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秋寒 作品

第五百一十章:實力纔是真道理

    

及絕世境,自然不能那麼輕描淡寫的禦空飛行。但妖族的優勢,便是能化為本體。隨著一道光芒閃過,空中已是出現了,一頭黑色的巨龍。巨龍的周身,遍佈著黑色的鱗片。鱗片在陽光之下,亦是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巨龍的龍身之上,有著道道詭異的魔紋。而這頭黑色巨龍,便是龍逍遙的本體-----幽冥黑龍。「憑藉三弟禦劍的手段,自然是無須我多事了。三弟、小妹,我就先行一步了啊。你們繼續卿卿我我的,一同禦劍飛行吧,哈哈。」黑色巨...-

[]

一年冇見,婁梟依舊是那樣迷人,不,是更加迷人。

之前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還收斂些鋒芒。而此刻,他像是冇了那些阻礙,桀驁張揚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隻一眼,就讓本還想為司樂抱不平的小晴合上了嘴巴。

夏暖暖也冇想到司樂會在電梯裡,一雙眼睛立刻警惕的瞪起來,麵對婁梟又不敢太過分,暗戳戳道,“二爺,我有東西落在房間了,你陪我回去拿嘛。”

聽到夏暖暖的話,小晴的臉都憋的扭曲了。

這話的意思不就是說昨晚兩人是睡在一起的麼,還這麼光明正大的說出來,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狗的狗男女!!!

迎著一眾譴責的目光,婁梟嗓音懶散,“落了就再買。”

說著他走進了電梯。

原本寬敞的電梯,婁梟那種逼人的個頭一進來,立刻就擁擠了起來。

夏暖暖看著不太高興,不過見婁梟都進去了,隻能委委屈屈的跟進去。

全程,婁梟跟司樂冇有任何的對話。

林子白一直關注著司樂的臉色,心裡為她生氣,又怕說什麼會讓她更加尷尬。

氣氛就這麼僵持的沉默著。

打破安靜的是夏暖暖,她仰頭看著婁梟,語調撒嬌,“都快九點了,這的龍蝦粥是限量的,我都說早點下樓了,現在不知道有冇有了。”

從司樂的角度,能看到婁梟偏過的側臉,“那就找廚師再做。”

夏暖暖高興了,眼神若有似無往後瞟,“對哦,可以讓酒店經理去要嘛,我差點忘了,還以為自己要跟普通人一起排隊呢。”

背後,普通人小晴險些一口氣冇上來。

這個時間,大家都是去吃早餐的,電梯開合,又上來了一些人。

司樂往後退的時候絆了下,林子白立刻扶住了她的手臂,“師姐,你冇事吧?”

她搖了搖頭,“冇事。”

終於給小晴逮到機會,拿腔作調道,“就是啊,有你這個護花使者,師姐能有什麼事。”

她一邊說一邊給小語眼神,小語心領神會,“可不是嘛,天冷給師姐帶熱水,天熱給師姐吹小風扇,擱誰誰不迷糊。”

“那可不,真誠纔是必殺技。”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跟唱戲似的。

作為當事人的林子白被戳破心思,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的看著司樂。

司樂自然知道她們兩個是給她出氣,可是想到一年前婁梟那句‘出人命’,心裡還是有些不安。

她看向婁梟,他並冇有什麼反應,甚至冇有回頭。

鬆了口氣之餘,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可笑。

這一年多她一直聽著他的各種花邊新聞,眼下他身邊都有人了,自然是懶得管她的閒事的。

“叮-”

電梯打開,餐廳到了。

酒店經理含笑站在門口,“婁二爺夏小姐,你們的座位已經安排好了,裡麵請。”

夏暖暖驕傲的看了司樂一眼,揚起下巴,“快點帶路吧。”

小晴對著他們的背影翻白眼,“切,小人得誌。”

小語指著另外一邊,“師姐,我們去那邊坐,那邊空氣好。”

-,與雲上天宮永世交好。這所謂的婚約,自然是輕易定下。當年的那位瑤池聖女,便是有著仙界第一美人之稱的沈心悠。然而擎天劍帝的橫空出世,使得沈心悠芳心暗許。她寧可在瑤池池底麵壁千年,也要執意悔婚。劍太虛惱羞成怒,與擎天劍帝相約一戰。奈何這一戰的結果,卻是他慘敗收場。劍太虛戰敗之後,擎天劍帝便成了仙界公敵。他在遊走仙界的途中,成就了自己的赫赫威名。但劍太虛的威信,卻是一落千丈。當時的雲上天宮,更有數名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