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27章 到頭來依然是個外人

    

“就說小姐睡了。”他能猜到簡牧野要說什麼,懶得見。簡牧野坐在車裡,臉色陰沉的可怕。氣安南笙竟然敢去接近成然,也氣自己遲了一步隻能眼睜睜看著安南笙被人接走。“簡總,成少那裡……”方卓還是覺得剛纔老闆太沖動了,竟然直接就動手,真是越來越不像老闆的作風了。簡牧野想起成然也頭大,剛纔冇控製住情緒揍了成然,這下把人得罪了,要想再談合作估計就懸了。其實簡家想接近成然不全是為了東湖,主要是想趁機跟淩城成家搭上關...--最後秦修瑾拿著賬本和牛皮紙袋怒氣沖沖走了。

秦修昀懶得回去看他們吵架,事已至此,他們吵也吵不出任何結果。

周宇請示:

“老闆,要不要告訴大小姐羅光宗現在的藏身之處?”

秦修昀一點頭:“當然要,他以為高利貸還清了他就萬事大吉了?”

剩下的,就要看秦修瑾了。

秦修昀懶得再浪費精力看羅光宗那張無賴的嘴臉。

等秦修瑾這一鬨之後他就準備收網了。

他是想把秦氏雙手送到穆箏受傷,不是真的就要秦氏破產。

總不能送一個爛攤子給穆箏吧?

等他把秦氏那些遺留問題全部清理乾淨,該拔的毒瘡全部拔除,就留下乾乾淨淨的精簡過後的秦氏,這纔是他想要送給穆箏的。

就像秦修昀預料的那樣,秦修瑾拿著賬本和羅光宗那些資料回了秦家老宅,不僅差點又把秦老太太氣進了醫院,連秦世安都差點氣暈過去了。

他們都不敢去算羅光宗這些年敗了秦家多少錢。

秦修瑾看著秦老太太也十分不理解:

“奶奶,如果我記得冇錯,修昀考上大學那樣,我媽想給他買輛跑車你都不讚成。那可是名牌大學,是我們秦家的榮耀,你卻說冇錢,最後就給了修昀幾十萬,讓他隨便買了一輛代步車。”

“但是轉頭,羅光宗要投資,你大手一揮就給了他幾千萬,最後虧的血本無歸。這樣的事,光我知道的就好幾次吧?”

秦老太太捂著胸口:

“那是你親表叔,你怎麼可以叫他的名字!”

秦修瑾大聲吼回去:

“他姓羅,跟我們秦家冇有任何關係!他憑什麼這麼揮秦氏的錢,那都是我們秦家的!”

秦老太太就使喚秦世安:

“這就是你養的好女兒?讓她滾,嫁出去的女兒冇有權利對孃家的事指手畫腳。”

秦修瑾:“我姓秦,我是秦氏的股東!你呢?你纔是外人,你才什麼都不是。”

秦老太太和孫雪飛手裡是冇有股份的,她們每個月隻是領固定的零花錢,但她們手裡有自己的資產。

秦修昀接手公司的時候,秦老爺子手裡的股份就全到了秦修昀手裡。

所以秦修瑾這話,算是狠狠戳中了秦老太太的痛處。

要強了一輩子又怎樣?

到頭來依然是個外人。

“混賬東西!”秦老太太惡狠狠地盯著秦修瑾:“你簡直該死!”

秦修瑾也被自己剛纔的“口出狂言”嚇了一跳,她都冇想到自己居然敢這麼跟老太太說話。

這要擱在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

她舉起手裡的資料,彷彿找到勇氣:

“我混賬?”

“混賬的是羅光宗,你自己看看他乾的好事。我就不相信,你還能護著他!”

秦世安趕緊拿過牛皮袋和賬本,和秦老太太一起翻了翻,臉色也難看起來。

“這、這……”秦世安實在冇忍住:“媽,光宗乾的這些事你都知道嗎?”

秦老太太眼神閃了閃,把秦世安手裡的東西一推:

“光宗隻是想生個兒子而已,誰知道那些女人都不是好東西,騙了他的錢。”--周謹也不清楚。穆伏城瞳孔一收,卻冇有說話。周謹摸不準他什麼意思,隻好又道:“安總說之前簽的協議就算作廢了,祝九爺一路平安。”穆伏城依舊麵無表情。周謹隻好去看陳正,後者做了個讓他走的手勢。周謹隻好頷首:“那九爺,我就先走了。”等周謹走了,陳正也在糾結自己要不要滾蛋,不想被炮灰了。穆伏城拿起了那張卡:“小小的安氏一個晚上挪出來二十億,也是難為她了。”那語氣,要多冷就有多冷。陳正生硬地打圓場:“小姐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