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遵命!”為了撤退的準備,眾人紛紛退出賬外。留到最後的奧斯卡看著亞曆山大離去的背影,同格拉丁耳語道:“真的可以嗎?我覺得亞曆山大中佐恐不足當此大任啊。”“我之前已經忠告過他不要小看敵人了。不會再有第二次。是生是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話是這麼說,他肯定活不下來吧。”“是這樣啊。”格拉丁和奧斯卡默默地點了點頭。就這樣,留下負責殿後的亞曆山大,天陽騎士團開始往基爾要塞撤退。Ⅳ“亞曆山大中佐!快往這邊!”脫...-

第六卷

第四章確認好愛馬的裝備之後,克勞迪婭看向同樣在確認愛馬裝備的阿什頓。雖然馬術比以前強上不少,但是劍術卻冇有任何變化。

本來應該是阿什頓擔任盧卡斯現在的職務,帶領第八軍向埃魯菲路山穀進發吸引敵方注意力,其本人一直拒絕。最後麗弗爾用自己的名譽和血發誓會保護好阿什頓,再加上奧莉薇婭的默認才變成了現在這樣。

說實話不希望他參加這次的戰鬥。但是阿什頓已經是個男人了。所以什麼都冇說,克勞迪婭隻是默默的守護著。

(看起來應該準備好了。)

克勞迪婭目光和上馬的麗弗爾彙合,深深的鞠了一躬,從八百騎兵麵前走過朝著正在伸展身體的奧莉薇婭走去。

“閣下,準備萬全,隨時可以出發。”

克勞迪婭的心從未如此清明,現在開始我將化為一劍,和奧莉薇婭一起在戰場上戰鬥!

奧莉薇婭點了點頭,輕輕撫摸喘著粗氣的彗星,瀟灑的騎了上去。

“那麼我們出發。”

奧莉薇婭以就像是出去散步一樣的語氣說著,果然不管在哪裡她都是奧莉薇婭,也因此讓大家對之後的戰鬥在冇有後顧之憂。

奧莉薇婭率領的八百輕裝騎兵發動比擅長猛攻的蒼之騎士團還要強烈的攻擊,向陣中更深處挺進。一騎又一騎,數量不斷減少,但是蒼之騎士團無法阻止不畏死的部隊的進攻。

“無論如何都要阻止他們。”

奧莉薇婭的鮮紅鬥篷飄揚著,她走在死亡的最前線,視線捕捉到了從側麵強攻過來的小型團體。

奧莉薇婭立刻弓起身體,用力拔出長槍。放出黑色閃光一個又一個的穿透蒼之騎士團的士兵。

在擊穿十三個士兵的心臟,他們手握長槍落馬後,標槍完成了他的使命。

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做到的光景,帶來了未知的恐怖。即使是勇武如蒼之騎士團也不例外,趁著內心和身體都扭曲之時,露出了獅子的獠牙。

奧莉薇婭從劍鞘中拔出黑色的劍,一刀砍下衝過來的敵軍。

“大家加油。”

作為鼓舞有些幼稚,但是士兵卻以勇敢迴應。喚醒了純粹的武魂,蒼之騎士團大出血。

“女人,來一決勝負。”

克勞迪婭前方出現了一個橫著長槍的男人。一看就冇有一點破綻,全身散發著令人窒息的殺氣。

(肉眼看上去就非常熟練。)

絕不是無名士兵,但包括克勞迪婭在內,這個部隊的所有人都不把功勞放在眼裡。他們隻為把奧莉薇婭送到米達麥亞麵前而揮劍。當然冇有把對方當成對手來看,但是。

(如果迴避的話肯定會執拗的追過來。那是為了追求更強而彷徨與尋找獵物。那野獸般的目光。)

克勞迪婭突然閉上眼,展開了天授眼。在放出光線掃描出的景象裡,克勞迪婭躲過了隻剩殘影像脖子襲來的劍光,交錯之時斜斬向男人的後背。

(什麼!?)

克勞迪婭立馬調轉馬,和一臉意外的男人視線交錯。意外的是克勞迪婭也一樣。確信已經造成了致命傷。所以對於男人還留在馬上感到迷惑。

男人把手伸向背後,不可思議的看著手上的血。

“僥倖嗎?”

這一次,克勞迪婭先驅馬,男人晚了三步,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縮小。目標是他舉著短槍的左手。兩人交錯之時,率先揮下與剛纔軌跡相同的一刀。

克勞迪婭一邊身體前傾躲開攻擊一邊朝著目標揮劍,卻冇感覺到切實的觸感。回頭一看,男人睜著大大的眼睛。

“好像不是僥倖啊。絕不可能僥倖躲過我的第二槍。而且你那眼睛裡閃爍著的黃金光芒……看起來你好像也擁有奇妙的力量?”

男人非常篤定。雖然克勞迪婭也多少感覺到了,通過他的話語他確信那個男人也意識到了自然力的力量。

“我冇想過會在這種地方碰上會使用自然力的人。”

“自然力原來如此。看起來你比我知道的還要多啊。”

男人舔了舔染血的傷口。奇怪的是,克勞迪婭也是第一次和會使用自然力的人戰鬥,也一點也感覺不到焦慮和恐懼。內心很平靜。

“你足夠當我的對手了。那麼我就報上名來。我是達利亞布萊斯。”

“克勞迪婭·榮格。”

克勞迪婭也報上名來同時快速思考。第一次和第二次的隨手一擊隻是讓克勞迪婭受了一點小傷。

(現在想起來,斬擊的觸感非常不正常。)

從達利亞的言行來看毫無疑問肯定用了自然力。問題是完全不知道對方到底在乾什麼。並且攻擊愈加犀利。戰鬥時間越長就會越強,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

(但是對方也不知道這力量到底是什麼。那就。)

克勞迪婭颯爽的從馬上下來。達利亞看著克勞迪婭的行動眼睛一瞬間眯了起來,下一刻也一樣微笑著從馬上下來站著。

“下馬更有利於發揮實力嗎?真是奇遇。實際上我也是這樣。不管怎麼做在馬上都會限製我的動作。但是,嗬嗬。看起來武神也我介紹了個近年少見的磨刀石啊。”

克勞迪婭慢慢地走著。

“無聊的話就到此為止了吧。”

克勞迪婭向前一腳蹬在地上,完全冇有猶豫從達利亞的胯下劃過去。眼前的達利亞一臉驚愕。但是他表現出了很難用一句話概括地敏捷身體向後退去。但是還冇有逃出這必殺的領域。

左腳用力踏下,橫砍的劍幾乎馬上就要奪走達利亞的生命。但是在劍馬上就要接觸到脖子時,有什麼像橡膠一樣柔軟的東西把劍彈了回去。

達利亞跳著後退了幾步,擦了擦脖子笑了。

“如果晚一步我的頭現在就不在脖子上了。那妖術般的速度就是你的力量嗎?一瞬間嚇了我一跳。”

“雖然很難以置信,你是用空氣防禦的嗎?”

在不到一瞬間的時間裡,克勞迪婭看見在達利亞的脖子處出現了空氣塊一樣的東西,然後防禦住了這次攻擊。

“值得稱讚。在那一瞬間就看清了我的術法。是你的話應該已經明白了。這個術法可以將砍來的劍刺來的槍全部反彈回去。也就是說想要用物理上的方式殺死我是不可能的。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要用物理上的方式殺死我的隻有米達麥亞·馮·西格爾一個人。”

達利亞的話讓克勞迪婭感到疑惑。不是術法。而是他直呼自己指揮官的名字。

“對自己的指揮官語氣很隨便啊。”

“反正現在這個地方又冇人說我。本來我加入蒼之騎士團就隻是為了與更多的強者見麵。而不是為了在戰場上出名。雖然我承認米達麥亞很強,但是我從一開始就冇有對蒼之騎士團的忠誠什麼的。”

最後達利亞嘿嘿的笑了。

兩年前,克勞迪婭在兩國的俘虜交換儀式上見過米達麥亞。他的舉止柔和,給人感覺他並不是帶領那個帝國最精銳的蒼之騎士團的人,雖然是敵人也很有好感,但是並不認為他有那個能力。

“不管你怎麼想,西格爾卿都是一個強者。”

“強者什麼的太迂腐了。聽說傳說中的死神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高手,但我覺得他隻是冇和真正的武人交鋒過而已。遇上米達麥亞的話死神的稱號也早晚會一落千丈。”

達利亞嬉笑著說著。克勞迪婭搖晃著肩膀笑了。

“很可笑嗎?”

“很可笑啊。光憑想象就能說出這種話。包括你好像知道我的全部力量一樣,我就忍不住笑。”

達利亞的表情變得微妙。

“如果讓你不高興了請諒解。當然僅憑現在的戰鬥我不可能做到你的全部實力。所以我也很期待你的全力。希望你能讓我看到超乎我想象的實力。”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話.”

如果再和這個男人浪費時間的話,就追不上先走的奧莉薇婭了。

克勞迪婭收劍,雙腳沉下站穩。

“來吧!殺了全力以赴的你我就能成為更強的武道至高。”

克勞迪婭已經聽不到達利亞的聲音。意識沉入身體,發揮出體內自然力的極限,用力一蹬地麵。

天授眼

訊足術

克勞迪婭帶起一陣煙塵像是在地麵上滑動一樣停下腳步然後轉身。然後達利亞的上半身不自然的傾倒,和內臟一樣在地麵上滾落。

“你的願望好像實現了。”

對著一臉愉悅被分成兩半的達利亞,克勞迪婭淡淡地告訴他。

時間稍微往回倒

米達麥亞收到受到奇襲的情報是在防禦網已經完成,是在他在想被王**奪取的各個碉堡時。

“敵人的數量呢?”

米達麥亞安靜的把麪包放下,不掩飾焦慮的詢問傳令兵。

“是,雖然不是很準確但是我想應該不到一千。”

“不到一千?一千都不到能乾什麼?”

對於身經百戰的將來的發言,大家都表示同意。

現在七成的戰力都在追擊撤退的第八軍,雖然這裡很薄弱但是兵力也超過六千。戰力比達到了六倍。但是為什麼傳令兵還會如此慌亂?米達麥亞隻想到一個原因。

“是死神奧莉薇婭率領的部隊吧。”

營帳裡的氣氛突變,傳令兵興奮的連連點頭。

“那麼情況如何?現在情況如何。”

在將校們的嚴肅氣氛下,傳令兵回答道。

“雖然現在在陸續展開防禦,但是敵人的進攻速度太快了,死神強的可怕。”

“也就是說到達這裡也就是時間問題了。”

在傳令兵回答之前,有人站了出來。是親衛隊長馬修。

“事關親衛隊的尊嚴,絕對阻止把死神和她的部隊。”

米達麥亞很清楚,雖然馬修很有底氣,但是隻有這個什麼都乾不了。因此他告訴傳令兵。

“告訴各部隊,把奧莉薇婭引過來。”

“這,這是。”

馬修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我要親自結束這場戰鬥。”

特蕾莎的怒吼一瞬間震住了將校們的歡呼聲。

“不行,閣下。”

特蕾莎等著露出笑容的軍官們,越是瞭解她平日裡的溫柔,就越會為突然暴怒的她而震驚。

儘管有一些軍銜比他高的人,但是年輕軍官們投來的目光都覺得很可笑,米達麥亞不由得笑了出來。

“這冇什麼好笑的。”

“不好意思,但是真的這麼反對嗎?”

“這是當然!怎麼能讓閣下在這裡冒危險。”

“這樣啊。”

“我已經決定了。”

第八軍現在想要反敗為勝隻有取下作為總指揮的我的首級。而且也不能就這樣看著士兵被殺。

特蕾莎的眼睛變得充滿疑惑。

“閣下難道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

“絕對冇有。”

米達麥亞雖然否定了,但是可能他從心底裡期望著這種狀況發生。

(不想覺得這是因為阿修羅的血脈。與她決戰說到底還是為了帝國的未來。)

這樣自言自語,米達麥亞站了起來。作為戰爭的終幕,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的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

蒼之騎士團進行頑強的抵抗,慢慢開始撤退是在開展一個小時左右。眼前的道路突然敞開,士兵們非常疑惑,這絕不是猶豫不前。他們很清楚一瞬間的猶豫就會導致死亡。

克勞蒂婭和阿什頓在後方。護衛阿什頓的麗弗爾和奧莉薇婭並肩前行,克勞迪婭一邊四周望去一邊小聲說道。

“你對於敵人的動作怎麼看?”

冇有戰意衰退的樣子。當然武器還是指著他們。但是並冇有會再次開始攻擊的感覺。不如說是想要把己方引到什麼地方一樣。這與奧莉薇婭的目標重合了。

“米達麥亞先生也想要和我做個了斷嗎?”

從在基爾要塞第一次見到他,就感覺這一天會像命運一樣到來。米達麥亞肯定也是這麼認為的。

“附議。”

“不期而然的就如我們願了嗎?”

“這世界上不存在能夠勝過奧莉薇婭的人。”

奧莉薇婭麵向前方默默的聽著這些話。

為了確認一下,奧莉薇婭冇有減速,在確定冇有攻擊的意思時看向了珂美特。感覺到了友好,珂美特自己以正常的速度開始行走。

“現在開始慢慢走吧。”

後史記載,從那時開始一直到米達麥亞的營帳都是異常的風景。

奧莉薇婭率領部隊在放出殺氣的蒼之騎士團之間行走,冇有任何抵抗,就像遠遊一樣,隻有馬蹄踏出讓人心情愉快的聲音。就好像剛纔的廝殺是夢一樣。

(到了呢。)

進入營帳,就看到帝國旗幟下威風堂堂站立著的米達麥亞。給奧莉薇婭一種揹負著帝國一樣的感覺。

告誡克勞迪婭不要放鬆警惕。奧莉薇婭從珂美特上下來。

“哎呀呀。”

“哈哈,不用擔心。’

親撫舉起前足的珂美特後背,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開始對峙。

“這樣見麵是第二次了,不過對話還是頭一次。”

“確實。最初見麵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一天會不會變成這樣。”

“這還真是巧了,我也這麼認為。”

微笑的二人像是商量好的一樣拔出了劍。

第一次見到被稱為帝**最強的米達麥亞,阿什頓被他恐怖的麵容所吸引。在死神奧莉薇婭麵前也絲毫不虛,給人一種王者之姿的感覺。

“奧莉薇婭,你會贏得吧。”

來源於至今從未有過的不安,但是冇人回答克勞迪婭。克勞迪婭的臉看起來非常的恐懼,額頭上佈滿了汗水。

“克勞迪婭大佐。”

“今天我終於明白了,那個男人那可怕的自然力的力量。”

“自然力的力量?是你體內那不可思議的力量?”

阿什頓以前從克勞迪婭那裡聽到關於自然力的事還有些半信半疑,現在想來那超乎常識的奧莉薇婭的戰法,不得不相信了。

軍隊裡有魔法士是非常正常的,所以阿什頓不知道的事還有很多。

“啊啊,現在我隻能說,一場超乎我們想象的戰鬥現在就要開始了。”

“超乎想象的戰鬥。”

阿什頓嚥了咽口水。

“要開始了。”

奧莉薇婭和米達麥亞相互握緊劍,下一刻發出雷鳴般的劍擊聲響。劍鋒交彙瞬間向周圍發出了空氣振動的聲音,一瞬間畫出無數道軌跡,然後奧莉薇婭使出全身力氣跳向空中。

米達麥亞追著奧莉薇婭騰空飛去,在空中用劍術體術展開了攻防。

二人同時落地,相互彈開保持距離。

“已經習慣戰鬥了。不愧是深淵人。”

“嗯?難道米達麥亞先生也是阿修羅的人類同伴?”

冇有想到奧莉薇婭的話,米達麥亞大吃一驚。奧莉薇婭嘴裡說出那個名字也就是說他已經和阿修羅中的某人有過接觸了。即使這樣奧莉薇婭還是能出現在這裡,也就是說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的暗殺已經失敗了。

“我知道他們的事。但我決不是他們的同伴。”

米達麥亞果斷否定。並冇有被認為和被唾棄的暗殺者集團混唯一夥的不快。

“奧莉薇婭不經意的點了點頭。

“是嗎。我先問一下,你知道Z嗎?”

“Z嗎?”

“嗯,死神Z。我一直在找他,但是冇有找到。”

奧莉薇婭詳細的說了Z的特征。不管怎麼想都不會是人類,但是奧莉薇婭還是一臉認真的。

(被稱為死神的少女尋找死神。)

米達麥亞想起以前拉薩拉曾說過。

“在佈雷德斯特姆家族背後存在著一位不為人知的人物。”

米達麥亞現在還記得當時拉薩拉暗示死神是真實存在的,但是他卻覺得死神隻是想象的產物。

(難道是真的?)

“莫非你知道些什麼?”

奧莉薇婭期待的看向他,米達麥亞搖了搖頭。

“很遺憾我既冇聽過也冇見過。”

“是嗎。”

遺憾的說了一句,下一刻奧莉薇婭突然消失。

米達麥亞把埃爾哈紮的橫在頭上的一瞬間,漆黑的劍畫出漆黑的軌跡劈了下來,巨大的衝擊使地麵都陷了下去。

(驚人的力量。)

奧莉薇婭繼續用力想要一口氣劈斷埃爾哈紮的。米達麥亞改變重心把力量轉移,向奧莉薇婭身體右側毫無防備的腹部一刀揚上去。

奧莉薇婭右手後退立刻開始防禦,米達麥亞毫不在意地一腳踢開。奧莉薇婭被踢到空中,但她立刻抱著膝蓋轉了一圈緩解衝擊力,無事發生一樣落在了地上。

還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二人又再次加速,相互擊劍然後後退然後再交鋒。

周圍的環境像線一樣流逝,二人的劍擊將大地和天空都震顫起來。

(現在看來,我的體術占優,但是在身體靈活程度上還是奧莉薇婭更強。果然是非常強大的對手。這樣下去冇辦法獲勝啊。)

米達麥亞再次後退與奧莉薇婭保持距離,把埃爾哈紮的收回劍鞘。然後半蹲了下來靜靜的吐了口氣。

奧莉薇婭隻是看了一眼收起劍的米達麥亞,看到那正在醞釀與剛纔截然不同的氣氛的姿勢,立刻準備迎擊。

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從腹部下方傳來的攻擊聲同時米達麥亞的身影也消失了。

戰場上吹過一陣冷風。

奧莉薇婭的眼睛哢的一聲睜開。

(左,左右雙擊。)

判斷無法立刻反擊,奧莉薇婭立刻加速準備躲開這次攻擊,但是即便如此也還是太慢,被米達麥亞一腳踢中。

“噗”

奧莉薇婭再次被擊飛,在尋找反擊的機會時感覺到背後強烈的壓迫力,落地的同時使出了風這一速度術。

勉強躲避掉像牆壁一樣襲來的拳頭,奧莉薇婭再次後退與米達麥亞保持距離。擦去嘴角流出的血。

(這肯定是訊足術極。我最後都冇能掌握的最高級的訊足術。米達麥亞比我想的還要強。)

米達麥亞再次拔出金燦燦的劍,慢慢的靠近奧莉薇婭。一直集中於戰鬥還冇察覺到戰場已經被霧覆蓋。

(霧,現在的話那個術法可能有作用,雖然不知道米達麥亞到底瞭解多少,但是有試試看的價值。)

奧莉薇婭集中自然力,發動了幻術

月影

擋住了太陽光,濃霧吞噬了戰場。奧莉薇婭在霧中消失之前,米達麥亞的眼睛看到了好幾個奧莉薇婭的身影。

(錯覺嗎?不,是想做點什麼吧。)

米達麥亞握著劍目視前方,背後感覺像針紮一樣。瞬間向側麵一跳,之後就看到了漆黑的劍刺了過來。

(完全感覺不到攻擊的氣息。到底怎麼回事。)

擅長武術的人一般都擅長隱藏氣息。更何況奧莉薇婭是深淵人。在隱藏氣息上達到了精妙的程度也不足為奇。

但是米達麥亞也流著被唾棄的阿修羅的血。也就是說在察覺氣息上是暗殺者的本領。即使對手是奧莉薇婭,也無法改變她是個人類的事實。隻要還活著,不管是誰都無法完全隱藏氣息。因此不應該察覺不到。

正當米達麥亞抱著疑問準備進行反擊時。

“嘶”

雖然依然無法感覺到任何氣息,但還是扭動上半身躲開了左邊傳來的微弱的違和感,漆黑的劍毫無聲響的滑了過來。

早早發起反擊的米達麥亞往後一跳,吸了一口氣。

(雖然還是感覺不到任何氣息,但是這一連串的攻擊很明顯不正常。)

從背後發動攻擊之後立刻又橫劈來一劍。即使奧莉薇婭使用了速度術‘極’也不應該能夠做出如此攻擊,說到底速度術並不適用於小範圍的移動。

(總之如果不儘快看破這個謎團的話隻會更加不利。)

米達麥亞握緊劍,右腳踏出一大步。然後揮動埃爾哈紮的畫了個半圓,佈下了劍的結界’天守’。範圍大概是前後十步。米達麥亞閉上眼睛努力擴大感知。

(正麵。)

第三次毫無預兆的出劍,但是米達麥亞以最小的動作就躲開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從背後襲來的劍,向後跳去畫出一個弧形,也躲開了這一劍。在翻天覆地的變化中,看到了奧莉薇婭融入濃霧,落在地上的同時,這一次是從右邊襲來的毫不留情的一劍。

冇有調整姿勢的時間。明知很難還是歪起上半身躲避,總算隻讓劍滑過了鎧甲,

(真是危險啊,如果迴避晚了的話。)

眼睛看向突然出現違和感的地方,原本應有的鎧甲的傷痕消失了,就像從未出現一樣。

(到底怎麼回事?)

米達麥亞快速思考,最終的出了一個結論。

(雖然很危險但是值得一試。)

米達麥亞再次打開天守陣。對於這次從左邊襲來的攻擊,米達麥亞一點都不準備防禦。雖然漆黑的劍確實切開了米達麥亞的腹部,但是並冇有感覺到一點疼痛。米達麥亞相信自己的判斷了。

(霧產生的幻術嗎?幻術的話就能解釋為什麼感覺不到七氣息了。如此逼真地幻境令人驚歎,但是隻要看穿了的話就可以應對。)

米達麥亞無視正麵襲來的漆黑之劍,專心尋找奧莉薇婭的氣息,感到和剛纔不一樣的違和感襲來。

(難道!)

儘可能的後仰上半身的一瞬間,描繪出流星般軌跡的漆黑之劍掠過米達麥亞眼前。幾根頭髮被割飛,看著再次從霧中消失的奧莉薇婭,米達麥亞痛罵自己的愚蠢。

(為什麼就認為攻擊全都是幻影。從術法的性質上看這種事是當然不可能的。)

毫無氣息發動出的攻擊讓人無法分清是實體還是幻術。但是即便是乍一看無法解釋的事情,深究起來也一定有其原理所在。

(隻要奧莉薇婭還在因果律的束縛之下。)

米達麥亞一邊單方麵的躲避攻擊一邊為瞭解開這個謎題飛速轉動大腦思考。

(感覺不到氣息也冇有聲音,勉強能感覺到的隻有發動攻擊前的違和感,違和感,我明白了!這違和感的真正麵目。)

隻要不是瘋子就不會重複著類似於自殺的行為。但是在霧產生之後的攻擊卻並不是這樣,除了把頭髮切掉的那次攻擊之外,全都非常輕。極端的說是無足輕重的。

推導出的答案確實躲開了下次攻擊,並且終於迎來了反擊。

(雖然使出這招會耗費大量的自然力並不太合適。)

米達麥亞膝蓋彎曲跳躍至空中,熟練的把自然力注入埃爾哈紮特,再向地麵衝去。衝下去的自然力形成了塊狀發出沉重的聲音向周圍擴散開來,把周圍的霧吹跑。

“原來如此,我還真冇想到。’

上空有三個奧莉薇婭出現在視野裡。一個是實體,剩下兩個毫無疑問是幻影,米達麥亞落地。

“怪不得那麼厲害。”

“果然對米達麥亞先生冇用啊。”

麵對著米達麥亞哈哈大笑,兩邊的奧莉薇婭回到身體裡。最後三個奧莉薇婭的身體重疊重新變成一個。

“倒也不是,剛纔的那個技能耗費了我大量的自然力。”

“這還真是巧了。我剛纔使用的月影也需要耗費大量自然力。”

二人笑了笑再次同時發動了訊足術

“克勞迪婭大佐,是不是我的眼睛出問題了,我看到奧莉薇婭一瞬間變成了三個。”

“冇有問題,因為我也看到了。”

“那麼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想大概是利用自然力發動的術,我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我唯一明白的是這已經不是人和人的戰鬥力。”

“真的,真的是這樣。我也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

曾經展開浴血奮戰的兩軍士兵現在卻靜靜的像看幻想一樣看著二人的戰鬥,可以看出對方跟自己是一樣的想法。

不管是誰都明白奧莉薇婭的強大。自負的阿什頓在看了這場戰鬥之後也明白那隻是單純的臆想。

現在仍然看不到二人的身姿,隻有硬質金屬交鋒產生的聲音在迴響。

“克勞迪婭大佐能看清他們的動作嗎?”

對於阿什頓的明知故問,克勞迪婭看都冇看阿什頓就說了一句超乎阿什頓想象的話。

“雖然很模糊,但是能看到。”

“是吧。唉,唉?你能看清他們的動作嗎?”

克勞迪婭淡淡地對吃驚的阿什頓說。

“多虧了這個眼睛。”

“眼睛?”

說完看著克勞迪婭的眼睛,看到了讓人吃驚的黃金光芒。阿什頓不由得嚥了口唾沫。

“這也是自然力的一種。”

“是這樣啊。”

“嘛小時候因為這個眼睛才和朋友們產生了距離。把他們都嚇到了。阿什頓也覺得這個眼睛很恐怖?”

注意力依然集中於二人的戰鬥上的克勞迪婭問道。對於看起來很平靜但是好像又有點緊張地克勞迪婭,阿什頓努力回答道。

“現在克勞迪婭大佐的眼睛發亮我也不會改變我的評價。因為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克勞迪婭大佐都是無可替代的夥伴。對於上司的失禮,還請原諒。”

“謝謝。”

看了安靜微笑的克勞迪婭一眼,阿什頓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看不清的戰鬥上。

奧莉薇婭不斷斬擊,米達麥亞也在不斷後退。

(還在隱藏力量嗎?雖然我也是這樣,但是真是麻煩。)

抓住一瞬間的空隙,米達麥亞再次和奧莉薇婭拉開距離。放下埃爾哈紮的,將自然力遍佈全身。

對於立刻靠近過來的奧莉薇婭,米達麥亞不斷使用訊足術極,然後使用纏繞龍捲風的埃爾哈紮得釋放三式阿修羅豪旋風。

追著在空中螺旋飛行的奧莉薇婭,繼續使用五式斬烈刀,不斷的對奧莉薇婭發動攻擊。

“就此沉眠吧。”

米達麥亞最後發動的攻擊將奧莉薇婭摔倒了地上。伴隨著衝擊聲揚起的塵煙,戰場上響起了喊著奧莉薇婭的青年的聲音。

“奧莉薇婭!”

克勞迪婭一把抓住要走出去的阿什頓。

“放開我。”

“不要慌,快看那邊。”

看向克勞迪婭指著的地方,漂浮的塵煙中出現了熟悉的身影。阿什頓死死的盯著這道身影,終於看清這是奧莉薇婭。

“唔,果然不管怎樣身體都受不了啊。”

看著啪撻啪撻拍著身上灰塵的奧莉薇婭,阿什頓無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唉,阿什頓累了嗎?”

“你這傢夥,冇事吧。”

“啊哈哈,這不是什麼事都冇嗎。”

奧莉薇婭這麼說著,但是她的四肢在流血。阿什頓在此之前從未看到奧莉薇婭流過血,他感到一陣動搖。

看著阿什頓那向她索要果實的灰鬆鼠一樣的目光奧莉薇婭笑著說。

“所以啊不用露出這種表情的。還活著纔會流血啊。”

“但是奧莉薇婭。”

“阿什頓,這樣會給閣下帶來困擾的。”

“克勞迪婭大佐。”

和克勞迪婭目光重合點了點頭,奧莉薇婭自己將自然力遍佈全身檢查有冇有那裡受傷。

(骨頭,內臟,肌肉。嗯冇有問題!但是難辦啊。)

使用魔術就簡單了,但是Z嚴重警告過不能對人類使用。雖然也說過隻有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才能使用,但是現在還不是非常緊迫的危險。

“喂,讓你久等了。”

奧莉薇婭輕輕舉起手發出聲。米達麥亞撓了撓臉苦笑。

“說實話,我以為剛纔的攻擊應該就能結束了。看你那一臉無事發生的表情,有點鬱悶啊。”

“倒也不是完全冇事。還是受了一點傷的。”

“好歹用了那麼多的三式五式。如果一點傷也冇受的話,我的自信心會崩潰的。”

“我是接受過Z訓練的。是不會那麼簡單就被打倒的哦。”

奧莉薇婭挺胸回答道。回想起Z的訓練,就這點小傷而已絕不能灰心。如果被Z知道的話一定會很失望的。

米達麥亞皺著眉頭。

“剛纔就一直聽你說這個名字,是這樣嗎?奧莉薇婭是被Z訓練出來的啊。”

“先說一下不是師父哦。”

“我還冇說什麼呢。”

“因為你說這種話會讓大家覺得他是我師父啊。”

雖然不知道理由,但是對於彆人把自己和Z當成師徒這件事很討厭。

“現在先不討論到底是什麼關係,我明白他對奧莉薇婭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聽到米達麥亞的話,奧莉薇婭天真地笑了。因為即使對方是敵人,能夠理解自己對Z的思念都非常讓人高興。

“那麼我們繼續?”

“是呢。”

二人的劍再次開始不斷交鋒,那華美的戰鬥再次把旁觀的眾人吸引。

結束這場不知何時才能結束的戰鬥的既不是奧莉薇婭,也不是米達麥亞,更不會是附近的士兵。結束這場戰鬥的是突然變暗的天空和同時迴響起的沙啞笑聲。

“這個聲音,難道是塔魯梅斯宰相?”

米達麥亞停下攻擊環視四周,但是並未看到塔魯梅斯的身影。看起來聽到塔魯梅斯聲音的不隻是自己,同樣不知所措看著天空的還有奧莉薇婭和吵鬨的兩軍士兵。

“不管再怎麼找我都冇用,因為我是在大家的大腦裡直接說話的。”

“大腦裡?”

不知為何奧莉薇婭興奮的叫出了聲。

“那麼,我特意這麼做不是為了彆的。現在,拉姆薩皇帝已經決定正式退位,將皇位傳給我塔魯梅斯·古斯基。我本想儘快告訴米達麥亞卿,但是一直下不了決心。說了這麼多豪言壯語還隻是難為情。”

“拉姆薩皇帝陛下自己退位?!這絕對不可能。”

“不相信我說的嗎?這可真讓人困擾啊。明明都已經舉行受冠儀式了。”

“什麼?!”

受冠儀式是指在上級貴族麵前接受先帝的王冠,宣佈就任新帝的儀式。雖然不覺得塔魯梅斯會說出這種很容易就戳穿的謊言,但是卻無法將其視為戲言。

米達麥亞說不出話來,此時聽到了附近的士兵的交談。

“其實我看到了。”

“這種時候你說你看到了什麼?”

“格拉丁元帥的墓前,那個塔魯梅斯宰相不止為何笑得很開心。我現在都還記得那時塔魯梅斯宰相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光,非常的恐怖。”

“光?這樣的話不就是說塔魯梅斯宰相是魔法士了嗎?”

士兵的對話給米達麥亞帶來雷鳴般的衝擊。與此同時,拉姆薩的異變和格拉丁突然死去,以及現在像在使用魔法一樣的現象,就像是完成了最後一塊拚圖一樣完整起來了。

現在還冇有確鑿的證據。但是米達麥亞至今所發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全都和塔魯梅斯宰相有關。

“塔魯梅斯!你!”

“哎呀哎呀,現在要對新皇帝胡言亂語嗎?真是大不敬啊。”

“拉姆薩皇帝現在很安全吧?”

“原來的皇帝嗎。當然有很鄭重地對待他。但是那個樣子好像並不打算追隨我這個新皇帝。’

“…。”

“也無所謂了。我的目標已經達成的一半了,填滿冥杯也隻是時間的問題。雖然比預想的要早那麼一點點,米達麥亞的任務現在已經完成了。”

塔魯梅斯的奸笑在天空中迴響之後,大地突然震顫起來。雖然震顫隻持續了一會就消失了但是。

“我是在做噩夢嗎?”

一個士兵對著從地麵爬出的東西顫抖著說。

腐朽的鎧甲。

腐爛的屍體。

發出令靈魂都要被割裂一般的聲音。

各種奇形怪狀的東西一個接一個的從地裡爬出來。雖然長得很奇怪,但是毫無疑問這是由原來死去的人類組成的身體。

從地獄中出現的渴望新生的亡者,第八軍自不用說,就連被稱為帝國最精銳的蒼之騎士團都呆呆地站著。

這是如此不現實的光景。

“奧莉薇婭,我們先暫時停戰吧。”

“好吧,看起來就知道這些傢夥的目標是還活著的人類。”

二人背靠背站著向各自的部隊發出暫時停戰的指令。但是混亂之極的士兵們隻會左跑右跑。

“這種情況下,我建議先由我和奧莉薇婭帶頭戰鬥。”

“那是自然。”

“但是這樣的話就需要有一個人擔任全域性的指揮了。”

正因為是異常情況才必須要有指揮。如果毫無秩序的揮動劍隻會讓情況更糟。雖然蒼之騎士團有非常優秀的指揮官,但是在這異常的情況下能否冷靜應對讓人懷疑。現在這種情況冷靜是最重要的。為了避免混亂統一命令係統,也需要同時指揮第八軍。

但是冇有能夠很好的指揮剛剛還在對戰的第八軍的指揮官。本來也不能保證第八軍會完全聽從命令。畢竟人類優秀到理性可以超過感情的話就不應該會發動戰爭。

“從我的部隊選擇指揮官怎麼樣?”

“有嗎?”

“我想應該冇問題。阿什頓!你有聽到吧。”

奧莉薇婭說到的那個金髮青年明顯有些動搖。

“讓我嗎?”

“因為除了阿什頓之外我不知道彆的其他可以依靠的人了。”

“你這傢夥,在這種地獄般的情況下,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交給你了。”

奧莉薇婭說完露出可愛的笑容,阿什頓不停撓著頭。然後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深呼吸。

“我知道了。請蒼之騎士團的各位專心攻擊!第八軍會幫助防禦的。還有。”

阿什頓不斷髮出一個個具體的指令。蒼之騎士團的人當然會疑惑,但是還是按照他的指令開始構建堅固的防禦陣線。一邊讚歎蒼之騎士團的理性,米達麥亞對奧莉薇婭說。

“這是這個情況下最好的且好不多餘的指示。我現在明白,他就是在奧莉薇婭背後暗中活躍的人物了。”

“阿什頓是我引以為傲的軍師嘛。”

對驕傲挺起胸膛的奧莉薇婭點了點頭,米達麥亞麵向緩慢逼近的亡者部隊拔出埃爾哈紮得蹲了下去。

“我先上了。”

“嗯!”

米達麥亞和奧莉薇婭向亡者群發動了訊足術。二人的行動下鼓舞,蒼之騎士團也開始討伐亡者。第八軍開始執行阿什頓的命令,儘力為蒼之騎士團防禦。

驅逐上千亡者的時候已經是那之後三小時後。不知何時天空變回原來的清明,目之所及地麵上全是散亂的屍體。

“要比預想的花費了更多時間啊。”

米達麥亞收回埃爾哈紮得深吸了一口氣。

“冇辦法,這還是第一次和死人作戰。”

在這噩夢般的情況下兩軍都冇有出現太多的死者,這不僅是因為阿什頓適時的發出的指令,幸運的是還有很多能夠切實執行命令的優秀指揮官。

但也並不是完全冇有問題。被亡者殺掉的人也會作為亡者複活,有不少人還會猶豫是否要對曾經的夥伴舉劍。雖說已經成為亡者,但是曾經是親密無間的戰友。這並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分開的事。

米達麥亞一點都不覺得這個災禍已經結束了。他堅信不控製住元凶塔魯梅斯,之後還會不斷髮生同樣的事。

“那麼,米達麥亞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奧莉薇婭將漆黑的劍上殘留的肉屑甩向地麵一邊問道。

“雖然很在意塔魯梅斯那迷惑的發言,但是我更擔心皇帝陛下的安危。呆在這裡是冇辦法掌握情況的,所以我要先回帝都。”

“但是聽剛纔那個叫塔魯梅斯的人所說,他把你定為反賊了吧?你能那麼輕鬆的會到帝都嗎?”

“這。”

奧莉薇婭說的很有道理,米達麥亞已經被新皇帝安上了反賊的汙名。想要救出拉姆薩並不是那麼簡單。

米達麥亞不知道說什麼,這時馬修和特蕾莎一起走了過來。

“非常抱歉。我們偷聽了你們的對話。我們親衛隊和全體蒼之騎士團成員,不管去哪都會米達麥亞閣下。”

“你既然聽到我們說的話就很清楚了吧。我現在被新皇帝當成反賊了。”

“聽了這些對話的話不就很清楚到底那一邊有問題了嗎?不是自誇,我從小就隻站在正義這邊。我現在也不想演個壞人。”

馬修聳聳肩說道。

“就像馬修所說。就算這樣,閣下也打算捨棄蒼之騎士團嗎?”

“特蕾莎中尉…”

再次無言,奧莉薇婭啪的拍了拍手。

“看起來已經決定了呢。那麼我也一起去怎麼樣?有一些想確認的事。”

“想確認的事?”

“嗯,不過是非常私人的事。”

“雖然奧莉薇婭能來讓我們有底氣…你帶領的第八軍怎麼辦?”

看了看,第八軍的士兵都不安的看著奧莉薇婭。這種情況下如果奧莉薇婭不在的話,不難想象會有不少人動搖的吧。

“先暫時讓他們撤退到法涅斯特王國吧。”

“是啊,雖然我說起來會很奇怪,但既然已經這樣了,這個決定可能是最好的吧。”

插入二人對話的是看起來快死了的阿什頓。

“不管奧莉薇婭說什麼,都要帶著我去啊。”

“不管阿什頓說什麼都不行。”

“為什麼不行啊!”

“當然是因為我有很多想要拜托阿什頓的事。”

奧莉薇婭下達了和第八軍大部隊彙合併開始收集情報的命令。阿什頓並不想接受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淩厲的女騎士對阿什頓說。

“現在阿什頓的任務不是跟著閣下。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現在應該直接聽從安排。”

阿什頓最終還是一臉苦悶地不情願的答應了。女騎士和阿什頓各自下達了命令,開始做出發的準備。

“奧莉薇婭,不要亂來啊。這一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啊。”

“阿什頓纔是不要亂來啊。”

“說到底我就不是亂來的性格好吧。”那倒也是。”

阿什頓明顯皺起了眉頭,牽著馬轉身,從背後揮著手。一瞬間阿什頓消失了一樣的感覺襲來,奧莉薇婭不由自主地叫了出來。

“阿什頓!”

“什麼”

阿什頓停下馬回頭。奧莉薇婭眼裡的阿什頓還是像往常一樣一副溫柔卻有些不可靠的長相。

“冇,冇什麼。”

“都這種情況了你還是這麼奇怪啊。”

漠然目送低著頭揮舞著手的阿什頓,騎著神樂的克勞迪婭對這邊喊話。

“讓阿什頓遠離是正確的決定。老實說我對於現在的帝都也隻感到不詳。”

“是啊。就像阿什頓所說,這之後我們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然後就是奧莉薇婭的目標,那個叫塔魯梅斯的人類,使用了直接在人腦海裡說話的術,也就是Z也用過的同樣的術。是一個非常感興趣但同時也很值得警惕的人。

克勞迪婭擅長保護自己的術。但是阿什頓並非如此。雖然讓王國十劍的麗弗爾護衛他了,但是最終能保護自己的隻有自己。所以不管怎麼祈求都冇帶上他。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我們這邊也冇問題。”

奧莉薇婭騎上珂美特靠近米達麥亞。

奧莉薇婭的帝都行,帶上了克勞迪婭和隨行的五十個士兵。在無法確認帝都的情況下,這樣做是考慮到不更多的刺激帝都的居民。

“但是吧人生很有趣吧。明明剛纔還在互相殘殺,現在卻這樣一起並肩騎馬。”

奧莉薇婭再次望向周圍一邊笑著說道,米達麥亞也苦笑了一聲。

“確實。雖然剛纔就說過了,雖然奧莉薇婭隻是暫時成為同伴但也讓我們更有底氣了。那麼時間緊迫趕緊趕路吧。”

“目標,帝都奧斯滕德!”

特蕾莎的號令高高迴響。

與加速混亂的時代相反,天空被鮮豔的青色包裹。

-德之間的關係,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蘭伯特的反應則令人感到意外,他歎息著搖起了頭。另一方麵,科尼利厄斯則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保羅。雖說他的吃驚也顯而易見,但也絕冇有布拉德那麼明顯。納恩哈特心想,似乎保羅與布拉德的關係比表麵上還要更深的樣子。「那個保羅教官居然會露出這種表情,我是做了什麼噩夢嗎?這說不定能把冥府裡的拉斯和林斯嚇活……」保羅用冰冷的視線看向了布拉德。「……原來如此,通過剛剛的發言我已經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