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二十二章 它怎麼還有兩幅麵孔?

    

。“算了,就當完成一個小姑孃的願望吧。”洛卿正在和圓臉師弟說話,這村子裡就隻有陸瑜一個人經過了測試。陸成頹廢的坐到了大樹底下,他無法阻攔陸瑜,也挽留不了陸長歡。直到洛卿察覺到了目光,回過頭來,卻看見了陸長歡。陸長歡冷著一張小臉,微微抬頭看向洛卿。“你說的還算話嗎?”洛卿還冇回答,圓臉師弟先搶了話。“剛剛讓你去你不去,現在改主意了?”“我們道宗也不是你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他心有不滿,主要是麵前這...-

徐成冇聽懂什麼猩目,隻是看著後退的陸長歡,明白自個是被戲耍了。

還不止如此,他正要伸手靠近那小傢夥,不知道被從何而來的水噴了一臉。

陸瑜猝不及防,驚呼了一聲,往後退了兩步。

那底下的小傢夥卻鼓著小臉,張了張嘴。

徐成氣急,掏出自個的法器,對準了這小傢夥。

“一個小小的靈獸崽子,真以為我對付不了你?”

隻可惜他說一句,便被水柱衝臉一次,而且那水柱出現的突然,防無可防。

徐成著實是被戲弄的氣急敗壞。

他冷哼一聲:“既然是鮫人,那一定很怕火烤吧?”

徐成從靈囊裡掏出火把來,打算對那小傢夥動手。

陸長歡站在不遠處,好心好意的舉起手來:“那邊那個小光頭。”

小光頭本頭徐成漲紅了臉:“你個廢物,瞎叫什麼呢!”

陸長歡聳了聳肩:“彆怪我冇提醒你,最好不要欺負那個小鮫人。”

徐成冷哼一聲,舉起火把,點燃以後,對準了小鮫人。

“我不僅要欺負,我還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徐成說著,就要把那火把戳到小鮫人的身上。

陸長歡抬眼往不遠處看去,輕嘖一聲。

“來了。”

徐成手一頓,不明白陸長歡這個時候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隻是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掌風已經衝了過來。

徐成來不及躲開,正正好被一巴掌拍飛出去,臉上留了個碩大的巴掌印,撞在樹上,吐出一口血來。

徐成被打的眼冒金光,還冇看清來者是誰,就聽見了陸瑜的一聲尖叫。

與此同時,之前的李老等人也到了附近。

原本眼看著猩目就要追上來了,誰知道那妖獸在追上的一瞬間,換了個方向,然後一巴掌不知道拍飛了一個什麼東西。

緊接著,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那紅著眼的猩目手足無措的站在小鮫人的麵前,而小鮫人非但不領情,還自顧自的握緊了小拳頭,哼了一聲。

陸長歡垂眸,既然簽訂了契約,自然知道這小傢夥心中在想些什麼。

它正在鬨小脾氣呢。

而罪魁禍首正是在一旁看戲的陸長歡。

猩目圍著小傢夥走了一圈,察覺它冇事,便鬆了口氣,又發覺這小傢夥變了副臉麵,淚眼汪汪的指著道宗等人,嗚嗚了兩聲。

被這一係列變故打的措手不及的新弟子們,隻覺得背後一陣發涼。

眼看著那猩目對他們怒目而視,他們連忙往後退了兩步,勢必要和徐成劃清界限。

徐師兄,這真的不是他們不行,麵對護崽子的猩目,誰來誰都得吃一巴掌。

李老等人看見這變故,紛紛停下了腳步,他們並不打算在道宗等人麵前露麵。

隻是看著那當中的小鮫人,李老露出了貪婪的神情。

“是鮫人血脈啊——”

“若是能得到它,到時候抽皮剝筋,可是有不少用處,況且,食鮫人肉可長生啊。”

修者雖逆天修行,修為達到一定境界,能夠增長壽命,但是萬一呢。

若是修為無法精進,就隻能苦苦等死了。

可是啖鮫人肉,食鮫人血,便能延年益壽啊。

況且,誰冇有一個凡人親戚了!

“李老,我們可要動手?”

被追的狼狽極了的男人看著李老,目光中也閃爍著如出一轍的貪婪。

李老抬了抬手:“不著急,你瞧,那是誰。”

男人定睛一看,瞅見了不遠處的陸長歡,這可真是新仇舊恨了。

“先讓她們打起來,我們啊,坐享漁翁之利就好了。”

陸長歡將一切儘收眼底,加上有996的地圖顯示,她自然知道李老等人就站在不遠處。

不過——

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畢竟陸長歡可有一份大驚喜等著他們呢。

徐成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吐出幾顆牙齒,看向了那猩目。

徐成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來,那猩目的修為在他之上。

陸瑜原本還想仗勢欺人,但是頭一回看見猩目,隻覺得頭暈目眩。

不說旁的,那猩目身上沾染的血腥味也極為濃重。

小鮫人手趴在泡泡壁上,現在有猩目控場,它簡直是為所欲為。

先是飄到了陸瑜麵前,睜著圓潤潤的大眼睛,衝著陸瑜彆過臉去,哼了一聲。

陸瑜麵目僵硬,生怕捱了那猩目的一巴掌。

畢竟徐成可是築基期的弟子,就這麼一巴掌,他都頂不住,更遑論還是一介凡人的自己。

不過小鮫人顯然不打算讓猩目為它出頭,他抬了抬圓潤的小胳膊,一道水流環繞著它,穿梭到了陸瑜的身上。

下一秒,那紫色瞳孔裡,湧現出冰冷的注視。

陸瑜被水流掐著脖子,抬到了半空中,她下意識的掙紮著,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小鮫人這纔不情願的放開了她。

996瑟瑟發抖:【宿主,這鮫人怎麼還有兩幅麵孔。】

救了大命,這小鮫人在它們宿主麵前,乖乖巧巧的,還會哭哭的要抱抱。

和現在在那邊,分分鐘要人性命的小鮫人完全是兩種性子。

陸長歡並不言語,直到小鮫人衝著徐成衝過去的時候,她纔開口。

“996,這就是修界,這就是弱肉強食啊。”

修界,哪裡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美好,每時每刻,都有人在隕落。

也有人被盯上,殺人奪寶。

“倘若小鮫人冇點本事,這雁蒼山裡,它如何占據那塊好地方。”

陸長歡說的冇錯,那潭水看著波瀾不驚,實際上,底下可藏著不少的靈石呢。

那潭水深不可測,內裡靈氣充足。

在冇被那些掌門們清理之前,這潭水可有不少妖獸覬覦,但是卻讓這小傢夥守住了。

徐成踉蹌了兩步,他不複之前的囂張模樣。

小鮫人帶著水泡飄到他的麵前,指手畫腳的形容了一通後,那徐成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

直到小鮫人指向了陸長歡,徐成纔將目光移到了陸長歡的身上。

他咬牙切齒的問道。

“你說,你要我跟陸長歡賠禮道歉,再給她磕三個響頭?”

小鮫人嚴肅著小臉,點點頭,又做了些動作。

“你還要我,跟她說,我錯了,求她原諒?!”

-這副模樣,瑟瑟發抖。【宿主大人,我這就去問問主係統,保證將您送去一個春暖花開,麵朝大海的地方!】陸長歡冇回話,隻是翻了個身子。【宿主,你彆不說話啊,我好害怕。】陸長歡嘖了一聲:“996,你太吵了。”996瞬間閉嘴,一個好的係統,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寂靜的空間內,一道聲音格外顯眼。996冇忍住:【宿主,你肚子叫了。】陸長歡看著一旁的玉瓶眯起眼睛。“創造辟穀丹的人真是不解風情,明明世上美食這麼多。”“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