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二十三章 你的對手,是我

    

【不應當啊!不過可能是身體的下意識反應吧?】陸長歡沉默了一會,無奈的揉了揉自個的頭髮。“算了,就當完成一個小姑孃的願望吧。”洛卿正在和圓臉師弟說話,這村子裡就隻有陸瑜一個人經過了測試。陸成頹廢的坐到了大樹底下,他無法阻攔陸瑜,也挽留不了陸長歡。直到洛卿察覺到了目光,回過頭來,卻看見了陸長歡。陸長歡冷著一張小臉,微微抬頭看向洛卿。“你說的還算話嗎?”洛卿還冇回答,圓臉師弟先搶了話。“剛剛讓你去你不去...-

小鮫人滿意的點點頭,這個愚蠢的修者看起來還是有點腦子的嘛!

隻要他和涼親道了歉,想必涼親一定會誇它棒棒,還會舉高高,跟它貼貼吧!

小鮫人想的尾巴都泛了紅,然後在氣泡中打了個滾。

徐成木著臉,臉上帶著紅紅的巴掌印。

他站起身,看向陸長歡的方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鮫人打完滾了,快快樂樂漂浮起來,眼看著徐成站在那裡,它皺起了小眉頭。

於是猩目上去又是一巴掌,把徐成打懵了。

這下子兩邊臉都有一個巴掌印,正好對稱了。

徐成險些爬不起來,可眼看著小鮫人又要哼哼唧唧,徐成連忙爬了起來。

生怕這位小祖宗又不高興,再來一巴掌,他可就要冇命了。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不就是和陸長歡磕頭求恕罪嗎!他能去,保命要緊,可一旦出了這雁蒼山,那他就要將全部的屈辱還回去!

不說旁的,今日他受此屈辱,丟的不止是他的臉麵,還有道宗的臉麵。

更遑論是在這麼多的新弟子麵前。

小鮫人驅使著氣泡飄到了陸長歡的身邊。

它驕傲的抬著圓潤的小下巴,乖巧的用小手指了指徐成,似乎在求誇獎,求抱抱,求舉高高。

小鮫人眼珠子轉了轉,想出了主意,悄悄湊到陸長歡的懷裡,然後隻聽得“啵”一聲,那氣泡憑空破裂了。

小鮫人從泡泡裡掉落出來,陸長歡勾起唇角,順手接住了小傢夥。

小傢夥一看被抱住了,連忙用自己的小胖胳膊環住了陸長歡的脖子,嬌氣的很。

徐成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走到了陸長歡的麵前後。

他主動彎下了腰,不情不願的開口:“陸長歡,是我錯了,還望你大人有大量。”

“不要同我計較。”

說起這些話的時候,徐成牙都要咬碎了

就算是特等天賦又怎麼樣,不過是個水火雙靈根的廢物,等到出去以後,他定然要讓她好看!

“這位徐師兄,還記得我之前說過什麼嗎,人要知錯就改。”

“不過,你應該冇有這個命了。”

她嗓音低沉,帶著不可言說的意味。

徐成一怔,冇聽明白她話中的意思,隻是身後猩目忽然狂躁起來。

它嘶吼一聲,就衝著一個方向衝了過去。

陸長歡並未阻攔,隻是揚聲對著那邊的道宗新弟子們開口。

“還不走嗎?”

眼見著猩目離開,另一個大魔王小鮫人還在陸長歡的懷中,道宗新弟子們恍然大悟,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陸瑜也趁著人群雜亂,混在其中,趕緊離開了。

唯獨剩下一個徐成,被小鮫人緊緊盯著,不敢動彈。

猩目之所以發狂,是因為李老那群人終於動手了。

他們分成兩路,一路對付牽製猩目,另外一路則是衝向了陸長歡這裡。

李老為首,新仇舊恨,他要一併算過。

眼見著李老靠近,陸長歡抱著小鮫人轉身就走。

可行動冇那麼便利的徐成倒是倒了黴了。

李老動起手來,可不管三七二十一。

他肚子裡還憋著火呢,被陸長歡戲弄,被猩目追的雞飛狗跳,這一樁樁一件件的,李老都要和她算一算。

擋路的徐成下場自然好不到哪去。

他冇什麼還手之力,一個照麵,便被李老手上那奇異的旗子斬下。

與此同時,道宗深處,一盞屬於徐成的魂燈驟然消散,守著魂燈的弟子見狀,連忙將訊息傳給了徐成的師父。

陸長歡一邊比對著地圖上的路線,一邊往雁蒼山深處走去。

她此來的目的,是為焚空。

焚空藏在雁蒼山的最深處,在一處峽穀之中。

李老緊追不放,勢必要將小鮫人奪下。

隻是這一路走來,怎的越發安靜了。

李老皺起眉頭,隻覺得有些不好。

而另一邊,聞湘月和連笙聯手對付雀鳥。

那畢竟是二階妖獸,雖與她們旗鼓相當,但是雀鳥身負雙翅,速度極快,對付起來,反而冇那麼簡單。

連笙身上被雀鳥刮出了不少的傷痕。

他緊盯著雀鳥,和聞湘月背靠著背。

連笙氣喘籲籲,下意識回過頭,看了一眼聞湘月。

“聞,聞師姐,我有件事,要,要告訴你。”

連笙說著,用手中的劍又擋住了雀鳥的一波攻擊。

聞湘月有些無奈:“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連笙卻覺得於心不忍,想要和她透露真相。

隻是每每一張嘴,那雀鳥的攻擊就緊隨其上。

聞湘月麵上未變,但是心中卻沉重了幾分,這一次,恐怕要交代在這裡了。

蘇渺渺和上官情跟在了清淩身後。

關於誘香的事情,旁邊浮雲宗的弟子們也都聽了一耳朵。

哪怕是一些新弟子,經過旁邊人的告知,也明白誘香是什麼作用。

想到這裡,他們愈發痛恨白荷了。

要不是白荷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誘香,還點燃了,他們如今怎麼會這樣倉皇逃跑。

唯有隊伍中之前迷惑了白荷的男人,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前麵的蘇渺渺等人。

哼,論聰明才智,還當是他。

抹殺禦獸宗弟子的任務,可不止一個人接下。

迄今為止,除了他,再冇有看見彆的人,果然都是一群蠢貨嗎。

男人默默想著,現在聞湘月和連笙不在,隊伍裡修為最高的兩人生死未卜。

隻剩下一個神魂不穩的清淩,根本不足為懼。

想到這裡,男人轉動著眼珠,打算逐個擊破。

他緩緩往隊伍前麵靠近,隻可惜還冇等到他動手,身後另一隻圍剿他們的二階妖獸已經衝了過來。

清淩呼吸一滯,顯然也感受到了二階妖獸的威壓。

他停住腳步,猛地回頭,隻見一隻長蟒緊隨其後,它頭呈三角,上麵裹著厚厚的鱗片。

清淩沉下臉來,招呼著小火雀。

“走不掉了。”

那長蟒速度不容小覷,逃是來不及的,清淩咬咬牙,看向了蘇渺渺和上官情。

“鸞鳥會將你們帶走,不管怎麼樣,活下去。”

剛剛同聞湘月分開,如今又要留下清淩一個人對付長蟒,蘇渺渺無聲的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上官情立在原地,從脖子上摘下一塊玉佩扔給他:“儘力活著。”

清淩抬起手指,小火雀落在指節上,火焰順著它的爪尖,逐漸蔓延至清淩的手指上。

“長蟒!你的對手——”

“是我!”

-進。“我們先下去!”既然知曉了陸長歡無事,也知道蜉蝣船的墜落不是因為敵襲。聞湘月反而鬆了口氣。待到落下來以後,鸞鳥並未消失,而是圍著他們,四處警惕。清淩從靈囊裡取出了火把,點燃以後,照亮了黑夜。蘇渺渺皺著眉,她穿的衣衫有些單薄了。上官情看著她,彆過眼去,將身上的外衫給了她。蘇渺渺隻覺得身上一暖,轉過頭去的時候,上官情彆彆扭扭的說道:“母妃說要愛護弱小,你,你穿著吧。”蘇渺渺一愣,看著他突然撲哧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