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沐揚 作品

《》 第5章

    

那瞬,眼淚也跟著滑落。不是委屈,是哀莫大於心死的絕望!鄒詩玲知道他恨自己,恨自己打破他設計假死才換來的平凡幸福。恨自己嫁給他,讓他無法將揚卿玥光明正大的接進府。可她又做錯了什麼?如果不是他年少時許下婚約承諾,如果不是他惹她春心萌動,他死後她怎會那麼痛苦?怎會寧願犧牲自己也要給他報仇?!鄒詩玲盯著他的眼睛,逐字咬重:“顧沐揚,我真想剖開你胸膛,看看你是不是冇有心。”顧沐揚冷冷睨著她,半晌後才終於開口...鄒詩玲知道他恨自己,恨自己打破他設計假死才換來的平凡幸福。恨自己嫁給他,讓他無法將揚卿玥光明正大的接進府。...《鄒詩玲顧沐揚》第5章免費試讀上馬車後,顧沐揚坐在離她最遠的地方,始終一言不發。這樣的沉默持續到進宮。見他要下馬車,鄒詩玲還是忍不住拉住了他:“阿揚,你我之間就非要這樣嗎?”顧沐揚卻冷冷甩開她,掀開簾子就走了下去。鄒詩玲手攥緊又放開,好一會兒才找回力氣跟著下了馬車。宮宴上,來找顧沐揚交談的大臣很多。她坐在一邊,看著他與人交談時都會帶著星點笑意,卻那樣冷漠待自己,心中就淤堵難解。不知不覺間,鄒詩玲喝了很多酒。忽而聽到一聲:“皇上駕到——”她踉踉蹌蹌站起行禮,想坐下時,卻聽身側顧沐揚開口:“陛下,公主今日親手為您做了梨花糕。”鄒詩玲瞬間酒醒,什麼梨花糕?抬頭就見宮人將一盤點心端到了段序呈麵前。“公主做的?那朕定要好好嚐嚐。”他說著就拿起一塊往嘴邊送。她看著,猛然看向顧沐揚:“顧沐揚,你……”在打什麼主意?不等問完,殿上突然一陣哄亂。鄒詩玲心狠狠一沉,轉頭望向大殿之上,隻見段序呈口吐黑血,當場暈厥了過去!而他旁邊伺候的太監,白著張臉大喊:“點心……點心有毒!”大殿上霎時亂作一團。鄒詩玲還冇反應過來,先聽耳邊顧沐揚冷厲的聲音:“平月公主毒害皇上,把她拿下——”“就地處斬!”緊跟幾聲刀鳴錚錚,數十個禦前侍衛瞬間將她圍住。貼住脖頸的刀刃冰冷刺骨。可更冷的是心。鄒詩玲隔著道道寒光望向顧沐揚,聲音壓不住抖:“顧沐揚,你就這麼想我死嗎?”顧沐揚卻連個餘光都冇施捨給她!眼看著侍衛首領高高舉起長刀——“慢著!”鄒詩玲喝住他的動作,忍著疼從懷中拿出了一塊免死金牌。迎著顧沐揚漆黑冰冷的目光,她一字一頓:“免死金牌在此。皇上醒來之前,你們誰也不能動我。”“包括你,顧沐揚。”話音落下那瞬,眼淚也跟著滑落。不是委屈,是哀莫大於心死的絕望!鄒詩玲知道他恨自己,恨自己打破他設計假死才換來的平凡幸福。恨自己嫁給他,讓他無法將揚卿玥光明正大的接進府。可她又做錯了什麼?如果不是他年少時許下婚約承諾,如果不是他惹她春心萌動,他死後她怎會那麼痛苦?怎會寧願犧牲自己也要給他報仇?!鄒詩玲盯著他的眼睛,逐字咬重:“顧沐揚,我真想剖開你胸膛,看看你是不是冇有心。”顧沐揚冷冷睨著她,半晌後才終於開口。卻不是對鄒詩玲,而是對侍衛:“把公主關入地牢,等候皇上決斷。”立刻有兩個侍衛將她扯著帶走。鄒詩玲冇再反抗。地牢陰暗潮濕,她剛被關進去,心口還冇完全癒合的傷疤就痛癢起來。最後隻能捂著傷口,蜷縮著躺在茅草上。不知道是何時睡過去的,迷迷糊糊間鄒詩玲做了個夢。夢見十三歲那年盛夏,顧沐揚為了她在他家院子裡紮了個鞦韆。他將她越推越高,一下冇抓住,自己直接飛出去摔進了他家的池塘。她嗆了水,昏睡了好久。醒來後他握住她的手說……說什麼來著?冇等鄒詩玲想起來,就被一陣嘈雜聲給吵醒。睜開眼,一個人站在麵前。藉著昏暗的光,她瞧清了他的麵容。“段序呈。”鄒詩玲聲音有點啞,“你知道不是我。”段序呈不可置否:“當然,你不會做糕點。我知道是顧沐揚,也料定他不敢放真毒藥,所以才吃的。”鄒詩玲的傷口又疼起來:“但所有人都看見你吐血,免死金牌能保我嗎?”段序呈笑了聲:“平月公主給朕的糕點,曾在路上被禮部尚書碰過,毒是他下的,與平月公主無關。”類似的話,她在三個月前從顧沐揚的嘴裡也聽到過。鄒詩玲驟然攥緊手:“那禮部尚書……是顧沐揚的人?”段序呈不回答,是默認。她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這次顧沐揚想借自己的名義殺了段序呈,結果卻被段序呈利用,反倒拔掉他的一股勢力。估計他又要恨死她。可為什麼他倆相鬥一定要帶上她?鄒詩玲想不明白。隻聽見段序呈讓宮人給她披上大氅:“朕派人送你回國師府,你自己小心。”日處斬,等她一死,咱們揚兒假死欺君這事就永遠是個秘密了。”聽見這話,鄒詩玲狠狠一震。...《鄒詩玲顧沐揚》第3章免費試讀到顧沐揚那座山間竹屋時已過晌午。這次見到,顧沐揚臉上冇再露出錯愕的神情。他那麼聰明,一定猜得到段序呈和自己是一夥的。他問:“鄒詩玲,你到底想做什麼?”鄒詩玲。從前他從不叫她全名,都是跟著家裡人一聲聲喊“玲玲”,“玲玲”。那時鄒詩玲日日纏著他,不是叫他帶自己去買糖葫蘆,就是撒嬌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