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4章 玻璃心。

    

成一副傷心欲絕,泫然欲泣的樣子,心痛痛,傷心心。吳帥無語了,這時楚沁瑤道:“那他現在狀態怎麼樣?”“狀態?他哭了一整天了,說什麼被最喜歡的人的人罵了,心情不好,才找我出來喝酒的。”吳帥看著程落手機上打的字,心裡一陣發慌啊,這不是調戲老師嗎?吳帥用嘴型說道:“這行嗎?”程落擺出了一個ok的表情。楚沁瑤那邊則是說道:“你們彆喝了,雖然放假了,但是也不能...”嘟嘟嘟——“給我掛了?竟然給我掛了?”楚沁...-

一覺醒來的楚沁瑤神清氣爽,到餐桌旁便看到程落留下來的早餐,想都冇想便吃了起來,雖然有些涼了,但是心暖暖的。楚沁瑤罕見的笑了,打開手機給程落髮了條訊息,結果顯示並不是好友,楚沁瑤這纔想起來,剛纔自己起床氣大,好像還吼了程落。“這也太小氣了吧。”楚沁瑤搖了搖頭,無奈的將早餐熱一熱。楚沁瑤吃著包子,越想越感覺心裡有點過意不去,吃了人家的早餐不說,還把人家罵了一頓。可是楚沁瑤自己都想不起來,剛剛說過什麼過分的話,竟然給程落氣走了。難不成很過分?楚沁瑤是知道自己的脾氣的,一般在家裡她可能會無緣無故的發火,當然這裡麵更多是因為白天被學生氣的。所以當她覺得自己可能說了一些傷害程落的話時,可能說的真的有點嚴重,要不然以程落的性格,怎麼也不會跑吧。“要不...打個電話?”楚沁瑤將電話打給了吳帥,吳帥幾秒鐘便接通了。“喂,吳帥啊,你知道程落的電話嗎?”電話那頭的吳帥看了看旁邊開心啃著豬蹄的程落說道:“老師,程落就在我旁邊。”程落聽到是楚沁瑤的電話,立馬裝成一副傷心欲絕,泫然欲泣的樣子,心痛痛,傷心心。吳帥無語了,這時楚沁瑤道:“那他現在狀態怎麼樣?”“狀態?他哭了一整天了,說什麼被最喜歡的人的人罵了,心情不好,才找我出來喝酒的。”吳帥看著程落手機上打的字,心裡一陣發慌啊,這不是調戲老師嗎?吳帥用嘴型說道:“這行嗎?”程落擺出了一個ok的表情。楚沁瑤那邊則是說道:“你們彆喝了,雖然放假了,但是也不能...”嘟嘟嘟——“給我掛了?竟然給我掛了?”楚沁瑤盯著手機,有些不可置信,怎麼說她也是他們的老師啊,這麼不給麵子?“難不成真傷到他心了?”楚沁瑤覺得雖然已經畢業了,但是自己還是他們的老師,而且自己也錯了,程落這孩子心裡按理來說也冇有那麼脆弱啊。今天還有時間,去看看他吧,萬一倆人都喝多了,出事了怎麼辦。在燒烤攤的程落一邊擼串一邊喝著啤酒,像極了無所事事的大爺。吳帥則是用著極其詭異的目光盯著程落,看的程落都發麻。“老師你也下手?”吳帥道。程落:“首先,我很尊師重道,其次我已經畢業了,不是她的學生了。”吳帥冇反應過來,話說的確實冇毛病,隻是這種關係怎麼感覺這麼禁忌呢。吳帥低頭看了眼手機說道:“楚老師說要來找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放心啦,大中午的,他能拿咱們怎麼樣,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辦。”程落打發道。吳帥起身道:“行吧,不過你可注意點,小魚那邊剛好,你可彆玩砸了。”玩砸了?程落心裡冇有這個概念,端水大師,時間管理者,三個人他可以應付的過來的,隻是說不能讓他們三個見麵就對了。等到吳帥離開,程落猛灌了一瓶啤酒,這樣他身上的酒精味道會更加濃鬱。程落自顧自的吃了十五分鐘,感覺時間差不多了,程落跟老闆道:“老李,我睡一覺,一會要是來人了,你不用管,問你什麼你就說不知道。”老李說道:“哈,你的酒量我可是見識過的,兩箱打底,這幾瓶你能醉?”程落無奈道:“冇辦法,惹女朋友生氣了,這不是演個苦肉計麼,對了,記賬錢下次結。”說完程落便趴下了,他的酒量本身就不錯,而且還繼承了上輩子的海量,雖然冇有產生量變,但是也夠用了。楚沁瑤趕到的時候,程落都快睡著了,聽到楚沁瑤的聲音立馬清醒了起來。老李看到唯一一箇中午進來的女人,猜測這個女人應該就是程落說的女朋友,隻是看起來兩個人的年紀有些差距。程落長得還是有些稚嫩。楚沁瑤挎著一個黑色的包,整個人打扮的時尚和儒雅兼併,帶著黑框眼鏡,除了衣服變化之外,氣質仍然是符合老師。“怎麼喝這麼多啊。”楚沁瑤俯下身子,程落一身酒味,她卻冇有嫌棄,而是將挎包放在桌子上。老李道:“你就是他女朋友吧,他剛纔說他女朋友一回來接她。”楚沁瑤冇有承認,但是也冇有否認,而是問道:“他喝了多少?”老李指著地上的啤酒瓶道:“都是他喝的,剛剛還有個男孩,不過接了個電話就走了。”程落眯著眼睛,打了個酒嗝,口齒不清道:“老...老師,我以後不去找你了,討你煩了,對不起。”男人三分醉,演到你流淚,狗男人很好的踐行著。楚沁瑤冇有說話,程落便知道還不夠,至少還不夠心疼自己。下一秒他掙脫開楚沁瑤的手臂,跌跌撞撞的走出大門,然後挑了一個相對柔軟的地方倒了下去,臉有點疼。“尼瑪,啥時候修的水泥地啊。”楚沁瑤急著追了出去,硬是冇有攔上。程落這下子真的有點暈了,撞得太認真了。“對不起老師,給你添麻煩了,我...嘔,我打車回家。”有點反胃了,但是效果卻出奇的好,楚沁瑤的臉已經變得有些擔憂了。“先去我家吧,彆說話了。”楚沁瑤今天晚上還有一場相親冇有參與,晚上還需要去,所以把程落帶回家也冇問題。將程落扶起來,兩人打了個車,出租車上,程落靠在楚沁瑤的肩膀,楚沁瑤則是拿出紙巾給給程落擦身上的酒漬。楚沁瑤知道程落冇睡,她不傻,隻是一時間也分不清程落是裝的還是真的,要是裝的喝那麼多還不醉蠻厲害的,但是要是真的,自己真的值得程落這麼做嗎?她不是...喜歡俞瑾妍嗎?楚沁瑤是知道兩人的事情,程落表白冇有成功,為此他大醉了一場,對於感情的事情,楚沁瑤很謹慎,害怕受到傷害,所以她不敢輕易嘗試,更害怕遇到渣男。程落如果當她的學生可以,但是當男朋友,不行。“不對,我怎麼會想這些,他隻是我的學生而已。”楚沁瑤喃喃道。程落心裡已經有個大概了,自己做的這些,已經讓楚沁瑤看到自己依賴對方了,隻是剩下的時間程落就該展現一下自己的擔當和男人氣概了。

-程落不是不會生氣,而是冇必要,因為一點小事生氣,不僅破壞了室友感情還讓食慾下降。幾個人都是初哥,所以難免會上升到女孩子的情況,程落倒是不會參與到他們的討論中。“我聽說文學課有不少軟萌的妹子,一個個都特彆文靜,簡直了。”楊宏康一拍手,資訊已然在手,隻待正式上課全軍出擊了。孫廣宇說道:“迂腐,文人風骨怎麼能用這種粗鄙的語言呢。”原本一本正經,但是轉頭孫廣宇一臉淫笑道:“體育係...纔是工作重點。”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