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苿 作品

第一回 東山有巫 越王有情(10)

    

,為東越再添更多公侯將卿。隻未承想,首次出征,一敗塗地!今夜之後,蔚室宗親子弟怕是要儘亡於此,蔚室終矣。越王躺地怔望,漫天飛雪宛如铩羽跌落,天地蒼茫,泯滅所有生機。越王試圖撐劍起身,奈何半截殘劍此刻也失了力道,支撐間冇入雪地,同樣如失魂落魄。持劍瞭望的蔚胄與鄭鳴見狀急忙上前,各攙一邊,拖拽起一身血甲的越王,卻不知何言以對。越王彌留之際,緊緊拉住蔚、鄭兩位近臣,悲涼中仍存十分堅定,留下三句話——其一...-

原是那對雪狼,一名初雪,一名天癸。聽佳人雲秋講,初雪臨產在即,所以其“夫”天癸也份外緊張。她守著他們已有三天三夜。

“若午夜前再不能順利產崽,隻怕初雪性命不保。”妘楸略顯惆悵,輕輕撫摸著初雪的腹部。

“我還從未見過。”蔚朔聽著妘楸娓娓道來,驚歎道。

“母狼產崽?”

“如此素白無瑕的雪狼!自然也未見過母狼產崽。”蔚朔窘笑,又問,“他們是狼……不會傷人?”

“人亦傷人。”妘楸輕語。

“這個自然。隻是……隻是人知殊同,懂區彆!不會儘傷所有……”

“他們亦然。”妘楸言,又補一句,“尤勝於人。”

蔚朔啞然,靜了片刻,見佳人寡言,便殷勤著又問,“這是什麼地方?”

“靈犀穀。”妘楸答。

“靈犀穀……也屬越地?”

妘楸看他,“你是想問,妘楸可是越王子民?”

“不敢不敢!”蔚朔連連擺手,“我敬仙子如天人,豈敢攀扯!我是想此地為何與世間節氣有異?”

“盤古開天,女媧造人。山川各有誌,萬物皆有靈。順乎天,逆乎天,皆屬自然,何異為異?”

蔚朔再次啞然。暗想此樣言論可還是第一次聽聞!絕非俗世之論!此樣女子也絕非俗世女子!不禁又問,“敢問仙子,為何救我?”

妘楸看他,神色淡若,“剛好遇見。”

蔚朔又是一怔,將信將疑,“僅此而已?”

妘楸這回盯住他看,笑說,“那實則是越王英姿神武,風神秀徹!小女情不自禁,不得不救!”

蔚朔連忙擺手,“不敢不敢……”抬眼望見妘楸滿眼戲謔,愈發窘迫非常,手足無措,忙另外說道,“再請問姑娘,我的那些將士……隨我出征的三千王軍,當真無一倖存?”他仍存一絲僥倖。

妘楸略做思量,回說,“倒是還有一人……”

“是誰?襄原君?”

“他不信我能救你性命。揚言須得待你起死回生與他重見那日,方纔自削首級以謝其罪。不過,”妘楸頓了下,神思遊走,繼而又道,“我將他棄在白猿穀,如今七天已過,隻怕也難活命。”

蔚朔急整思緒,諸多疑惑實不知該從何問起,隻怔怔驚歎,“起死回生?所以,我當真死過?那些綵衣仙子說得原都是事實!當真是你折損壽命救我?此樣大恩,蔚朔何以受得!”

妘楸蹙了蹙眉,回說,“我本千歲,而今隻得五百,餘生漫漫仍似深淵萬裡。爾無須介懷!”

蔚朔驚訝中略帶惱意,“你方纔分明說自己隻是尋常女子!尋常女子何以千歲?原來仙子竟全無一句實話,是否?”

妘楸隻冷冷看他,已頗不耐煩,喃喃道,“還真是蠢不可及!”

-他是敵是友?白虎那龐大的身形愈見清晰,漸次趨近,使東越將士無不屏息凝神,驚駭於眼前異像。惟是蔚胄,瞠目望著虎背上若隱若現的人形,唇角漸次牽出一抹冷笑,高聲喚過鄭鳴——“鄭司衛,你方纔說的‘願百死以換我王康泰’可還作數?”鄭鳴拎劍四顧,早為這等變故驚得目瞪口呆、惶惶無措,望向蔚胄的眼神亦是茫茫然。蔚胄不理,喝令眾人,“但儘所能,護衛我王!”東越將士聞聲警醒,但能舉劍的無不舉劍,能持盾的無不持盾,成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