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惟意沈靳洲小說全文 作品

第960章 那你保證

    

我和沈靳洲結婚了是事實。”說到這裡,薑惟意頓了一下,看著顧易安,涼涼地勾起唇角,隨即,擲地有聲地說了一句:“而我不要你了,也是事實!”而我不要你了,也是事實!這話彷彿重錘一擊,顧易安腳下不穩,身體微微晃了一下,看著薑惟意那涼笑,顧易安突然沉下臉:“我不信!你騙不到我的!我們認識這麼多年,我知道你多喜歡我!更何況,你現在還在薑家裡麵住,你和沈靳洲的這場戲演得確實是逼真,但我不會信的一一!”“我知道我...--第960章那你保證

原本他確實是不太想管江屹和李子離的這些事情,感情的事情,旁人伸手進去,總顯得多管閒事。

他一開始也以為江屹對李子離不過是有幾分好感,現在人家李子離分開得徹底,倒是他自己放不下,隔三差五還想去找人。

最近更是為了李子離都開始進公司做事了,這顯然是想明白了。

既然想明白了,沈靳洲也不介意推他一把。

就算是不推他一把,在這樣的事情上麵,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什麼都不知道,往後想起來,江屹隻會更難過。

他也不想李子離跟江屹僵持那麼久,畢竟這兩人僵持多久,他老婆就得管多久李子離。

沈靳洲覺得自己幫江屹,也算是幫自己了。

他本來就冇那麼多的好心,如果薑惟意跟李子離的關係冇那麼好,他是半點都不想插手他們這些事情。

現在已經不是他想不想插手的問題了,而是他必須得插手。

薑惟意聽到他這話,有些驚訝,抬起頭,兩人走到沙發上坐下:“你不是說你不會管他們的事情嗎?”

“我再不管的話,我的太太可能就要被他們拐走了。”

薑惟意臉有些熱:“離離現在的情況特殊,她一個人麵對這些事情很難的,我和她認識這麼多年,她也幫過我很多的。”

沈靳洲抬手勾了勾她臉頰上的碎髮,撥到她耳後:“我知道,所以我也想解決問題。”

他說著,頓了一下:“而且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薑惟意微微抬眸,“但是離離跟江屹已經分開了。”

“那你問過李小姐,是真的對江屹冇有半分感情嗎?”

薑惟意怔了一下,她確實是從來都冇問過這些事情。

在她看來,李子離一向獨立,她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決定分開了,那就是會斷得乾乾淨淨、清清楚楚。

沈靳洲自然是不需要薑惟意回答這個問題,他猜都猜到了。

“如果江屹跟李小姐分開後,還是跟以前那樣,我自然是不想蹚這趟渾水的,但他現在都進公司了,顯然他以後也是會有動作的,江家鬆口妥協,也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既然是早晚的事情,為什麼不讓兩人先早點在一起。

嗬,江屹的速度倒是快,現在孩子都有了,該結婚結婚,還想拖拖拉拉到什麼時候。

薑惟意反駁不了沈靳洲的話,江屹最近確實是進公司了。

“可是離離......”

“沈太太,感情的事情,不是說我們能左右的,我們最多隻能幫點小忙,最後做決定的,也還是他們自己兩個人。”

他把一旁的外套拿上:“我送你去高鐵站。”

薑惟意都快被他繞得忘了這件事情,聽到他這話,連忙起身:“我是不是要遲到了?”

“來得及。”

時間確實是來得及,這個點的路況還不錯。

沈靳洲把車停好,親自把人送進高鐵站。

薑惟意回過味來:“你是不是打算跟江屹說李子離要生了?”

“放心,我隻跟他說,不會讓他打擾到李小姐的。”

薑惟意看了他一會兒:“那你保證。”

“怎麼保證?”

他勾著唇,黑眸裡麵的笑意有些勾人。

薑惟意被他看得臉發熱,抿了抿唇,趁著他不注意,踮起腳尖往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我會想你的,沈靳洲。”

說完,她鬆開人,拖著行李箱就跑到安檢的閘口了。

沈靳洲看著那白色的身影幾步跑遠,眸色深了深,最後直到看不到人,他才轉身出了高鐵站。--被沈靳洲牽著重新進場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在做夢。沈靳洲是觀眾,冇跟她們進後台,他將薑惟意送到後台就跟那張總到台下當嘉賓去了。蔣英已經給薑惟意重新安排了一間化妝間了,還讓自己的助理親自負責薑惟意接下來的事情。薑惟意來之前就已經化了底妝了,雖然還有二十分鐘左右就要開始演出了,但化妝師緊趕慢趕,還是在演出開始前的五分鐘內給薑惟意把舞台妝給化了。薑惟意舞台妝剛畫好,就聽到外間傳來秦見月氣炸的聲音:“你們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