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傅雲霄 作品

第1059章 商人與武者

    

你就是流氓。”陳揚心裡立刻咯噔一下,我靠,原來還是可以有另外的方案的。當時自己心安理得,原來還是自己流氓。根本就不想去想彆的辦法啊!陳揚的腦筋轉的何其的快。他馬上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去找蘇晴。昨天都多晚了,淩晨了。我本來就騙蘇晴還冇回來,突然把她喊過來照顧你,她會好想嗎?”秦墨瑤頓時語塞。她也不知道說什麼了,隻是覺得越想越委屈,淚水跟晶瑩的珠子似的,不停的往下掉。陳揚見狀,不由心疼起來。同時也覺得...--

陳嘉鴻對雲彩著實是寵溺到了極點,他一笑,說道:“我們可以在這裡買房子呀。”

雲彩瞠目結舌,說道:“這裡的房子肯定很貴的,我們那裡買得起。”

陳嘉鴻說道:“再貴的房子,都不是問題。難道你不相信鴻哥哥有這個本事嗎?”

雲彩馬上就說道:“我相信,當然相信,鴻哥哥是最棒了。”她頓了頓,又俏皮的說道:“不過還比伽藍王差一點點。”

陳嘉鴻哈哈一笑。

他自己都覺得很奇怪,如今居然被雲彩這般提及陳揚此人,他居然一點都不動怒。

陳嘉鴻看開了許多事情,這時候的他,是最有魅力的。

每個人都有善良和邪惡的一麵,也都有極端的一麵。

陳嘉鴻之前是極端的,但現在,他已經恢複到了正常的生活之中。

也應該說,這是一種基因,來自陳淩身上的基因。

當年的陳淩,同樣是個暖心的大哥哥。他帶著自己的親妹妹一起生活,對妹妹陳思琦一樣是寵溺到了極點。但是陳淩在受到刺激之後,也有極端的一麵。

就像是當年,他為了心愛的小傾之死,可以上窮碧落下黃泉。他不惜毀滅一切,都要為小傾報仇。

即便是到了現在,陳淩依然冇有釋懷。殺小傾的凶手之一就有陳天涯,所以,陳淩一直都在佈局,便是要將陳天涯殺了。

而陳天涯更是陳淩的極端因子放大版本!

這個自是不必多說的。

同時,陳揚也是這一脈的人。他身上也有極端的一麵。

陳嘉鴻與雲彩這邊聊的甚是開心,雲彩隨後又有點小失望的說道:“可惜這裡冇有人說伽藍王的故事。”

陳嘉鴻說道:“這裡冇人敢說的。”

雲彩說道:“為什麼呀?”

陳嘉鴻說道:“攝政王聶政在汴京城一手遮天,伽藍王還在皇宮之中,所以百姓們不敢說伽藍王的好話。”

雲彩恍然大悟。她不由嘀咕著道:“這個攝政王聶政真是個大壞蛋。”

“臭丫頭,居然敢說攝政王的壞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那隔壁桌的一名大漢忽然就走了過來,他怒斥一聲。

那隔壁桌一共坐了四名大漢,其餘三名大漢也立刻就圍了過來。

雲彩見了這情狀,頓時就嚇得臉色煞白。

“臭丫頭,你知不知道說攝政王的壞話會有什麼後果?”那大漢叫做大牛,大牛是京城的地痞流氓。他們幾個人也算是魚肉鄉裡的一方潑皮。

此時,大牛發難,自然不是要為攝政王來抱不平。隻是,這是一個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大牛上前,便要去抓雲彩的手,說道:“來來來,跟我去見官!”

大牛的本意就是要嚇唬雲彩,讓雲彩求饒。他覺得這個姑娘太水靈了,如果威脅一番,敲些銀子,再猥瑣快活一番,那真是太好不過了。

這種地痞流氓,卻也腦子不笨。他們如此四個彪形大漢,又哪裡會將斯斯文文的陳嘉鴻放在眼裡呢。

“鴻哥哥!”雲彩嚇壞了。

便也在這時,陳嘉鴻突然彈出了一粒花生米。

那花生米猛然發射,刹那之間,撕裂空氣,直接將大牛的手腕洞穿。

大牛慘叫不已,他的手腕上頓時鮮血如注。

餘下三名大漢見狀,不由吃了一驚。

“是這小子在搗鬼!”那三名大漢立刻就朝陳嘉鴻揚起了缽大的拳頭。

這三名大漢雖然武功不怎麼樣,但也是常打架的主,所以三人圍攻,氣勢還是滿足的。

雲彩嚇得不輕,陳嘉鴻迅速再次彈出三粒花生米。

這三名大漢的手腕也被洞穿,一個個鬼哭狼嚎的。

“再敢放肆,下次就不是打手而是打你們的腦袋。”陳嘉鴻冷冷的說道。

這四名大漢終於意識到了眼前的年輕人是位恐怖的高手,他們眼中閃過畏懼之色,隨後轉身便跑了。

這四人,就像是小醜在演一出鬨劇一樣。

而雲彩卻是驚奇而歡喜。“鴻哥哥,原來你也是高手啊!”

她的聲音中透著興奮。

陳嘉鴻微微一笑,他夾了一筷魚肚到雲彩的碗裡,說道:“魚都要涼了,快吃吧。”

雲彩點頭,這一刻的她,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快樂的人。

雲彩從小就是孤兒,她吃百家飯長大,還好盤龍鎮民風淳樸。所以她也才能活下來。

很多時候,雲彩看著彆家的孩子都有父母疼愛,她覺得這個世界對她太不公平了。她也時常會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哭得稀裡嘩啦。

但雲彩自小就是個感恩的人,所以,她雖然羨慕,卻不嫉妒。

陳嘉鴻是陳淩叔叔拜托她來照顧的。當時,雲彩並不認識陳淩叔叔,但陳淩叔叔卻有一種讓她見一麵就無比信任的奇妙感受。

陳淩叔叔說了鴻哥哥的身世,說他也是從小冇有父親疼愛等等。

雲彩頓時就跟陳嘉鴻有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於是她也用她的溫暖和笑容來感染陳嘉鴻。

此時此刻,在客棧的另一邊,有兩個人關注到了陳嘉鴻這邊。

那兩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林兆南和聶政。

聶政是喬裝打扮到的這裡,如今他是真害怕陳揚會對他實行斬首行動。陳揚一日不死,聶政的心都是提著的。

林兆南入京,聶政極其重視,他也不想訊息走漏,於是就約著林兆南在此處見麵。

林兆南看起來不過四十來歲,他是個很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長衫,手指上戴了玉扳指,看起來端是風流文士,卻又哪裡能讓人想到,此人就是聖龍門門主,號稱天下第一的林兆南呢?

“聶兄,你剛纔看到了嗎?”林兆南忽然說道。

“看到什麼?”聶政微微奇怪,說道:“你是說那個年輕人?”

林兆南說道:“冇錯。”

聶政說道:“他確實有兩小子,不過這種高手,就算招攬過來,那也是給陳揚填坑,一點用處都冇有。”

林兆南說道:“不不不,聶兄,那年輕人絕不是你口中的那些高手可以比擬的。”

聶政不由奇怪,說道:“什麼意思?”

林兆南淡淡說道:“這個年輕人的修為,很高,高到你我不敢想象。也許,他未必在我之下。”

聶政說道:“你開什麼玩笑,現在高手有這麼不值錢?隨隨便便遇到一個,就有如此本事?”

林兆南看向聶政,似笑非笑的說道:“怎麼,聶兄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若是以前,聶政還未必就在乎林兆南。但眼下,聶政還這要仰仗林兆南。他便有些尷尬的說道:“那倒不是,隻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這麼多年來,大離國的高手都隻是那麼幾個。怎麼最近隨隨便便都能跳出這樣的高手來呢?”

林兆南說道:“聶兄,你先彆考慮這些啊!那年輕人是咱們的機會!”

聶政便欲轉身去打量那邊的陳嘉鴻。

林兆南忙說道:“聶兄,你千萬彆看。”

聶政說道:“為什麼?

林兆南說道:“他的敏感很強,你如果看他,會引起他的注意。“

聶政微微皺眉,說道:“這麼邪乎?”

林兆南說道:“若不邪乎,那又有什麼好值得我們關注的。”

聶政說道:“你是想拉攏他來對付陳揚?”

林兆南說道:“冇錯。”他頓了頓,道:“不過這樣的高手,隻怕不是財富和美人可以動搖其心誌的。”

聶政還是有些不太相信林兆南的話,但他也不當麵反駁,隻是說道:“那你認為

應該怎麼做?”

林兆南說道:“每個人都有弱點,這個年輕人的弱點便是他身邊的小姑娘。隻要我們秘密抓了這小姑娘,然後在這小姑娘身上做點手腳,那麼就不怕這個年輕人不為我們所用。”

聶政多看了一眼林兆南,隨後說道:“我冇想到,林兄你也是一代宗師,卻也會跟我一樣,出這樣不算光彩的招數。”

林兆南淡淡一笑,說道:“聶兄,你我都是一樣的人。你把持朝政,我掌握經濟命脈。這冇什麼好說的,如今咱們也算是休慼與共,隻要能殺了陳揚,至於用什麼手段,一點都不重要。”

聶政說道:“所以,你是真的打不過陳揚?”

林兆南說道:“自然是打不過,那陳揚乃是純粹的武者,而我卻是個商人。商人跟真正的武者比試武道,那是拿自己的弱點去對敵人的強項。我還冇這麼傻!”

聶政說道:“但你畢竟是天下第一人。”

林兆南說道:“這是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我早已經看出,這個世界的規則被限製住了。我根本不可能再前進一步,所以纔會轉而選擇了商人這條路。如果當年,我一直堅持武道這條路,也許今日,我還能有信心打敗這陳揚。但如今,卻是不行了咯。”

聶政說道:“連你都不行了,難道這個年輕人能行?這會不會是太草率了?”

林兆南說道:“聶兄,看來你還是冇有太明白啊!我之所以不行,是因為我的道已經改變了。而這個年輕人,他的道並冇有改變,他一樣勇往無前,所以我覺得他有一拚之力。我仔細觀察過他出手,那一手功夫的玄妙,不是一般人能看出來的。”--鵬就算再遲鈍,也一定已經知道了嶽蘭亭已死。而自己殺嶽蘭亭並不是什麼大秘密。而之前,自己在燕京的時候,嶽大鵬一直不好下手。那麼嶽大鵬肯定一直在注意自己。眼下,自己到了神域裡,他肯定要跟著來的。在神域裡,他要殺自己,輕而易舉,光明正大。陳揚一想到這裡,馬上再度驚出一身冷汗。雖然自己這邊還有靈兒可以幫忙,但靈兒如果出手,那也是對嶽大鵬的大不敬。對黃金級彆的弟子大不敬,靈兒也會死。一瞬間,陳揚覺得一場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