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8章

    

:“你放心吧,這點朕知道。”“這次,這個老東西,他跑不掉了!”他聲音鏗鏘,有著君王的意誌,隻有將蔡淳弄死了,朝廷纔可以真正的全麵重建,大展拳腳。也隻有他死了,才能得到線索,一步步的查下去。安必烈重重點頭,對他信心十足。“......”約莫又是半小時後,安必烈離開了,他奔波了數月,還冇有好好休息過,葉離也就為他取消了接風的晚宴。送走安必烈,葉離又找到了勝七等人。“怎麼樣,考慮好了嗎?”他笑著拍了拍肩...-

他表麵吊兒郎當,但不代表他忘了自己是為什麼來的。

很快,他偽裝成商人的模樣摸到了樓蘭王宮的宮門外,讓六扇門散開踩點!

一間酒肆二樓。

“真要進去?”千月望著把守森嚴的樓蘭王宮,忍不住問道。

葉離淡定的喝了一口茶,窗戶被他推開了一點點,正好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王宮:“不進去,怎麼救人?”

“可太危險了,我不明白為什麼你不用軍隊,樓蘭不敢和大漢開戰的,一個人質而已,我不信樓蘭女王敢這麼做。”千月嚴肅,潛意識不願意葉離太冒險。

“樓蘭不敢,曼陀蘭敢!金珠的被抓,絕對不是偶然,這裡麵肯定有著很多秘密!”葉離篤定,嗅覺靈敏。

聞言,千月不再多說什麼。

半小時後,六扇門的人全回來了。

“陛下,摸清楚了,樓蘭的王宮隻有四個門,全都是由近衛軍在把守,目測人數最少一千,配備了很多瞭望塔和弓箭塔,防守的確很森嚴,聽過路的人說,似乎樓蘭王宮的門口還圈養了許多狼狗。”

“這些狼狗嗅覺靈敏,一旦察覺到有敵進入,就會撕咬,叫嚷。”

“而且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入,就算是樓蘭的大臣也必須要旨意纔可以進去,還要嚴厲搜身!”晉十三道。

聞言,葉離蹙眉:“這麼森嚴?”

“怎麼感覺王宮像是封鎖了一樣?”他嘀咕,自己的皇宮也隻有戒嚴的時候纔會那麼的森嚴,否則至少文武百官可以進入的。

千月道:“狼狗是西域人培育出來的,繼承了狼的特性,又被馴服。”

“上次狼群的厲害咱們已經見識過了,這要是進去,不是又得塗抹糞便?”她一臉的倒胃口。

“糞便味道太大,狼狗不察覺,守衛都察覺了,行不通。”葉離搖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那森嚴至極的樓蘭王宮,連近衛軍換防,都是人先到了,另一隊再走,根本毫無空擋。

特彆是城門口的瞭望塔,火盆很大,幾乎能把直徑十米的空地看的明明白白,而這些空地就算是六扇門也不可能瞬移過去,肯定會被髮現。

這樓蘭王宮,有能人佈置啊!

這一刻,連他都犯了難,這的確有點難滲透,怪不得拉赫都說毫無辦法,除非旨意。

就在他沉默之際。

突然!

一輛華貴的馬車伴隨著眾多衛士的護行,竟直接進入了樓蘭王宮,冇有任何人阻攔。

葉離全程都看到了,目光不由一閃:“這是誰的馬車?”

千月也看到了,不由將窗戶推的更開一些,她隻不過看了一眼便道:“是個女人的車馬!”

“你怎麼知道?”葉離看去。

千月解釋道:“樓蘭規矩森嚴,車馬高度,大小都由身份地位而定。”

“因為女王的原因,女人可以和男人乘一樣的馬車,隻不過為了分辨,女人乘坐的馬車,在馬車的上放會加三根雀羽。”

眾人一看,還真是!

葉離努力想要看清楚那輛馬車的旗幟是哪一家旗幟,但因為距離太遠,而且已經進入王宮,看無可看了。

他腦中當即有了主意,脫口而出:“在這裡等著,等馬車回來,看看是誰的馬車。”

“如果可以,說不定可以靠他們進入王宮!”

“是!”眾人抱拳。

於是,所有人就在酒肆開始了無邊無際的等待,一直從上午等到晌午,再等到下午,依舊冇有人出來。

一般來說,進入王宮這樣的地方,待不了多久就要離開的,不可逗留,可偏偏等了這麼久都見不到人出來。

一度讓葉離都覺得剛纔馬車裡的人是不是就是王宮裡的妃子,但轉念一想,樓蘭之主是個女的,她有什麼妃子?

-,夫人,你過目。”王婕眼神閃爍,讓人去接了過來,當她看到上麵赫然寫著存銀五十萬之時,眼中閃過了一絲驚喜的色彩!這可比新野坡那些破糧食值錢多了!她眼神閃爍,心知葉離是條大魚,臉上故意不屑:“才五十萬?”葉離暗罵,好一個貪心的女人!“五十萬不過是開胃菜罷了,能和夫人您同乘雲州河,是我夢寐以求的事,這五十萬兩就當是給您的零花錢了。”葉離極其闊綽的說道,而且故意裝的財大氣粗,頭腦簡單,好像要包養對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