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27章 要懷孕了?

    

裡麵。陳婿身穿烏雞國官服對著兩名看守不置可否說道。“大人是想要見這些人質”領頭看守詢問道:“大人難道是想?”領頭看守說著說著。眼睛便露出了邪光。意思大人是不是想玩玩?領頭看守能有此想法實屬正常。因為裡麵關的全都是女兒國女人。要不是統領早有吩咐。這裡的看守早就付之行動了。如今看到有軍官帶頭。巴結好了。自然少不了自己那份。“先將門打開”。此刻陳婿心裡哪顧得這些混球心裡在想些什麼?他現在隻想著怎樣才能將...-

另外還有一個無比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紅孩兒居然出身女兒國。

當然最為奇特的是。

女兒國境內壓根就冇有男性。

最多從外部進來。

但又很快離去。

那紅孩兒一個男孩又是如何在此出生的?

既然他能夠出身女兒國。

那麼彆的男孩為什麼不能出生女兒國?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然而此時陳醑根本冇有時間弄清楚這些。

隻見又有不少箭羽居然能夠從很遠地方射過來。

且威力巨大。

嗖嗖的破空聲。

震的人耳膜都在發涼。

而烏雞國方麵也組織的大批人馬堵在對岸。

真是前有追兵後有虎狼。

恰似插翅難逃。

此時關鍵時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隨即隻聽見撲通一聲響。

陳醑直接拉著阿達跳進子母河中。

也不管其他的了。

懷孕就懷孕。

此刻總比被人亂箭射死的要好。

咕嚕咕嚕!!

阿達似乎不會遊泳。

在進入河水後。

便猛灌了幾口子母河水。

好在有陳婿拉著。

否則他非將肚子喝大不可。

嗖嗖嗖!!

即便二人都跳進子母河中。

外麵的飛箭還如同流星般。

直到有威力巨大箭羽飛過。

將小船直接擊毀。

在過了很久。

箭雨這才最終停下。

不過對岸的人好像被人下達了死命令。

死要見人。

活要見屍。

所以很快便有很多全副武裝的小船劃了過來。

在反覆檢查確定此地冇有人後方纔離去。

而此時。

仗著水性極好。

陳婿不斷潛水。

當然其中還要幫助阿達還有自己換氣。

否則二人非淹死不可。

在確定冇有危險後。

陳婿帶著阿達遊到一處偏僻岸邊。

在反覆確定附近冇有人後。

陳婿用手按住阿達腫脹的肚子。

他這是要將阿達喝進肚子裡麵的水給擠出來。

否則阿達將有生命危險。

嘔!

這時。

阿達在吐出一大口子母河水後。

意誌逐漸清醒過來。

緊接著便是恢複如初。

當然。

這裡隻能說阿達身體非常好。

如果是一般人。

不躺個十天半月根本好不起來。

“主,主人,我感覺肚子有東西在動,是不是懷孕了?”

自從喝了不少子母河水。

阿達便一驚一乍的。

此刻。

陳婿府邸。

阿達摸了摸肚子顯得無比緊張說道。

“另外主人,我很想吃酸的東西,這跟女子懷孕症狀幾乎一模一樣,完了,萬一我生下孩子,可在冇臉見人了!”

喝了子母河的水。

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

即便是神仙。

一般三日後。

都會懷孕。

自從子母河回來。

如今也隻是過了兩日。

陳婿看了看阿達冇好氣道:“就算是懷孕了也不可能是現在,你在等等,過了三日,你如果懷孕了,我們再想辦法。

想辦法如何生下來!”

啊!

想辦法生下來?

聞言。

阿達瞬間嚇尿了。

“不行啊主人,絕對不能讓孩子生下來,況且男女身體構造不一樣,我往哪裡生,小機機生嗎?會難產死的!”

“那倒也是!”

陳婿皺了皺眉。

突然想道:“我知道一處落胎泉,喝了它,胎兒便可自行落下!”

“主人也知道落胎泉?”

正想說此事。

阿達喜道:“主人不愧是博學多才,距離女兒國正南方確實有一個叫做破兒洞的地方,那裡有一口可以讓胎兒自行落下的落胎泉水。

不過泉水的主人如意真仙可冇有那麼好說話。

我們要給他好些錢財。

他纔會給我們水喝。

另外我們還要去一趟照胎泉。

先照照我是否懷孕。

如果冇有懷孕那就最好。

但如果懷孕。

懷的是女孩子那就麻煩了!”

“懷女孩為什麼麻煩?”

聞言。

陳婿當即便愣住了。

雖然西遊記關於女兒國的劇情他知道一些。

但很顯然他冇有阿達清楚。

另外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

比如子母河水喝了為什麼會懷孕。

喝了為什麼不能去彆處打胎?

另外女兒國的女人是可以生男孩的。

那為什麼女兒國卻看不到一個男孩。

還有女兒國為什麼有子母河。

照胎泉。

落胎泉。

看起來就像一副產業一樣。

明白陳醑想法。

阿達若有所思答道。

“主人我也是聽胡大人說的,這個女人比我們瞭解的都清楚。

她曾對小人說。

女兒國之所以冇有男人。

那是因為男孩都被他們打掉了。

然而一但是女孩。

他們都會留住。

且不可能去外地打掉。

這也是屬下擔心的。

他們會不會因為屬下懷的是女孩。

繼而不讓屬下打掉”。

男孩要打掉?

陳婿倒是聽說。

之所以要將男孩打掉。

那是因為女兒國的女人們喜歡將進入女兒國的男人殺掉。

然後做成香囊。

這也是他們不願生男孩原因。

因為會被殺掉。

不過陳婿想不通女兒國的女人為什麼要殺了男人。

當然也不是每個女人都想殺了男人。

就比如女王。

或者國師。

他們對男人並不那麼討厭。

相反女兒國的百姓。

就比如蘇蘭這女人。

看上去正義勇敢。

但她對男人確是無比的極端。

即便陳婿救了她。

她也想弄死陳婿。

是單純的看不起男人

陳婿打死都不相信。

就像是某種強大力量在主導著一切?

那究竟是一股怎樣的力量。

陳婿就不得而知了。

先彆管男孩女孩了。

想了想。

陳婿安慰阿達道:“不是說那如意真仙貪財嗎?

大不了我們多給他點錢。

他一定會給我們落胎泉水的!”

“隻能希望如此了”。

阿達難道露出笑臉。

不過在看向陳婿肚子。

阿達陷入了思考。

“主人,屬下想不通,主人同樣喝了子母河的水,為什麼肚子一點反應都冇有?

主人也不要告訴我你之前喝了子母河的水冇事。

可是現在我們都喝了子母河的水。

為什麼我有事。

而主人看上去一點不像有事的樣子”。

不得不說。

阿達懷疑確實是有道理的。

先不說陳婿第一次喝子母河水為什麼不懷孕。

究竟是因為什麼?

-道如何跟阿達解釋。阿星看了看阿達身上傷勢。發現阿達受傷嚴重。如果不采取緊急治療。恐怕有生命危險!然而不遠處虎視眈眈大師兄又怎會給阿星機會。“你真的是阿星,冇想到你這小子也穿越了”。在認出阿星後。大師兄顯得異常憤怒。“臭小子我要將你生吞活剝,你以前僥倖打敗我,現在可冇有這麼容易。什麼狗屁無敵風火輪,看我無敵空手道拳”。大師兄一拳轟出。驟然間拳影旋轉如同一隻巨獸般轟向阿星。眼見如此。阿星急忙抱著阿達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