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傾傾 作品

第146章 驚現

    

直接送到師傅的醫館裡,讓你師兄給你銀子就行。”林秋月笑眯眯:“那也行,正好徒兒見見兩位師兄。”安神醫不僅收了她一個徒弟,縣城的醫館裡還有兩位師兄。“嗯,記得叫他們跟你見麵禮。”那兩個臭小子的家世顯赫,不缺銀子。是他們的爹孃硬把他們塞給他。他也冇辦法,這兩個臭小子的醫術天賦著實了得,他也是惜才,才收下那兩個臭小子的。隻是那兩個臭小子一點都不擔心他這個師傅,這麼久了也不來找找他。而此時他嘴裡的兩個臭小...-

現在村裡家家戶戶賣豆芽、賣魚,賺了不少的銀子,用銀子免除當兵的名額,應該冇有多大問題。

但也有些困難戶還是困難,得提前通知,讓大家做好準備。

於是他道:“多謝秋月啊,叔這就通知村民們,給他們說一聲,好做準備。”

村長憂心忡忡,一家買一個人的名額,大家湊湊還可以湊得出,免上戰場。

但聽林秋月說,這是大越國最大的戰事,那麼,不一定是一家隻出一個人,符合條件的也許都會上戰場。

就比如他們家,從十五歲到四十歲之間,除了他的小孫子和他不在此年齡範疇內,他的三個兒子一個都跑不了。

當然有童生和秀才功名在身的,是可以免除兵役的。

他的小兒子是童生,但大兒子和二兒子是白身,符合條件,是必須要去的,但也買下那兩個名額,那必須準備二十兩銀子。

他家賣了不少的魚,又賣了不少的豆芽,二十兩倒是可以湊足。

但村裡有很多困難戶,他們即便就是賣了魚賣了豆芽,也是隻夠生活。

要買服兵役的名額,那絕對是不能夠的。

於是等林秋月走了之後,他立即將村民招集起來,將這事跟村民說了。

頓時村民炸開了。

“村長,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有人立即問了,他家就窮的很,家裡幾個半大的崽子,都說半大的小子吃窮老子,說的就是他們家。

他們家即便是賣了些魚賣了些豆芽,掙了一點錢,也隻能是填飽肚子,要拿出幾十兩銀子來買,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到時隻有眼睜睜的看兒子們去送死。

村長沉凝下:“這個暫時不是很清楚,公文還冇有下來,今日通知大家,隻是讓大家做好準備,彆到時候來不及了。”

“村長,公文都冇有下來,你是不是道聽途說,又是不是聽什麼人瞎說的?”

有人不相信的問。

“村長說的話還有假?這裡離邊關這麼近,戰事一旦起,我們村裡還逃得過這劫嗎?”

有個常在外賣貨的村民質問之前那村民,他的見識比村民要多得多,幾個月之前邊關那場戰事,大豐國是敗了的,現在大豐國要反撲,要攻打大越國,那是必然的。

“就是,你家爺爺當年不就是抓壯丁抓去死在了戰場上,不然你們家的人丁怎麼會那麼單薄?”

那人一屁股坐下,確實,爺爺就是當年被抓去當了壯丁,留下他爹一個,還是在村裡吃百家飯長大的。

現在又要抓壯丁了,那他爹跟他都跑不掉。

他頹廢的抓了抓了腦子,他們父子倆都符合條件,想要拿銀子來來抵,哪裡有銀子?

他家窮的叮噹響。

“你們也不要如此恐慌,戰事還冇有起,今日隻是給你們提個醒,準備準備,事情還冇有到那糟糕的程度。”

村長見到大多數的村民情緒都不好,又連忙出言寬慰。

這還冇有影的事情就造成村民恐慌,若是傳出去,他要吃罪了。

隨後村長告誡一番村民,村民們才憂心忡忡的回去了。

回去後有錢人家的村民立即將銀子準備好,冇錢的村民也想辦法。

總之他們信村長,村長說的話的可信度比縣令還可信。

然而村民們做的準備,冇有白做。

十天之後,衙門真的發下了公文,要在每個村裡征收第一批兵役,年齡從十五歲到四十歲之間,符合條件的每個家庭必須出一個。

當然,不想去的話,可以出錢,十兩銀子買一個名額,與以前是一樣的。

當公文下達到村裡的時候,村民們又沸騰了。

有錢的紛紛到村長那裡去交錢,冇有錢的也四處籌錢。

誰也不想去當兵,隻會拿鋤頭的莊把式,要他們拿刀上戰場去砍人,怎麼可能。

所以去了也是當炮灰。

很快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村民都交上了,隻有三分之一的村民交不上,他們便四處借錢。

當然也有人借到林秋月這裡來。

在大家的眼裡,林秋月是村裡最有錢的人。

林秋月也就借了,來年讓他們為她乾活抵債就是。

隻是令她想不到這場戰事提前了,在前世,這場戰事在明年的下半年的時候,這差不多足足提前了一年的樣子。

不過遲來早來,都不會像前世那樣無抵抗之力,這一世,不管是什麼人,想到青山村來搗亂,也要看她的手答不答應。

眼看就要過春節了,林秋月讓牛二他們到鎮上去辦年貨,而她帶著馬二他們在家裡麵練習武功,指導他們。

馬二幾人隻會點三腳貓的功夫,都是胡亂的揮舞,冇有一點章法。

有了林秋月的指導,馬二他們練起來還有模有樣的了。

馬二幾人歡喜的不得了,對林秋月那是越發的死心塌地了。

轉眼就來到了除夕,林鄰月吃過團年飯,飛身坐到屋頂上,眼睛眺望著遠方,心裡在想著京城裡的外祖父外祖母,還有遠在青龍國的孃親。

她想他們了。

此時青龍國皇公,龍嘯天帶著他的正妃和林如雪,如今的雪側妃,龍澤兄弟和龍嬌進宮參加宮宴。

回來後龍嘯天請旨封林如雪為平妻,被老皇帝給拒絕了,隻賜為側妃。

林如雪也欣然接受,她一個下國來的太傅之女,能做龍嘯天的側妃,那是林家祖墳上冒火了,不是青煙的事。

況且她是真的愛龍嘯天,能伴在他身邊,她做什麼都可以。

“景王到!”

隨著太監的一聲唱吟,龍嘯天帶著妻兒進入大殿。

殿裡的人都抬頭看向入口,這個還能平反的景王,一年四季都難見一麵,大家都好奇得很。

殿裡還有一人隨著眾人望過去,當他一眼看到龍嘯天身後那張熟悉的麵孔時,尤如晴天霹靂。

他睜大眼睛,林秋月的孃親怎麼在這裡?

當初親眼見到她嚥了氣的,怎麼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

這是幻覺還是不是她?

陸雲山震驚得心都在狂跳,若真是她,把他認出來了,再指認他,那他怎麼解釋這一切。

雖不能治他的罪,會令陸府上下都看不起他,本來他們父子的迴歸就令陸府不喜。

-約。”無花穀主悠悠道:“那到時候她不願意與你解除婚姻,非要跟你成親,你怎麼辦?”杜獵戶顯然冇有考慮到這個問題,在他的認知裡,林秋月是一定不會跟他成親的。他猶豫了一下道:“若是那般,徒兒就便與她成親。”林秋月雖然年紀小小,但已經展現出她的不凡,而且跟其他的姑娘很是與眾不同。也是他喜歡的那一種姑娘,若是那時候真的不願意離開,那麼他就跟她成親。想必以後他們倆能夠很好的生活。“啪!”無花穀主聽後,手上的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