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7章

    

衝散了。”夏陽臉色難看道。“一群廢物,陛下若出事,我拿你們是問!”蘇心齋罕見發怒,罕見罵人,她從來都是一個冰山禦姐,但隻要葉離有危險,她的心總是會不平靜。說罷,她獨自一人,仗劍再度殺出一條血路,直撲峭壁,驚為天人的身手和輕功讓她的速度極快。“快,你們跟上,這裡交給我!”夏陽衝晉十三等人大喊,他們幾乎全部負傷。“好!”晉十三等人咬牙,隻能留下禁軍,衝向山巔。六扇門一走,禁軍壓力更大,麵對兩側不斷撲殺...-

艾莉姐妹的震驚這才消減一些,而後重重點頭:“冇錯,大人說的全都對!”

“那你們怎麼會被賣到這裡來?你們可是白皮膚?”葉離狐疑。

艾莉聞言垂淚,傷心無比:“大人實不相瞞,我們本是公爵之家,在大汶帝國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恰逢王位更迭,家族因站位不對,遭到清洗。”

“我姐妹二人趁大亂逃出,往東跑了兩個多月,最後被一群劫掠隊給抓了,最後幾經輾轉,最終來到了樓蘭。”

說完,艾珍也跟著哭了起來。

兩個西方高挑白人女子,抱頭痛哭,那場麵一度看的人以為是在做夢。

因為白人,這還是第一次見,以前的突厥,現在的西域,都冇有白人,最多就是像千月這種天生麗質,皮膚雪白。

但和白種人依舊有著不同。

葉離心生感慨,爭權奪位這事在哪都有啊。

“彆哭了,擦擦吧,既來之,則安之。”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也冇必要安慰,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做。

“等我辦完了事,會放你們自由的。”

“這幾天,你們就現在這裡待著。”

“是!”艾莉哽咽點頭。

簡單瞭解了一下西方,葉離便冇有再說話的意思,畢竟那還不是現階段考慮的事。

回頭一看,不知何時,千月已經收拾好了,等待在他身後,像是一個跟班似的。

“走!”

“是!”

“......”

不一會,一行八人就已經來到了樓蘭的大街上,這裡物資豐富,許多水果都是中原看不到的,還有許多苦行僧跪拜,頭戴氈帽的樓蘭人正在噴火,耍猴,表演雜技。

眾人親眼所見,一個變戲法的老頭用一塊布擋著,將自己變成了一隻鳥,然後一眨眼,又變了回來,引得整條街的人都在喝彩。

“好!!”

“好神奇!”千月紅唇張大驚呼,美眸直勾勾的。

“幻術而已,他騙了你們的眼睛。”葉離道。

千月跟在他身側,看著他側臉的輪廓:“你看都冇看,怎麼知道是幻術?”

“這世上冇有鬼神之力,有的隻是障眼法,在中原,有一些厲害的方士表演的比這個都誇張,但無一例外,皆是障眼法!”葉離道。

聞言,千月有些不服。

“這麼說,你們漢人還是最厲害的了?”

“你們?你不是?”葉離回頭。

“我......我從小生活在西域!”千月道。

“那你身上一樣流了漢人的血,跟了朕,是朕的手下,你就是漢人!”葉離道。

“你這人,好霸道!”

“那你喜歡麼?”葉離賊笑,心想自己更霸道的你還不知道!

千月瞬間翻了一個白眼,本來已經忍不住笑了,但嘴角生生被自己壓了下去。

“自戀狂!”

葉離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西域,格格不入,唯一的樂趣就是跟千月打打嘴仗了,也算是苦中作樂。

-是共舞,又像是比試,劍氣縱橫,起手暗藏正負奧義。二人很像,劍術幾乎一致,但氣場卻又不同,一個是絕世高手的淩厲,另一個是壓迫力十足的強大,更加外放。二人交織,宛如神仙眷侶。“蘇姨,你接朕一劍試試!”葉離突然出手,一劍宛如遊龍。蘇心齋罕見的笑了,紅唇微微上揚,來了興趣,又有點天下第一的不屑,她雙腳點地,一個輕鬆的轉身避開。和葉離擦身而過的時候,甚至還點評道:“比以前有進步,但還是太慢了,想對付師傅,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