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茶 作品

第5章 引鶴令

    

有你一個我就夠嗆了。”月昭擺擺手,飛身躍下來。·相傳水神共公怒撞不周山後,因天柱倒塌,大地傾斜,不周山之澗靈氣淤積,天時日久,不周澗生出許多妖獸惡靈,為了防止妖獸惡靈為禍人間,抱雀殿下在此建立了天塹閣,守住不周澗的出口。新月長老駐守的就是不周澗西端的屍山,屍山是不周澗內唯一出口,日月光華百年一渡,普照在屍山之上,為澗內惡靈指引出山方向,重回世間。屍山曆來不收弟子,新月長老懶散毛躁,百年前受閣主所托...-

聖靈族,元始族,混沌族,古虛族,九幽族。

除卻太古紀時代已經冇落近乎絕滅的太上族,遠古紀至今最為強大的五族聖地,齊聚於此!

此外還有一元聖地,兩儀聖地,三才聖地,四極聖地,五行聖地等與世長存的強大勢力傳承悠久,歷經萬劫而不朽!

並無老一輩的參與,在場的都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聖子聖女隨處可見。

也正因如此,他們彼此間都相互忌憚,誰都冇有第一個出手,唯有各自攜帶而來的帝器之威浩蕩洶湧。

石台之上,無論是那石像也好,亦或是石像雙手捧著的盒子也罷,無疑都是此間最有價值的寶物。

在這個節骨眼上,誰若是第一個動手,那麼很可能就會成為眾矢之的,瞬間被其他的所有人聯手集火。

「冇有人敢第一個出手嗎?既然如此,那就讓本少帝來吧!」混沌族的混天少帝大步走出,身材魁梧雄壯,周身湧動著狂野猙獰的氣息。

他將手中的混沌戰兵咚的一聲頓在地上,肉眼可見的波紋漣漪擴散開來,整個地宮都隨之震盪搖晃起來。

「我呸!什麼狗屁少帝,不過是仗著混沌族與生俱來的強大天賦罷了。」

金色獅犼對於這個混天少帝似乎不怎麼看的上眼,嘴裡小聲的嘀咕著。

羅修對此卻很平靜,所謂少帝的稱呼,不過是對頂尖天才的一種吹捧罷了,縱然世人都認同你為少帝,將來的修行之路上,最終成為仙帝的,也未必就會是你。

就如同羅修,在五行地中,永古紀五帝留下的守護五妖便都稱他為少帝,因為他闖過了五帝之路,證明瞭自身擁有將來成為仙帝的潛力。

五妖本來就是仙帝的層次,甚至於都已經踏入絕世之境,能夠被他們認同的少帝,意味著擁有無上之資。

倘若真的與羅修比起來的話,此刻在場中氣勢洶洶的混天少帝,還真的就不算什麼。

不過羅修卻也不得不承認,混天少帝在諸多的聖子聖女中,絕對是最出類拔萃的人之一。

以仙王境界,加上混沌族與生俱來的強大天賦,他擁有媲美仙主之寶的戰體,此刻雙眸中精光跌宕,四處掃視,充滿了野性。

縱然混天少帝的戰力很強,但是在場的人很多,且都是諸聖地的聖子聖女,每一個皆是年輕一代中驚艷的人物,並未將混天少帝當成多大的威脅。

但是每一個人此刻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因為既然有混天少帝這個鋒芒畢露的傢夥出來挑頭,意味著一場爭奪寶物更加慘烈的大戰,即將展開了。

「哼,一群膽小鬼的鼠輩,將來憑什麼證道仙帝?」

混天少帝很狂妄,似對在場的所有聖子聖女不屑一顧,隻見他身影一閃,瞬間爆發出驚人的速度,朝著石台上麵的石像衝去。

「阻止他!」

不用別人說,在場的眾人便都紛紛出手,無數的劍光,刀氣,各式各樣的仙器,神通,鋪天蓋地的就朝著混天少帝淹冇了過去。

「法象天地!」

混天少帝大喝,周身混沌迸發,以混沌之力化為屏障壁壘,將無數的攻伐阻擋在外。

頃刻間,這座宮闕儘頭的空間爆發了大戰,一片混亂,所有人都出手了,無儘的殺氣洶湧瀰漫。

混戰爆發,當然不可能所有人的目標都盯著混天少帝,憑藉法象天地的強橫,以及自身肉身戰體的強大防禦,他橫衝直撞,無人可擋。

然而即便如此,在眾多攻伐的覆蓋之下,混天少帝也隻能暫時退避,無暇去奪石台上麵的寶物。

九幽聖女祭出了一座宮殿仙器,一道道幽光瀰漫閃爍,浩瀚帝威擴散,逼退了周圍對手,朝著石台的上方飛去。

這座宮殿,名為九幽帝宮,傳聞乃是九幽仙帝銷聲匿跡之前,留給九幽族鎮壓氣運傳承的證道帝器!

東方雲升也是毫不相讓,同樣再次祭出聖靈塔,金色的道韻化作鎖鏈,塔底凝聚一個漩渦,似要將整個地宮都給收入仙塔之中。

有帝器的不光是聖靈族和九幽族,其他的人看到這一幕也都紛紛出手,爭奪石台上麵的那尊石像和黑色盒子。

十多件帝器的威能將整個地宮都崩碎成了齏粉,歷經悠久歲月都能長存,此刻卻化為了虛無,一切都不復存在。

之前被混天少帝生生打碎的陣法禁製,此刻也已經飛灰湮滅。

但是在帝威的瀰漫之下,唯有那座石台始終都巋然不動,似有玄奧至極的仙韻從石像中流轉出來,阻擋了帝威的摧毀。

「聖靈塔,收!」

東方雲升大喝,聖靈塔的每一層都有聖靈山的弟子坐鎮,數以百計的弟子通過陣法禁製的牽引,將各自的修為儘數灌輸到他的體內,讓他近乎擁有了仙主的修為。

無窮的仙光從聖靈塔中吞吐而出,一股股令人心悸的可怕波動傳遞開來,試圖強行收走整個石台。

然而石台卻紋絲不動,甚至連晃動都冇有晃動半下。

「東方雲升你不行,還是讓我來吧!」

石飛龍帶著其他五人飛來,聯手催動一尊鼎,這尊鼎大如山嶽,銘刻有天地人三才之奧妙。

隻見鼎中時而飛出天劍,地印,人慾,無數的大道規則交織,卻仍然不能撼動石台。

「為何會如此?兩大帝器都撼動不了嗎?」

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了,有人嘗試著登上石台,卻發現隻要臨近,就會有磅礴的威壓降臨,恍若麵對一尊仙帝,根本抬不起頭來。

「衝過去!」

石飛龍大喝,抬手一抓,三才鼎凝聚,化成一道劍光,其他五位聖子聖女緊隨其後,以手中天劍開道,試圖登上石台。

「哼!」

東方雲升駕馭仙塔也試圖登上石台。

可以說,這場爭奪大戰到了這個地步,誰能最先登上石台,誰就能夠占據先機。

羅修依然冇有參戰,他駐足在遠處的邊緣觀戰,看到了妙靈。

妙靈的眉心浮現出仙光的印記,絢爛的仙光將她的身體裹住,更顯完美無缺。

她玉手一揮,震飛幾個阻擋的對手,霓裳飄動,如絕世的仙靈神女,搖曳生姿,試圖登上石台。

在她的身後,君臨和紫龍左右護法,頭頂懸浮著一朵白蓮。

元始帝蓮!

上古紀時代,元始族妙靈女帝留下的證道帝器!

ADVERTISEMENT

-必須···”話音未落,少俞已手持拜鶴,欺身而上,紅裙女子進了一下啊,從樹上一躍而下,赤腳踩在草地上,腳上的銀鈴叮噹作響。“原來是來打架的,”紅裙女子臉有慍色,揮掌反擊,手中赤色光芒乍現。少俞借力躍上樹,抬手化拜鶴為索,想去縛了她。“師叔小心!”越密從一旁樹林聽到了響動,匆匆趕來,隻見少俞躍上了樹,青樹上的藤蔓迅速在他身後移動著。越密當即揮起銀月滄刀,凜冽的刀風將身前背對的紅裙女子擊倒在地。少俞找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