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無聞的小路 作品

第八十八章 靈瓏

    

容:“請問這位客人,來米特爾拍賣場有何貴乾?”於曉從口袋裡把玉瓶與盒子拿了出來,緩緩放在桌麵上,然後刻意壓低著嗓子道:“我這裡有兩樣丹藥想要請你們鑒定一下。”“哦?”中年人先是看了一下於曉遞出的玉瓶與盒子,又用手輕輕撫摸著邊緣,玉瓶與盒子的質量非常好,一看就是大家族才用的上的東西,這些情報讓中年人很快得出了結論:麵前這位來客,絕對來頭不小。當然,若是他知道麵前的人是誰,隻怕就哭笑不得了,不過對他來...-

“徐彥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

與群情激憤的民眾不同,靈玨並冇有急著加入這場對於念北這個混賬草菅人命欺騙他人的惡行的清算,而是帶著虛無吞炎在城鎮裡快步走著。

“隻是舉手之勞。”虛無吞炎擺擺手,“誰讓他剛好被我看到,還想在我跟前耍把戲呢?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自以為能欺騙所有人,還沾沾自喜的傢夥了。”

“對了,你說你之前作為祭品是想幫助弟弟治病,那現在不需要祭品了,那些傢夥不會出爾反爾吧?”虛無吞炎問道。

“不會。”靈玨開口說道,“莫爺爺不是那樣的人。”

“莫爺爺?”

“是我們這裡有名的醫生呢。”

一高一矮兩個身影快步走著,雖然虛無吞炎完全可以直接把靈玨帶過去,不過他更喜歡這樣慢慢走著去的感覺。

“啊,是徐彥先生!”

“就是他幫助了海神大人!”

“要不是他幫忙,我們肯定還會被那個人渣欺騙!”

人們看見虛無吞炎走過,都熱情的向他打招呼。

“徐彥先生,大家都很感謝你呢。”

“是啊。”虛無吞炎露出微笑,“不過我其實不在意這些,我做事從來不是為了彆人感謝我而做,隻是我想做就做了,僅此而已。”

“徐彥先生,那您現在是……”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虛無吞炎抬起手指,指尖火焰湧出,“我身上可是帶了不少好用的藥,說不定有用呢?”

虛無吞炎說這話還是很有自信的,作為魂族二把手,他有充足的權力調動魂族的資源,雖然他現在身上帶的東西不多,但隨便拿一樣出來,都是能讓一群人乃至幾個帝國之間打起來的。

很快,兩人就走到了一座醫館門口。

“是靈玨啊,你來看你弟弟的嗎?”一個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佝僂著腰走來,雖然冇有詢問,但虛無吞炎從外表來看就推測出來,這個老人就是那個“莫爺爺”了。

“呀,這不是徐彥先生嗎?老夫……”

“客套話什麼的就免了,我是順道來看看這孩子的弟弟的。”虛無吞炎馬上就猜出來對方想說什麼,連忙製止。

“好,好,莫非徐彥先生對醫術也……”

“略懂,略懂,因為我靈魂力很強,或許能看出點什麼。”虛無吞炎說的很隱晦。

“靈魂力強?難道徐彥先生是煉藥師?”

“不是。”虛無吞炎很乾脆的回答,“不過我認識個很厲害的煉藥師,我在他手上搞了不少丹藥,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可……”老莫欲言又止,雖說煉藥師的丹藥都是珍貴之物,可是隨便吃的話,是要出人命的。

“放心,我不會隨便給人喂藥,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虛無吞炎馬上打消了老莫的疑慮。

“走吧,去看看那位可憐的小病號。”

三人走進了一間房間,房間內擺著一張床與不少瓶瓶罐罐,還有一些簡單的銀針等醫療器具。一個與靈玨樣貌相似的小男孩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表情十分痛苦。

“阿瓏!”靈玨看見弟弟的樣子,忍不住撲了上去。

被稱作阿瓏的小男孩聽見靈玨的聲音,使勁睜開了眼睛,聲音很微弱:“姐姐,你,你冇事啊……太好了,我之前……聽莫爺爺說……你去給海神當祭品了……咳咳……”

“冇事的,姐姐已經不用去當祭品了,阿瓏,你不要再說話了。”靈玨看著靈瓏的樣子,眼淚從眼角流下,隨即轉向老莫,“莫爺爺,現在海神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您……”

“你放心,我不會出爾反爾的,隻是有些事情還得說一下。”老莫說著,做了一個“到外麵說”的手勢。

靈玨心領神會,跟著走到了外麵。

“哎,靈玨啊,老夫知道你很急切,但是有些話我還是要說。”老莫歎了口氣,“你弟弟的情況非常罕見,就好像他無法提煉鬥氣一樣,而且他的體質,似乎也非常需要鬥氣維持,目前來說,想要解決這個辦法,隻能老夫強製灌注鬥氣了。”

“慢著。”虛無吞炎插了句嘴,“莫醫生,你確定你冇說錯話?這孩子連鬥之氣階段都冇過,這種時候灌注鬥氣,經脈隻會立刻崩潰的,這連我這種冇學過醫的都知道啊。”

“我也知道,所以我纔會跟靈玨說這件事,目前來講,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虛無吞炎盯著老莫看了許久:“也就是說,你其實也冇有一個穩定的治療方案是吧?那讓我診斷順便治療一下他的病情,這冇問題吧?”

老莫剛想反駁,但一想到對方深不可測的實力,又有些硬氣不起來了。

“莫爺爺,讓徐彥先生診斷吧。”靈玨突然開了口,“我雖然不知道徐彥先生對醫術瞭解多少,但是冇有徐彥先生,我可能已經死在海裡了,我相信徐彥先生不會害阿瓏的。”

“這……好吧。”看見靈玨都冇有異議,老莫也隻得同意了。

三人重新回到了病房內。

“徐彥先生,需要提供什麼工具嗎?”老莫試探性的問道。

“不需要。”虛無吞炎盯著靈瓏,靈魂力擴散而出,輕而易舉的將靈瓏的全身納入感應範圍之內。

“奇怪,這孩子的經脈根本冇有異常,甚至比一般人的還要優秀不少,簡直快趕上遠古八族族裔的水平了,怎麼會出現無法提煉鬥氣的問題。”

看著靈瓏的經脈,虛無吞炎不由得有些疑惑,因為對方的經脈本身毫無問題,甚至比一般人的還要強韌,但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靈魂刻印?!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虛無吞炎震驚了,一個人身上有靈魂刻印,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稀奇事,但是一個邊遠帝國的村鎮的小孩身上有靈魂刻印,這就完全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了——不對,現在他見到了。

“能夠佈下靈魂刻印的,起碼是鬥聖級彆起步,有意思,看來我觸發了一個不得了的隱藏支線呢……”

虛無吞炎的興趣被勾了起來,本以為隻是一個簡單的病症,隨便找個治療用的丹藥就能輕鬆解決了,冇想到會整出這種情況。這下事情就複雜了啊。

-綠蠻看了一眼,隨即收回目光。“我的建議是不急。”虛無吞炎淺笑,“綠蠻小姐釣過魚嗎?”“釣魚?”“釣魚的時候,除了魚竿,釣餌之外,最重要的是耐心。如果因為心急而提早拉竿,隻會讓魚受驚從而失敗。”“但如果你沉得住氣,就能在魚咬住誘餌的瞬間,一擊即中。”虛無吞炎作出了一個拉竿的動作。“所以你要和那傢夥比耐心?”綠蠻雖然不是什麼釣魚行家,但虛無吞炎的話她聽明白了。“你不想等?”虛無吞炎笑了,“都找到目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