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景 作品

《》 第1章

    

的人莫不是的都如司命一般聒噪?凡人終究是凡人,如此簡陋的房子怎麼就是上好的了。剛捏起一個淨塵決想收拾一下這屋子裡肉眼可見的臟汙,卻不料那小二又推門進來了,我的不悅明晃晃的擺在臉上,小二也看得一愣,微張嘴抱歉的笑笑。‘煩,能不能拍死。’餘光掃過天邊,一道細微的閃電劃過。‘嘖!我就是想想怎就至於警告了。’“嘿嘿,客官,我就是想告訴您一聲,今日是彩燈節,敬河神的日子,您晚上有空可以出去走走。”“多謝。”...下凡撿了隻魔君小說(主角成神,秦景,織焰)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下凡撿了隻魔君》第1章免費試讀我叫錦符,是離境天唯一一個靈氣化身的武神。

是冇有前生,冇有**的神。

是最後心中眼中隻有一人的神。

一“錦符啊,你說說我就是一個小小司命,凡間又無人對我祈願,那你說我閒來無事撰寫個小故事,小話本子有什麼不妥。

那青黛仙子竟然追著我打,還要去天帝那告狀。

唉,這女子忒小氣一些。”

我默默的將自己的袖子從司命星君--秦景那兒解救出來,以免到時被他拿去擦那莫須有的涕淚,此人是上一任司命的徒弟,自他師父飛昇成正神之後十幾萬年來一直都在重複編故事被打的悲劇,可偏偏不長記性,這離境天的大小神仙基本都被他編排了個遍。

據說他還是凡人的時候是個說書的,所以嘴碎的很,照我看來他這種人根本就成不了神,可顯然,我感覺得一點也不準,天道對這個碎嘴子格外開恩。

秦景是我在這離境天中唯一的朋友,我倆一個話癆一個安靜的如同啞巴。

有時天帝也會隱晦的叫我控製一下秦景彆亂說話也彆亂寫,畢竟在秦景的話本中,天帝在人間有十多個夫人。

可我怎麼管?一掌拍死嗎?那樣倒是安靜。

“你這次又說她什麼了?”“誒!我跟你說我這次寫的可好了,我把她寫成了一個山寨的女頭領,占據一方山頭,威風的不得了。

你說說她有什麼好生氣的。”

一瓣桃花緩緩落入了我的酒盞中,我在指尖凝聚些許法術看著它在盞中旋轉沉浮“你明明知道青黛飛昇前就是因為從小長在鏢局過於強勢彪悍導致終身未嫁,你怎的還提這事。”

“都是神仙了還掛懷前生為人的事,覺悟不夠啊,如此何年何月能晉升正神啊。”

“你不也老唸叨著人間的好?”“錦符,你可不知道,凡間當真是......”又來了。

每次飲酒都要聽他長篇大論人間的好,繁華、有趣、人情世故,末尾還要加一句“我冇騙你”若是論繁華何處比得過這瓊樓玉宇的天宮,至於有趣、人情世故,神明大愛眾生,小情小愛早就在日複一日的無情道中泯滅了。

若是凡間有那麼好,為什麼還有人尋求修仙之法呢?大概是看我神遊太虛的太明顯,秦景猛地將酒盞磕在石桌上。

我略帶不滿的看向他。

“阿錦,你太無趣了。”

又又來了,不知為何,他每次這樣叫我都帶了些痛心疾首。

“如果不是天帝有令不得私入凡間,我真想帶著你去人間走走看看。

我們被困在這離境天哪是那麼容易飛昇的,無人供奉,冇有香火,積不到功德。

就連我師父還是因為拯救了一位人間帝王的命格纔有機會飛昇的。

成神,何必啊。”

我看著他醉眼矇矓的舉起酒盞,泛著光澤的瓊漿順著嘴角打濕衣領。

這人到底是如何成神的?天雷劈錯了人不成?我不在理會他,轉身就走,不知怎的他今日說的我心煩。

離境天有離境天的規矩,不得私自下凡,不得有七情六慾。

明明不是正神,明明隻是屈居於天庭之下的脫凡仙人,卻把天庭那套規矩學了個十成。

不知是被唸叨的多了,還是怎樣。

我竟鬼使神差的真的來到了凡間,但等真的站在了凡間的街道上時,我隻有一個感想,做神不要太有好奇心。

我怎麼能相信那個滿嘴瞎話的說書人。

大街上路麵狹窄,時不時地還有幾個隻顧低頭說話不知道看路的人,在不知第幾次被擦肩而過之後,實在是忍不了的我便用法術隱去了身形,許是我的突然出現有些驚到了過路的母女倆,兩人看我如同看鬼一般。

我本是好意想著安撫一下,拿出事先變幻出的碎銀子給她二人,誰知道,她倆跑的更快了。

‘莫不是這錢財與她們用的不同?可是這錢樣子,我是照著司命畫的變化出來的。

秦景那傢夥框我?’我正看著手裡的碎銀髮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身後傳來,朝著身側讓了讓,一隊蒙著麵的男子皆穿著黑色短打策馬而過,帶過一陣血腥氣,不過比起血腥氣我更在乎馬蹄揚起的塵土。

如不是急忙打了避塵決,說不定我是何灰頭土臉的樣子。

堂堂離境天武神竟然生出一絲窘迫與茫然,荒唐!可笑!條長街都被繽紛的燈火覆蓋,街上行人紛紛,手裡皆提著花燈;小販扛著貨匣上麵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河燈造型;孩童提著小猴鬨天宮的花燈騎坐在大人的肩膀上。阿彌陀佛,鬥戰勝佛遠冇有燈上那般可愛。應當是被節日的氛圍所感染,我也在路邊買了一盞彎月樣子的花燈提在手中,臉上帶著半扇麵具。不為其他,隻是想躲一下這凡間女子直白的‘熱情’從客棧出來這一路上,是不是就有三兩作伴的女子含羞帶澀的打量我,嘴裡有說有笑,我雖然疑惑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