,一路向王都進發。在沿著進攻的路線行進兩天之後。一到達攻下來的特斯卡珀利斯城,就看到了第二聯合軍的傳令兵。身體看起來快崩潰了,傳令兵的臉色也很蒼白,眼神渙散。

“從布拉德將軍那裡傳來的訊息。‘我已經知道現狀了。我還有點想商量的事所以請阿什頓中佐先留在城裡,讓第八軍按預定計劃返回王都吧。’”

看起來檔案已經順利送到了,對於布拉德表示理解了這件事,阿什頓鬆了口氣。剩下的就隻有等待第一聯合軍的訊息了。

“第二聯合軍預計將在數日內到達。再加上現在的情況,王國十劍都回到了王都菲斯了。”

平時麵無表情的麗弗爾這時卻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這裡還是戰場,不能放鬆警惕。所以我將繼續執行護衛的任務。”

“哎呀,既然命令已經發出來了就不能違背吧。”

雖然和蒼之騎士團之間的戰鬥已經結束,但是阿什頓切實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威脅正在迫近。說實話現在把麗弗爾從護衛隊裡抽出去有點不安,但是也不能對他違反命令的行為視而不見。

“麗弗爾特佐,不用擔心這裡。我一定會好好保護阿什頓的。”

傑瑞得意的把手放在阿什頓的肩膀上。麗弗爾掃視傑瑞的全身,最後重重歎了口氣。

“這也太過分了吧。”

第二天早晨。

盧卡斯再次帶領第八軍和怎麼都不願離開的麗弗爾以及重傷的蓋烏斯共同走向回王都的路上。

留在特斯卡珀利斯城裡的有阿什頓,傑瑞,愛麗絲,埃伯因以及五百名士兵。

“走了啊。”

阿什頓放下揮著的手這麼說著,傑瑞搖晃著肩膀笑了。

“你在笑什麼?”

“不要在意。不過雖然城市不同,你又想起兩個人像這樣嗎?”

傑瑞一定是再說在蘭布盧庫城度過的那些日子,阿什頓簡短的回答了一句‘是啊’。

“那個時候的我們麵對山賊,連戰都站不穩。現在怎麼樣了?還不到兩年就出息了。當時的我們看到現在的我們肯定會大吃一驚的吧。”

傑瑞哢哢的笑了,同時也開始思念起了故鄉。阿什頓盯著這個堪稱孽緣的男人的側臉。

“是啊。傑瑞真的變得可靠起來了。”

傑瑞即便是現在也還給自己設置了鍛鍊的課程。雖然動機是為了跟隨奧莉薇婭戰鬥,但是阿什頓覺得僅憑這一點就能到現在這個地步絕非易事。即使他原本就有武術的天賦。

“阿什頓也是啊,雖然變得偉大了,不過內在並冇有什麼變化.”

“什麼啊?我不是說你變得可靠了嗎?”

看著笑起來的傑瑞,阿什頓也跟著笑了起來。

一陣笑聲過後緊接著就是沉默。但這絕不是尷尬,而是像春風一樣滋潤人心。

“傑瑞?”

“嗯?”

傑瑞你喜歡奧莉薇婭吧?”

“對我來說那個人是我現在和以前都崇拜的人。並不是喜歡什麼的也不是討厭。能夠在她身旁,能夠幫助她什麼,對我來說就是最幸福的了。唉,說起來你呢?”

被這麼一問,阿什頓不由得看向了天空。

“我啊,嗯,我想我一定是喜歡奧莉薇婭的。”

“我想,你還是那樣說的這麼曖昧啊。”

“你這麼說我就為難了。這種感覺是我出生以來頭一次啊。”

“哈!?你?這個年齡了還初戀啊?”

傑瑞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凝視著阿什頓。

“真不好意思啊,是初戀。”

“哎呀倒也不是不好,不過那個,我常聽人說初戀什麼的是不會有結果的。”

“唉?是這樣嗎?”

“嘛先放在一邊吧。實際上你能親口說出自己的感情就已經是個大進步了。”

“切,你還是那麼自以為是啊。”

“那是因為二十一歲纔有初戀的男人出現在眼前,不管怎樣都要居高臨下的吧。我和你可不一樣,已經經曆過不少了。”

“是是,你是老手了嘛。”

“不過在這一方麵你已經不是遲鈍而是一種危害了。今後你鼓起勇氣向那個人傳達你的感情也好,我知道這麼多心裡就已經很複雜了。”

“果然你還是喜歡奧莉薇婭的吧。”

“為什麼現在還會這麼說啊?不過…”

“不過?”

傑瑞看向空中,焦急的撓了撓頭。

“果然還是你自己想吧。”

“哈?你說的都是什麼不切實際的話啊。話說起來愛麗絲以前也說過類似的話。要我在這裡命令你嗎?”

阿什頓大聲咳嗽了一下,傑瑞狠狠剁了一腳地敬了個禮。

“還請您見諒!部下還在等著我我就先走了。”

剛說完傑瑞就跑進了城裡。看起來這個玩笑並冇有作用。阿什頓撓了撓臉。

(嘛就算要說出來也不是現在,至少要等一切都結束。)

4

米達麥亞等人確認附近冇有其他人的氣息,就進入了利斯特萊茵城。在地下通道裡行進的時候天也變暗了,米達麥亞他們被夜色包圍。

“那麼就像前麵安排的,在這裡分開吧。”

“嗯,謝謝了。”

奧莉薇婭揮了揮手上的紙。這是米達麥亞畫下的利斯特萊茵城的簡易地圖。

“雖然會讓你們的負擔加重但是拜托了。”

雖然是為了救出拉姆薩,但米達麥亞也不想讓奧莉薇婭殺害自己的同胞。雖然披著鬥篷並不會被馬上認出是王國的人,但是在夜裡鬼鬼祟祟行動,被衛兵看見了也不會放任不管。一定會被搜查的。奧莉薇婭等人也一定會為了保護自己而拔劍。雖然也想讓他們把衛兵弄得隻是無法戰鬥就可以了,不過麵對殺過來的對手,想要剋製住不殺掉對方也需要很大的能力。即使奧莉薇婭能夠做到,也不可能要求其它士兵這樣做。根本就不可能這麼說出來。

不過奧莉薇婭理解了米達麥亞的意思,說道。

“請放心,我會儘量不殺城裡的人的。我們的目的是見到塔魯梅斯而不是攻城。”

很想對奧莉薇婭的考慮說一句感謝,但是心思卻完全被她那好像如果目的是攻城的話就會這麼做的發言所吸引。不過他並未提及這件事。

“那就各自走吧。”

和奧莉薇婭分開的米達麥亞帶著馬修這些親衛隊一起成功侵入的城內。

(這個味道是…。)

一走進去米達麥亞就聞到了空氣中飄著的血液的味道。嘗試尋找氣味的來源,好像是從地下室裡飄出來的。

(希拉庫說的好像是真的。)

一瞬間的由於馬上就下決定,命令馬修等親衛隊救出被關在地下室裡的人。

“這樣的話閣下就是一個人了!”

馬修抓住想要靠近米達麥亞的年輕親衛隊成員,說道。

“閣下,請多加小心。”

“馬修隊長?!為什麼要阻止我?我們親衛隊的任務不就是保護米達麥亞嗎?”

聽到彆的年輕隊員也這麼說,馬修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平時非常陽光的馬修,現在卻帶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壓迫力。

“大人已經下達命令了。那麼我們隻需要默默完成任務就夠了。作為部下,各位真是太失格了。”

“把人救出來之後,不用管我隨便你們跑。”

“明白了。走吧。”

米達麥亞看著馬修他們進入地下室,然後沿著牆壁開始走。目標應該是城的最上邊。為了儘量避開周圍的視線,把拉姆薩囚禁在自己的私人房間裡。

慎重的探查周圍的情況,在到達第三層時,米達麥亞停下了腳步。

(到這裡為止,很奇怪的是這裡冇有人。)

城裡的文官自不用說,但是連應該護衛在這裡的衛兵都冇有。可以說這樣反而會讓對方警惕起來。

(是陷阱嗎?但是即便是陷阱現在也不能停下了。)

米達麥亞馬上繼續走。走上樓梯,然後穿過幾個複雜的走廊,冇一會就到達了這個城裡的最上層。

(果然冇有任何人。)

一步一步走在銀白月光照耀下的青白走廊。米達麥亞終於走到了繪有十字劍的青色大門,迅速靠近牆壁發動自然力擴大感知能力。

(房間中央的右斜方有一個人影。無法確認是不是伏兵。)

輕輕把手伸向門把手,米達麥亞輕輕的打開門然後滑進了房間,出現在米達麥亞眼前的是坐在椅子上和黑暗化為一體的拉姆薩。

“皇帝陛下,我是米達麥亞。”

趕到拉姆薩身前小聲說道,他的脖子像生鏽的齒輪一樣轉動,然後,拉姆薩和米達麥亞的視線交彙。

但是拉姆薩的嘴卻緊緊閉著毫無要開口的跡象。

“皇帝陛下”

再次呼喊還是冇有回答。無色的瞳孔就像大海,看起來好像不含一絲感情。

拉姆薩就象什麼都冇發生一樣把頭轉了回去。這已經不是拉姆薩了,米達麥亞使勁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冇能早點發現!明明應該有很多機會的!)

斥責自己的同時看著拉姆薩,這時,從左邊傳來恐怖的感覺。同時一把小刀無聲的飛了過來。

用手刀把小刀彈開,就聽到了一個沙啞的聲音在說。

“躲開了剛纔的飛刀了嗎。不愧是帝國三將,不,原帝國三將啊!”

就像從黑暗中爬出來一樣,塔魯梅斯露出燦爛的笑容。

“塔魯梅斯!你對皇帝陛下做了什麼?”

“請不要讓我重複同樣的話。是原,皇帝。話說回來你還是一樣對新皇帝說話這麼無禮啊。”

“我決不承認你是新皇帝!”

“米達麥亞再怎麼叫喊著我不承認,現實也就是這樣.”

塔魯梅斯把隻能由拉姆薩戴的皇冠戴在自己頭上,下一刻無所謂的它丟在了地上。

“嘛本來我就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不過米達麥亞大人也太瘋狂了。就為了就這種人來冒險。”

塔魯梅斯用從心底裡蔑視的目光看著拉姆薩。

“你又知道皇帝陛下什麼?”

“我怎麼可能瞭解這麼一個連做人本分都忘了的男人。”

“我之前提前探查過隻有一個人的氣息。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隱藏氣息的,但是你好像早就知道我會來這。”

“因為你對這個男人有著很大的執著,我想你一定會來救他的。本來我就不覺得你會死在那種程度的攻擊裡。”

“聽你的話,你不打算放過我了呢。”

“那是當然。我特意在這種地方等待你的到來,當然不是為了愉快的交談。”

麵對張開紫色嘴唇的塔魯梅斯,米達麥亞慢慢拔出了腰間的艾魯哈紮的。

(雖然對不起奧莉薇婭,但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冇辦法了。如果在這裡讓塔魯梅斯跑掉的話,之後會造成更大的禍患的。)

米達麥亞發動速度術,向塔魯梅斯閃了一刀。

但是

“真是厲害,簡直超越了人類啊。”

塔魯梅斯誇張的拍了拍手。米達麥亞的正對麵是透明的六麵體的發光盾一樣的東西。使出的攻擊被這個盾輕輕鬆鬆的擋住了。

米達麥亞夾緊腋下,把艾魯哈紮的壓在盾牌上問道。

“你是魔法士嗎?”

“你要這麼想我也冇辦法,不過我不是魔法士。”

塔魯梅斯嘲笑道。如果不是魔法的話,應該能看見物質化的自然力,但是剛纔感覺到塔魯梅斯的自然力和一般人所擁有的自然力並冇有太大的差彆。也就是說應該無法將自然力物質化纔對。即使不是這樣,想要將自然力無物質化也是一件相當需要技術的事。

“塔魯梅斯,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樣啊。現在是獨一無二的皇帝啊。”

露出渾濁的黃牙,塔魯梅斯把手伸向米達麥亞。瞬間,米達麥亞的身體就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吹飛,然後被扣到後麵的牆上。

“哦。身體挺堅硬的嘛。不像格拉丁元帥。”

“果然,殺害格拉丁元帥的果然就是你。”

米達麥亞重新站起身,采取嘴邊流下的血。

“哦呀哦呀?讓你知道了呢。如果他不抱有那些多餘的好奇心的話,我是可以讓他多活一會的。”

塔魯梅斯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方麵不能放任塔魯梅斯使用那不知從何而來的能力,但是米達麥亞如果使出全力的話,毫無疑問會傷害到拉姆薩。

最重要的是先帶著拉姆薩從這個地方逃出去。

(果然在這種情況下隻能選擇逃跑啊。)

米達麥亞高高舉起艾魯哈紮的。

“不管你乾什麼都不會改變你會死這個事實。”

米達麥亞向臉上浮現出歡快笑容的塔魯梅斯的頭上,會出了十字形的一刀。艾魯哈紮的放出的衝擊波將天花板破壞,無數巨大的瓦礫向塔魯梅斯落去。

“危急情況下在所難免!”

米達麥亞迅速抱起一動不動的拉姆薩,發動訊足術嘗試逃出這個房間。

“好吧。隻能先掐掉這個日後會帶來很多麻煩的苗頭了。”

完全冇有一絲防備,混雜著轟鳴聲,塔魯梅斯的笑聲一直在米達麥亞的耳朵裡迴響。

5

與米達麥亞相反向東邊前行的奧莉薇婭他們,根據地圖想要嘗試從防禦薄弱的後門進入。

“你們先等一下。”

最前麵的克勞迪婭在隔著門感受裡麵的氣息,突然奧莉薇婭的手伸向了門把手。雖然馬上就明白奧莉薇婭想要做什麼,還冇來得及阻止,門把手上就傳來聲音。

慌忙看向四周確認冇有異變。麵向放下切下來的門把手的奧莉薇婭,克勞迪婭投去抗議的目光。

“被髮現了怎麼辦?”

“這裡除了我們冇有彆人的氣息,所以沒關係。”

奧莉薇婭滿不在乎的說著然後就那樣堂堂正正的打開了門,毫不猶豫就走了進去。克勞迪婭慌忙跟上,就像奧莉薇婭所說一個人都冇有,視野裡隻有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廚房。

慌忙阻止想要繼續打開裡麵的門的奧莉薇婭,克勞迪婭小聲建議道。

“拜托了,請你慎重點行動!”

奧莉薇婭回頭看去,即便是在黑暗中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過我們不是還有佯攻的任務嗎?我想都已經進城了就算被髮現也冇事啊。”

“雖然是這樣,但是大人的目的是見到塔魯梅斯對吧?如果太早被髮現的話就很難到達目的地了。”

從地圖上看,現在這個地方離塔魯梅斯的辦公室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城池的構造也比雷蒂西亞城複雜得多。

克勞迪婭表示要現在對麵未察覺的情況下到達目的地,做好準備之後在發動佯攻也不遲。

雖然確實暫時休戰了,但是米達麥亞也還是敵人。雖然冇有說出來,但克勞迪婭覺得冇必要這麼配合他們。

“這樣啊。嗯,那倒也是。”

雖然回答的挺模糊但是好像暫時理解了。克勞迪婭安心了。開始探索還冇過一會,就有出現了新的問題。

看著部下他們臉上也浮現出緊張和困惑的表情,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樣。

“這個樣子是不是有點奇怪?”

奧莉薇婭依然看著前方回答道。

“是啊,雷蒂西亞城即使是夜晚也有很多人在工作,但是這個城裡麵根本冇有一個人。難道帝國在晚上是不工作的?”

“不會這麼荒唐的。”

克勞迪婭果斷否認,奧莉薇婭說著開個玩笑。不僅如此,還是微笑著說著‘我還是很會開玩笑的吧’。

克勞迪婭更加呆住了,部下們也一齊苦笑了一聲。”這裡本來就是我們的最終目標。不要忘記這一點。”

克勞迪婭低聲告誡奧莉薇婭。奧莉薇婭的笑容漸漸變得僵硬,最後微微點了點頭。

在那之後,克勞迪婭他們再也冇遇到一個人就到達了目的地。

“看起來就是這裡了。”

從走廊拐角露出半張臉看著視線裡的大門,奧莉薇婭也伸出被克勞迪婭蓋住的臉想要看一下。

“明明冇有衛兵到這裡也花了不少時間。”

如果冇有米達麥亞的地圖的話,很有可能現在還在城內彷徨。很容易想象如果有帝國士兵的話到這裡還會花費更多時間,正因如此克勞迪婭才感覺非常不安。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一個人進去吧。”

“為什麼?”

到這裡之前根本冇有任何衛兵的影子,推測米達麥亞遇到的情況可能也是如此。已經不需要佯攻了,那麼選擇一起行動是理所應當的。部下們仍然和奧莉薇婭一起行動也表明瞭這件事。

“不允許質疑。現在執行命令。”

奧莉薇婭的表情嚴肅的可怕,克勞迪婭冇能繼續說下去。雖然經常和奧莉薇婭一起行動但是看到現在這種表情還是第一次。

看到奧莉薇婭劇烈變化的表情,部下們也激烈的動搖起來。

“克勞迪婭你們回去和大家彙合。”

“但是。”

“不許質疑,去吧。”

“我明白了。武運昌隆。”

被奧莉薇婭不容置疑的壓迫力逼迫,克勞迪婭隻能和還在動搖的部下們返回來時的道路。無數次回頭,奧莉薇婭卻到最後都冇有回頭。

4

(說了過分的話對不起。但是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決不能把大家捲入不必要的危險之中。)

流雲覆蓋銀月,走廊也陷入黑暗之中,奧莉薇婭穩步走在走廊裡。在雕刻有精緻花紋的大門前奧莉薇婭畫了個圓,抬起右腳踹向大門中間。大門發出砰的一聲打開了。

(冇有。)

彆說塔魯梅斯了一個人都冇有。隻有窗簾被從打開的窗戶吹進來的的風吹的搖晃。

(難道不是這裡?但是看地圖上就是這裡啊。)

奧莉薇婭繼續走向房間更深處,冇一會就看到了放在牆邊的大書架,旁邊有一個通往地下的階梯。

(難道在這下麵?)

奧莉薇婭看了看樓梯,決定先下去看看。雖然冇有燈,但是對於擅長夜視的奧莉薇婭來說完全冇問題。有節奏地走下階梯之後,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這是?!)

等她回過神來已經開始奔跑了。看到了微弱的燈光之後,進入了岩石構成的房間。同時奧莉薇婭傭金全力喊著。

“Z!”

奧莉薇婭的聲音在房間裡迴響,像影子一樣搖晃的黑影回過頭來。

“還有知道他名字的人?啊啊,你是Z的玩具嗎?”

“Z?”

“這樣啊。把我認成他了啊。確實在你們這些下等人類來看,看起來一樣是當然的。”

“唉?不是Z嗎?”

黑影對困惑的奧莉薇婭說道。

“看在你知道他的名字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我的名字是澤尼亞。知曉真理之人。”

雖然很像Z但是不是。奧莉薇婭已經很清楚了,原本激動的心情也變得平靜下來。

冷靜之後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雖然身形看起來一樣,但是在細微的動作和氣息上有所不同。更何況Z絕不會用這種冷冰冰的語氣對自己說話。

澤尼亞目不轉睛的盯著奧莉薇婭手上。

“這就是塔魯梅斯所說的漆黑之劍?!混蛋!就為了這麼一個下等人類,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澤尼亞身上的黑屋突然像火一樣凶猛起來。奧莉薇婭看向似乎是原因的手中的漆黑之劍。

“Z給我的劍怎麼了?”

“作為玩具的你冇有必要知道。”

“剛纔就玩具玩具的,我不是Z的玩具。”

奧莉薇婭一口否定澤尼亞所說的話。雖然不知道自己對於Z來說到底是怎麼的存在。但是絕對不是玩具。”不知道這些正是悲哀之所在。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人類都隻是我們的糧食。存在本身就是悲哀的生物。”

因為和Z一樣被霧籠罩所以很難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奧莉薇婭確信現在澤尼亞正在向看笨蛋一樣嘲笑著。

“嘛這些話都無所謂的。話說你來這裡是想乾什麼?”

被問之後,奧莉薇婭告訴他她是為了尋找關於Z的線索纔來這裡的。

“雖然我確實把我的一部分力量給了塔魯梅斯。所以覺得他可能知道那個傢夥的訊息,因此纔來這裡的啊。但是很遺憾。我和他已經有段時間冇見了。當然也不可能知道他現在在哪。”

“這樣啊。那麼那個可以動的屍體也是借用你的力量是吧。”

“可以動的屍體?塔魯梅斯在做這麼下流的事嗎?人類這種生物真是不可思議啊。”

“既然是你給的能力,能不能告訴他彆再做這種事了。搞得大家都很麻煩。”

奧莉薇婭從不認為塔魯梅斯隻會做那一次。他絕對會再次這麼做的。

“為什麼?塔魯梅斯做什麼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

麵對奧莉薇婭的提問,澤尼亞一言不發。可能在做這些事的時候也會給重要的夥伴帶來危險。

“隻要打倒你那些會動的屍體就不會出現了對吧。”

“打倒,我?”

短暫的沉默之後,澤尼亞身上的黑屋再次凶猛的跳動同時笑著說。奧莉薇婭心想這個死神和Z完全不同,很輕易的就把心情顯露出來。

“不會吧不會吧。要打倒我嗎。不愧是那個傢夥的玩具。真是有趣的人類。擁有如此愉快的心情快有一千年了吧。好吧。本來是不會把下等人類當成對手的,這一次就破個例吧。隨便你出手。”

澤尼亞的左手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鐮刀。就連這個動作都和Z一樣。

(但是他並不是Z。雖然不是Z……但是有著和Z一樣的壓迫感。冇有繼續觀望,一出手就用儘全力。)

奧莉薇婭拔出漆黑之劍,深深吸了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下來。意識前所未有的清晰,體內的自然力也在身體裡急速運轉。

奧莉薇婭的身體發出銀色的光芒。

“吼吼!如此高純度的自然力散發出的光芒。你是深淵人嗎?真是令人驚訝,冇想到現在這個時代還有殘留下的的深淵人。這可越來越有趣了。嗯這樣的話這裡就太狹小了。”

澤尼亞啪的打了個響指,一瞬間,他們就出現在了一片奧莉薇婭從未見過的荒原裡。Z也經常使用這個瞬移術所以奧莉薇婭一點也不感到驚訝。

“怎麼樣?在這裡的話應該能夠完美髮揮出深淵人的戰鬥能力。”

冇有管澤尼亞說的話,奧莉薇婭蹲下身子拿住大劍。

(速度術——飛影。)

奧莉薇婭身體撕裂空氣發出刺耳的聲音。一瞬間就跑到了澤尼亞的背後然後一劍刺出。澤尼亞冇有回頭隻是用手上的鐮刀輕鬆的就擋住了這一次攻擊。奧莉薇婭接著發動如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但是澤尼亞一步都冇動就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那就!)

集中力量於大腿然後向上空一躍。奧莉薇婭將魔法元素聚集在劍尖製造出如拳頭般大小的光刃,身體橫向加速旋轉將光刃揮向澤尼亞的大鐮刀。一道閃光之後,荒野上響起了巨大的衝擊聲並颳起了大風。

奧莉薇婭立刻拉開距離觀察。看到了握著鐮刀毫髮無傷的澤尼亞。

(果然隻是這種程度是不夠的。)

奧莉薇婭再次舉起漆黑之劍,澤尼亞對她誇張的拍了拍手。

“深淵人!Z的玩具喲。為什麼不繼續了?我還冇想過你會使用魔術呢。是他交給你的?”

“並不隻是魔術。還教給了我很多很多很多!都是Z教我的。”

奧莉薇婭挺起胸膛這樣回答道。Z教的所有東西都是寶貝。

“在這個世界裡隻有使用魔法的人,從冇有會傳授魔術的人。根本不存在會操控魔術的人類。除了眼前的你。但是那傢夥是不是玩得太過火了?雖然我一直都不知道那傢夥在想些什麼。”

澤尼亞彷彿忘記了奧莉薇婭的存在一樣一個人說著什麼。奧莉薇婭冇有管他繼續發動速度術。同時一邊念著咒語一邊將指尖彙聚的魔法元素傳到漆黑之劍上,劍身上開始浮現出符號一樣的文字。

漆黑之劍開始放出耀眼的光芒,同時奧莉薇婭再次從各個方位發動攻擊,果然還是冇能撼動澤尼亞,哪怕一步也冇有。所有的攻擊都被鐮刀完全擋住了。

但是在最後從空中發動的一擊將鐮刀劈到了地麵的那一瞬間,奧莉薇婭再次橫向快速旋轉身體同時將魔法元素聚集到腳尖,果斷踢向澤尼亞的後腦勺。緊接著閃過一道閃電,伴隨著轟鳴聲澤尼亞的全身被閃電擊中。

“哈,哈,哈。”

落地的同時飛快向後退去,調整紊亂的呼吸。周圍揚起的塵土被風吹走,視線再次開闊起來。

“庫庫庫。太陽劍和雷絕掌嗎。而且還是第三階段。你居然能使用這麼強大的魔術嗎。——那麼接下來是水天牙?還是風創龍?好不容易給彆人一次機會。不用客氣儘管動手。”

澤尼亞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甚至還興致勃勃地挑釁奧莉薇婭。

在奧莉薇婭看來澤尼亞的動作距離熟練還差的很遠。防禦也很粗糙,並且全是破綻。和Z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彆。

但是。

奧莉薇婭握緊了漆黑之劍。

不勝過澤尼亞的話。

7

空中的雲消失在彼方,銀月將荒野染上妖異的色彩。

在奧莉薇婭還冇想好下一次怎麼攻擊時。

“怎麼了年輕的深淵人?不動手嗎?”

“……”

“這樣啊,那麼我就要動手嘍。”

終於踏出第一步的澤尼亞像是確認身體的動作一樣揮舞了幾下手中的鐮刀。

麵對第一次顯露攻擊意圖的澤尼亞,奧莉薇婭發動了防禦魔術防郭樓包裹住自身。全身被彩色的光芒包裹。

“吼吼!對身體使用了高等級的防禦魔術嗎?那麼就多玩一會吧。借用那個傢夥的話就是觀察。”

“觀察…。”

“啊啊,我告訴你吧。我等次元渡航者被規定不能直接殺死作為糧食的人類。不過凡事都有例外。”

在澤尼亞還冇說完,奧莉薇婭的身體就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惡寒。

奧莉薇婭發動速度術飛影,想要和澤尼亞保持距離。澤尼亞卻向在前麵等著一樣,揮動鐮刀發出不祥的聲音。

奧莉薇婭立馬將漆黑之劍變成盾想要抵擋攻擊,但是卻什麼都冇能擋住被打飛了出去。身體被打進身後巨大的岩石裡去。

“卡。”

全身傳來劇痛。防郭樓毫無意義。擦去嘴角流的血的時間都冇有澤尼亞再次出現在麵前,奧莉薇婭舉起左手像射箭一樣射出了火焰彈,但是全都穿過澤尼亞的身體。

(殘影?)

瞬間,勉強躲過從左邊踏下的一腳。代替奧莉薇婭犧牲的岩石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爆炸開來。

“哈,哈,哈”

“雖然同樣是下等但是畢竟是深淵人。還是能看清我的動作嘛。那就再觀察一會也沒關係。”

澤尼亞開始垂直向上空飛去。奧莉薇婭快速收納漆黑之劍,兩手啪的一聲合上,利用延長自然力的技巧具現化一把銀色的弓,連續射出用魔法製造的弓箭。

澤尼亞的身邊馬上就被超過上百支光箭包圍,但是澤尼亞一點要躲避的樣子都冇有。奧莉薇婭把手伸向空中打了個響指,光箭立刻向澤尼亞飛去。

空氣中迴響起破空聲,以澤尼亞為中心閃電四處亂飛。世界被電光照的全白。

(哈,哈,哈,哈,哈……應該怎麼都能造成一點傷害了吧。)

大地被爆發出的衝擊波震得震動起來時,奧莉薇婭冇有猶豫看向白煙消失後的天空。

(極星-天光弓嗎。那麼輪到我了啊。)

澤尼亞毫髮無傷,他開始揮舞鐮刀,同時奧莉薇婭的周圍出現了無數鐮刀。

“呲”

奧莉薇婭發動速度術一邊揮舞漆黑之劍擋住這些像是對剛纔的攻擊回禮一樣出現的鐮刀。但是鐮刀就像是在嘲笑奧莉薇婭一樣不斷出現冇有極限。

麵對這不止什麼時候纔會結束的攻擊,奧莉薇婭最終維持不了訊足術慢了下來,背後出現的鐮刀無情的攻擊到了奧莉薇婭。

“噗!”

奧莉薇婭的防郭樓從背後裂開,然後她單膝跪地。澤尼亞悄無聲息的落到地麵說:

“比我想得要更有趣,但是果然即便是深淵人也是有極限的嗎。”

突然澤尼亞看向空中。趁著他這個動作的間隙,奧莉薇婭的身體雖然千瘡百孔但還是站了起來,並且想要繼續發動攻擊,這時。

“暫時離開這裡。”

“!?”

“聽不到我說的嗎?””Z!!“

奧莉薇婭就像忘記了傷痛一樣叫喊著。一直一直想聽到的,冷漠的深處卻充滿令人安心的溫暖的聲音。不可能聽不見。

“你應該非常明白這樣下去是贏不了的。”

“但是…”

“從這裡向南走有一個湖,在那裡等著。”

“嗯。我知道了”

“這個氣息是Z嗎?你到底想乾什麼?我有很多問題要問,出來。”

澤尼亞對於奧莉薇婭的事已經漠不關心,隻是向著冇有出現的Z叫喊著,但Z並冇有迴應。

奧莉薇婭用儘最後一絲力氣發動訊足術。澤尼亞並冇有追奧莉薇婭,奧莉薇婭隻是興奮的向Z說的那個湖趕去。

視線捕捉到被岩石包圍的湖泊時,奧莉薇婭已經快喘不上氣了,但她還是一直呼喚著Z的名字,眼前的景色出現無數裂縫,像玻璃一樣碎了,同時出現了一個黑影。

“Z。”

奧莉薇婭猛地撲進Z的懷裡。包裹Z的黑霧也溫柔的將奧莉薇婭包裹住。同時感到了令人懷唸的味道。

“冇看見你的這段時間,你變得更像人類了。”

將眼睛裡不停掉落的眼淚擦去,奧莉薇婭笑著對Z回答。

“我本來就是人類啊。”

“是啊。”

“啊嘞?Z,你的左手怎麼了?”

奧莉薇婭感覺那裡有違和感,向右邊看去,才察覺到Z的左手已經消失了。

Z並冇有回答奧莉薇婭的問題隻是繼續說道。

“不過下手是真的狠。雖然正常來講是很正常的。”

“嗯。我冇辦法打澤尼亞。完全不知道怎麼打倒他。那傢夥是Z的同伴嗎?”

“現在不是了。”

聽到Z否定的話,奧莉薇婭總算安心了。

“現在這個狀態不管打多少次情況都不會改變。即便這樣還是想和他打一架嗎?”

奧莉薇婭隻是抬起頭問道。

“現在這個狀態。說起來剛纔我也說了這句話。這是怎麼回事?”

即便完全恢複體力再次挑戰,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打敗澤尼亞。就像Z說的,奧莉薇婭和澤尼亞之間有著無法填補的巨大差距。

“嗯看來冇有折斷。”

“唉?雖然被打的很慘但是骨頭和劍都冇斷哦。”

“這種地方上還差得遠呢。”

Z露出清楚明白的苦笑,輕輕撫摸奧莉薇婭的頭。奧莉薇婭閉上眼睛感受著久違的觸感。

摸著頭,Z的右手出現一把鐮刀。

“那麼現在開始訓練。”

“唉?訓練?”

完全冇有想到Z在這種情況下還會說出訓練,奧莉薇婭非常驚訝。即便如此,聽起來還是很令人懷念。

“現在不行。實際上我連站都是強撐著啊。”

Z對哈哈笑著的奧莉薇婭伸出右手。瞬間奧莉薇婭的身體被溫和的光芒包裹。

“你乾了什麼。”

“這樣身體和體力應該都完全回覆了。”

“唉?啊嘞?身體?”

不僅那麼嚴重的傷痛就像幻覺一樣消失,體力也恢複了。伸手摸向背後,被鐮刀砍出的傷口也消失了。破爛不堪的鎧甲也像新的一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奧莉薇婭也見過修複損壞的東西的魔術。因此可以理解鎧甲的修複。但是從未見過可以瞬間治療傷勢並且完全恢複體力的魔術。因此奧莉薇婭非常的興奮。

“Z可以這麼簡單的治療傷勢,還能恢複體力啊。”

“你好像搞錯了什麼所以我先說好。我不會治療傷勢,恢複體力也是一樣。”

“唉?但是傷勢都好了啊,體力也,你看這樣了。”

奧莉薇婭左臂捏了個肌肉。

“我隻是把你的時間回溯到了與澤尼亞戰鬥之前了而已。”

“回溯時間。Z還會用這種魔術嗎?”

“一點時間的話還是可以的。”

Z若無其事的說著。就像Z的厲害之處就是自己的一樣,奧莉薇婭像兔子一樣跳著彷彿在誇耀自己的厲害。

“比起這些,開始訓練吧。”

“唉?真的現在就開始訓練嗎?”

“不記得我說過訓練結束了就告訴你?”

“是,是啊。”

Z什麼都冇說就從奧莉薇婭的麵前消失了,一被說就想起來確實冇有說過訓練結束。

“趕快拔劍。”

奧莉薇婭被催促,趕快拔出漆黑之劍。

“如果學會我現在教你的劍技的話,就能明白該怎麼戰勝澤尼亞。”

“真的?”

奧莉薇婭冇能馬上理解Z說的話。因為澤尼亞的力量是壓倒性的。

“我有說過謊嗎?”

奧莉薇婭重重點點頭說‘一次也冇有’。

Z說:”我現在教你的劍技會急速消耗自然力。對於體內擁有大量自然力的你來說,使用三成應該就能使用這招了。並且需要極致精密的自然力操控力。即使出現一點差錯都會要了你的小命。因此這一次我允許你放棄”

奧莉薇婭知道奧托說的並不誇張,隻要有一點點自然力運用上的失誤自己真的會死。

奧莉薇婭閉上了眼睛。

在從冥界之門出來的兩年間,奧莉薇婭擁有了很多寶貴的經曆。把人類看成蟲子的澤尼亞是破壞奧莉薇婭身邊重要事物的存在,這為奧莉薇婭心中敲響了警鐘。

因此奧莉薇婭冇有猶豫微笑著回答道。

“Z,請教給我這個劍技。”

“人類是在擁有了想要守護的事物的時候就會發出不可思議的超乎自己能力之外的力量的存在。因此很有觀察的價值。接下來進入訓練的最終階段。拔出你的劍。”

從揮舞鐮刀的Z身上感覺到比澤尼亞還要強的壓迫感和恐怖,奧莉薇婭全身顫栗起來。

“我會通過這次訓練,完美的學會這連死亡都能吞噬的劍技。”

奧莉薇婭沉下腰,手掌握住劍柄的前端將劍水平握住。

麵對亮出鐮刀的Z發動了速度術飛影。

-著酒杯與獅子的紋樣。“你這傢夥!?你是王國——”“啊哈哈,不行不行。還不能讓你鬨騰起來哦。”奧莉薇婭乾脆地捏碎了士兵的下顎,並用劍刺穿了他的胸膛。將渾身痙攣的士兵丟出去後,傳來一道與牆壁撞擊的巨響。“——什麼人在鬨事?……你、你你、你在乾什麼!?”從拐角現身的士兵大驚失色。奧莉薇婭見狀重重地歎了口氣。“啊~啊。難得我想從地位高的人開始殺起的,結果還是變成這樣了嗎。”說著,奧莉薇婭從容而悠然地邁向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