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5章 小窩

    

頭更顯狐匪本色,都打出配樂來了。“咚…啊…哈…啪…我打!”樓底成堆抽搐的魔仆成了墊腳石,魔仆們一個踩著一個疊羅漢似的往上爬,誓要將狐墨碎屍萬段。看著越來越多頭冒出來,狐墨驚出一身冷汗。“咋還越打越多了嘞?”底端靠牆角落,巴掌大小的大嘴怪獸伸著舌頭,兩眼閃著精光。“好多靈魂,我吸!”“再吸!”“本聖大人纔不會向那小子屈服!”接連吸收十幾團光點,大嘴怪獸滿意的撫摸著肚皮。“隔!”一溜煙,鑽進身後牆壁裡...-

傍晚,陽光小區。

狐墨騎上心愛的小摩托興沖沖回了家,房子是政府安排的居民小區,兩室一廳一廚一衛,離妖捕署也不遠。

考慮到每個妖捕員工的工作便利,署裡還給每人配了輛小摩托。

賊拉風的黑白條狀花紋,車身還有兩個閃亮的‘妖捕’大字,還可以閃閃發五彩光那種。

車停樓下,狐墨徑自奔向4單元電梯口,按樓層進電梯出電梯一氣嗬成,不帶猶豫那種。

他都迫不及待想要見到,那可可愛愛的小老妹了,兜裡還揣著一萬钜款,署裡還放了自己兩天假,此刻心情自然高興得不行。

自從十年前父母死於魔災,一直是姐姐將他和妹妹養大,兩年前姐姐調去了國都龍城,照顧妹妹自然就落到他這個當哥的身上。

出了電梯門,很禮貌的跟遇到的鄰居打聲招呼,便走到406門口,這便是他的家。

不大,但很溫馨的小窩。

咚咚……狐墨敲門。

“來啦。”

門開了,身穿粉色碎花洋裙,銀色長髮閃閃飄動,毛絨絨的狐耳輕顫,小臉帶些嬰兒肥的狐小槿,此刻正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

狐墨張開懷抱,狐小槿小鳥依人般撲向狐墨。

“讓我看看有冇有缺東西!”

“小槿,彆,癢,哈哈!”

狐墨一把抱起狐小槿,進門飛快把門關上,生怕被鄰居發現這一幕。

這要是被鄰居們看到那還得了,那幫老頭老太太指不定又嚼舌根呢!

“彆摸,小槿,我真冇事兒!”

感覺到身體傳來的瘙癢,狐墨直接打斷狐小槿,而狐小槿卻嘟著櫻桃小嘴,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樣。

“你可是我親哥,姐姐又不在,要是你再出點什麼事,我還咋活?”

狐墨心頭一甜,對著狐小槿小腦瓜一拍,笑道∶“就不能盼點好的嗎?”

狐小槿吐著舌頭,白了狐墨一眼。

“壞蛋哥哥,就知道欺負人家!”

“噗嗤。”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狐小槿這樣,可狐墨還是壓抑不住內心想笑。

狐墨捂臉:“小槿你這表情到底跟誰學的啊?這也太可愛了吧!”

狐墨笑得直搖頭:“搞不懂,真搞不懂!”

“哼,人家明明是關心你嘛,不識好人心!”

狐小槿鼓著小臉蛋,將狐墨按到椅子上。

“吃飯吧你!”

小方桌上擺好了熱氣騰騰的飯菜,一葷兩素加一湯。

狐墨咂嘴,麻溜的端起碗拿起筷,開動。

今天都給自己差點嚇尿了。

說真的,確實餓了。

飯後,狐墨洗碗,狐小槿擦桌,不過當看到廚房時,狐墨全程黑著臉,小槿做飯是好吃,就是有點費廚房。

嘴角無節奏抽動著,天花板還在往下滴油?

抬頭一看,當場石化。

天花板上那團菜是認真的麼?

回頭瞟了一眼狐小槿,隻見狐小槿衝著狐墨吐舌頭,做出一副奶凶的鬼臉。

狐墨聳肩,小槿越來越厲害了,這都炒到天花板上了,還真是炒菜天花板,就很奈斯。

費了一番功夫,可算是將亂成一團的廚房收拾整潔了,狐墨整整耗費三個半小時。

回到自己房間,瞟了一眼窗外的夜色,狐墨脫下妖捕服,舒舒服服衝個涼,穿個褲衩躺在床上翻看妖信朋友圈。

此刻瀏覽的,正是下午狐墨發現的那座廢棄居民樓照片。

狐墨翻看著評論。

〔捱打熊:聽說今兒下午發現冥魔了,我有個朋友,說他朋友的朋友發的朋友圈,還有照片呢!你們不知道那妖捕小哥都差點嚇哭了!〕

〔跳跳虎:蒸的煎的?〕

〔咳咳貓:是有這麼回事,我爸是妖捕,還叫我這幾天不要出門呢!〕

……

翻看著一條條評論,點開那網友發的圖片,狐墨嘴角一抽,這特麼不是自己的照片麼?

照片上的狐墨一臉驚恐的癱坐在地上,地上還有具殘缺的魔仆屍體,還有半截閃著寒光的刀鋒。

還是俯視角度拍的照?

這?

誰乾的?

誰這麼缺德啊喂?

此時狐墨心裡一陣無語,吃瓜吃到我自己可還行。

於是狐墨立馬化身網絡鍵盤俠。

〔狐墨:這小哥好可憐,心疼小哥。〕

〔狐墨:妖捕小哥哥好帥,好勇敢,好崇拜哦!〕

發出去不到兩分鐘,就有人艾特狐墨跟著附和評論。

〔帥比狗:確實可憐,應該尿了吧?〕

〔兔寶寶:肯定尿了!哈哈哈!〕

……

看著一連串的回覆,狐墨臉黑的不行,正當狐墨看得入神呢,狐小槿悄悄撲到狐墨身上,一把搶過狐墨手機。

看到那張圖片那刻,心裡狠狠一顫,鼻子酸酸的,豆大的淚珠冒出眼角,小手將眼睛揉得紅紅的。

狐墨搶過手機,也冇有說話,伸手去抹狐小槿眼角的淚珠。

“明明那麼危險,哥,你彆去當妖捕了好不好?爸爸、媽媽不在了,小槿隻有你和姐姐兩個親人,我真的好害怕,嗚嗚……”

“小槿不哭,你哥命大著呢,彆老往壞處想!”

狐小槿抽噎著撲到狐墨懷裡。

“可你每次都騙我,小槿不想失去哥哥!”

狐墨捏著狐小槿臉蛋,安慰道:“哥哥很厲害的,今天署長獎勵你哥一萬呢!”

輕輕將懷裡抱著的狐小槿放床上,狐墨起身將妖捕服兜裡的一萬妖藍幣摸了出來。

還不忘拿到狐小槿眼前晃啊晃。

狐小槿撅起小嘴,氣鼓鼓的臉蛋看起來像個鼓起的小青蛙,露出兩顆小尖牙,一口咬向狐墨拿錢的那隻手。

狐墨嚇得一激靈,趕緊把手抽回來。

“小槿你犯規,你咬人!”

狐小槿紅著眼,嘟起嘴,晃著手裡的一遝鈔票冷哼道。

“現在我的了,就當哥補償妹妹的眼淚損失費了!”

狐墨翻了個白眼,神他喵的眼淚損失費,話說你這見錢眼開得不認親哥啊!

“我放假兩天,小槿有冇有想去的地方?”

一聽到狐墨放假,狐小槿立馬來了精神,也不哭了,擦乾眼淚將錢護在懷裡。

“正好週末,我想去遊樂園可以嗎?”

“我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哥你放假正好陪我去。”

狐墨伸出手,狐小槿也伸出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好耶,哥,我愛死你了!”

此刻的狐小槿開心的笑著,狐墨無奈搖頭,自己這妹妹真的是在擔心我,絕不是為了錢,我保證不是。

-能莽撞前進。魔仆極其擅長隱藏在黑暗裡偷襲,這一點狐墨之前就見識過。沿著路邊緩慢移動,此時前方還是能聽到零星槍聲和爆炸聲,氣浪夾著聲音夜裡傳播的很遠。不確定附近是否有魔仆,狐墨不敢大意,每一段路都走的格外小心。成功躲入街邊一處奶茶小廳,摸黑尋找到幾杯奶茶,狐墨大口哆飲。甜甜的能量進入身體,乾涸的嘴唇逐漸濕潤。幾杯奶茶下肚,狐墨躺在沙發上,這一路都在強撐,身體也即將到達極限。不多時,一個盤子大小的光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