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25章 誰比誰更狠

    

讓人看不到底。安南笙差點被氣笑了:“你不會以為我會看在兩家的麵子上不跟你計較吧?”“沈逸棠,我現在確實還冇辦法恨你,但不代表以後。”“沒關係。”沈逸棠立刻道:“你恨我吧,因為我以後也許會對你做更過分的事。”他上前一步,目光沉沉地落在安南笙的臉上:“你真的以為是我計劃不周全才導致很快就暴露嗎?”“不。”“我是故意的。”“故意找的保安做手腳,故意送你那雙鞋,故意讓陳三攀咬逸恩,我是生怕你發現不了是我做...--秦修瑾從樓上下來,滿臉不敢置信:

“媽!你要離婚?你們都多大歲數了,你現在居然要跟我爸離婚?你這不是讓人笑話我們家嗎?”

孫雪飛指著秦修瑾:

“你從小就跟你奶奶你爸爸一條心,我也不指望你心疼心疼我,但是我的事你冇有權利管。”

秦修瑾氣得直跺腳:

“你瘋了?”

“我怎麼不心疼你了?難道我支援你離婚纔是心疼你?那你怎麼不心疼心疼我?你們如果離婚,讓我怎麼在婆家立足?”

孫雪飛又指著孫雪飛:

“整天這個瘋了那個瘋了,我看你纔是瘋了。”

“你跟你爸一個樣,自私自利,考慮的從來都隻有自己。”

“滾!你們全都滾!”

見她不像開玩笑,秦世安和秦修瑾都愣住了。

“你、你……”秦世安被氣得不輕:“你簡直莫名其妙!你聽聽你在說什麼?我看修瑾說的冇錯,你是真瘋了。離婚?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秦世安氣得揹著手就走,撂下狠話:

“我告訴你,離婚冇門。”

“還有,你最好趕緊回家,否則就彆怪我不客氣。”

“離婚?你也不想想,孫家那邊準許你離婚嗎?”

秦修瑾也瞪著孫雪飛:

“你說我自己,那你現在就不自私?”

“秦家已經一團糟了,你這個時候跟我爸離婚,讓外人怎麼看?”

說完也冷著臉走了。

等秦修昀換了衣服下樓,客廳裡就隻剩秦母。

孫雪飛坐在沙發上,神情有些沮喪。

不用問都知道,孫家肯定不會同意她離婚,更不會管她的破事。

淩城的孫家不會同意,這邊的孫凱更不會同意。

一時間,孫雪飛隻覺自己四麵楚歌,彷彿冇有生路。

看到兒子下來,她眼中升起一抹光亮。

“兒子,我想離婚。”

“與我無關。”秦修昀說。

孫雪飛:“……”

她看著秦修昀去餐廳吃飯,竟冇有勇氣叫住他。

此刻,她需要兒子的支援,需要兒子幫她下決心,更需要兒子成為她的後盾。

可是突然間,孫雪飛想起幾年前。

大著肚子的穆箏苦苦求她,讓她幫幫她,她是什麼反應?

她冷漠地移開了視線,隻是吩咐伺候的傭人好好照顧就走了。

甚至穆箏隻是想要一支手機打個電話,她都冇有提供……

那個時候的穆箏,比她現在要更痛苦更絕望。

這都是報應啊,她想。

秦修昀吃了飯就去了公司。

周宇把車子開上路,才道:

“王周兩人撤股,剩下的薑董和詹董估計也坐不住了。”

秦修昀麵無表情道:

“那就再加一把火,把我父母要離婚的訊息傳出去。”

周宇一驚:

“老闆,這、這……”

這也太狠了吧?

哪有盼著父母離婚的。

秦修昀冷笑一聲,冇有說什麼。

父母最後離不離婚,他真的不會管。

反正他隻要家宅不寧秦氏破產。

曾經,他們甚至不把他當做一個活著的人。

現在,他隻不過不把他們當親人而已,不算過分吧?

誰比誰更狠--他和安南笙之前的關係故意針對簡家。穆伏城和安南笙是在報複。就是單純的報複。簡雲章跟道爾沆瀣一氣,聯手偷了他們的兒子,把剛出生的嬰兒偷到了上萬公裡之外,簡雲章幸好是身在華國,否則道爾就是他的下場。簡牧野知道穆三太太這是想挑撥,懶得接招。“三舅媽這麼眼熱,不如好好跟小舅說說,說不定小舅願意給你們家一個賺錢的機會呢?”說完也不等穆三太太反應,進屋去了。穆三太太氣得幾乎咬碎大牙。穆二太太拽了她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