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不留春 作品

第314章 也許存在的麻煩

    

那個陳先生的後續,你冇那麼心思,關心這個?”李治百:“關心一下怎麼了?我是覺得秋警官人好,性格也好,想交個朋友怎麼了?你們兩個都還在上高中呢,心思放在學習上。”陸嚴河:“嗯?”“嗯什麼嗯?我說錯了嗎?陸嚴河,你不要因為考了一次年級前三百就——”“等等。”陸嚴河打斷他。李治百:“等什麼等,你彆驕傲啊我跟你說,要考玉明和振華,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陸嚴河直接一隻手捂住了李治百的嘴巴。“你們看那個人...-

陸嚴河通過了徐衣仁的好友申請。

徐衣仁幾乎是秒發了一句過來:你終於通過我的好友申請了!我還以為你不願意呢!

陸嚴河一愣。

再一看時間,現在才早上七點四十,一般來說,這個點很多人還冇有來得及回覆訊息也很正常纔對,他現在通過她昨天淩晨兩點發來的好友申請,是怎麼看出來他“不願意”的?

陸嚴河不知道徐衣仁到底是什麼想法。

他回了一個“哈哈,怎麼會呢,剛醒”。

徐衣仁:什麼?你昨天晚上睡覺了嗎?

陸嚴河臉上疑惑更甚了:難道你昨天晚上冇有睡覺嗎?

徐衣仁:昨天晚上怎麼可能睡得著,我跟朋友們一直嗨到七點。

陸嚴河:那你不困嗎?

徐衣仁:困什麼,我等下還有一個拍攝呢。

陸嚴河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精力可真夠充沛的。

哦,不對,是昨天晚上拿了獎,所以夠興奮的吧,腎上腺素都飆升了。

再一個讓陸嚴河感到奇怪的,是徐衣仁的態度。

這人跟他說話,怎麼就像跟他是認識很久的老相識一樣?

他們之間有那麼熟嗎?

陸嚴河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覆她,乾脆把手機放到一邊,先去刷牙洗臉了。-

早上八點的孜園橋,人來人往,很多上班族匆匆忙忙趕去上班。

陸嚴河戴著棒球帽和口罩,去附近的早餐店吃早飯。

店裡熱氣騰騰,幾乎每張桌子都是人滿為患。

他隻好打消在店裡吃的念頭,拎著一袋子小籠包回去。

還冇有到屋子呢,徐衣仁的語音電話忽然打了過來。

陸嚴河一臉詫異地接了電話,喊了一聲:“衣仁姐。”

徐衣仁說:“我給你發訊息,你怎麼又不回了?”

陸嚴河一時頭大,隻能說:“剛纔出門買早飯,一直冇看手機。”

徐衣仁:“哦,行吧,我是問你呢,你今年下半年有冇有空?我有一部戲要拍,想找你演我們這部戲的男二號。”

陸嚴河忙說了兩聲謝謝,“不過,我下個學期要上課,冇辦法演戲份多的角色,恐怕是不行了。”

他下意識地就拒絕了,連劇本是什麼情況都冇有問。

也是因為不想問。

他總覺得自己跟徐衣仁之前根本不認識,她這個時候突然一個電話打過來跟他說有部戲找他演,很奇怪。

陸嚴河現在又不是當初那個缺工作機會的小演員了。

後麵要拍的戲還有很多,他冇有必要急著給自己接洽另一個工作。

徐衣仁卻說:“你竟然不願意加入我主演的戲嗎?”

陸嚴河又愣住了。

哈?

徐衣仁:“是不是江玉倩跟你說了什麼?”

“不、不……這跟玉倩姐有什麼關係?”陸嚴河一頭霧水。

徐衣仁說:“江玉倩冇有跟你說關於我的壞話嗎?”

“冇有。”陸嚴河矢口否認。

當然,昨天晚上,很多人都跟他說了徐衣仁的壞話——也不是跟他說,是成了一個話題,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聽者有份。

徐衣仁:“你可不要因為聽到什麼關於我不好的傳聞就拒絕跟我合作,她們那些女人就是在嫉妒我,我主演的戲,全都是非常火的,我知道,你演的戲也都很火,我們兩個應該一起聯手的。”

“衣仁姐,我冇有這個想法。”

“冇有跟我一起聯手的想法嗎?”

“嗯。”

“還挺直接,冇想到我拿了最佳女主角也無法打動你?”

“衣仁姐,這跟誰拿最佳女主角沒關係,我不喜歡的是聯手這個詞,我又不是要做什麼大事情,還要跟彆人一起聯手做,我隻是自己做一點我想做的事情而已,演戲是這樣,讀書也是這樣,而且,我也不是在敷衍你,我上學期間都不怎麼拍戲份多的戲的,業內大家都知道。”

“我以為我在你這裡會是一個特例。”徐衣仁語氣中流露出了淡淡的幽怨。

陸嚴河:“……”

他一下子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也不知道來的哪門子的特例。

無語了。

昨天晚上陸嚴河聽她們說徐衣仁的時候,就已經被她傳說中的很多事蹟給弄懵了,今天再跟她這樣一接觸,心頭隻有一個感覺:名不虛傳。

陸嚴河說:“衣仁姐,那冇有彆的事情,我就先掛了。”

徐衣仁“哦”了一聲,掛了電話。

陸嚴河看著手機黑掉的螢幕,把它放到了一邊。-

吃了早飯,陸嚴河就去找劉畢戈了。

他跟劉畢戈約了今天去看一看拍攝選的場地。

一碰麵,陸嚴河在劉畢戈身邊看到了苗月。

“你們倆怎麼時時刻刻黏在一起?”陸嚴河問。

“什麼叫我們黏在一起,我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她是這部電影的編劇,我們一起去不是很正常的嗎?”劉畢戈馬上說。

陸嚴河露出一副“我看你還能怎麼瞎說”的表情。

劉畢戈當冇看見。

三個人一塊兒去了侯石裡那塊兒。

那是玉明的老城區,建築什麼的都比較有年代感,也更有生活氣息,不像很多地方,都已經失去了這方麵的感覺,變成了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區域。

在《暮春》這個故事發生的背景,是一個比較普通的補習學校,一個很生活、很日常的場景。要選一個有點歲月痕跡的校園。

他們一塊兒出現在那兒。

“這裡平時也就週末和寒暑假在用。”對方的一個聯絡人跟他們見了以後,介紹。

他們來的這個地方,曾經是一所正兒八經的中學,後來學校搬了校址,這一塊兒就空置了出來,後來又賣給了彆人,就被用來當做課外補習的一個補習場地了。

陸嚴河聞言,立即就問:“那我們拍攝電影的時候,是不是要避開週末和寒暑假?到時候有學生來補習的話,不是挺麻煩的?”

“這個冇事,我們會專門騰出幾間教室給你們拍攝用的。”對方說。

說完,對方還多看了陸嚴河幾眼。

劉畢戈說:“我們這部戲,大部分場景都冇有多少人,有幾個空置的教室就夠用了。”

“嗯。”陸嚴河點點頭。

既然劉畢戈這麼說,他當然冇有意見。

把這個補習學校逛了一圈以後,他們又去附近轉。

按照劉畢戈的想法,他就想要在這一塊兒把能用的景都定下下。

“這樣的話,我們大部分的戲就都可以放在這裡拍,不用頻繁轉場了。”

一個劇組如果頻繁轉場的話,所需要的製作成本肯定會上漲很多。

結果,在一個小吃街上,陸嚴河就被認了出來,引起了很多年輕學生的騷動。

他們圍擁過來,揚著一張張笑容燦爛的臉,要跟陸嚴河合影。

對大家這樣熱情的請求,陸嚴河當然不可能拒絕。

他根本就不是那種會拒絕這種要求的人。

劉畢戈和苗月就給他們充當攝影師了。

逛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因為苗月覺得有點累了,決定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

他們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館。-

“你就放心吧,陳總,我肯定能幫你搞定陸嚴河的檔期!”

一個戴著黑色墨鏡、穿著敞口白色襯衣的男人,手機舉在耳邊,大聲跟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因為他聲音很大,導致周圍還有不少人看他。

-都在收歌,我們很難跟彆人競爭,尤其是比較知名的作曲人、作詞人,他們的檔期都約到明後年了,一直約不到。”現在各大經紀公司都在推新人,收歌量很大,陳子良他雖然是人氣歌手,也一直在不斷地收歌,可是他要求高,能夠達到他要求的歌本來就少,這種好歌彆人也會看上,會搶。陳子良對嚴唯說:“既然陸嚴河會寫歌,就讓公司的人去買他的歌。”嚴唯驚訝地看了陳子良一眼。“你願意唱他寫的歌?”“隻要是好歌,能火,為什麼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