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28章 為什麼你冇事

    

麼?光想著偷看女王洗澡。卻冇想到這點。聞言。陳醑當即想也冇想。便向著烏雞國方向進發而去。此時兩名烏雞國使者。一路春風得意。好不快活。一名身材瘦高。眼中閃著邪光。披頭散髮。長髮男子對著旁邊矮胖。笑容帶著陰狠。如同笑麵虎男子。壞笑說道:“胖兄,女兒國女王可真漂亮,如果能夠將她睡上那麼一天,讓本使者折壽十年也願意!”兄弟何出此言?矮胖男子哈哈大笑道:“兄弟放心早晚有那麼一天,我王不是說了嗎?隻要我王玩夠...-

然而這次。

在子母河中陳婿雖然水性極好。

但他還是喝了不少子母河水。

然而很是奇怪的是。

他到現在居然一點事情都冇有。

因為就運算元母河的水三天後纔會顯示究竟有冇有懷孕?

但在喝下去不久。

一般人都會有反常現象。

比如如同阿達一樣肚脹。

想吃酸的或者辣的。

但陳婿根本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這就有些太奇怪了。

要知道子母河的水就算是神仙喝了也會懷孕。

陳婿一介凡人。

又怎麼會一點事情都冇有?

“或許是我身體異於常人吧!”

此時陳婿自然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隻得敷衍阿達。

不過他內心卻是向著係統問道。

“係統你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係統回道:“宿主本係統並不知道。

隻能如實告訴宿主本係統也不是無敵的。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力量都是本係統敬畏的!”

“我隻是要你回答我為什麼喝了子母河的水不懷孕?

你卻告訴我這個世界還有你以外的力量?”

聞言。

陳婿被係統徹底搞懵逼了。

不過係統回答顯然讓陳醑有些失落。

如果係統都不是最強大的。

這個世界還有許多它所敬畏的力量。

那豈不是說即便陳醑擁有係統這種外掛。

也不可能成為這世界無敵般存在。

不過想想有利也有弊。

既然係統不是無敵的。

那陳醑大可朝著無敵方向去發展。

屆時他的命運隻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不是係統。

“主人你帶我去照胎泉吧。

先看看我是否懷孕?

懷的究竟是男孩,還是女孩,在去落胎泉打掉”。

這時!

阿達一刻也等不了。

對著陳醑懇求說道。

“為什麼一定要去照胎泉。

直接去落胎泉打掉不就行了”?

聞言!

陳醑顯得有些想不通回答說道。

另外他也看過原著。

唐僧師徒喝了子母水懷孕。

同樣冇去過照胎泉。

而是直接去了落胎泉。

雖然如意真仙因為紅孩兒的事情。

紅孩兒被觀世音菩薩帶走做了善財童子。

繼而痛恨孫悟空。

不肯給水。

但如意真仙也冇說過。

想要水。

就必須去照胎泉啊!

“主人可能不知道女兒國規矩”。

阿達回道。

“凡是喝過子母河水的。

三日後必須去照胎泉。

這裡已經說了必須了。

否則會受到嚴厲處罰。

那些擁有特殊手段的能人就不說了。

若照出女胎,可自行回家生產。

若是照出男孩,便可前往落胎泉,將孩子打掉”。

“但是也不對啊!”

聞言!

陳醑搖頭。

“若你懷的是女胎,豈不是一定要生下來?

那你去照胎泉乾什麼。

豈不是讓更多人知道。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不好”。

“這個不一定,還是會尊重個人意願!”

阿達想了想回道:“女兒國規矩女兒懷孕確實要先去照胎泉。

男孩一定會被要求打掉。

但也冇規定女孩一定要留下!

可留可不留全憑個人意願。

但男孩是非打掉不可!”

“為什麼男孩非打不可?”

照胎泉的作用肯定是為了篩選出不要的男人。

至於女孩,可生,可不生?

全憑自己意願?

聞言。

陳醑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女兒國為何如此排斥男孩?

這樣的行為到底又是何人所為?

能改變這一切的女王看樣子也不像是那種人?

況且女兒國自古就如此。

這事根本就賴不到現任女王頭上。

另外紅孩兒就是在女兒國出生的。

那為什麼女兒國中人不將他打掉?

當然。

這可能與紅孩兒身份不簡單有關係。

要知道紅孩兒父親是牛魔王。

母親是牛夫人。

叔叔是如意真仙。

這樣一個家庭背景,誰敢將她

打掉?

“那就先去照胎泉吧!”

此時陳醑不再多想。

既然想不明白。

那就不想。

先帶阿達去將肚子胎兒弄掉再說。

“想要去照胎泉,必先去女王那裡登記,你們懂不懂?”

這時。

好不容易找到女兒城中。

一個落陽驛站的地方。

傳言照胎泉就在此地。

然而守在此地的幾名官兵卻是將陳醑與阿達二人攔住。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不是我們女兒國中人,若想前往照胎泉必先去女王那裡登記,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什麼?還要去女王那裡登記,哪裡來的規矩,分明是瞧不起男人?”

眼見如此。

阿達捂著大肚子又氣又惱。

就要上前理論。

“你們這些狗奴才知道不知道我主人是大理寺司丞,耽誤我的大事,小心我們大人將你們抓去砍了!”

“什麼大理寺司丞?”

領頭官兵不屑道。

“誰來了也冇用,我們是奉了大理寺太常寺卿胡大人命令。

難道一個小小大理寺司丞連胡大人都不放在眼裡”?

又是胡美麗那女人。

聽完幾名官兵所言。

陳醑便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子母河對岸伏擊他。

一定是那女人知道他冇那麼容易死。

但喝了子母河水肯定會懷孕而故意為難他。

不過女人想不到的是。

陳醑根本冇有懷孕。

懷孕的倒是被她當作棄子的阿達。

同樣明白一切。

阿達滿臉氣憤。

“主人我一定要去找那女人算賬,虧我對他忠心耿耿,冇想到他連我也殺!

另外這些小嘍囉既然是那女人派來的,就讓我斬殺了他們”。

說著,阿達對著幾名官兵就要動手。

“慢!”

眼見如此。

陳醑趕緊攔住阿達。

如果阿達這樣做正中那女人下懷。

在女兒國殺人。

不管是因為什麼。

那都是對女王不敬。

得罪女王陳醑在這女兒國還有立足之地嗎。

這也是正是胡美麗那女人想要看到的。

她想除掉陳醑這個競爭者。

不一定要殺了陳醑。

隻要能將陳醑趕出女兒國。

她的目的就已經達到。

“居然想要對我們動手?你們這些罪大惡極的男人,今日都不想離開這裡”。

然而幾名士兵卻是不依不饒。

她們抽出腰間配劍。

隻見領頭士兵喊道。

“姐妹們殺了這兩個男人,將他們的機機切掉,然後做成香囊。

這樣我們女兒國就不會在有災難。

子母河便不會被人投毒。

烏雞國的人也不會攻擊我們!”

“媽的子母河被人投毒,烏雞國攻擊女兒國關我們什麼事,你們這是完全看不起男人”。

聞言。

阿達險些要氣炸了。

女兒國這些女人腦洞也真大。

什麼都要賴在他們男人頭上。

“殺了這兩個男人,將他們做出香囊”。

然而隻見不遠處不少女兒國百姓響應。

紛紛加入要殺了陳醑與阿達二人隊伍中。

“走!”

看此情況此事隻會愈演愈烈。

陳醑也想不明白女兒國的女人。

為什麼要將不好的事情賴在他們這些男人頭上?

又或許這就是女兒國冇有男人原因。

會被女人們當作災難源泉殺掉。

也不能殺了這些女人。

那樣隻會引起女兒國所有人與女王不滿。

陳醑隻得帶著阿達離去。

好在他們二人速度都很快。

這些普通女兒國百姓根本追不上他們。

-王按摩。大將軍當即帶著一幫大臣怒指道。“豎子爾敢!”“陛下萬金之軀”。“豈是你這種卑鄙無恥之人所能夠觸碰的”。“來人將此賊子拿下”。“爾等都不要再吵了”。這時。一直都冇有說話國師突然發話道。“大將軍爾等暫且先退下!”“請不要打擾陛下休息”。說著。國師看向陳婿。“陳大人你且跟我來!”此時。女王寢宮。看著頭疼難忍女王。國師一臉無奈說道:“陳大人你趕快幫女王治療,女王也不止一次頭疾發作,都是叫這幫人給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