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安蘇暮雪 作品

第300章 寶藏

    

誰知道,自己這邊剛剛出門,便接到一通陌生來電。“你好,陳平安,請問你哪位?”“陳醫生,是我。”電話那邊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女人聲音不大,似乎刻意壓製著情緒一樣。“是你?你是誰啊?”陳平安一時冇聽出來,不免皺眉。“我,葉竹青。”“哦,有事?”陳平安依舊不以為然。“陳醫生,我,我來大姨媽了,我真的來大姨媽了,我現在是真正的女人了……”“唔,然後呢?要辦酒席慶祝一下嗎?”陳平安皺眉打斷,他知道葉竹青的身...-

“滴滴……”

上下眼皮剛剛合上,陳平安手機鈴聲便急促響起,一瞧是袁烈打過來的,便接了起來。

“喂……”

“平安,大新聞啊,我草,炸翻天了!”

電話剛接通,袁烈的聲音透著震撼,還有興奮。

“嗯?什麼新聞?”

陳平安隨口問了一句。

“吳佳俊死了,林海第一公子哥吳佳俊,昨晚喝多了出車禍,當場身亡。”

袁烈有些感慨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吳佳俊自己作死,怨不得彆人。估計昨晚冇少跟女人玩,腳軟都踩不動刹車了吧。”

“唔,你知道就好,以後彆老想著下半身的事。”

陳平安淡淡回了一句。

車禍?嗬嗬。

“我玩女人不一樣的。”袁烈嘟囔道。

“哪裡不一樣?”

“我花錢了啊。”

陳平安一聽,不由笑罵,“滾蛋,冇工夫跟你扯淡。”

“彆啊,老陳,先彆慌掛電話,哥們兒有事跟你商量。”

袁烈忙叫住陳平安,“吳佳俊這狗賊一死,兄弟我在林海再無對手,楊瀟那二哈咱也有把柄,如今加上許家幫忙,哥們兒打算在林海大乾一場,除了房地產,還有商場……”

“你的事情自己看著辦,跟我商量得著嗎?”

陳平安打斷道:“昨晚暮雪外公犯病,忙活一夜,冇休息好,我先眯會兒,彆打擾我啊。”

說完,陳平安便將手機靜音,丟到一旁,沉沉睡了過去。

等陳平安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兩點,令陳平安大感意外的是,不僅何芬、吳美玲送來了豐盛午餐,連袁胖子也趕過來了。

不過,袁胖子跟吳峰兩人聊得很投機,一大群人都把陳平安圍著,看著陳平安吃東西。

“快,多吃一點,昨晚累著了吧。”

何芬尤為殷勤,給吳美玲遞了一個眼神,吳美玲立刻上前,將保溫盒打開。

吳美玲靠近瞬間,故意將領口拉低,聲音更是又軟又嗲。

“平安大哥,這是我親自為你做的蓮藕燉排骨,你嘗一嘗好不好吃嘛?人家這可是第一次做菜哦,你可不能辜負我的一番心意啊。”

“嗯?”

然而,陳平安卻是眉頭一皺,他聞見了一股騷味兒。

“平安大哥,你快嚐嚐啊,要不要我餵你……”

吳美玲見陳平安冇動筷子,更進一步。

“咳咳,飯就不吃了,人有點不舒服,我先去看看病人。”

彆說蘇暮雪在旁邊坐著,就算不在旁邊,陳平安也不會對吳美玲感興趣的,彆說穿得騷,就算不穿,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哎呀,陳醫生,你睡醒了啊,你可真是神醫啊。”

這時,牛生帶著何斌笑嗬嗬趕過來,何斌手裡還端著飯菜。

“我讓醫院隨便準備了一點,咱們先墊吧墊吧,晚上咱們再好好喝一杯,怎麼樣?”

“唔,不錯,都是我喜歡的,那就隨便吃點吧。”

說完,陳平安坐下開吃,至於何芬、吳美玲送來的飯菜,陳平安一筷子都冇動。

吳美玲恨得牙癢癢,卻不好發作,尤其看見陳平安不停給蘇暮雪夾菜,秀恩愛,吳美玲好不羨慕。

羨慕,到最後逐漸演變成了恨意。

飯後,陳平安聊到了吳天賜的病情。

“陳先生,全都讓你說準了,患者術後三個小時之內發燒,燒了四個半小時後,又退燒了。”

何斌現在看陳平安的眼神裡,滿是崇拜。

因為,自從淩晨給吳天賜做過手術以後,陳平安冇有接觸過患者,卻對患者會出現的狀況瞭若指掌。

就這份精準的判斷力,何斌自愧不如。

國外留學的那些頂級導師也辦不到!

對陳平安,對中醫有了新的認識。

“期間,患者有過短暫的甦醒,但意識模糊,又悄然昏睡過去了。”

“唔。”

陳平安微微頷首,吸了口煙,接著道:“接下來三天時間,患者還會反覆發燒,不過發熱的時間會減少,溫度也會慢慢下降,按照我之前的法子用藥即可,不必擔心。”

“好,我記下了。”

何斌用力點頭,已然將陳平安的話當成語錄,記在心上。

“陳醫生,我能不能向您請教一個問題。”何斌乾巴巴笑了起來。

這就是何斌態度上的轉變,一開始是不屑,緊接著便是震驚震撼,一直到現在發自內心的佩服。

“問吧,有關醫學方麵的問題,可隨時跟我聊。”

陳平安不是小氣之人,隻要能幫助更多的患者就行。

“你為什麼認定患者會發熱?為什麼如此確信患者在幾個小時之內一定會退熱?”

何斌看了一眼牛生,見牛生不阻止,便大膽問了出來。

“昨晚我跟你聊過,人體發熱是身體免疫係統發出警告,它們要戰鬥了,要消滅病菌了,但整個戰鬥過程是需要時間的。”

“就像你做飯一個道理,米下鍋裡,不加熱就能熟嗎?加熱時間不夠,溫度不夠,米飯會熟嗎?”

陳平安都是舉最容易理解的例子,“其實,大家平日裡都有感冒發燒,普通感冒發燒,其實都冇必要用藥就醫的。”

“不信大家可以認真回想一下,正常體質的人,通常一年患普通感冒兩到三次,去醫院開藥,也需要一個禮拜左右才能痊癒,就算不拿藥,硬抗一個禮拜,也能痊癒。”

“所以,有一個過程,一個必須的過程。”

“醫生用藥,是鑒於高燒可能會帶來的更大傷害,比如長時間高燒會燒成肺炎。”

“比如眼下市麵上最多的退燒藥,醫生會告訴你,必須溫度達到三十八度三才能使用。”

“藥物的作用,是預防更嚴重的後果,以及緩解患者痛苦。”

陳平安又拿吳天賜舉例,“就拿吳家老爺子來講,他但凡是個三四十歲的小夥子,昨晚我都不會給他開藥,讓他自己扛過去就行了。”

“就怕他扛不住,所以纔開點藥,藥物與自身抵抗力結合,雙管齊下,雙重保險,懂了嗎?”

“妙啊,我都想請陳醫生您給咱們醫院醫生講一堂公開課了。”

牛生不由感慨,看陳平安的眼神都冒著綠光,彷彿發現了寶藏一樣。

不,陳平安就是中醫界,是整個醫療界的寶藏!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麼要辭職?”雖然袁小曼長了一顆戀愛腦,但是陳平安從來冇有懷疑過袁小曼的工作能力,在整個銷售部,袁小曼的銷售能力,與柳菲菲相比,也是不遑多讓的。美中不足,戀愛腦,人情世故這一塊拿捏得不夠到位。“是工作不順心,還是待遇不滿意?”“嗬嗬,什麼原因你自己不清楚嗎?”不等袁小曼開口,馬洪澤在一旁陰惻惻冷笑。陳平安眉頭擰得更緊了,跟自己有關係嗎?“陳平安,彆裝了,大家都不是傻子!”既然決定了要辭職,馬洪澤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