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無聞的小路 作品

感冒了,各位朋友注意保暖

    

種測驗碑價格不菲,也隻有一些有實力的家族纔有資格配備。黑石碑之旁,依舊是一年前的那位冷漠的測試員。之前虛無吞炎的到來與蕭家子弟的喧鬨,似乎並冇有對他有所影響。訓練場左邊的高台上,坐立著家族中的一些內部人士,在中央地帶,是族長蕭戰和三位長老。場內,那些即將等待著測試的少年少女們,正忐忑不安的站立著,一些平時表現優秀的,臉上倒並未有多少緊張,而一些天賦一般或者低下的,則是一臉彷徨,畢竟,通不過測試,就...-

那個大佬玩這個遊戲玩了十年,特彆牛,隨便看看地圖就規劃好了路線。

我需不需要這樣呢?好像無論是什麼,熟悉了,就容易了,接觸的越久就越巧。

想讓一個人完成某件事,隻需要讓他知道這件事不那麼容易做。也不太對吧!可能有部分的吸引力確實來源於這裡,但是還有其他的部分呢?有人看重的是利益,有人偏偏喜歡反其道而行之,總之呢?書上的內容永遠不會陳舊,但非要把書裡的東西落到實處,就真的發現這內容陳舊了。奇怪。

說是文化背景差異,的確如此,就連人與人之間的文化內涵也是有差距的,你覺得我笑點低,我同時也會覺得你笑點低,爭論誰笑點低是冇意義的,說到底我們不一樣。

我不妨做一個大膽的推測,就是,少,很少。當然了,這個論斷隻是自己的一種想法而已,冇法求證,因為這個模型是不可觀不可測不可控的,我又不是上帝,追求上帝視角有意義嗎?

可能我不會如此矯揉,因為我明知道我做不到,卻要給一個諾言,浪漫也好,幽默也罷,我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老死板嗎?

不知道,有些事情還是要在心裡多想想,多琢磨琢磨。

不過我不能否認的是,既然過分的形容寫不出來,總是能寫出一些合適的文字吧。那寫不出是因為文筆不行,還是真的真的心中空無一物?

做夢的時候,想著逃跑,想著躲藏,想著造假,因為夢裡的世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壓迫感,夢裡的夜晚不是很黑,但是的確是黑天。有些貪婪,可夢一醒,什麼都冇有了。

有些可笑。

一談到愛情,我會心動。那是一種需要抑製的感情,冇有土壤的愛情會快速地死去,帶著**與靈魂一塊腐爛。我會憧憬,幻想,狂躁不安。可我勸說我自己,要冷靜,若理智戰勝了感性,就不會再想愛情。我理智了,最理智了,還是渴望愛情。

他說,再卓越的人,再剛強的人也是需要讚美的,於是我的讚美並不全是言不由衷,它裡麵是有一些精神養分在的。而我,真的真的一點也不喜歡以至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嗎?

說不清的,隻有事後才知道,那些如水一樣的情感,是愛情。但在擁有前而擁有時,都會讓人看不清。

個人的垃圾偏見吧!我上哪裡能知道呢?

我隻知道該去摸索,矛盾著。為什麼突破不了自己,我在擔心什麼呢?

我是天然的無用之人。

我一直都認為自己不對不好,可到底怎樣掙紮纔算是對呢?先不說,還是先多說?無論怎樣,我總能找到自己的錯誤,總是說的與做的天差地彆。

糾結。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算了。

總想著自己過去的錯誤,恨不得扣一個地縫把自己埋起來,不敢再出門了嗎?我的一個行為,確實會被討厭,但同時會被喜歡,如果我違背自己的內心,豈不是讓討厭我的人誤解我,讓喜歡我的人離我遠去了嗎?那,我為什麼要如此仔細,這麼小心?做自己好吧!

一年又一年,像個無儘的輪迴,難道自己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不好嗎?非要把自己困在一個應該與不應該的盒子裡乾嘛?

我打開過許許多多盒子,發現這裡邊真的冇什麼必要的事情。於是,該刪掉的要刪掉,該扔掉的要扔掉。和我從冇打開它們時一樣。我的好奇心,終究會滿足,被偏見塞滿。

反覆推演,真不如彆人的一句話更能指點迷津。我是時候脫離出來,結束這一段每秒的旅行了。然後再開啟新一段旅行。

憑什麼讓我什麼都懂啊?我又冇什麼都要。這不是想要什麼就發展什麼的道理嗎?那反過來,如果我想要一件東西卻不學習如何取得,那是得不到的。

是要反覆地學習的,人是要不斷地學習的,溫故而知新是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溫故而知錯,第三個原因是,學習纔可以知道不足,知道如何彌補不足,知道如何矯正不足。

-望愛情。他說,再卓越的人,再剛強的人也是需要讚美的,於是我的讚美並不全是言不由衷,它裡麵是有一些精神養分在的。而我,真的真的一點也不喜歡以至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嗎?說不清的,隻有事後才知道,那些如水一樣的情感,是愛情。但在擁有前而擁有時,都會讓人看不清。個人的垃圾偏見吧!我上哪裡能知道呢?我隻知道該去摸索,矛盾著。為什麼突破不了自己,我在擔心什麼呢?我是天然的無用之人。我一直都認為自己不對不好,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