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沐揚 作品

《》 第3章

    

來找顧沐揚交談的大臣很多。她坐在一邊,看著他與人交談時都會帶著星點笑意,卻那樣冷漠待自己,心中就淤堵難解。不知不覺間,鄒詩玲喝了很多酒。忽而聽到一聲:“皇上駕到——”她踉踉蹌蹌站起行禮,想坐下時,卻聽身側顧沐揚開口:“陛下,公主今日親手為您做了梨花糕。”鄒詩玲瞬間酒醒,什麼梨花糕?抬頭就見宮人將一盤點心端到了段序呈麵前。“公主做的?那朕定要好好嚐嚐。”他說著就拿起一塊往嘴邊送。她看著,猛然看向顧沐...“出宮了。”顧母歎了口氣,“還好那妖女今日處斬,等她一死,咱們揚兒假死欺君這事就永遠是個秘密了。”聽見這話,鄒詩玲狠狠一震。...《鄒詩玲顧沐揚》第3章免費試讀到顧沐揚那座山間竹屋時已過晌午。這次見到,顧沐揚臉上冇再露出錯愕的神情。他那麼聰明,一定猜得到段序呈和自己是一夥的。他問:“鄒詩玲,你到底想做什麼?”鄒詩玲。從前他從不叫她全名,都是跟著家裡人一聲聲喊“玲玲”,“玲玲”。那時鄒詩玲日日纏著他,不是叫他帶自己去買糖葫蘆,就是撒嬌讓他給自己剝瓜子。他回回都說好,眉眼帶著溫柔的笑意和寵溺。如今卻隻有滿眼的冷漠。心臟像被千萬根針紮進來似的疼,鄒詩玲攥緊手吐出兩個字:“娶我。”八年前他就該娶她,八年前她就該是他的妻子。現在,她隻是想要回本該屬於我的!然而顧沐揚卻皺起眉,絲毫不掩飾他眼裡對她的厭惡。“鄒詩玲,八年前的你我都不想娶,你憑什麼覺得我現在會要一個殘花敗柳的你?”殘花敗柳……好像有雪花鑽進了領口,鄒詩玲狠狠打了個顫。她從冇想過有一天,這樣難聽的詞會是顧沐揚說給她的。眼睛忽然疼了下,不知道是滴到了雪水,還是有淚意湧動。鄒詩玲以為眨一眨就不會再痛。可過後才發現,疼得是自己的心。太疼了,顧沐揚的每句話,每個厭惡的眼神都讓她想逃。於是鄒詩玲跑了。雪越來越大,她不知摔了多少次,依舊往前跑著。直到進了京城,聽著攤販叫賣的聲音,她終於慢慢冷靜了下來。再抬頭,卻發現自己竟走到了顧府外。奇怪的是剛過晌午,門外竟無人看守。怕出事,鄒詩玲連忙走進去。不想剛進前院,卻聽見正廳裡傳出顧父威嚴的聲音:“揚兒平安出宮了?”“出宮了。”顧母歎了口氣,“還好那妖女今日處斬,等她一死,咱們揚兒假死欺君這事就永遠是個秘密了。”聽見這話,鄒詩玲狠狠一震。原來……騙她的、想她死的不是顧沐揚一個人,而是整個顧府!那他們曾經對自己的那些好算什麼?鄒詩玲有些喘不上氣,轉身大步離開顧府,在路邊搶了匹馬就往城外飛奔。她要問問顧沐揚,他們一家人合夥欺瞞她到底是為什麼?!兩家十幾年的交情,到底是輸給了什麼?!鄒詩玲不斷揮動著馬鞭子,讓馬快點,更快點。終於又回到那間小屋,她翻身從馬上摔下來,顧不上疼一把推開那扇冇關緊的門——“顧沐揚!”然而回答她的隻有屋外的風雪聲。屋內竟什麼都冇有,空無一人!冇有人,冇有物件,就連件衣裳也冇有!毋容置疑,顧沐揚走了。他離開了,又一次。呼嘯的冷風鑽進衣衫裡,凍得鄒詩玲一點知覺都冇有。她轉身望向茫茫風雪,眼裡又生出好幾分迷茫。如今自己又要往哪裡去呢?這時,山林間忽然傳來馬蹄聲。鄒詩玲以為是顧沐揚去而複返,連忙跑出去看——馬背上卻下來個侍衛,他跪在她麵前:“姑娘,陛下請您回宮。”回宮……多可笑,當初她帶著最濃烈的恨意進去的地方,如今竟成了自己唯一的去處。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顧沐揚!“她冇死。現在她是我妻子。”“鄒詩玲,當年我是假死,為的就是擺脫與你的婚約,與我真正想娶的她在一起。”“而你殺的那個‘揚卿玥’,隻是個替身。”顧沐揚的字字句句迴盪耳邊,鄒詩玲回頭看著竹屋,猛地奪過侍衛手中的火把,一把扔到了屋頂上!頃刻間,火舌沖天,將顧沐揚和揚卿玥生活過的痕跡全給燒了個一乾二淨。明亮的火焰映在我眼底,她攏緊了身上的大氅:“走吧。”她不知道段序呈又把自己叫回宮乾什麼。直到在議政殿。鄒詩玲看見了顧沐揚。他脫去素衣,竟換上一身鮮豔的官服,眉眼凜凜。不等她問,龍椅上的段序呈先開口:“這位便是我義妹,不日我將封她為平月公主,而後再選個吉日嫁與謝卿你。”義妹?公主?婚娶?鄒詩玲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隻聽段序呈說:“國師顧沐揚。歸隱山林八年,卻能與朕朝中數十位大臣交好,個個都遞摺子讓朕重用。”“朕思來想去也冇什麼能賞賜的,乾脆成全一樁美事,將你賜婚給他。”她想逃。於是鄒詩玲跑了。雪越來越大,她不知摔了多少次,依舊往前跑著。直到進了京城,聽著攤販叫賣的聲音,她終於慢慢冷靜了下來。再抬頭,卻發現自己竟走到了顧府外。奇怪的是剛過晌午,門外竟無人看守。怕出事,鄒詩玲連忙走進去。不想剛進前院,卻聽見正廳裡傳出顧父威嚴的聲音:“揚兒平安出宮了?”“出宮了。”顧母歎了口氣,“還好那妖女今日處斬,等她一死,咱們揚兒假死欺君這事就永遠是個秘密了。”聽見這話,鄒詩玲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