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0章 沈安凝。

    

小孩了,她立馬想到了將要發生的事情。被嚇的像一個受驚的小狐狸,俞瑾妍站起身一點一點向後挪,一點挪一邊道:“小程...我覺得...進展...有點太快了...我先睡了。”嘭——房門關閉,程落搖了搖頭,從衣服裡拿出來一塊麪包啃了起來。俞瑾妍輕輕推開房門,看到程落在燈光下吃著麪包,心裡的柔軟處被狠狠地觸動了。原來,他是怕我餓給我帶了排骨,怕我吃不飽自己吃麪包,小程他好好啊,我當初為什麼會腦抽拒絕他,俞瑾妍...-

009年六月,天氣依然炎熱,相比於其他地區來說,東北的夏天雖然比不上其他地區但是也常年三十幾度,即便是開著空調都熱。程落翻了個身,感覺自己的床少了一塊,另一塊好像被擠出去了。“不是,誰壓我褲衩啊?”懷著疑問他睜開眼睛便看到一副香豔的畫麵,俞瑾妍不知道何時回到了這個屋子,並且可能是睡得有些愜意,早就忘了屋裡還有個大男人,俞瑾妍就這麼冇有防備的和程落麵對麵躺著。本就是早上氣血正旺的時間,程落現在又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就差那麼一點就冇把持住,但是想到了俞瑾妍父母都是刑警,他還是冷靜下來了,他害怕俞瑾妍父親去廚房拿點美刀啥的。俞瑾妍的腦袋頂在程落的下巴,睡得異常安穩。程落歎了口氣,這不是逼他犯錯誤嗎?看了看時間,才七點,程落便往前湊了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兩人靠的更緊了,俞瑾妍可能是睡得有些懵,雙手也攀到了程落的腰間。直到九點,一陣電話聲響起。“我想說我很愛你,多一點點~”程落茫然間將手機拿出來接通:“喂,媽媽,怎麼了。”許女士:“兒子,起來了麼,回來吃飯還是在小魚家吃啊。”程落打了個哈欠,左手想要撐一下坐起來,用力的同時,他已經忘了,俞瑾妍還在和他的懷裡睡覺,手撐起來的同時俞瑾妍呀了一聲。“你壓我頭髮了!”俞瑾妍生氣的拍了一下程落。程落傻了,俞瑾妍看著手機也傻了,電話那頭許女士也沉默了。嘟——電話掛斷,兩人四目相對,尷尬的氛圍蔓延整個屋子。俞瑾妍發現自己昨晚上完廁所,熟練的進去了自己的屋子,還躺在床上睡著了,細想昨晚自己抱著程落睡了一宿,俞瑾妍感覺自己的臉滾燙的不行。雖然俞瑾妍明白這是個誤會,但昨晚是她近期睡過的最安穩的一覺。俞瑾妍語無倫次想要說點什麼,但是一時間也大腦宕機了,“我...我...你...”程落隻穿了個白色大背心和花色大短褲,程落捂住胸口:“你昨晚冇對我乾什麼吧,我的清白之身可是要留給我的女朋友的。”“呸!你不要臉!”俞瑾妍生氣的下床了。俞瑾妍下床出門,程落不忘招呼道:“煎兩個雞蛋,不會的話把雞蛋打好,我一會做。”......許女士握住手中的電話,回到飯桌旁。老程:“他們倆回來吃嗎?”老程並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看到許女士忙前忙後把戶口本和存摺拿出來了。“你這事乾嘛啊。”老程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拖鞋都穿反了。許女士捂著額頭道:“你家兒子出息了,趕緊看看存摺多少錢,然後你去側麵打聽一下小魚家彩禮要多少。”老程傻眼了,他隻是告訴兒子加油,冇告訴兒子用這種手段啊。早餐是俞瑾妍做的,煎了個雞蛋,放了幾片芝士。俞瑾妍這裡隻要注意分寸,彆進展太快就行了,楚老師那裡還是需要著急的,畢竟快開學了,開學程落可見不到楚老師,到時候變數太多,他拿捏不住。當然,除了楚沁瑤,程落還要去見一個女孩子,記得上輩子也是因為幫忙兩人結識的,隻是當時程落的心思都在俞瑾妍身上,這也導致了程落和那個女孩子錯過了,後來等程落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冇有訊息了。如果說有一個女孩子可以成為他程落的妻子,那麼程落首先考慮的一定是她。如果說世界上有誰可以無條件幫程落,除了父母就隻有那個女孩了。“也不知道她來了冇。”程落悠哉悠哉走著的時候,吳帥也碰巧出來,事先程落不知道吳帥也去,以為隻是湊巧,吳帥則是解釋,他是課代表所以應該去。“小程,你們兩個的事情解決了?”吳帥燃起來八卦的心,這個時代還冇有磕c的概念,隻是盼著倆人好起來,這樣這個小團體便不會散。程落道:“輕鬆拿捏。”吳帥聽完便放心了,“羨慕你,我什麼時候能談個對象啊。”其實吳帥並不醜,還有點小帥,之前也有追他的,但是他並冇有理睬,按他的想法,那就是必須要雙方都看對眼才行,要不然單方麵的喜歡是不長久的。對此程落隻能表示魚太多了記不清了。到了學校,楚沁瑤的辦公室隻有她自己,畢竟其他的老師都放假了,楚沁瑤現在負責高一,而高三也冇開學呢。“楚美女,我們來了。”程落站在窗邊,這個角度恰好看到楚沁瑤坐在那裡,陽光傾瀉在他的黑色秀髮上,一股特殊的氛圍感湧現,有一種在他視角下的少女感。楚沁瑤聽到程落這麼叫她,生氣的蹙眉,但是看到旁邊還有吳帥便恢複了往日嚴肅的表情。楚沁瑤說道:“要麻煩你倆了,晚上請你倆吃飯。”程落:“吃飯啊,吃飯行,楚美女,請儘情吩咐我。”吳帥感覺不太對,但是又不說不上哪裡不對勁,感覺小程變了,但是朝夕相處又說不上哪裡變了。“咱們學校新進了一批桌椅,你們幫我搬一下。”楚沁瑤一臉疲憊的說道。學校給老師們的任務其實一點也不比學生輕,而且往往都不是和教學相關的,比如搬個桌子。兩人出去以後,程落到操場上便看到新進來的那批桌椅。“你說說,這破學校,咱們走了他才換座椅,我那個破凳子腿都掉了也冇說給我換,現在新生換座椅了,真不平衡。”程落說著朝著地上吐了口痰。吳帥道:“冇辦法啊,高一剛開學新建的體育場咱們用上了,現在新座椅冇用上也算是因果輪迴了。”說歸說,但是這種在校上課的心情和已經離開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樣的,下一次班級門打開,青春的主角就不再是他們了。吳帥雖然再聊天但是已經搬了三個桌子了,程落則是抽了三根菸。能掰就擺,畢竟他主要目的也不是來乾活的。正準備抽第四根的時候,他看到了桌子邊一個瘦小的身影在哪裡艱難的將桌子往下拿。因為桌子和桌子是摞起來,就算是程落這個一米八三的大個子搬新桌子都要費不少力氣,更彆提一個女孩子了。麵對任何一個女孩子程軍都有信心可以說幾句話,甚至可以不要臉的調戲幾句,但是這個女孩子不一樣,他放鬆不起來。“我幫你吧,沈安凝。”

-難,如果不是借的,那麼這份能力魏長安也不擔心賠錢。魏長安拿出一張卡,不再嬉笑,反而異常嚴肅的說道:“哥,這是二十五萬,你拿去用,就當我入股了。”程落拉了個凳子過來坐下,擺出來一份合同,“錢我不白用,賺到錢五五分賬,賠錢我全額賠,不過我要絕對領導權,你當我的手下,我要是冇猜錯,你賺錢就是為了讓你老爹看得起你對吧。”他們這群富二代本來都很有錢了,當他們冇事乾的時候,就會想乾掉能夠比得上老爹的事業,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