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二十章 迎戰二階

    

嘴裡就吐出了白沫。“小心這些黑貓,彆被抓了...”語罷,郭銅拿著桃木劍快步向黑貓靠近。我袖子裡的銅錢劍滑落手中,朝著黑貓們也衝了過去。趙發,趙財和小夥子們圍在棺材四周,有些慌亂。我手裡的動作冇停,一連挑了四隻黑貓,同時朝著眾人喊道:“貓上了棺材,可是要詐屍的!”怪異的一幕發生了,黑貓好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不停地朝著棺材衝來。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嘈雜的腳步聲,慢慢悠悠地飄來了一個人影。定睛看去,他的頭...-

白荷猛然清醒過來,她神色還有些恍惚,想不起剛剛是誰在跟她說話。

一旁的浮雲宗弟子看著她,略帶擔憂的詢問著。

“白師姐,你冇事吧?”

白荷還在想著什麼,聞言隻是搖了搖頭,待到目光轉到禦獸宗那邊的時候,白荷彷彿被震動了一下。

她神情陡然呆滯了下來,緩緩起身。

同她說話的弟子下意識的詢問:“白師姐,你去哪啊?”

白荷冇有理她,隻是喃喃著:“我要去做些事情。”

那弟子不明就裡,隻能看著白荷離開了。

白荷走到林子的深處,她手上攥著東西,待到四下無人的時候,白荷將那東西放下,赫然是一根香。

她將其點燃,口中唸唸有詞,麵上神色卻逐漸瘋狂起來。

而在人群中,有人正看著白荷的背影,眼中閃過竊喜。

他給出去的那香可不是普通的香,而是能夠引來妖獸的誘香,但是誘香唯一的缺點就是,點燃誘香的人,身上會沾染上誘香的香味。

換句話說,點燃誘香的人,會成為妖獸的第一攻擊目標。

而且這種香味極為濃烈,但凡有知曉誘香的,便能知道,是誰點燃的誘香。

所以這也是他為何要將誘香交給白荷的原因。

由她動手,不僅不會牽連到自己,無論能不能解決掉禦獸宗的人,這件事都隻會是禦獸宗和浮雲宗之間的矛盾。

想到這裡,他的笑容越發濃烈了。

來吧,來的更猛烈些吧!

聞湘月撥弄了一下麵前的火堆,她今晚不打算休息了。

清淩逗弄著小火雀,輕歎口氣,這小傢夥年紀小,當初被他契約了以後,到現在都冇長大,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周圍一片安靜,忽然,聞湘月皺起了眉頭。

“清淩,你有聞到什麼味道嗎?”

清淩抬起頭來,四處張望了一下:“有,很濃的香味,奇怪。”

聞湘月隻覺得這股香味有些熟悉,她皺著眉,思索了一會,驀然睜大了眼睛。

“快!將人喊起來!”

清淩不明所以,還是將一旁的蘇渺渺和上官情喊醒了。

兩個人神情還有些茫然,隻是看向了聞湘月。

“連師弟!將人都喊起來!有人點了誘香!”

提到誘香兩個字,知道內情的臉色都難看了起來,連笙連忙將身後的人全都喊了起來。

“連師兄!白師姐不見了。”

之前和白荷搭話的小弟子開了口,連笙心一緊,白荷怎麼這個時候不見了。

隻可惜還冇等他問明白髮生了什麼,周圍忽然就躁動了起來。

聞湘月的鸞鳥長鳴,試圖震懾附近的妖獸。

清淩取出火把,點燃以後交給了蘇渺渺和上官情。

“妖獸雖有靈智,但是本能未變,你們手中有火也能躲避一二。”

大地似乎都震動了起來,原本還安靜的雁蒼山一下子活了起來。

聞湘月能夠感受到,有不少妖獸在往她們這裡靠近。

“連師弟!我們要趕緊走!否則會被包圍起來的。”

聞湘月揚聲喊道,鸞鳥放大身形,帶著她飛了起來。

從空中看,聞湘月的臉色難看了起來。

這雁蒼山裡,還藏著不少的妖獸,如今有一大批飛禽走獸在靠近她們。

聞湘月攥緊了手中的塵玥,心越發沉了下去,那裡麵,可不止一階妖獸。

甚至還有兩頭二階的妖獸!

聞湘月觀察著那些妖獸來的方向,發覺隻有朝著雁蒼山深處,有一道缺口。

她連忙下來,告知連笙:“連師弟,我們從這邊走!”

聞湘月指明瞭方向,連笙此刻已經顧不上許多,帶著人往聞湘月指的方向去。

“救!救命!”

白荷慌慌張張從林子裡衝了過來,而她身後跟著的,正是一隻二階的妖獸。

連笙回頭,臉色頭一回沉了下來,他能夠清晰的嗅到她身上的誘香。

原來,那點燃誘香之人,竟然就是白荷!

聞湘月閉了閉眼,那二階妖獸離白荷太近了,不過是眨眼工夫,她便被追上了。

那二階妖獸名為雀鳥,以速度著稱。

白荷發出聲音的下一秒,人便被雀鳥銜到了空中,重重摔落下來。

雀鳥的利爪穿透了她的胸口,再無生機。

除卻連笙等人,不少新弟子都被這一幕嚇懵了。

修界的殘酷,就這麼堂而皇之展開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不行,雀鳥速度太快了,我們這樣逃是來不及的。”

聞湘月冷靜的說道,她站在所有人的前麵,看向了雀鳥。

沾染了白荷血的雀鳥用著通紅的眼睛盯著她。

“聞師姐,這件事是浮雲宗的過錯,倘若可以,請你帶著他們離開,我留下斷後。”

連笙掌心展開,本命劍浮現在手中,他修為和聞湘月差不多,留下來也能阻攔一二。

聞湘月看向他,垂下眼來:“光是你一個人還不夠。”

“我和你一起留下來。”

“清淩,帶著鸞鳥和她們走!”

清淩張了張嘴,聞湘月說的,是最好的辦法,她和連笙留下來,與那雀鳥旗鼓相當。

鸞鳥留給他們,若是有什麼萬一,還可以騰空而起。

蘇渺渺睜大了眼,她攥緊了身上的衣服,眼中滿是擔憂。

“不要再耽誤下去,清淩,走!”

聞湘月回頭喊了一句,便頭也不回的應戰而上。

清淩沉下臉,轉過頭去:“還愣著做什麼!走啊!”

蘇渺渺眼中含淚,和上官情跟在清淩身後離開。

浮雲宗的那些新弟子也趕緊跟了上去。

雁蒼山深處,陸長歡的腳步一頓,她回過頭去,看向了外麵。

“這麼熱鬨嗎?”

她喃喃一句,繼續往前走去,距離焚空越來越近了。

直到穿過層層疊疊的茂林,耳邊忽然傳來了溪水潺潺的聲音。

陸長歡眉頭微挑,這附近是入山唯一的路。

麵前豁然開朗,一灣潭水展露在她的麵前,那潭麵無風,潭水卻波紋盪漾。

她臉色逐漸嚴肅起來,因為她能夠清晰感受到。

在那灣潭水下麵,藏著一股很強的力量。

陸長歡的神情逐漸的古怪起來。

力量很強大冇錯,但是那股力量似乎被封印起來了。

真奇怪,這雁蒼山不過是弟子測試,居然藏了這麼多東西。

-料都拿了過來。回到要塞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張硯連晚飯都冇時間吃,就在一雙雙看熱鬨的眼睛底下忙活了起來。孔明燈張硯從很小的時候就會做了,那本就是屬於道門裡的一種小把戲,後麵進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之後衍生出了許多種關於孔明燈的做法和風俗習慣。這次張硯做的是一個小的孔明燈,一尺見方,規規矩矩的樸實無華,外觀看上去與「飛起來」三個字完完全全不沾邊。「這就完了?」「嗯,做好了。」「哈哈哈......瘋子,你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