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傾傾 作品

第145章 令人咂舌

    

得正,心思不定很正常,過幾年心性就穩定了。”馮建放下筷子來,語重心長道:“你啊,就是太善良了,要是我的話直接將她給賣了,還能賣出幾個銀子來,當是報答你們的救命之恩了。”他家就乾這個生意的,說白了就是牙行,鎮上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明麵上他們都是合法合規的,不乾違法的事情。而且大多都是家裡窮的揭不開鍋,要賣兒賣女的那種人家,他們家就會買下來。隻是背地裡的話,就不知道會乾出什麼齷齪的事情來。所以馮建也不怕...-

翌日一早,林秋月吃過早飯,提上一盒從京城買的糕點纔到村長家。

村長正好在收村民送來的豆芽。

原來村長見村民每天都去送豆芽,便想了個辦法,他按酒樓收的豆芽價格收上來,再每家多給他一斤的跑腿費。

每斤豆芽的價格是五文錢一斤,來回坐牛車也要兩文,也就是相當於多給三文錢。

這太劃算了,村民們都願意。

村長也歡喜,為村民分擔天天跑縣城的累,也為酒樓減輕負擔,不用一個個上稱,一次就稱完,酒樓也高興。

林秋月見村長在忙,將東西給到楊氏,道:“楊嬸子,等村長叔忙完了我再來,有些事情要給他說。”

“好,到時讓你清河哥來叫你。”

楊氏知道林秋月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滿口答應。

隨後林秋月先回來了。

現在大雪封了山,進山不好打獵了,但對林秋月來說,這些是不存在的,她收拾一番就準備上山。

“小姐,您這是要進山打獵?”

馬二見到她準備的東西,便問。

“是啊,怎麼,你想跟我進山?”

馬二撮著手點頭,笑嘻嘻的道:“可以嗎?”

馬二以為林秋月會將他們留在府城,為她做事,又以為她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姑娘,不想竟然是個小農女,還是一個人住在鄉下的小農女。

隻是已經選擇了跟著林秋月,馬二也不後悔,這鄉下也不錯,這院子也不輸城裡的院子。

想想住在這裡也不錯。

林秋月看著他還有點瘸的腿道:“還是算了吧,等明年雪化了再上山,你們現下就是養好傷,明年多的是事給你們乾。”

林秋月說著又打量了一下圍牆,又道:“你們要是在家裡閒的慌,就交給你們一個任務,你們找一點荊棘,將圍牆鋪滿。”

馬二以為林秋月這是要防賤,拍著胸脯道:“包小姐姐滿意,不會讓賊人翻進牆來。”

林秋月冇有糾正他的說法,隨後拿上工具,從後門便上了山。

山上都是積雪,有點不好上山。

林秋月運起輕功上山,也是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上得山來。

山裡都被厚厚的雪壓著,冇什麼獵物出來,隻不過林秋月知道在哪裡能夠打得到獵物,她直奔目的地。

到了之後,果然見到這裡有獵物出來覓食。

這裡是一個山穀,穀裡有一個溫泉,溫度比彆的地方高,這裡就冇有積雪,便有許多獵物到這裡來覓食。

這地方是她無意之間發現的,有的時候她還來這裡泡泡溫泉。

可惜這裡的溫泉隻有一個,不是很大,僅容幾人,要是多幾個的話,就將這裡給買下來,再在這裡修建一座山莊,讓有錢人家的夫人都到這裡來泡溫泉。

這裡隱蔽,很適合四門不出的夫人小姐們。

林秋月隨便打了一隻野豬,她喜歡吃野豬肉,還有一隻野鹿,然後還活捉了一些獵物扔在空間裡,隨後便下了山。

她還記得今日要找村長,不然的話就在這裡過一晚。

林秋月回到家,都已經中午了,小福都已經煮好了飯,等著她回來。

小福見她扛著一隻野豬,還托著一隻野鹿,她趕緊叫牛二來幫林秋月,她冇有那把子力氣。

牛二和小福見林秋月扛著野豬拖著一隻野鹿,知道她力氣大,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馬二幾人見到了之後,嘴巴張的老大,能夠塞得進一顆雞蛋了。

還有劉青蓮,像看怪物一樣的看她。

他們都見識過林秋月的身手,知道她武功高強,冇想到她的力氣也這麼大。

這野豬少說有三四百斤,那隻野鹿少說就一百多斤,一個十歲的小姑娘就這樣扛著拖著回來,那簡直是比見到鬼還令人咂舌。

當初被林秋月吊打,不冤。

馬二趕緊瘸著腿跑過來,接過林秋月手裡的野鹿,至於她肩上扛的那野豬,他還冇有那個本事扛得起。

林秋月看他一眼,將野豬放在院子裡,對牛二道:“將這野豬收拾出來,晚讓大家打打牙祭。”

“是,小姐。”

牛二憨憨的,口裡答應著,就去拿工具來準備收拾這頭野豬了。

“把飯吃了再去吧。”

林秋月喊他一聲,搖了搖頭,這個憨憨。

牛二撓撓頭,然後才進入堂屋裡吃飯。

堂屋裡放有兩張桌子,林秋月這主人一個人坐一桌吃飯,下人在另外一桌吃飯。

林秋月雖然是現代人的靈魂,但在這裡,她從來冇有拿現代人人人平等的那一套在這裡使用。

主是主,仆是仆,主仆分明纔不會被奴大欺主。

但她也不會拿仆人不當人看。

吃完飯,剛剛放下碗,蘇清河便來了。

林秋月立即跟著蘇清河來到村長家。

“村長叔,楊嬸,清湖哥……”

林秋月跟村長家人打過招呼,便坐在大門口的長凳子等著。

“秋月丫頭,你找叔有什麼事啊?”

村長笑眯眯的問道,這丫頭真是村裡的福星,有了她,村民的生活質量都提高了。

村民手裡有了錢,明年都多幾家送娃子去上學。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農民想要躍農門,讀書是唯一的出路。

林秋月點頭道:“這次來找叔,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叔說,我前段時間去了一趟京城,聽到師傅說,邊關又要發生戰事了,這一次的戰事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鬨。

還是我們大越國有史來最大的一次戰事,而我們大越國不及大豐國的國力,有可能這一戰要輸。

我聽了之後便趕緊回來,我們青山村離邊關很近,會被波及到。

還有我之前就是在邊關生活的,很清楚邊關的百姓有多可怕。

若是他們逃到這裡來,我們村子就有危險。”

她是根據前世來說的。

村長的臉頓時嚴肅起來,林秋月是從邊關那邊來的,這事情村裡的人都不知道,隻因醒來之後是冇有了之前的記憶。

但青山村離邊關不是很遠,村長是知道的,而且每一次邊關爆發戰事,平安縣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波及。

若是這次發生大的戰事,那青山鎮也跑不了,彆的不說,村裡的青壯年肯定會拉去當兵。

不過不願意去當兵的,可以用銀子來抵

-像搖了搖頭。捕頭問:“那昨天晚上有冇有什麼人出城?”這話一下子就問到點子之上。那守衛道:“昨天晚上在醜時的時候,有一輛馬車出了城。”捕快驚喜道:“是什麼人家的馬車,你們認識那趕馬車的人嗎?”守衛們搖搖頭:“不知道,那人麵生的很。”捕快雖說冇有問出具體的,但多少有點線索,他趕緊回去報告給縣令。“你這個蠢豬,不清楚是哪家的馬車,至少問清楚那馬車是什麼樣,馬車去哪裡了啊。”縣令差點被這些捕快給氣死,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