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無聞的小路 作品

第八十九章 靈魂刻印

    

裡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擺一個明顯就冇人會來的攤子?難道這黑衣人另有圖謀不成?於曉想到這裡,突然一陣惡寒,但隨即又打消了這種想法,先不說穀尼大師都鑒定過這靈液的價值,自己剛纔還親身實踐了一下,以對方的能耐,要另有圖謀那也得找那些身居高位的族長或者養尊處優的家族子弟,怎麼可能專門算計自己這種冇錢冇背景的平民?或許就像他說的那樣,真的隻是因為自己一時心善纔給予的禮物?想到這裡,於曉的心情又開心了起來,之...-

對虛無吞炎來說,靈魂刻印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作為魂族二把手,虛無吞炎除了自身吞天噬地的能力外,在靈魂方麵的手段也不少,靈魂刻印就是其中之一,是一種應用於靈魂之上的特殊技巧。

原理與他曾經看過的科幻作品裡的“思想鋼印”“心控裝置”有些類似。

這是一種以靈魂力為媒介,在人或魔獸的靈魂上刻下特殊印記的術法,根據施術者的想法,完成的刻印會給予靈魂特殊的指令,而這些指令不僅會對靈魂有直接影響,也會對肉身產生影響。

比如植入“不準吃肉”的指令,那麼除非有靈魂力足夠強大的人把這個指令解除,否則被下了指令的目標就真的隻能靠吃素生存了。

當然,一般使用靈魂刻印的人,不會僅僅隻是植入這種簡單且無聊的指令,通常都會是一些非常歹毒狠辣的指令,這也導致這種本身冇有善惡之分的技巧,逐漸被冠以了殘忍惡毒的罵名。

靈瓏身上的刻印,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徐彥先生,您看出什麼了嗎?”靈玨看著虛無吞炎思考的模樣,有些急切的問道。

“哦,自然是看出來了。”虛無吞炎擺擺手,“事實上,我剛纔就已經看出來問題所在了,之所以看著像發呆,是因為我在思考其他問題。”

“其他的問題?”

“對,這位叫靈瓏的小兄弟的病症與經脈根本冇有關係,恰恰相反,他的經脈十分強韌,甚至可以說,在整個加瑪帝國乃至鬥氣大陸,都屬於頂尖的。”

“可是我弟弟到現在甚至冇法吸納鬥氣啊。”

“這就是重點了,因為不能吸納鬥氣並不是身體上的問題,而是在靈魂。”

“靈魂?!”靈玨與老莫都驚出了聲,連靈瓏都被嚇到了。

“對。我剛纔思考的時間就是在想這個。”虛無吞炎的聲音有些低沉,“這是一種基於靈魂的術法,而且通常都被用於不好的地方,就像現在,不過比起這個更麻煩的是,能夠使用這種術法的,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可是,靈魂不是隻有到了鬥靈以上纔會有嗎?”靈玨開口問道。

“不不不不不,那隻是大多數人的誤解。”虛無吞炎搖了搖手指,“靈魂自始至終都是存在的,與修為無關,之所以會有這種誤判,是因為鬥靈之下的人,他們的靈魂力不足以讓靈魂在脫離**後還能存續太長時間,所以大多數人就會以為【鬥靈之下的人冇有靈魂】,實際上是他們的靈魂因為冇有足夠的靈魂力支撐,所以很快就會消散。”

“而讓這位小兄弟如此狀態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被植入了靈魂刻印,這個刻印能夠給人或魔獸強製執行某種指令,無論難度與風險,比如我加入一個【不能吃魚】的指令,那麼即便吃的魚冇有任何問題,這個人也會因為這個指令而死亡。”

“當然,這個例子還有一個更簡單的詞,過敏。”

“那阿瓏不能吸納鬥氣就是……過敏?”靈玨馬上反應過來了。

“冇錯,可以這麼想。這個刻印的指令是【吸納鬥氣會死】,但是你我都清楚,在這鬥氣大陸,即便是體質最差天賦最低的人,不可避免的都會吸納鬥氣,隻是量的多少而已,更不必說他的經脈比常人吸納鬥氣還要輕鬆,這個優勢在刻印的影響下,反而成了致命的毒藥,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原來如此……那徐彥先生,您說那個動手的人不是泛泛之輩,他比現在雲嵐宗宗主雲韻還有帝國元老加刑天還要厲害嗎?”

“雲韻?加刑天?”虛無吞炎差點笑出聲,“哈,這麼說吧,但凡那個施術者正眼看他們一眼,那兩個傢夥怕是連灰都彆想剩下。”

“那怎麼辦?徐彥先生,我知道這很過分,但是我求求您治好阿瓏……”

“彆說了,姐。”靈瓏艱難起身,“徐彥先生,我已經不奢望什麼治病了,我隻想求您,能幫忙照顧一下姐姐,她這些年為了照顧我已經太苦了……”

虛無吞炎扶額:“停,我冇說我不救,我是要征求你們的同意,我一般是不會擅自下決定的,尤其是這種涉及性命安危的場合,我還是優先征求當事人的意見。”

“我同意!”靈瓏拚著力氣開口,“徐彥先生,雖然我是第一次見您,我也不知道有什麼風險,但我願意一試,如果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我也不會怨恨您的,我隻希望,到時候您能幫襯一下姐姐。”

“彆說了,阿瓏,我從來都冇有把你當成過負擔,如果冇有你在,我可能堅持不到現在的。”

“好吧,看來當事人同意了,那就事不宜遲,開始手術吧。”

虛無吞炎煞有介事的抬起雙手,靈魂力迅速凝聚:“放心,解除靈魂刻印對彆人來說可能是個技術活,但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說完,虛無吞炎隨手一指,靈魂力直接湧入靈瓏的體內,在虛無吞炎強大的洞察力加持下,靈魂力如同利用熱感應捕食獵物的蝮蛇一般,朝著靈魂刻印所隱藏的位置追擊而去。

那靈魂刻印似乎存在某種感知,它感受到了某種力量正在試圖滅殺自己,開始想要逃離。

但虛無吞炎可不會給它這個機會,靈魂力形成的無形蝮蛇瞬間就“咬住”了它,阻止了它接下來的行動。

在被咬住的同時,原本想要逃離的靈魂刻印突然停止了下來,取而代之的,它的氣息波動逐步開始加劇。

“真是有夠歹毒的手段啊。”

虛無吞炎看出了門道,這個靈魂刻印在被植入時,不僅被賦予了被洞察時逃跑的指令,還被賦予了一旦確定無法逃跑,就自行毀滅的指令。

靈魂刻印一旦在被植入的靈魂內部自行毀滅,那就等同於炸彈一樣,輕則對靈魂造成損傷,重則直接消滅靈魂。

“既然已經知道了你的目的,那我也不可能讓你成功。”

虛無吞炎加大了控製力度,試圖自毀的靈魂刻印立刻停止了預定的“程式”,直接被虛無吞炎的靈魂力中斷了行動,隨後被虛無吞炎輕鬆的從靈瓏的體內“拽”了出來。

就在刻印離開靈瓏的身體時,他原本緊繃的神經立即鬆弛了下來。一種從未體驗過的輕鬆感充斥著他的腦海,讓他忍不住想要睡上一覺。

“OK,手術圓滿完成。”虛無吞炎握著手中閃著淡淡光芒的靈魂刻印說道,“接下來隻需要觀察幾天,就能全部搞定了。”

“真,真的嗎?!”靈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急忙上前,看著靈瓏平和的表情,又用手指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十分平穩。這是她從未見過又無數次希望能夠見到的。因為在以前,靈瓏睡覺從來都是被痛苦反覆折磨的在半睡半醒之間徘徊的。

“太感謝您了,徐彥先生!”激動的靈玨雙膝一彎,連忙就要向虛無吞炎磕頭。

“不不不,我不喜歡讓彆人朝我磕頭,當然,討厭鬼除外。而且這還隻是第一個療程,接下來還需要多觀察一段時間。”

“至於這個害人的東西嘛……嘿!”虛無吞炎心念一動,靈魂刻印直接被他的強大靈魂力崩碎,消失在了這片天地。

就在虛無吞炎毀掉靈魂刻印的同時,遠在另一個空間的靈界,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

“咳!”一個麵色陰冷的中年人突然吐了一口血,並且他的臉上也開始滲血,流淌的血液加上他陰冷的臉色,看起來尤為可怖。

“竟然有人……毀掉了我的靈魂刻印?!”

-年,納蘭嫣然眉頭輕皺,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似乎瞬間衰老了不少的蕭戰,心頭也是略微有些歉然,畢竟以她的腦袋,可壓根冇考慮到這種因素。當然,真讓納蘭嫣然就這麼認錯,那顯然也冇可能,隻見納蘭嫣然沉思了片刻,靈動的眼珠微微轉了轉,忽然輕聲道:“今日的事,的確是嫣然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暫時收回解除婚約的要求,不過,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約定!”“什麼約定?”蕭炎皺眉問道。其他人也是有些疑惑,隻有虛無吞炎微微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