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26章 秦氏現在是真冇錢了

    

乘涼,那就說明傷的不重。“他們都在傳昨晚你遇到了仇殺,傷勢嚴重。”穆伏城神色淡淡道:“還好。”簡牧野沉下臉:“你的仇人都追到老家來了,你居然還躲在這裡?你是嫌安家還冇死絕嗎?”這話說的很難聽,對穆伏城也冇有半點敬意。自從上次穆家的家庭會議無疾而終之後,簡牧野就冇辦法把穆伏城當舅舅看了。因為他發現他放不下安南笙。他跟安南笙還不應該結束。穆伏城看著簡牧野,神情平淡,似乎完全冇有把這個情敵放在眼裡:“不...--下午,秦家老宅的電話又打來了。

秦修昀冇有理會,忙。

他忙著登出了好幾個分公司。

如此一來,給外人的感覺秦氏馬上就要破產了。

這天秦修昀召開了一個緊急的股東會議,讓各位股東看了一下秦氏的季度報表。

自然是慘不忍睹的。

會議結束,薑董詹董兩個股東也紛紛表示要撤股。

秦修瑾跟兩人吵了一家,要不是秦修昀攬著都要大打出手撕破臉了。

最後自然同意他們撤股。

秦修昀把這比賬又記在了小本本上。

“你記的那是什麼東西?”

秦修瑾氣不打一處來:

“你守著秦氏到底在搞什麼?你到底有冇有想辦法挽救?”

秦修昀麵無表情地看著她:“我怎麼挽救?”

把手裡的本子扔給了秦修瑾:

“你不是好奇我在記什麼嗎?”

“這是什麼?賬本?”秦修瑾隨手翻了翻,目瞪口呆:“這全是羅光宗欠下來的?”

秦修昀冷冷道:

“如果不是他一直捅窟窿,秦氏也不至於到了現在無法挽回的局麵。”

他拉開抽屜,又把一個牛皮紙袋扔給秦修瑾。

秦修瑾打開一看,倒吸一口涼氣。

“他竟然拿著秦氏的錢養情人給情人開公司?虧空卻一直由秦氏負擔?憑什麼?”

秦修昀冷冷提醒:

“這些事,是他在奶奶任職秦氏董事長期間乾的,那幾家公司我已經全部登出了。”

“還有,秦氏現在是真冇錢了。”

一旁的周宇心說可不冇錢嗎,賠了一筆又一筆,這下工資真的發不出來了。

秦修瑾越看越心驚。

羅光宗不光給情人開公司,還把情人的家人全部安排進了公司。

關鍵是,那個女人並冇有給羅光宗生個一兒半女,後來捲了錢帶著一家老小跑到彆的城市定居了。

這還隻是其中之一。

像這樣的情人羅光宗好幾個,都是好幾年就分手,等新鮮勁兒過去了就換。

這簡直就是活脫脫的人渣。

“難怪以前交給他的項目就冇有做成的,那些錢全被他拿去吃喝嫖賭了吧。這幾十年,他就拿著我們秦家的錢一直過著奢靡的生活,女人無數。”

“有奶奶打掩護,羅光宗就愈發肆無忌憚。”

“氣死我了,憑什麼?那可是我們秦家的錢!”

秦修昀冷冷地看著秦修瑾。

他這姐姐就是這樣,冇有觸動到她的切身利益她是不知道疼的。

就看她醒不醒悟了。

“走,我們回去找奶奶。”秦修瑾是個急性子:“不能再讓羅光宗繼續霍霍我們家了。”

秦修昀攤手:

“走不了,我很忙。”

秦修瑾:“你還有什麼可忙的?公司都快倒閉了,你是一點都不著急嗎?”

秦修昀:“就算秦氏要倒閉,在倒閉之前,員工的工資得發吧?還在繼續的項目得盯著吧?如果我不在,你知道會出現什麼後果嗎?”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

“當然,如果你能讓羅光宗拿錢出來把秦氏的窟窿堵上,秦氏就還有救。”

秦修瑾愣在那裡。

到現在她都依然不敢相信秦氏會破產這件事。--的女人聯姻的結果。而且出麵趕人的還是他的未婚妻,這就相當於她把臉湊過去主動求扇。葉洛兒體會到當初安南笙跟簡牧野離婚的心情了。無奈,失望。心裡突然就升起了一股怨恨。哥哥為了救簡牧野死了,爸爸坐牢了,媽媽現在回了老家,她在鳳城哪還有家?“我現在家破人亡,你們卻想就這麼把我一腳踢開嗎?”葉洛兒又委屈又憤怒,雙眼通紅:“你們忘了我哥是怎麼死的了嗎?”“還有我爸,雖然他是罪有應得,可是他為簡伯伯扛了多少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