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秋寒 作品

第五百一十一章:六道輪迴一念間

    

裏了。這一日,他們一前一後的,進入了雲南境內。其實他們都不知道的是,彼此相距隻有數十裏了。但是茫茫人海之中,想要與之相逢。莫說是這數十裏了,縱然隻是街頭巷尾,若是無緣,相逢亦是不易。這一日,風洛塵走進了一間客棧,龍漪夢卻是進了另一間客棧之中。兩人雖在不同的客棧,卻是在做著相同的事情。他們各自點了,一些雲南的特色菜肴。小二飛速記下,隨即便吆喝著上菜去了。雖然兩人相距數十裏,但是他們點的菜肴,倒是出奇...-

“有前途,現在睡地板,以後當老闆,上車!”葉耀東大手一揮,自己先上車。

邊上的孩子們一個哇哇亂叫的,興奮的又蹦又跳,趕緊往後麵車鬥走。

“哇哇哇~坐拖拉機了~”

“上車上車,我要坐拖拉機了~”

“走咯走咯,要去海邊玩了~快點上車了……”

“快點,你們快點上車……”

“小心一點爬,慢慢來,衣服彆弄臟了……”林家人也全部都走向車鬥,呼喊著讓幾個小孩都慢一點。

林父還特意從家裡搬了兩張長凳出來,放到拖拉機裡麵,好方便家裡的孩子坐。

周圍的鄰居都圍攏在周圍,不管大人孩子都看著這邊的熱鬨議論紛紛。

“你家女婿可真出息,直接開著拖拉機過來把家裡的孩子都拉著過去住樓房了。”

“嘖嘖嘖,可真厲害,咱們鄉裡麵也就隻有一個拖拉機,前兩年纔剛處理了,其他都還冇有人能買得起……”

“這麼多孩子,每天吃飯都得另外單獨開一桌,你女婿可真大方啊……”

“這麼多都拉過去,還好有拖拉機,家裡也有樓房,不然誰敢帶這麼多的孩子回家……”

“阿遠他們太幸福了,娘,我們家有冇有這樣的姑姑、姑丈啊?”

“想得美呢你?咱家都是窮親戚。”

“阿遠,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

林光遠站在拖拉機上麵,開心的朝小夥伴們揮揮手,“不回來了。”

其他林家的孩子也在拖拉機上麵蹦蹦跳跳,又朝底下的小夥伴們喊話,“我們要走了,走了,去小姑家了~”

葉耀東又下車看了一眼身後的車鬥,把他們關起來,又朝他們喊話,讓他們坐好了,他要準備出發了。

“我們都坐好了~”

大家都格外的興奮,就想從自己待膩了的地方去彆人呆膩了的地方玩。

小夥伴們有的連村子都冇出過,他們卻還可以跑遠遠的走親戚,太驕傲。

葉成湖他們也很開心,有這麼多表兄弟姐妹一塊玩了。

現在的人因為結婚早,生孩子也早,家裡孩子也多,雖然說年齡從大到小跨度大,但是一個接一個的,都相差不了一兩歲,三三兩兩的都很有的玩。

“我的足球,我的足球,我的足球也要帶!”林光遠在拖拉機啟動時,纔想起來自己的足球忘記了。

林家人趕緊去給他們找,找到了之後扔到車兜裡給他們。

車頭裡的孩子們分三個方向坐,林光遠帶來的那個球,一路上就給他們在車上坐著來回的踢來踢去。

要不是一路上車子裡頭歡聲笑語不斷,路過的一些村子,肯定都會以為這輛拖拉機在拐賣兒童,裡頭的孩子實在太多,各個年齡段的都有。

葉耀東坐在車前麵開著車,感覺倒是還好,跟孩子們坐在一起的林秀清還冇到家,就已經後悔了,感覺頭都大了,整個腦袋都是嗡嗡的。

不隻是拖拉機行駛時發生的馬達聲,耳邊孩子的吵鬨聲更是響破天,有的被車顛簸的邊踢邊摔,爬起來又繼續玩,鬧鬨哄到一大片。

冇被拖拉機顛簸的頭昏腦脹,反而被這些孩子們吵的身心疲憊。

這還在拖拉機上麵就這樣,要是到家了還得了,真的屋頂都要被他們給掀了。

等回到家下了車後,她才長舒了一口氣。

車上的孩子也跟下餃子似的,一個一個的往下跳。

“可真要命,你們幾個消停一點,已經吵了一路了,等會要是再吵的話,我就直接拿鞭子了,我纔不管是不是我生的,通通一起打。”

“不吵,我們肯定不吵……”

“我們聽話,小姑你家的樓房蓋的跟我們村子裡的樓房一樣高,我們現在可以上去嗎?”

“去吧去吧,趕緊去吧,不要在我跟前礙事。”

因為要趕在天黑前回來,所以他們下午晚飯吃的也比較早,現在這會兒到家後,天都還亮著,還冇完全黑。

葉耀東冇有把拖拉機停在家門口,而是停到了作坊裡麵,讓他們自己跑過去,反正就幾步路,也省得他開來開去。

一群孩子得力後就嘩啦啦趕緊往家裡跑。

“看誰跑第一個……”

“我要第一名……”

“我也要第一名……”

連葉小溪最小一個在後麵都邊跑邊叫著第一。

林秀清在身後看著直搖頭,然後看向葉耀東,“我都後悔了。”

“都是你侄子侄女,你儘管打。”

“頭都大了,待個兩天就趕緊把他們送回去。”

葉耀東無所謂,反正他天天打牌就隻有吃飯睡覺纔回家,這些都是她侄子侄女,她自己承受。

“我不回去了,我出去逛逛。”

“纔剛回來,你家門都不進一下就要跑哪裡去?”

“隨便逛逛。”

“你哪裡是隨便逛逛,你是去打牌吧,腳纔剛著地,家門也不進去,一下就又要溜了。”

“我都陪你在孃家一整天了……大過年的,我也不能就躺在家裡睡覺啊……”嘴裡說著話,他已經走出去作坊了。

林秀清生氣的瞪著他的背影,隻好自己回去麵對家裡的一窩孩子了,這要是冇大人看著,還不知道得被翻成什麼樣?

她打了個冷顫,他還能有地方躲,她卻躲都躲不了,必須得回去看著他們。

手裡提了兩大籃子的乾菜,還冇走到家門口,離著三十米她就已經聽到樓上的吵鬨聲了,她立即加快腳步。

一回到家裡,剛放下手上的兩個籃子,她就開始找鞭子了,連隔壁的幾個孩子現在也跑到她樓上了,她樓上都有十七八個孩子了。

可怕!

冇一會兒,一個個全部都從樓上被趕下來。

他們也很會自己找東西玩,抱著足球跟籃球就又跑到作坊裡頭去了,剛好過年了,空地都空著,冇有曬魚乾,過濾好的魚露也都搬到了屋裡,那片空地也特彆適合他們打籃球踢足球。

林秀清拿著鞭子長舒了一口氣。

老太太坐在電視機前就看著一大幫著孩子來來去去,忍不住道:“怎麼這麼多個?”

“走的時候一個個都想跟,阿東又在前幾天答應他們過年讓他們來家裡玩,一個個就惦記上了,我的耳朵已經受不了了。”

“剛剛喊他們坐下來看會兒電視,結果一個個急著跑到樓上去,想看一下樓房,這會兒又被你趕的全部都往外麵衝,那麼大一幫……”

“待個兩天就趕緊把他們送回去,這樣吵的還得了?”

“大過年的難得來家裡做客,先照顧好先……”

她隨手把鞭子往電視機上麵一放,“我先去給他們鋪床,全部給他們鋪樓上地板上,給他們隨便滾,男的一間女的一間,也不會冇地方睡。”

老太太手裡拿著佛珠,邊看電視邊滾動著。

葉耀東一出去就到三更半夜才滿身酒氣的回來,家裡麵已經靜悄悄了,一點動靜冇有。

他一踏進房門,就湊到床邊看林秀清睡了冇?

林秀清直接兩隻手掐著他的臉頰,“現在才捨得回來。”

“還好不?感覺怎麼樣?”

“自己倒是躲得遠遠的,等到三更半夜再回來。”

“大過年的,誰有空陪他們玩,我組局都還來不及,晚上贏了十五塊,今天白天一天不在家,不知道少贏了多少。”

“包贏的?輸了從來不說,贏了倒是知道拿出來講。你又不給我,跟我說什麼,反正落不到我手裡。”

“那我下次贏了不告訴你。”

“晚上給他們吵的頭都大了,還好後麵電視機裡麵在播孫悟空,把他們給激動的誰都不讓吵了,這才消停了,個個都乖乖的坐在電視機前麵看電視。”

葉耀東脫完衣服上床才說:“那你應該早點把電視機打開給他們看啊。”

“早點放的是新聞,成湖一直拉著他們說新聞不好看,不是帶他們出去玩,就是跑樓上去,後麵有電視劇出來了,才都安靜的坐下來看。”

“那也還好嘛。”

“後麵又吵個不停,一直罵唐僧糊塗蛋……還念緊箍咒……把他們都氣的跳……”

“吼呼~吼呼~”

林秀清話還冇說完,身旁就已經響起了呼嚕聲,惱怒的她拍打了一下,才也跟著睡。

初三一早,葉耀東是被樓上跑來跑去的聲音給吵醒的,葉小溪也跟著同時坐了起來。

然後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她就急匆匆的趕緊爬到床邊去,趴在那裡滑下去,光著腳就往門邊跑。

“你乾嘛?你衣服都還冇穿……”

“找得得,找姐姐……”

“我去,有這麼急嗎?”他也立即趕緊下床將人抱回床上,“衣服都還冇穿,跑什麼?等會感冒了。”

頭上的小啾啾都還炸毛了,衣服都冇穿就急著跑。

葉耀東邊給她穿衣服褲子邊逗她,“明天就把哥哥姐姐送回家好不好?”

“不好。”

“把你的娃娃送給他們好不好?”

“不好。”

“把你的飯飯分他們吃好不好?”

“不好。”

“把你的壓歲錢給他們買鞭炮玩好不好?”

“不好。”

“那明天把他們送回家好不好?”

“好。”

葉耀東樂了,給她把衣服穿好後,又蹲下來給她把棉鞋穿了,“行了,去吧。”

她立即拔腿就跑。

他也跟著穿上衣服出去,桌邊已經站滿了人了,正好滿滿一大桌,都是孩子冇有大人,大人都隻能站在邊上看著,等他們吃完再上桌。

等他先出去蹲門口刷牙時,院門口又呼啦啦的跑進來一大串,都是在叫著各個孩子的名字。

葉耀東不由慶幸,還好他吃完飯也出去玩了。

一直持續到初五晚上,林秀清才受不了,讓他趕緊把人送回去。

“這就送走了?”

“不然呢?你還想養他們一輩子?受得了的?能讓他們待三天就已經不錯了,一個個衣服穿了好幾天,身上都臟得看不出顏色了,趕緊讓他們回家換,也不知道幾天冇洗澡了,五六天有了。”

“那明天吃完午飯就給他們送走。”

“嗯,待了這麼多天也玩夠了。”

“咋可能?你信不信明天說要把他們送回去,一個個得哀嚎。”

“那也得送走,大哥大嫂打算初七過完就去市場開門了,指不定還把阿遠他們三個帶上,明天初六把他們送回去正好。”

“嗯,我無所謂,你要什麼時候把他們送走,聽你的就是。”

“你當然無所謂了,整天神龍見首不見尾,除了吃飯睡覺根本就看不到人,他們有冇有在家裡吵,你根本就不知道,壓根就不關你的事。”

葉耀東隨她念,直接背過身去。

“想辦事了就不要臉的一直湊過來,現在給我說幾句又轉回身,聽都不要聽。”

是的。

他在心裡應和著,眼睛閉上趕緊睡。

她念她的,他睡他的,互不乾擾,不也挺好的嘛,反正他又冇有反駁。

不過,初六一早說要送他們回去,一個個果然滿臉悲傷,都求著再玩兩天。

奈何林秀清鐵石心腸,已經決定了把他們送走,隨他們怎麼說也冇用。

“我們都還冇看過姑丈的大船,能不能上姑丈的大船玩一下?”林光遠眼巴巴的看著葉耀東,“今天好天氣有太陽,帶我們出海逛一圈行不行?”

葉耀東也有些心癢,從開回來就停在碼頭,隻有試水的時候打了一網,然後就冇有出去過了。

隻是不等他同意,林秀清就一口回絕了。

“不行,那條船動一下就得要好幾塊的油錢,你們一個個都太小了,等大了到時候想跟出海乾活,就帶你們去。”

“他們可以不要去,我都大了,都十七了,比你都高,我可以去啊,小姑丈準備啥時候出海啊?”林光遠殷勤的期盼著。

“想著過完十五……”

“啊?那麼晚?”

“連你們要催著我乾活是吧?下午就把你們送走,不準囉嗦,玩了好幾天也夠了,你們說說你們幾天冇洗澡了。”

一個個這下才低頭看著自己身上一塊灰一塊黑的,有的年紀小的袖子都已經擦鼻涕擦的硬邦邦的了。

“好像是挺臟的。”

“先把你們送回去洗澡,換件衣服,不然嚇死人。”

這下一個個就不說話了,被送走的時候也冇有再囉嗦了,隻是依依不捨的追問,等放假了可不可以再來。

林秀清可不敢再答應了,就這幾天就已經受夠,哪裡再敢招待這麼一大群。

葉耀東傍晚的時候也跟他爹商量,“大船的船工你都叫好了嗎?”

“叫好了,都是我們村的老漁民,包括你要帶上船的那個結巴,總共四個人,加我們兩人,共6個。”

“裴叔那邊有說什麼時候出海嗎?”

“他們可能最近兩天有天氣就出去,咱們是不是也跟他們一起同個時間出海?村子裡有些勤快一點的也都在那裡說這兩天看一下,冇什麼風浪的話也打算出海。”

他摸了摸下巴,“那我們也跟裴叔一起出發好了,今天二十六號了,再過兩天就3月1號了。”

“看一下最近有冇有好日子先。”

他們當地人做什麼事都喜歡看個日子,更不要說年後第一次出海了,更是要看個日子,討一個好兆頭。

“行,那就提前把要帶上船的米糧都準備上,省得還要另外補充。”

“差不多是得提前準備一下。”

等第二天,葉耀東也跑阿光家問了一下他,準備什麼時候去市裡?

過了一個年,葉惠美的肚子都4個月出頭了,現在還裹著棉襖看不出來,再過段時間開春衣服穿薄了,就捂不住了。

他想著,等他出海前,提前將他們跟老丈人也一塊送到市裡去。

“我們行李都收拾好了,我也交代阿財了,我家的兩條船,反正貨都是給他收,到時候貨到了就讓他接就行了。”

反正也就半年,至於合夥的兩個船,會不會也趁他不在傢俬吞一點,那他也顧不得,隻能每個月定期回來幾天查個賬。

孩子總比那點錢重要。

“那也行,反正你爹年前也交代了我娘,讓她幫忙給你大妹重新再說一門親,要是有合適看對眼的,到時候定下來,你也可以直接交代給你未來妹夫接貨,也更放心。”

“對,現在這也隻是暫時的,反正再說嘛,怎麼也是肚子裡的孩子重要。你看一下啥時候送你老丈人丈母孃去市裡麵,我們就跟著去就好了,時間你們定。”

“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就行,我過來也是問一下你爹啥時候出海,打算跟你爹一塊出發,然後在出海前先跑一趟,把你們送到市裡,或者要是來不及冇空的話,就交代家裡的小弟送你們去。”

“都行的,我爹已經看好了日子,初十出海。”

“那今天初七,還有三天,那我回去準備一下,也不用叫我娘看日子了。”

“嗯,大家都在說初十是個好日子,很多人也都打算初十開始乾活,正好這個年也過得差不多。”

“好,你爹這會不在家,出去了?”

“打牌去了。”

“那我們也打一會兒。”

“行,我叫兩個鄰居湊個腳……”

明明是出來辦正事的,結果又上桌了,林秀清在那左等冇看到人,右等又冇看到人,飯點了纔看到。

“整天出去了就不知道回來,說去一下阿光家就回來,結果你又到了飯點纔出現,娘前麵過來說初十是個好日子,很多人都打算初十出海。”

“我知道啊,剛去阿光家問了,他爹也初十出海,到時候一塊出去。”

“那是不是準備兩條船都在一處作業啊?”

“看吧?看情況再說。”

“都在一處作業的話,那也有個照應,也安全一點,海域那麼寬廣,保持距離也不會有影響。”

“嗯。”

“那你明天記得推幾袋稻穀去碾米作坊那邊脫一下殼,記得把米糠帶回來餵雞。”

“知道了。”

葉耀東接下去兩天也顧不得打牌了,把該準備的米糧油菜都準備上,該搬運上船的筐筐水桶煤爐,被子褥子,雜七雜八的一堆東西運送了一趟又一趟。

嚴格算起來,這可是他的東昇號第一次出海,全家都格外的重視,都跟著一起忙活,準備東西。

在碼頭外麵停泊了那麼久,看過的人一波又一波,結果卻冇有真正意義上出去過。

林秀清也在給他收拾衣服行李,全部都裝到他買過來的那個密碼箱裡,給他帶上船。

“我再給你準備兩套衣服,萬一濕了的話也有衣服換,還好這兩年家裡條件好起來,給你衣服做的也多,以前的舊衣服都可以拿來乾活穿,就是棉襖都是這兩年新做的,舊的隻有一件,以前的都不保暖了,兩件給我合成一件了,新的拿來乾活穿也太浪費了,有些心疼。”

她手裡拎著棉襖,左看右看都有些捨不得讓他拿去乾活穿。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要想想,一件衣服的價值體現在你穿的次數。十塊錢的衣服你要穿一百次,那不是也很夠本?那是不是比五塊錢的衣服穿十次,來的夠本?”

林秀清笑了,“哪有你這樣算的?”

“本來就是這麼算的,你要是做一百塊錢的衣服,我穿個一千次,那不也跟十塊錢穿一百次的價值差不多?日常我都在海上,那穿著乾活,是不是比放在家裡,偶爾穿那麼一次兩次來的值?”

“說的也挺像那麼一回事,也不知道怎麼的,一堆歪理從你嘴裡說出來聽著也都有道理的。”

“所以啊,我買給你的裙子你得多穿才能夠本,不然的話好幾十塊錢你就穿那麼一次兩次那不是虧了嗎?”

“所以還是得買便宜的布料做衣服,這樣才劃算纔夠本。”

倒地!

白灌輸理唸了。

“你還是把我棉襖都準備起來吧,在海上穿跟日常穿區彆不大,每一件舊衣服都是從新衣服過來的,我也冇有天天走出去,反正乾活的人穿什麼都正常。”

“知道了。你密碼箱也得放好一點,到時候單子啊,錢啊啥的都可以鎖到裡麵……”

“不用,我讓船廠在我的床鋪下麵打了一個鐵盒子,固定在床板下麵,隱蔽的很,到時候錢就藏在裡麵,反正鑰匙帶在身上就好。”

“這樣啊,那行李箱就不用帶去了,帶到海上去又潮,萬一脫皮了就不好看了。”

“帶著吧,東西買過來就是拿來用的,堆在家裡不是浪費嗎?記得把我的墨鏡也一起放到行李箱裡。”

“你這是出海,不是去玩乾嘛的,帶什麼墨鏡啊?在海上誰看你啊,耍什麼帥?”

葉耀東敲了一下她腦門,“我是帶著在海上防水麵反光,順便也能擋擋風什麼的,不至於風大的時候睜不開眼睛。”

“哦哦,我還以為要給你把花襯衫也一塊帶上。”

“想哪裡去了?”

“後天纔出發,明天還有一天,你是準備自己送惠美跟我爹他們去市裡,還是交代給王光亮?”

“交代給王光亮吧,反正市裡你爹跟阿光也熟,我跟過去也冇啥事,他們幾個現在拖拉機也開的很6,讓他們慢點開就行。我明天還得上船檢查一下看看有冇有什麼東西落下的。”

“那也行。”

“那些魚露你記得每隔半個月就叫那些小子送一趟市裡跟縣城,還有鎮上。每天送出去多少缸都記好了,回來空缸跟滿缸也得記一下,這樣纔好算錢對不對。反正價錢固定在那裡,你隻管算貨收錢就行。”

“這個我知道,賬都是我算的,我比你清楚。”

“嗯。初十就叫他們過來乾活,作坊也一起開工曬魚乾,你到時候記得開工紅包也給他們發一個,不用太多,意思一下給個一兩塊就夠了。”

“魚露作坊那裡也就隻剩下倒一下平地,初十也叫師傅們過來倒一下地麵,然後看個日子讓木工把大門安上,我到時候算一下總賬跟你講。”

“咱家還有多少錢?”

“四萬不到一點,年前那些魚乾囤了一萬多塊錢,然後現在又得開始囤,接下去又要開始花錢了。”

葉耀東點點頭,心裡感覺還好麼,還有四萬,年後再囤個一兩萬的貨,接下去一整年就等著回本就可以了,不會再有大的支出。

除了那七條船的交貨,那也是陸陸續續的,不是一口氣結算。

“等大船出海,到時候又多一個進項,付出應該可以持平了,這個錢應該不會再減少了,市裡店鋪掙的錢,還能給咱們的存款再慢慢增加。”

“希望吧,反正有錢進,心裡頭就冇有那麼焦慮,不然一直光花錢,而且每一次阿財那邊送過來的貨都得好幾百,隔幾天就得結個一兩千塊錢。”

“放心吧,以後每隔幾天我也會給你帶回來一筆錢,補充你的小金庫。”

林秀清笑了笑,給他衣服都理好,密碼箱的拉鍊拉起來放到凳子上。

“希望如此,就指望著你掙大錢了,讓我在家裡數錢數到手抽筋。”

“嗯,嫁給我,你就等著享福吧。”

“怎麼個享福法?”

“先給我打洗腳水?”

“去你的!”

-三掌,也許便不再是癡心妄想。龍逍遙向著煌千秋緩緩走去,心中卻是在思索著對策。就在此時,他的眼中突然閃過了,一道異樣的光芒。在這一瞬,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十分冒險的決定。“老夫這第三掌,擁有著封皇境巔峰的威能。若你在接掌之後,還能屹立不倒,老夫便算你勝了。若你無力站起,便需在我萬妖洞,為逝去的萬妖贖罪三年。”“既如此,我們便一言為定,還請出掌吧。”龍逍遙爽朗一笑,他負手傲然而立,眼中並無一絲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