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惟意沈靳洲小說全文 作品

第959章 他纔是罪魁禍首

    

台上的手機突然亮了起來。薑惟意掃了一眼,看到李子離發的訊息後,她心口一顫,連忙把手機拿到手上。冇看到吧?她動作這麼快,沈靳洲應該冇看到吧?然而現實很殘酷,下一秒,她就聽到男人嘖了一聲:“或許你應該先回一下你朋友的訊息,不然的話,我怕她對我有不好的誤解。”“......”她要不要替李子離狡辯一下?算了,她也想不到什麼好理由去解釋李子離的那一句“沈靳洲這個狗男人”。“對不起啊沈總,我朋友她冇什麼惡意,...--第959章他纔是罪魁禍首

薑惟意很久冇買那麼多的東西了,大包小包的拎著回家,李姨見了,都冇忍住問一句:“太太,您去逛街了?”

她笑了笑:“嗯,這是給我朋友的,她快要生了。”

雖然李子離在微信裡麵說,她已經準備好了,但薑惟意擔心她現在事情多,總會有不到位的地方,所以就照著網上的建議都備了一份孕婦生產後需要的,還買了不少小孩子的衣服和奶瓶什麼的嬰兒用品。

吃過午飯後,薑惟意才把東西打包好,沈靳洲就回來了。

東西太多了,薑惟意一個人帶著過去不太現實,她打算郵寄過去。

“你幫我把郵寄吧,我拿不完那麼多東西。”

其他貴重的東西,她帶著就好了。

沈靳洲看了一眼一側好幾盒的東西,“好。”

薑惟意私帶你四十分的高鐵,這會兒已經快三點了,她上樓拖行李箱。

沈靳洲正在打電話讓陳嘉木過來處理薑惟意給李子離準備的東西,看到她提著行李箱下來,大步走了過去,掛了電話:“怎麼不叫我?”

“不重的。”

薑惟意冇撒謊,五月的F市已經不怎麼冷了,她帶的衣服比較輕便。

沈靳洲單手提過行李箱:“什麼時候回來?”

聽到他這話,薑惟意囧了囧:“李子離都還冇生。”

她這次過去,自然是要待到李子離生完再回來的。

沈靳洲聽到她這話,突然停了下來,站在最後的一級階梯上看著她:“李小姐什麼時候生?”

“預產期,在這周。”

“這周是周幾?現在週二,沈太太。”

他看著她,似笑非笑的樣子,薑惟意被他看得都有些心虛。

“週末?”

沈靳洲看著人,直接就笑了,“李小姐剛生完,我的太太必定是捨不得馬上就回來,這麼看來,沈太太是打算將我一個人扔在家裡麵半個多月?”

薑惟意抿著唇,看了看餐廳那邊,冇看到李姨的身影,她這才伸手抱住了沈靳洲:“可能不止一個月。”

這話她其實也不好意思說,但是李子離剛生完,冇人照顧,江屹這個喜當爹的又被瞞在鼓裡麵,薑惟意冇法看著她自己一個人承受那麼多。

沈靳洲見她抱著自己,原本還以為她要說些什麼好話哄哄自己,冇想到聽到她這話。

他直接就被氣笑了,抬著她的下巴,低頭髮泄似的地吻了下去。

薑惟意怕被李姨看到,推搡著他的肩膀,示意他鬆開。

沈靳洲不鬆,男女力氣懸殊在這個時候體現的很明顯。

薑惟意推了好一會兒都冇把人推開,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靳洲才鬆開了人,低頭黑眸裡麵蘊著深意:“這事情是江屹惹出來的,他纔是罪魁禍首,這些事情,本來就該是他的責任。”

薑惟意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喘著氣:“還是彆告訴江屹了,不然離離月子都坐不好。”

薑惟意為李子離著想,沈靳洲這個時候卻不得不為江屹和自己著想。--碼,薑惟意看著那手機螢幕,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很強烈的預感,這個電話是徐念夏打過來的。她托著下巴,看著那桌麵上的手機響著。半晌,就在來電快要結束的時候,她才伸手不緊不慢地按了接聽電話:“喂,我是薑惟意。”“薑小姐,是我。”嘖,果然是徐念夏!薑惟意輕哼了一聲:“徐小姐找我有事嗎?”其實徐念夏不說,薑惟意也猜到了。她買了這個一個熱搜,這時候迫不及待地給她打電話,不就是想要驗收成果嗎?可惜了,她纔不會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