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景 作品

《》 第3章

    

捏起一個淨塵決想收拾一下這屋子裡肉眼可見的臟汙,卻不料那小二又推門進來了,我的不悅明晃晃的擺在臉上,小二也看得一愣,微張嘴抱歉的笑笑。‘煩,能不能拍死。’餘光掃過天邊,一道細微的閃電劃過。‘嘖!我就是想想怎就至於警告了。’“嘿嘿,客官,我就是想告訴您一聲,今日是彩燈節,敬河神的日子,您晚上有空可以出去走走。”“多謝。”夜晚的上潼郡滿是節日的氣氛,整條長街都被繽紛的燈火覆蓋,街上行人紛紛,手裡皆提著...小說《下凡撿了隻魔君》是作者言之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成神,秦景,織焰,講述了......《下凡撿了隻魔君》第3章免費試讀被一陣熱鬨的吆喝聲吸引進了一家名為金巡樓的客棧,大堂內人聲鼎沸,一個留著山羊鬍的老人家坐在牆邊唾沫橫飛眼冒精光的說著什麼,時不時還手舞足蹈的比劃著。

我想這大概就是秦景在人間時的模樣—說書先生。

想象了一下那幾根並不充足的山羊鬍長在秦景的臉上,咦,一陣惡寒。

“嘿嘿,客官一看就是外來的吧。

咱們這是上潼郡,往東三千裡就是皇城。

咱這金巡樓可是來往過路的必選的寶店,這天字一號房可是上好的,您看看這床榻被褥可不比皇城裡的富貴人家差。

您放心小的定給您伺候周到。”

“下去吧。”

“誒,好嘞,客官您歇著。”

唉,這人間的人莫不是的都如司命一般聒噪?凡人終究是凡人,如此簡陋的房子怎麼就是上好的了。

剛捏起一個淨塵決想收拾一下這屋子裡肉眼可見的臟汙,卻不料那小二又推門進來了,我的不悅明晃晃的擺在臉上,小二也看得一愣,微張嘴抱歉的笑笑。

‘煩,能不能拍死。

’餘光掃過天邊,一道細微的閃電劃過。

‘嘖!我就是想想怎就至於警告了。

’“嘿嘿,客官,我就是想告訴您一聲,今日是彩燈節,敬河神的日子,您晚上有空可以出去走走。”

“多謝。”

夜晚的上潼郡滿是節日的氣氛,整條長街都被繽紛的燈火覆蓋,街上行人紛紛,手裡皆提著花燈;小販扛著貨匣上麵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河燈造型;孩童提著小猴鬨天宮的花燈騎坐在大人的肩膀上。

阿彌陀佛,鬥戰勝佛遠冇有燈上那般可愛。

應當是被節日的氛圍所感染,我也在路邊買了一盞彎月樣子的花燈提在手中,臉上帶著半扇麵具。

不為其他,隻是想躲一下這凡間女子直白的‘熱情’從客棧出來這一路上,是不是就有三兩作伴的女子含羞帶澀的打量我,嘴裡有說有笑,我雖然疑惑但是也不甚在意,可誰知,下一秒竟聘聘婷婷的走過來往我手中塞了荷包,轉身就離去了。

離去時那看向我的眼神大概就是司命曾說過的--暗送秋波。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走著,月光高懸,人們熱鬨夠了就都回了家。

河麵隻剩下悠悠漂浮的蓮花燈,我將姑娘們送的荷包都掛在了河堤旁的楊樹上,顏色各異的荷包襯著綠色的枝葉倒有一副天河旁七彩樹的樣子。

人間還是有些不一樣的,大概是煙火氣太重,重得讓人覺得肩上沉甸甸的。怎麼就是上好的了。剛捏起一個淨塵決想收拾一下這屋子裡肉眼可見的臟汙,卻不料那小二又推門進來了,我的不悅明晃晃的擺在臉上,小二也看得一愣,微張嘴抱歉的笑笑。‘煩,能不能拍死。’餘光掃過天邊,一道細微的閃電劃過。‘嘖!我就是想想怎就至於警告了。’“嘿嘿,客官,我就是想告訴您一聲,今日是彩燈節,敬河神的日子,您晚上有空可以出去走走。”“多謝。”夜晚的上潼郡滿是節日的氣氛,整條長街都被繽紛的燈火覆蓋,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