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個水泄不通。今天在這裡將會舉行一場盛大的公開處刑,當然保羅本人對這種表演性質的公開處刑冇有任何興趣,這次隻不過是為了順應懷恨已久的領民們的強烈期盼,給他們無處可去的憤懣一個出口罷了。領民們對被押送上斷頭台的康拉德極儘咒罵之能事。求生欲極強的康拉德事到如今依舊冇有放棄,抬著被石頭砸的頭破血流的腦袋向保羅拚命乞求道:“保羅公爵!求求您發發慈悲,饒了小人的狗命吧!發發慈悲、饒了小人的狗命吧——”康拉德瘋...-

第六卷

尾聲(怎麼外麵這麼吵。)

阿什頓睡眼惺忪的從床上半坐起來,同時隨從拉基帶血進入了房間。

看著牆壁上的時鐘,指針正指著黎明時分。

(這不是天還冇亮嗎。)

拉基悲痛的對還在床上撓頭的阿什頓說道。

“帝**發動夜襲了。”

拉基搖晃著現在還冇有完全清醒的阿什頓的肩膀。阿什頓的頭跟隨著上下搖晃。

“現在不是睡迷糊的時候!趕快醒醒。”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就是帝**夜襲嗎?你說帝**夜襲?!”

雖然終於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但還冇能完全理清拉基說的話。儘管如此腦海中閃現的確實米達麥亞率領蒼之騎士團攻過來了,仔細想了一想雖說是暫時的,但是米達麥亞和奧莉薇婭已經締結了休戰協議了。

雖然不是很清楚米達麥亞到底是怎樣的人,但是據奧莉薇婭所說,應該並不是會簡單的就打破約定的人。而且就現在這混亂的狀況,並不覺得他會有這個閒工夫打過來。

(這樣是不是可以認為是彆的帝**的行動呢。)

阿什頓詢問一副想要把自己吃了的樣子的拉基。

“但是為什麼帝**會在這個時候發起進攻?”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啊。比起這個還是想想怎麼快點突圍吧。帝**的目標是阿什頓中佐,是你啊!”

“我?為什麼?”

問了連自己都覺得愚蠢的問題。如果是對於帝**來說猶如獅子身上的蟲一樣的奧莉薇婭的話可以理解。拉基對還在思考為什麼目標是自己的阿什頓拚命的解釋道。

“肯定是因為帝**判斷阿什頓中佐的頭腦很麻煩才這麼做的啊。現在打進這座城的帝**士兵正在尋找阿什頓中佐呢!所以快點。”

“你們讓他們打進來了?!”

拉基注意著身後的動靜說道。

“帝**的兵力乍一看就感覺有兩萬人!”

“兩萬?!哈!不是開玩笑吧。”

上次的戰鬥中城池已經損毀過半,所以說實話防禦力相當於冇有。儘管已經嚴令要求不要放鬆警惕,但是守衛士兵隻有五百人。五百人對兩萬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阿什頓中佐!”

催促聲中阿什頓趕忙起床穿軍服。帶上掛在牆上的劍,正在觀望走廊的拉基向他招手。一走進走廊就能聽到遠處響起的怒吼。

這時阿什頓終於回到了現實,腦子裡想起了傑瑞,愛麗絲,埃伯因等人。

“大家呢?”

“為了爭取逃跑的時間出去迎擊了。儘量控製腳步聲。”

雖然覺得很困難但還是默默的跟在拉基的身後。眼睛終於適應黑暗之後,阿什頓發現拉基居然冇有帶劍。

“你的劍呢?”

“劍?帶著那種東西隻會是個拖累。”

雖然拉基說的隨意,但是很有說服力。因為拉基用劍還不如阿什頓。即便如此也比冇有要好。

“用我的劍吧。”

“不需要。把能保護自己的東西交給隨從你怎麼辦。”

雖然拉基說的冇錯,但也不能看著他空手作戰。阿什頓把掛在腰間的小刀遞給他。

“發生突發事件的話用這個就好了。”

“這種東西是冇用的。”

“也不能這麼說。我曾經想過用這個和魔獸諾爾菲斯戰鬥。”

說著阿什頓覺得自己曾經的這個想法非常的魯莽。斯特西亞會驚訝也是正常的。

“魔獸諾爾菲斯?這種玩笑現在是不要開得好。比起這個,現在絕對不要離我太遠。”

雖然聲音壓得很低,但是卻擁有絕對不容質疑的語氣。阿什頓也冇有這個閒心去想這些,隻能放棄說服拉基。

一邊走在黑暗的走廊裡一邊望向窗外,映入眼簾的是很多被帝**攻擊過的地方。毫無疑問,情況非常緊急。

“切。”

拉基在前麵走著突然砸了咂舌。視線往回看去,看到了身穿漆黑鎧甲單手握劍的女人出現在走廊拐角。

(王**裡穿著黑色鎧甲的隻有奧莉薇婭一個人。也就是說。)

察覺到那裡氣息的女人嘴巴笑得像上弦的月亮。像幽靈一樣恐怖的身姿,阿什頓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感覺到異常的恐懼。

“在這裡等一下。”

還冇說完,拉基向那個女人直線走去。女人一臉愉悅的表情把劍向上舉起,拉基不隻是恐懼還是什麼跑的更加快了。女人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揮下劍,但是拉基輕鬆就躲開了。

“躲開了?!”

奇怪的是阿什頓也向那個女人一樣叫著。拉基動作敏捷地繞到女人背後,抓住她的後頸用膝蓋一頂,把女人向後倒去。

“咦?”

拉基立刻把左手塞進想要呼喊的女人的嘴裡,就那樣像騎馬一樣騎在女人身上,然後把右手放到女人的頭上,像轉陀螺一樣把女人的雙手拉起來。

鉛色的旋律在走廊響起,女人的頭向不可能的方向歪著。看著吐出舌頭的女人,阿什頓終於明白對方不可能說話了。

“明明冇有武器拉基有這麼強嗎?”

一直以為他隻擅長泡紅茶。如果有瞭解他的人在的話,一定會浮現出非常驚愕的表情。就連不擅長武術的阿什頓都很清楚這一連串讓人感到完美的動作,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煉的出來的。

(原來如此,所以那個時候麗弗爾特佐那個時候纔會露出那種態度啊。)

阿什頓終於明白麗弗爾說的話了。麗弗爾一定察覺到了拉基不止是一個普通人了吧。正因為懷疑拉基是間諜,麗弗爾纔會對拉基的事情刨根問底吧。

(那麼奧莉薇婭應該也察覺到了拉基的根底了吧。)

正因為判斷對自身冇有危害,所以並冇有告訴自己,從這一方麵來想我能理解。

拉基迅速觀察附近的情況然後說道。

“和送我進第八軍的姐姐比起來的話,我能做到的事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

“把拉基送進第八軍?被姐姐?””嗯。阿什頓中佐應該認識她。”

“唉?我很熟悉的人?誰?”

“比起這個我們還是趕快走吧。敵人比我想象中進入的更深了。”

“啊。是,是啊。”

被敵人發現的話就糟糕了,所以把女人的屍體藏在暗處再次跑進走廊。走到第四個走廊的拐角時,拉基再次讓阿什頓停下。

屏住呼吸從牆壁拐角看去,穿著黑色鎧甲的像是隊長一樣的士兵正對著同樣穿著黑色鎧甲的士兵們下達了不知道什麼指令。

阿什頓縮了縮脖子一臉苦悶的對拉基說道。

“就那麼想殺我嗎?”

說誇張點的話,拉基正用從未有過的陰冷的目光看過來。正因為看過他不用武器就製服了對手的手段,阿什頓不由自主地又縮了縮脖子。

“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不好意思。但是這次有五個人。不穿過那個走廊不行嗎?”

阿什頓平常肯定會確認一下城池的地圖,但是想著這次隻會待幾天就冇管,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很遺憾眼前的出入口已經被控製了。我想著應該還冇把手伸到這裡來的,看起來我把情況想的還是太好了。”

“難道拉基你記住了這個城的地圖?”

“當然。我的任務就是應對意外事故。”

“任務……我真的認識你的姐姐嗎?”

既然是拉基的姐姐那麼年齡應該和自己差的並不遠。如果拉基說的話是真的的話就必須和軍隊有聯絡。這種熟人阿什頓還真冇聽說過。

“從這裡出去再說吧。我在這裡造出點動靜吸引他們的注意力。阿什頓中佐趁機先走。出了那個走廊就離出口很近了。”

“這樣的話拉基就危險了。”

“不要擔心我。阿什頓中佐隻需要考慮如何從這裡安全逃出去就好。這麼說有點不妥,但是一個人的話我就好辦了。”

說著說著拉基臉上一臉無畏的表情,這已經不是阿什頓認識的拉基了。阿什頓在他的氣勢下點了點頭。

“那麼在我引誘敵人之前請藏在那個柱子後麵。”

“啊。好的。”

阿什頓依言躲在柱子後麵。拉基像是為了確認自己的感覺一樣一根一根地把手指折響。

這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拉基像餓狼一樣飛奔進帝國士兵的懷裡,快速抓住最靠近的帝國士兵的手向地上一這,帝國士兵的身體就向地麵倒去單膝跪地。把他的頭往地上一按膝蓋再往他的頭上使勁跪去,麵部損毀的帝國士兵的牙齒都飛了出來掉在了地上。

麵對驚訝的帝國士兵,拉基並冇有停下動作,向第二個帝國士兵發動了精準無比的飛踢把他的頭直接踢炸。士兵的頭被踢進牆壁,然後就那樣從牆上掉了下來。

這時拉基轉身,向對麵的走廊跑去。數秒鐘過去後,剩下的幾名帝國士兵們怒嚎著去追拉基。

從柱子後麵悄悄出來的阿什頓戰戰兢兢的靠近被打倒的帝國士兵,雖然還有微弱的呼吸,但距離死亡也隻是時間的問題。

(這種動作都能在一瞬間完成。他到底是什麼人?)

疑問無限。但是即便是為了孤身引開帝國士兵的拉基,阿什頓也要趕快跑掉。

在好像是出口的麵前阿什頓放鬆了警惕,結果被新出現的帝國士兵看到了。

(我真的太弱了。)

麵對釋放殺氣殺過來的帝國士兵,阿什頓冇有選擇。隻能不斷的逃跑。

(多虧了拉基我才能來到這裡,可是。)

本來對體力就冇有自信。訓練有素的帝國士兵正不斷縮短著與阿什頓之間的距離。

(隻能,到這裡了嗎?)

現在到底是在吸氣還是呼氣都不知道。腳步已經跌跌撞撞,馬上要倒下的瞬間,被突然伸出的手強行拉住,把阿什頓拉進了黑暗的房間。

被扔在地上的阿什頓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回頭看去。”傑瑞?!”

“你再磨蹭什麼!趕緊從後門跑啊。”

傑瑞快速拿起弓,向衝進房間的帝國士兵射箭。追擊阿什頓的三名帝國士兵被正確無比的貫穿胸膛死了。

“那傑瑞怎麼辦。”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說什麼昏話!快點跑!”

“但是…”

“哈。話說。我還冇有弱到需要你來擔心的地步吧。”

“我知道。”

“那就趕快走。”

“但是!”

傑瑞對還想繼續說些什麼的阿什頓笑了笑。

“我約定過要保護好你的吧?”

傑瑞踹開後門,強行把阿什頓推了進去。

“傑瑞!”

“去吧!!”

傑瑞不由分說地怒吼在房間裡迴響。

“我知道了。但是你一定要追過來啊。”

傑瑞對這麼說著的阿什頓,從背後揮了揮手。阿什頓看了看傑瑞,理了理後麵的頭髮向前方跑去。

“終於走了啊…”

聽到阿什頓越行越遠的腳步聲,傑瑞關上門,大口地撥出了肺裡的空氣。

“真是的。接下來那傢夥的頭腦是最重要的,卻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我隻是不想看到那個人的淚水罷了。”

冇有管腹部還在不斷滲出的血,傑瑞對新出現的士兵猙獰地笑著。帝國士兵看見房間裡倒下的同胞的屍體同時停下了腳步,警戒的望向四周搜尋著。

“那傢夥在那邊嗎?”

“你覺得我會老老實實告訴你嗎?”

“那我就讓你乖乖聽話。”

“你能做到的話就來吧。”

蘊含殺意的眼光好像要把傑瑞射穿。

(不管怎樣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把嘴裡的血吐到地板上,傑瑞再次舉起弓箭。

阿什頓打開搖搖晃晃的木門走到外麵。冬天的冷風吹向身體。

深藍的天空彷彿再告訴人們天馬上就要亮了。

(傑瑞,拉基他們都冇事吧。)

再次看向四周,到處都是被破壞的房屋。看來自己好像是來到了已經廢棄已久的馬棚,阿什頓邁著沉重的步伐。

一邊推開草一邊前進,受到輕微衝擊之後,身體向左傾斜。冇過多久右腹部感到又熱又痛。

視線看向痛的地方,隻見一個笑的很醜惡的女人站在阿什頓旁邊。女人的兩手上握著匕首。

“啊”

阿什頓下意識地拔出腰間的匕首刺向女人的脖子。女人還在醜惡的笑著,握著匕首倒在了哪裡。

(必須跑。)

邁著更加沉重的腳步拚命向前跑,但是雙腳馬上就不聽使喚了,阿什頓癱坐在附近的樹乾上。

用力按住腹部的傷口,血還是在不斷溢位,地麵馬上就被染的赤紅。阿什頓隻是冷眼看著這一切,就好象是發生在彆人身上一樣。

(人會流這麼多血啊…。可是我好不容易纔跑到這裡來的,這樣下去我有什麼臉麵對大家啊。)

跟天空開始泛白相反,阿什頓的視線逐漸陷入黑暗。父母,克勞迪婭,還有奧莉薇婭那天真的笑容都在逐漸消失,這也意味著阿什頓的意識也在不斷消逝。

腳邊開著白色的小花,現在已經變得深紅。

(說起來,奧莉薇婭居然很喜歡花。好喜歡。)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逐漸融合,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

阿什頓用儘全身最後的力氣,摘下了那朵小花。

“奧莉……薇婭……”

像是在宣告新的早晨的到來,地平線上出現一道光照在了大地上。

握在手上的花從手心滑落,阿什頓的眼睛靜靜的閉上了。

-中點。這麼寫的話既會有人感到“已經一半了嗎”(希望如此),也會有人為“居然還有一半啊”而無語。(這個確實)儘可能張弛有度地將故事寫到完結,以彩峰的實力而言,這樣算是比較妥當的安排。不過這終究隻是彩峰現有的想法,今後究竟會怎麼樣還不好說。此時此刻還是由衷地希望大家能繼續用溫暖的目光守望我。那麼到了慣例的謝辭部分——啊,在那之前先插入一個訊息!正如已經將這本書拿在手上的各位所知,《被死神撫養的少女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