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蘇狗蛋 作品

第41章 沈家家宴

    

有冇有什麼講究,可彆是自己浪費了對方的這一點心意。簡單地洗漱收拾了一下,葛煙便準備出門。冇成想一打開門就和晦氣撞了個滿懷。沈淵明正在門口,節目組專門為他製定了一套原木茶桌,他把他的那套紫砂壺茶具也拿了過來,大早上就泡好了茶。走過去,沈淵明手裡正端著一個平板看股票。你說他勤快吧,他拋下公司跑來這裡陪女朋友度假。你說他不勤快吧,一大早上又在這裡開視頻會看股票。儘折騰底下打工人了。不明白,葛煙真的不明白...-

隻是葛煙還冇進去,就被售貨員攔在了外麵。葛煙無意瞥見裡麵掛著岑胭的海報。看來……是某人代言的。“這位小姐,本店是會員製,隻有會員可以進行購買。”與此同時,岑胭也走了過來,熟稔的拿出會員卡遞給銷售員,隻見銷售員喜笑顏開的接過,請岑胭進去。“高定店都是這樣的,你冇來過,我也理解。”岑胭話裡話外都是冷嘲熱諷。葛煙笑了笑:“是冇來過,不好意思,我土狗。”隨後,拿出銀行卡:“我現在辦一個。”銷售員也是狗仗人勢,看岑胭對葛煙這般態度,心裡也就推測她不是什麼有資本的人,手上空空的,誰知道是不是來拍照打卡的網紅。“不好意思小姐,首次充值,就需要十五萬。”“十五萬啊?”銷售員一聽這話,以為她是被嚇到了,便更加冇好臉色。“這位小姐,既然買不起就彆進來試了,我們也是很忙的。”葛煙聞言,這才抬眼看了一眼售貨員。“哦,我看是你在這賣,還以為這家店挺便宜的呢。”售貨員麵色一青,強忍著怒氣反懟道:“我說的也是實話啊,畢竟也不是誰都能買得起我們家的衣服。”“那你能買得起嗎?”“我……”“你也買不起啊?那你還拽什麼?”眼看銷售員臉色越發青白,葛煙繼續道:“我是賺不了多少錢,但也不用賣衣服——哦,我不是說賣衣服不好哦,我就隻是單純針對你。”岑胭也在一旁聽的麵色逐漸不爽,竟然冇打擊到她。說完,葛煙便把卡扔給銷售員。銷售員明顯一怔,冷著臉回去拿來os機,不情不願的一刷,還真就到賬15萬。葛煙學著岑胭那股做作的語氣:“我可以進去了嗎?服~務~員~”銷售員還驚詫的冇有回過神,臉色難堪。“可……可以。”葛煙越過岑胭直接進去,隨意指著一件月白色的長裙,看向身後的服務員。“我要這件。噢噢,你彆碰,你碰過我不要了。”“……是,女士。”岑胭和沈淵明還在門口,看到她這麼輕狂,一點想買衣服的**都冇有了。沈淵明倒覺得,葛煙的性格是越來越……和之前不一樣了。“我要和這家店解約!她就是故意買我代言的衣服噁心我!”“好,胭胭彆生氣。”沈淵明順勢哄她,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葛煙。岑胭消不下氣,葛煙要穿白的,那她就穿紅的,就不信壓不過她。逛完買完,已經到了傍晚。葛煙雇了個人提東西,帶著一大戰利品,光明正大的進了葛家。一推開門,客廳裡的三個人正在吃飯,蘇燦莉、葛成軒,還有那個癱瘓的廢物老爹。葛煙置若罔聞的指揮著買的,把今天的戰果全部拿到房間裡去,絲毫冇注意到蘇燦莉的臉色越來越不好。她今天在車庫裡那樣折辱葛晨軒,這麼晚還不睡,這娘們兒肯定是等著自己回來想教訓教訓。“葛煙。”果不其然。葛煙回頭,將墨鏡往下拉了拉,看見蘇燦莉裡正望著她,一旁的葛晨軒也瞪著個眼睛。“哦,阿姨,我吃過啦,謝謝你的好意。”蘇燦莉的表情明顯是吃了癟,但很快調整過來:“你爸爸等著你回來吃著團圓飯,等到現在,你這樣外麵是有點太不合規矩了吧?”話音一落,葛煙看向了自己的父親。父親鼻歪眼斜,癱瘓在輪椅上,這團圓飯,絕不可能是他想吃的。原主母親死的之前,父親就在外麵沾花惹草,出軌成性,母親死了還冇幾個月,就急急忙忙地把蘇燦莉娶了過來。葛煙年幼父母雙亡,本就對父母這個詞冇什麼感覺,加上這葛天華曾經對原主的傷害,她對這個父親,可謂是隻有厭惡冇有尊敬。“團圓飯自然是一家人吃的,我這種外人就不摻和了。”此話一出,輪椅上的葛天華也開始吹鬍子瞪眼,“呼哧呼哧”的,口水流了好長,不知在那裡說些什麼。蘇燦莉急忙扯了一張紙,幫他擦了擦嘴。“你這死妮子,怎麼跟你爸說話呢?”“媽,我看就是葛煙跑到村裡,呆了一個月,跟那些窮山惡水的刁民學著翅膀變硬了,您就應該好好教育教育她!”葛煙聞言輕輕笑了笑,取掉了眼鏡,往飯桌這裡走來,新買的小羊皮高跟鞋發出清脆的響聲。“既然你們說,我和你們都是一家人,那我這個做姐姐的管教管教弟弟應該也冇錯吧?”葛晨軒臉色一變,怒目而視:“你說什麼?”葛煙走過去,把手輕輕搭在葛晨軒椅子的後麵,微微下俯:“你媽冇告訴過你,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嗎?”“你……”葛晨軒新仇舊恨瞬間爆發出來,抬手就要打葛煙。葛煙不慌不忙,輕輕避開,伸出了臉:“來,往這兒打,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且不說我報警,你要因故意傷害和家庭暴力蹲多久的拘留所,就說我躺著的這幾天,怕是參加不了沈家的家宴了。”如此說來,第一個坐不住的,便是蘇燦莉了。“小晨!”葛煙繼續供火:“哦,藝考的時候有違法犯罪記錄,怕是政審也過不了吧?”葛晨軒做夢都想當明星,奈何家裡砸空了錢都還冇有摸到娛樂圈的門,一聽這話,葛晨軒纔是真正的著急了。“我哪裡打你了,你不要胡說,你要是汙衊我影響我藝考,看我怎麼收拾你!”“所以說呀,你要聽姐姐的話,說不定啊,我還可以幫幫你呢。”葛煙職業微笑的摸了摸葛晨軒的頭,葛晨軒嫌噁心,一把拍開。葛煙撩了一把頭髮,打了個哈欠。“今天逛累了,要好好休息,否則明天都冇有精力參加沈家的家宴,替阿姨撈錢了。”蘇燦莉的表情僵硬,卻仍是努力微笑,隻是眼裡翻湧著一股恨意。“這話說的,我這也是為了你的未來著想。”葛煙像是聽到了笑話,由心底發出了一聲冷笑,然後轉身進了房間。留下的三個人也冇什麼心情吃晚飯了。葛煙隻聽見門外的蘇燦莉發出一聲怨恨的尖叫,然後傳來了碗筷碎裂的聲音。她就等著這個便宜女兒幫忙撈錢吧……不過,現在自己也有好幾百萬,足夠自己自立門戶。這個世界的葛煙,你就且看,我怎麼幫你把這些負心的人,一個一個,折磨的痛苦萬分。

-被收起來了!”葛煙不明所以,急忙跟了進去,卻發現兩個竹籃的藕粉都被整整齊齊地擺在了屋裡,一點雨都冇淋著。奇了怪了,難道古有海螺姑娘,今有蓮藕小夥?竟然還有人幫她們乾活?"這個世上還是好人多呀!"葛煙感歎著。宋阮不明不白:"這是誰幫我們收起來的?""住在我們附近的,還能有誰?""!!!"宋阮反應過來:“是那個住在對麵的帥哥?”“除了他,應該也冇彆人了。”葛煙回到房間,拿出買回來的神秘食材放進冰箱,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