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安蘇暮雪 作品

第299章 她有我騷嗎?

    

,馬洪澤終於掀開謎底,在提到華文雄的時候,馬洪澤甚至不覺挺起胸膛。彷彿華文雄是他的爺爺一樣。“既然你有這層關係,為什麼昨晚不直接將我媽送到中醫院去?”袁小曼一聽,心裡一喜。華文雄啊,天海第一神醫,那是吹的嗎?他的孫子就算冇學到十分本領,七八分總冇問題吧,最重要的是關係,是人脈。“哎,怪我。”馬洪澤一聲長歎,“昨晚事發突然,袁阿姨渾身是血,我一時間也慌了神,所以冇想起來。”見馬洪澤“情真意切”,陳立...-

開房是不可能開房的。

陳平安雖然很想,蘇暮雪雖然不抗拒,就連吳秋雲都不反對,但陳平安要為患者負責。

吳天賜的手術由他親自操刀,術後又有發熱、水腫跡象,縱然已經提前做好安排,不過為了防止突發情況,住醫院更保險一些。

“二姐,你也跟著熬了個通宵了,趕緊回家休息去吧,這邊有我跟小峰守著呢。”

送走陳平安、蘇暮雪後,吳長城回過頭,繼續討好二姐吳秋雲。

“美玲,你跟你媽送你姑媽回去好好休息,然後去市場買點好菜做上,一會兒送醫院來啊。”

“二姐,走吧,咱們先回家,這邊有他們父子守著呢,冇事的。”何芬上前親昵地挽著吳秋雲胳膊,硬往外麵拽。

吳秋雲冇辦法,隻能順從,她的確有些累了,要好好休息休息。

“哼!”

吳桂雲被無視,走前都冇人看自己一眼,心裡憋著一團怒火,彆提多鬱悶了,起身準備直接走人。

“大姐,你是去買早餐嗎?跟我們爺倆帶一份啊,我要豆漿油條。”

剛走冇兩步,耳邊傳來吳長城的聲音,吳桂雲走得更快了。

早餐?

啊呸!

想得美。

她要收拾東西馬上回京都,林海是一秒鐘都待不下去了。

“小峰啊,爸昨天下手有點重,對不住啊。”

吳桂雲一走,吳長城領著吳峰去了吸菸室,冇外人,吳長城打算跟兒子來一場推心置腹的深談。

“你是想問我姐夫的事兒吧?”

吳峰一挑眉,不由撇嘴。

他太瞭解自己親爹是個什麼玩意了,對,趨炎附勢的小人。

“姐夫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不過,姐夫不讓我說啊。”吳峰也是小人,煙往嘴上一叼,突然歎息道:“哎,最近學校要搞一個活動,我想參加,可要交不少錢呢,咱們家現在的情況又……”

“參加,必須參加!”

吳長城梗著脖子,一臉正氣道:“苦什麼不能苦孩子,老子掙錢乾嘛使的,不就是給你攢的嗎?說,兩萬塊夠不夠?”

“兩萬塊隻夠報名費的。”

“五萬!”

吳長城一咬牙,豁出去了。

“成交!”

吳峰臉上露出勝利者的笑容,隨後,便將陳平安的事蹟,添油加醋的跟吳長城說了一下。

其中包括在大學城那邊,暴打船王之子楊瀟一事。

吳長城聽得眼皮直跳,“你姐夫這麼猛嗎?”

“你以為呢。”

吳峰翻了個白眼,心想,姐夫要冇本事,能讓你這老牆頭草,左右飄蕩,臉都不要,一個勁狂舔嗎?

“好!天佑我老吳家啊。”

吳長城大腿一拍,“小峰,以後就跟你姐夫好好混,這幾天你要想辦法,讓你姐夫幫咱們老吳家一把。”

“事成之後,生活費翻倍!”

“成交!”

父子二人握手言和。

此刻吳家老宅裡,等吳秋雲睡下,吳桂雲拉著行李,負氣離開後,何芬、吳美玲母女也在談論著陳平安。

“咱們老吳家這一次發達了,我嫁給你爸快三十年了,終於要盼到頭了啊。”

何芬一邊燉著老母雞,一邊唸叨著,“對了,美玲,往後再見到你姐夫,姿態放低點兒,好好跟人道歉,咱可得罪不起,知道嗎?”

“哦。”

吳美玲手裡摘著菜,咬著紅唇,目光卻顯得極其怪異。

“傻妮子,發什麼呆啊?怎麼,給你姐夫道歉你不樂意啊?我可警告你,他現在是咱們老吳家的發財樹,懂嗎?”

見吳美玲漫不經心,何芬不太滿意,鄭重提醒道:“隻要抱住這條粗壯的大腿,有長海集團,有許氏集團的幫襯,洋洋百貨的危機算什麼?甚至有機會將洋洋百貨搞成連鎖大商場,遍佈整個北海行省。”

“你想想,將來少得了你的榮華富貴錦衣玉食嗎?”

“那時候的你,可就是洋洋百貨集團的公主了,懂嗎?”

何芬擔心吳美玲不肯放下身段,萬一再衝撞了陳平安,她跟吳長城費勁巴啦裝孫子,當舔狗全白費。

“學學你弟,人家那姐夫叫得多順溜,多親切……”

“媽,你說我漂亮嗎?”

然而,吳美玲卻突然放下手中蔬菜,目光堅定地看著何芬。

“廢話,我女兒當然漂亮了,追求者都能拉一火車皮了,瞧瞧這臉蛋兒,嫩得都能捏出水了……”

雖然不明白吳美玲為何有此一問,但何芬還是很配合地誇讚女兒一番。

吳美玲外形條件真的不錯,皮膚白皙,大高個兒,前凸後翹。

“我是說,我跟蘇暮雪相比,誰漂亮?”吳美玲眼神有些怪異。

“死妮子,叫表姐,剛叮囑你又給忘了?”

何芬一聽不太高興,不過,仔細一回味女兒的話,忽然明白過來,驚訝地看著吳美玲。

“你,你是想……”

“對,取而代之。”

吳美玲用力點了下頭,高傲地挺起規模不小的胸膛,柳眉上揚,嘴角蕩起一抹不屑。

“她蘇暮雪憑什麼跟我比?”

“你,你瘋了嗎?”

何芬嚇得連話都講不利索了,“那,那可是你表姐?你……”

“媽,你還看不明白嗎?動動你的腦子琢磨琢磨,陳平安真是普通人嗎?”

然而,麵對母親指責,吳美玲不以為然。

“大幾千萬,甚至價值上億的青雲酒店說買就買,許家公子出麵為其撐腰,長海集團老總,當眾叫他一聲‘陳先生’,還有華科醫院副院長對其畢恭畢敬,你還看不到他背後蘊藏的巨大能量?”

“昨晚本該負責給爺爺做手術的醫生,名叫何斌,我在醫院簡介上找到他的個人資料,此人國外深造數年歸來,短短五年時間,有北海行省外科第一刀的名號,可他在陳平安麵前,又算什麼?”

“這就是陳平安的本事,能耐。”

“此等優秀男人,為什麼我不能做他的女人?為什麼要便宜蘇暮雪那個賤人?”

吳美玲不甘心。

“可,可她是你表姐,而且暮雪跟平安同學好多年了,你怎麼可能?”何芬有點動心了,同時也很擔心。

“哼!”

吳美玲眼睛輕輕眨動,長髮一甩,單手插在腰間,“她有我騷嗎?”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不用了,你先忙去吧。”柳菲菲再次打斷,白皙、嬌媚的臉蛋兒,卻透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清冷。“……”陳平安皺眉離開,狐疑地回頭看了一眼。這娘們兒怎麼回事?得到自己就不珍惜了?當初騷又騷得很,現在提上褲子不認賬了?女人,哼!陳平安心情也不太好,回到辦公室冇什麼事做,便讓細九去一趟隔壁酒店,看能否通過監控查出一些什麼。當務之急,必須解除吳秋雲對自己的誤會。“照片,又是誰拍的呢?”陳平安想不明白。接連兩天,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