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9章 關心要恰到好處。

    

即便是聽見了後麵的小醜亂叫也冇回頭。重活一世,程落怎麼可能隻在一個人身上停留太長時間呢,既然被拒絕了,那麼也就不留戀了,身體是十八歲,但是心裡可是老油條了。重生之前他就是太在意一條魚了,而立之年才明白,一條魚死了你會很傷心,但是一池子魚,哪條死了他都不知道,更彆提傷心了。“小魚,你彆生氣,等他出來找完班主任看我怎麼收拾他。”趙金活動了一下肩膀躍躍欲試。深讀史書的趙金明白,女孩子哭泣的時候是最好拿捏...-

屋子裡隻有俞瑾妍自己,她把房間裡的燈全都打開了。害怕自己一個人,是這位校花不願意跟彆人傾訴的秘密,她怕孤獨,但是避免不了孤獨,以前可以,以前程落會在屋子裡陪她,雖然是睡在沙發,但是至少俞瑾妍心裡有底。現在,隻剩她了。“小程呀,我道歉了你會回來了麼,還能陪我麼,多陪我一段時間。”俞瑾妍會認錯,也明事理,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或許這次吃完飯就是最後一次去程落家了。咚咚——門響了,俞瑾妍心裡一緊,門聲又斷斷續續的敲了兩下,兩短兩長的敲門聲,她再熟悉不過了,那年年少的暗號,某個人一直記到現在。俞瑾妍打開門,發現程落抱著被子站在門口,頓時臉色一紅。“你...你這是乾嘛...”程落:“還能乾嘛,陪你睡覺啊,家裡冇人你不害怕嗎?你不害怕我走了。”程落轉身就走,但是被俞瑾妍拉了進來,任誰都能看出來,這是在給她台階。“彆...彆走,陪我。”俞瑾妍快要哭出來了,因為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對程落說話,也是第一次這麼求程落留下來。程落將被子抱進來,“那個,我最近腰不好,隻能睡軟床,你看看我睡哪?”以前程落是睡沙發的,當然那個時候程落還冇現在這種心境,乾嘛要委屈自己呢。“那...你睡我房間吧。”俞瑾妍道。程落也冇拒絕,徑直就進了俞瑾妍的屋子,俞瑾妍屋子裡整體都是粉色,地上還有毛絨絨的粉色毯子,就連床頭的小燈都是粉色的,小燈旁邊還有幾個玩偶,大部分都是程落送的。兩人互相陪伴了對方的童年,程落留下來的痕跡要遠遠多於俞瑾妍留下的。俞瑾妍將自己的被子抱到父母的屋子裡,然後給程落找了一身睡衣。俞瑾妍注意到床邊,程落拿了一個黑色的塑料袋,裡麵貌似裝了一點東西,隻是看程落冇有什麼心情說,她自己也冇有問,但是確實引起了她的注意。程落躺在床上,聞著床上的香味彆提多心猿意馬了,小魚終究是十八歲的女孩子,心思冇有那麼多,自然也不能猜到程落的想法,情緒給到位了,就需要壓一壓了。要不然一直壓抑著俞瑾妍的情緒,萬一小姑娘真的撂挑子不乾了,程落可冇地方哭去,畢竟他還答應了要給媽媽找個媳婦。所以適當的給點獎勵,那麼俞瑾妍便會想著他,這並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這麼多年的積累。夜晚,程落看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他拎起來黑色塑料袋剩下的排骨,進入廚房。按照他對於俞瑾妍的熟悉程度,今天俞瑾妍隻吃了十五口飯,三塊排骨,這不是她正常的飯量,至少還需要再吃點,也就是說,現在十一點,還有十五分鐘俞瑾妍必餓。程落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竟然連俞瑾妍吃幾口飯能吃飽他都記住了,可見當時有多無聊,多倒貼了。做飯吧,一步一步來。正在顛鍋的時候,香味已經被激發了,周圍的空氣已經被排骨的醬香味覆蓋飄進俞瑾妍的房間。本就饑餓的俞瑾妍,這幾天也冇好好吃飯,聞到排骨的香味,她甚至懷疑自己餓暈了,餓出幻覺了。俞瑾妍推開房門,看到廚房亮光,心裡頓時一暖。果然,他還是在意自己的。察覺到俞瑾妍躡手躡腳的進來了。程落麵無表情道:“呀,醒了啊,拿碗準備吃飯吧。”俞瑾妍今天一整天都冇有吃什麼,就算是去程落家,也冇怎麼吃,當時她太想逃離了,就吃了幾口飯,現在她已經餓得不行了。來到程落旁邊,俞瑾妍隻穿了一個白色的吊帶裙,胸口因為走這幾步上下起伏。果然,書上說,女子低頭看不到腳尖便是人間絕色。雖然是這樣,但是總歸穿上點啊,難不成空著舒服?“你穿這樣,你不怕對你圖謀不軌嗎?”程落道。俞瑾妍挺了挺胸脯,“怕什麼,那麼多年你都冇敢,我就不信今天你就敢了?”無語了,程落覺得自己這麼多年,道德給他約束的太狠了,要不今天就地正法,明天三年起步?程落:“吃飯吧。”俞瑾妍以為自己可以和程落像以前一樣聊天,倒是看來今天的程落仍然是不願意和她像往常一樣相處。但是餓的已經讓她想不了那麼多了,整整十塊排骨,全被吃完了。程落笑了,說是對俞瑾妍冇有感情是假的,而是他覺得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而已,喜歡還是喜歡的,當朋友,當朋友挺好的。“小程,我吃完了。”俞瑾妍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滿意道。程落嗯了一聲說道:“你吃完了,現在到我吃了吧。”俞瑾妍看著桌子上全是排骨骨頭,一點能吃的都冇有了。“冇有排骨了,你吃什麼,你早說我給你留幾塊呀。”程落痞笑著,上下打量了一圈俞瑾妍的身材道:“誰說...我要吃排骨了?”俞瑾妍看著程落這個眼神,便覺得有些不妙,孤男寡女,兩個人又不是小孩了,她立馬想到了將要發生的事情。被嚇的像一個受驚的小狐狸,俞瑾妍站起身一點一點向後挪,一點挪一邊道:“小程...我覺得...進展...有點太快了...我先睡了。”嘭——房門關閉,程落搖了搖頭,從衣服裡拿出來一塊麪包啃了起來。俞瑾妍輕輕推開房門,看到程落在燈光下吃著麪包,心裡的柔軟處被狠狠地觸動了。原來,他是怕我餓給我帶了排骨,怕我吃不飽自己吃麪包,小程他好好啊,我當初為什麼會腦抽拒絕他,俞瑾妍你好好反省反省,不要再讓程落傷心了。看到門關上,程落把麪包吃了,打了個飽嗝,“吃太多了,還要裝餓,好難啊,不過效果不錯,睡覺。”睡覺之前,程落給楚沁瑤發了個訊息,明天去幫楚沁瑤處理學校的事情,楚沁瑤可是以前幫了他不少,程落自然也要“幫幫她。”

-會,而不是現在辦正經事的時候,做狗。很快兩隻手被塗完,沈安凝迅速把手抽了回來,程落搖頭笑了笑道:“哎呀,手也塗了,今天你的手不能乾活了,所以一切的東西都交給我來負責,我幫你搬。”不管做什麼,沈安凝都會下意識的拒絕,所以程落壓根不聽接下來沈安凝的話,拎起來包裹就走。沈安凝跟在身後,焦急的想要拿回包裹。程落直接躲進了男廁所,沈安凝這才善罷甘休。由於廁所在外麵了,沈安凝隻能找了個冇有陽光的地方等著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