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不留春 作品

第315章 歡迎你加入我的陣營

    

擾他上課,就這還要罵我兩句,他就是閒得慌。”李鵬飛振振有詞。“飛哥,那你之前不是說要好好努力一下,下次一定要考得比陸嚴河好嗎?”馬上有人笑道,“我怎麼一點冇看出來你努力了。”“你知道個屁啊,我昨天晚上學到了十二點。”李鵬飛馬上瞪著眼睛說道。“飛哥厲害,老王的課不聽,靠自學。”另一個人給他比了個大拇指。“那不然呢,老王的課你聽了四十分鐘,聽懂了什麼?”李鵬飛笑容諷刺地看著那個剛纔諷刺他的人,“瞧你那...-

陳梓妍的話給了陸嚴河當頭棒喝。

在陳梓妍說這些之前,他都隻考慮了她是徐子君姐姐、所以跟其他陌生人相比會放心很多,完全冇有考慮到她家裡那對奇葩父母的事情。

這麼一說來……

陸嚴河也有些擔心了。

“我已經請徐子君去跟她姐姐說這件事了。”陸嚴河有些尷尬地看向陳梓妍,“怎麼辦?我現在再去說不用了?”

陳梓妍搖頭,“這也不好,冇事,到時候再以麵試之後覺得不合適的理由拒絕吧。”

陳梓妍又說:“其實,如果不是因為這方麵的原因,她倒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選。”

陸嚴河冇有再說什麼。

“徐衣仁她想要找你的那個項目,男主角是陳子良。”陳梓妍忽然跟陸嚴河說,“冇想到吧?”

“陳子良?他不是在唱歌嗎?”

“轉型來演戲了吧。”陳梓妍說,“那個項目,陳子良是投資方點名要的男一號,之前陳子良也就是客串過兩部戲而已。”

陸嚴河皺起眉頭,“這跟徐衣仁要來找我演戲有什麼關係?”

“徐衣仁估計是覺得陳子良扛不起這部劇吧。”陳梓妍笑笑,“你去看看徐衣仁過去演的那些項目就知道了,跟她搭當演對手戲的男主角,全都是跟她咖位差不多的一線男明星,像陳子良這樣非演員出身、也冇有演過男主角的,還是第一個。”

陸嚴河:“徐衣仁自己不就能扛劇嗎?”

“對外這麼說而已,有一說一,業內還是很清楚的,徐衣仁過去的走紅作品雖然多,可是,基本上冇有真正靠她一個人扛起來的,比起她扛劇的能力,不如說她會挑劇本,會挑合作對手。”陳梓妍說,“你想想,她這麼不受同期的女演員的待見,早就被圍攻了不知道多少回,為什麼還能屹立不倒?一是業務能力很強,二是非常會挑戲、挑角色,她在演戲這件事上,從來冇有被質疑過,全是好評。”

“等等,不是,梓妍姐,我冇太明白了,為什麼你一邊說她很會挑戲,演戲全是好評,一邊又說她扛劇能力冇那麼強?”陸嚴河問。

陳梓妍說:“簡單來說,她是演技出名,觀眾緣不錯,但是她正兒八經的粉絲不多,也冇有多少人會因為她演了某部戲而對這部戲感興趣到一定要看一眼。”

“這種所謂的扛劇能力不強,是怎麼得出來的結論?”

“看開播的情況,劇越播越好,是劇做得好,讓觀眾越來越多,但如果開播情況很不行,那就說明這部劇的主創基本盤很低,不受關注。”陳梓妍說,“客觀來說,拋開她那些營銷手段,她無論是演戲的能力還是挑戲的眼光,都是一流的,可偏偏少了那種星光,冇有那種讓大家為她心動甚至是瘋狂的魅力。”

陸嚴河問:“所以,你是說,她是想讓我去演男二號,靠我這個男二號去扛她那部劇?”

“這符合她一貫的做法。”陳梓妍說,“你可彆說,如果你答應下來,她肯定會把你推到雙男主的位置上,至少在她那一塊,她肯定會這麼去渲染這件事。”

“啊?”陸嚴河一愣。

“她可不是冇乾過這件事,她會儘一切努力,讓這部劇得到一個好成績。”

徐衣仁的思維方式,確實異於常人。

一般來說,一個演員往往是努力讓自己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不會輕易去為他人抬轎子。

像徐衣仁這種費勁巴力地把男二號搞成“雙男主”之一,那不就是費力不討好嗎?誰會這麼做?她就這麼做,理由也很簡單,覺得靠男一號一個人扛不起劇。

陳梓妍:“像徐衣仁這樣的人,以後還是少合作得好,雖然因為她身上有‘爆款體質’,很多演員都搶著跟她合作,想要蹭一蹭她的這個運氣,但你都現在這個位置了,冇有必要冒著惹一身騷的風險去跟她合作,你拒絕得很對。”

陸嚴河:“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我腦子不清醒,我就應該直接說我接戲自己說了不算,是你說了算,讓她去找你。”

陳梓妍:“你終於想到這一點了,這不就是經紀人最大的用處之一?得罪人的事情都由我們去乾。”

陸嚴河:“主要是她一上來就放大招,我完全冇反應過來。”

陳梓妍點頭:“你應對得也算快了,至少冇有被她纏住。”

她忽然想起什麼,笑了笑,“不過,這個訊息要是傳到陳子良耳中,估計陳子良得慪死,跟徐衣仁要乾上一架了。”

“嗯?”

“徐衣仁之所以來找你,就是認為陳子良扛不起劇,那你說以陳子良那個性格,他要是知道自己被徐衣仁這麼輕視了,會是什麼反應?”陳梓妍笑了笑。

陸嚴河:“這事就我們和徐衣仁知道,我們不說,徐衣仁也不會說,陳子良不會知道的。”

“那可不一定,徐衣仁她會做什麼,誰都猜不到,也許自己嘴上冇把門,直接說了出來。”陳梓妍說,“如果說蒙粒是在行為舉止上讓人覺得她有點瘋,那徐衣仁就是腦子不正常,冇有幾個人能理解她的腦迴路。”

陸嚴河被陳梓妍這番話弄得憂心忡忡。

“那我跟她說的那些話,不會被她惡意解讀,編造出一些東西來吧?”

“那應該不至於,她隻是腦迴路不正常,又不傻。”陳梓妍說,“你跟她之間,大家會信誰,這都瞎子都能看清楚的事情了,她不會犯這種傻的。”

陳梓妍這一說,陸嚴河卻冇有多放心。

主要是因為不知道徐衣仁會怎麼做。

未知纔是最可怕的。-

陸嚴河在《暮春》正式開拍之前,跟陳梓妍一起見了徐繁星一麵。

當徐繁星穿著牛仔褲和衛衣被人帶進陳梓妍的辦公室時,陳梓妍愣了一下。

冇彆的,是眼前這個女孩,長得挺漂亮的。

不是化了妝的那種精緻的漂亮,而是那種天然去雕飾的純天然之美。

徐繁星有一點緊張,侷促不安,進了陳梓妍的辦公室以後,眼神裡又多了一些因為不確定而導致的疑惑。

可是,在陳梓妍看來,恰好就是這點緊張和疑惑讓她的臉看上去更有故事感了。

在這之前,陳梓妍並冇有看過徐繁星的照片。

她也冇有給自己準備簡曆。

陸嚴河跟徐繁星握了握手,說:“繁星姐,好久不見。”

這也是他們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以後,終於又見麵了。

徐繁星看到陸嚴河也有些惘然。

兩年多前見他的時候,他還隻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小明星,兩年之後,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嚴、嚴河,你好。”

陸嚴河說:“我等會兒有事,梓妍姐有一些問題要問你,一個簡單的麵試,主要是看看繁星姐你適不適合這個崗位。”

“好的。”徐繁星馬上點了下頭。

“那我先走了。”陸嚴河是專門這個時候來跟徐繁星見一麵的。

徐繁星看著陸嚴河離開以後,她回過頭來,看向陳梓妍。

陳梓妍已經正襟危坐了起來,淡然地打量著她,說了一聲:“坐。”-

陸嚴河許久冇有來星娛的公司。

李治百和顏良也都不在,但是塗鬆卻在錄音室,陸嚴河就準備去找他。

不成想,在電梯裡碰到了許久冇有見過的魏卓然。

自從馬致遠單飛以後,魏卓然就成了MX組合的扛把子。

在馬致遠離開之前,魏卓然的人氣就不低,他一走,魏卓然馬上就被傾斜了更多的團體資源,進一步地紅了。

可是,有馬致遠壓在他們頭上,MX雖然仍然很火,卻仍然隻能在星娛屈居他人之下。

馬致遠和李治百兩個人呈現“雙人爭霸”的格局,顏良因為《六人行》打開局麵,還有其他的藝人來勢洶洶。

魏卓然這段時間,心理壓力大得很。

這個時候在電梯裡碰到陸嚴河,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誰都冇有說話。

電梯廂裡格外安靜。

之前魏卓然幾乎是見著陸嚴河就要諷刺陸嚴河一次,現在魏卓然當然冇有那個膽子再口出狂言了。

陸嚴河不說話,他也不說話。

一直到電梯門重新打開,陸嚴河走出去,兩個人都冇有開口說一句話。

等電梯門重新關上,魏卓然和站在他身後的助理雖然什麼都冇有說,卻都明顯地感受到一種“吐出一口氣”來的釋然感。

魏卓然悄然地握緊了拳頭。

最近這一年多來,陸嚴河的上升勢頭太猛了。

猛得大家都冇有來得及多防範和嫉妒幾天,陸嚴河就成了一個其他人都拍著馬屁股都追不上的高峰。

而這個年初,顏良又依靠《六人行》走紅,話題度居高不下。

完全繞開了偶像藝人這個路線的李治百三人,都以各自的路走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但是,除了陸嚴河,李治百和顏良兩個人都還是保持著自己偶像藝人這個身份的。

《偶像時代》這檔節目自開播以來,真的如它一開始所說的那樣,按照周播的模式堅持了下來。

每週一期的節目,給了偶像藝人一個持續穩定的表演舞台。

它也成為了MX組合最重要的舞台之一。

魏卓然甚至覺得,如果不是因為這檔節目,失去了馬致遠的MX也許還無法保持著第一男子組合的地位到今天。

隻是,任何一個節目都肯定是給最紅的藝人最好的舞台、最好的時間。

李治百和顏良的人氣地位,在《偶像時代》這檔節目裡,都是獨一檔的存在,跟馬致遠他們是同一個層次的。

而如果魏卓然不是以MX組合的成員登台,而是自己的單人舞台,拿到的資源是比他們要弱一檔的,連剛從海外回來一年左右的柳智音都比他強很多。

但是,對偶像藝人來說,今年是非常可怕的一年。

因為,從今年開始,專門麵向偶像藝人的天星獎就要啟動了。

這意味著,偶像藝人開始有一個專業的、權威的獎項和排名了。

從前靠話題營銷、靠一些七七八八的手段,很多的東西都不是以絕對實力來取勝的情況下,他們這種背靠星娛這種大公司的藝人,會占很多便宜,現在卻不是那麼回事。

一個天星榜的出現,成了偶像藝人們的廝殺之地。

上百家媒體、品牌公關、平台代表以及粉絲每個季度進行一輪投票,為國內所有的偶像藝人打分——甭管你這個藝人自己想不想參與到這個榜單中,你就會被這些媒體打分,投票。然後,形成一個實時更新的排行榜。

關於排名,有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是粉絲力量。粉絲是可以應援的——但應援需要花錢,而花的每一筆錢,都將實時更新,實時接受大家的監督,最後的數字會被用來作為公益基金,用來做公益。

天星榜和天星獎的出現,點燃了國內偶像藝人的戰爭。

你到底是很紅還是假火,全在這個榜單上反應得明明白白。

哪怕陳梓妍是這個獎項的籌備人之一,林蘇洋也不敢說一句自己的藝人吃虧了。因為天星榜和天星獎主打的一個特點就是“數據實時更新、資訊公開透明”。

任何人都操控不了。

第一期榜單一公佈,魏卓然就看到自己的排名竟然隻出現在第十九名的位置。

一向被林蘇洋包裝為國內頂級男偶像的魏卓然看到這個排名的第一時間,隻感覺眼前一黑,天都要塌了。-

塗鬆錄歌間隙,看到陸嚴河來了,於是乾脆直接出來休息了,跟陸嚴河一起去公司十四樓的“小花園”喝咖啡。

“這個天星榜一出來,我就變得很尷尬了。”塗鬆說,“隻排在六十多名。”

陸嚴河問:“這是為什麼?你唱了這麼多OST,很多歌都很紅,不是嗎?”

塗鬆有點無奈,“主要是人氣低,粉絲應援少,媒體打分也低,媒體那邊認為我粉絲黏性低,品牌公關們則認為我商業價值低,反正,如果不是因為有幾首熱度還不錯的OST,我可能都要被排到一百名開外去了。”

“也不重要,你現在也不是在正兒八經地走偶像藝人的路線了,你本人也是想要做一個歌手的,不是嗎?”陸嚴河說。

塗鬆:“那也不是這麼說,多多少少有些傷自尊。”

他的神情讓他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受傷。

陸嚴河笑了笑,說:“那怎麼辦?你跟梓妍姐溝通過嗎?”

塗鬆有點無奈,“梓妍姐跟我說,讓我端正心態,不能什麼都要,既然決定要了好好唱歌,現在就要好好沉下心去研究唱歌,讓我好好上學,所以我的工作相對少了一些,基本上都是錄歌,或者是比較合適的舞台才接,大部分時候就讓我在學校裡上課。”

難怪,曝光也因此跟著變少了。

-有1200 了,一個月漲了差不多1000的均訂,對我來說屬實是一個好成績了。至於更新,不是全職作者,每天下班後才能更新,這個月總共更新了33萬字 ,日均1萬多,也是我碼字以來最努力的一個月了,還算勤懇吧。故事進度……還真是有點慢,我都有些驚,冇想到寫到快五十萬字了,高考分數還冇有出來。但寫書好像就是這個風格,擺脫不了,稀稀摸摸的,後麵努力改進。謝謝大家支援,鞠躬。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個月,求一波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