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蘇狗蛋 作品

第42章 有美人兮

    

空房間。六個人舟車勞頓,累了一天,終於安心躺下了。殊不知,大半夜娛樂榜單熱搜驚現詞條。#葛煙徒手征服村裡三大惡霸##葛煙梗姐##葛煙和宋熙媛認識?##秦德華怕鵝##宋熙媛參加農村變形計#幾條熱搜,幾乎壓住了關於岑胭出演張大導演女二號的訊息。葛煙正要睡,看到了沈淵明打來的電話。本想掛斷,又想了想,萬一以後還有分分鐘幾百萬的合作呢?說著便接通了。“你好,替身葛煙竭誠為您服務。”“葛煙!你在做什麼?”“...-

葛煙知道自己的長相是清冷古典的類型,所以今天的妝容很淡,柳眉彎彎,眉眼疏離,水光楚楚,隻是一抹正紅唇,又添了幾分美豔。拿出昨天買的那條月白色旗袍,上麵用同色係的絲線繡滿了花紋,整體端莊淡雅,卻又貴氣十足。和今天的妝容很搭配。從前參加晚會典禮,原主的妝容都是由公司的化妝師負責。那些化妝師不知道收了誰的好處,每次在妝容上都會搞小動作。不是用含有雲母的散粉,就是畫極不協調的眼線和口紅,要麼就是貼個濃重的大睫毛,再畫個粗粗的韓式美……因為這些,導致葛煙每次的現場生圖都會成為網友的笑柄。今天葛煙盤了個古典盤發,用一根檀木簪子固定,全身上下唯一的首飾,隻是一串白珍珠。正所謂,天然去雕琢,清水出芙蓉,這纔是適合葛煙長相的真正穿搭方式。——沈家的家宴辦在海城最高級的酒店,籌光交錯,推杯換盞,來的都是沈家親近的人。沈淵明的父親沈天吉,母親於月剛剛落座,沈天吉就問沈淵明岑胭來了冇有。沈淵明抬手看了一眼表,回道:“快了。”話音剛落,隻聽見人群突然安靜,抬眼望去,岑胭一席明豔紅裙,美的熱烈且張揚,她的妝造向來是娛樂圈裡爭相模仿的對象,今天也是如此。記者們紛紛拿起相機瘋狂拍照,閃光燈下的岑胭,絲毫不懼,眼睛都不眨一下,對著鏡頭擺出一個滿分微笑。沈天吉滿意的點了點頭,對妻子說:“這纔是能做我們沈家兒媳婦的人!!”於月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是精緻漂亮,卻不夠穩重。”沈天吉冷哼一聲:“難道像葛家那個丫頭一樣,病殃殃的,才叫穩重?”剛說完,岑胭便徑直朝這邊過來,明眸皓齒,笑得燦爛。“伯父伯母,胭胭來晚了,你們冇有生氣吧?”沈天吉笑嗬嗬的,忙說:“怎麼會?看到胭胭啊,我這心裡就高興!”岑胭把手裡的一個盒子遞給沈天吉,笑著說:“伯父,這是我三個月前就開始打聽的千年人蔘,特意從京城托人送回來的,就是為了送給伯父。微薄小禮,還請伯父笑納。”沈天吉高興都來不及,接過來以後,放在手裡端詳了半天,連連點頭:“三個月前就開始準備了,還是胭胭有心啊!”於月全程隻是淡淡的笑著。沈天吉又說:“淵明,你怎麼回事?還不趕緊讓胭胭坐下?”不知道在胡亂張望什麼的沈淵明猛的反應過來,紳士的替岑胭拉開椅子。於月卻先問:“葛煙冇有來嗎?”沈淵明幾乎不遲疑的回答:“她會來的吧,幾天前我就告訴她了。”沈天吉和岑胭的臉色幾乎是一起變的,他皺了皺眉頭說道:“提她做什麼,若是有心,早就到了。”“到了!”這話,是沈淵明和於月一起開口的。視線所及處,人群的儘頭,葛煙緩緩出現,有美人兮,一顰一笑,皆是如畫,步步生蓮。這個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就是反轉。岑胭是美,可她卻是一直美,每到大眾甚至覺得那是一種套路的美。而今天,卻是第一次見到娛樂圈裡有這樣的古典美人。剛纔那些攝影師們絲毫不比見到岑胭的時候淡定,如果說拍岑胭是拍她的美,而拍葛煙便是拍一幅畫,每一張都是藝術。於月先站起了身,和藹的朝葛煙招了招手。葛煙自然記得,這個阿姨,可是原主記憶裡難得對她好的人了。岑胭的確也被她的裝扮驚了一下,但更快的便是嘲諷,她今天勝券在握,就等著葛煙出醜。葛煙最近的精神狀態極不穩定,今天來這裡,如果繼續發瘋肯定會惹著沈家老爺子不高興,到時候就看她怎麼被沈天吉這個暴脾氣趕出去。葛煙款款走來,目光與岑胭擦視而過,然後來到沈父沈母麵前,恭敬的點了點頭。“伯父伯母好,祝伯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沈淵明鬆了一口氣,生怕葛煙又說什麼瘋話惹的父親不高興。岑胭卻絲毫不慌,她那性格,能裝得了一時,還能裝得了一世?沈天吉雖是麵色不好,卻還是點了點頭:“嗯,今天倒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樣子了。”於月笑容更甚:“葛煙今天啊,倒真有幾分我年輕時候的樣子。”葛煙看向於月的笑容也愈發真誠,她是真的佩服這個女人。如果說,當沈家的媳婦兒就是要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那這於月便是上一屆的宮鬥冠軍。雖說自己對這封建世家不感興趣,但背靠大樹好乘涼,到時候解除婚約,還得靠她一分力。其實葛煙今天大可隨著性子來,鬨得滿城風雨,逼沈天吉一氣之下和自己解除婚約。但這樣弊大於利:一是會因此讓自己在娛樂圈的無法風評反轉,今天這麼多記者,正是一個好機會。二是……如此,怕是會正中岑胭的下懷。想到這裡,葛煙特地拿出了自己提前準備好的的裝備。聽說沈天吉這個老登格外養生,分明是個暴發戶出身的匹夫,卻又愛裝波一,老是假裝自己文化人……葛煙昨天一天,光為了這個就跑了大半天。“沈伯父,這是為您準備的壽禮,裡麵有二十四罐茶葉,取自二十四方水土,每一樣都是上上品,皆為名品。”“——哦,對了,還有這一套茶具,屬是青花釉裡紅,上麵是如意紋飾,沉穩大氣,配您,最合適不過了!”葛陽這話說的滴水不漏,又有條有理,端莊大氣。桌子上幾個人明顯是怔住了。除了沈天吉,他笑容滿麵,倒是頭一次,因為葛煙笑了起來。“今天算是叫你蒙對了,我還真就喜歡這些東西,快拿過來讓我瞧瞧!”葛煙過去的時候,特意和岑胭對視了一眼,看到她滿目的錯愕與意外,就一個字……爽!

-務算是長期投資。導演說今後像運送玉米的任務會少一些,主要是鼓勵嘉賓進行主線任務:種地、養牛。支線任務偶爾更新,更新的多了,可以獲得的農作物種子類彆也會增加。種一片屬於自己的小菜園,葛煙可太擅長了。說到菜園,山那頭的那哥們兒一園子菜長勢看著也不錯。接下來就是去認領小牛犢。三隻小牛犢,一隻黑的,一隻棕的,一隻黑白相間的。葛煙一眼就相中了那隻花的。秦德華說:“這黑哥瞅著和我氣質挺像的,我要它了。”葛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