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6章 災厄時刻

    

這麼多房間,那不得跟開盲盒一樣刺激。肯定還有來不及撤離的人!而一線戰鬥現場。甲殼冥魔咆哮怒吼著,泛著幽光的眼睛,正死死盯著眼前一個梳著中分髮型,身穿唐裝的男人。王鶴淡淡向後望了下,一躍而起,於空中變幻招式,一腳踢翻處於防禦狀態的甲殼冥魔。鶯姌等人看著這一幕,焦急的情緒漸漸消散,調整隊形,將甲殼冥魔包圍在中央。王鶴平穩站立在廢墟上,眼神凝重的看著倒地的甲殼冥魔。“鶯姌,塔牛你們退下!”“帶上你們的人...-

看了眼手機時間,狐墨推了推狐小槿。

“小槿你還不回房間睡覺嗎?”

狐小槿看了下時間,然後又躺下,就像一個老賴一樣,躺出一個大字。

“今晚我睡這!”

狐墨撇著嘴:“那我睡哪?”

狐小槿拍了拍身旁:“這裡!”

狐墨露出一臉狐疑,小槿你可是我妹啊,你都16了,我是你哥啊喂!

看狐墨冇動靜,狐小槿露出兩顆小尖牙,笑道。

“哥,要不你抱著我睡吧?”

“你睡這吧,我去你房間睡!”

狐墨瞪了一眼狐小槿,走出房門,把門也一併關上。

狐小槿嘟起小嘴,坐起身,滿臉都是悶氣。

“哼!哼!哼!”

╰(ˇ╮ˇ)不理你了!

狐小槿房間裡,狐墨看著窗外月光獨自發呆,經曆這檔子事,此刻睡意全無。

頭兒和署長,是怕自己被那個暴力女找麻煩,纔給自己放的假吧?

應該是了。

可署長大人那表情,看著不是很高興的樣子,真搞不懂。

這次簍子捅得,獎金都一萬,嘖嘖,不會小。

心中一堆煩心事,像座小山一樣壓在狐墨腦子裡,更多還是關於冥魔。

“唉……!”

窗外,明月高懸,璀璨星河閃閃發亮,城市猶如一幅絢麗多彩的畫卷。

遠處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在燈光襯托下,如同夜空中熠熠生輝的星光,閃耀著雲岩城的繁華與活力。

五彩斑斕的霓虹燈投射出繽紛的色彩,點綴著城市的每個角落,將每個街道都染上了活力和魔幻的氛圍。

狐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直到一顆帶著幽藍色尾巴的光點劃過夜空。

那是慧星嗎?

隻是為啥看著越來越大了?

一眨眼功夫,光點越看越亮,越看越大。

狐墨好奇的打開窗,本以為是玻璃反光照成的視影錯覺,可這光點越看越像是奔著自己來的?

這?

頓時,狐墨渾身雞皮疙瘩冒起,因為那光點此刻已經發出刺眼強光。

強光刺痛眼眸,狐墨抬起手臂遮住雙眼,神情慌亂。

轟……

刺耳的爆炸聲徘徊在夜晚的雲岩城,伴隨著強烈的震感擴散至城中每一個角落。

摩天大樓刹那間崩塌,街道被灼熱氣浪破壞,生命被無情剝奪,上一秒還是燈火通明的城市,此刻隻有無邊的黑暗和耀眼的火光。

地板和傢俱劇烈的搖晃,狐墨耳鳴目眩,緩過神已經過了好一會。

睜眼望向窗外,此刻的城西已是火光沖天,熊熊火海還在不斷向外蔓延。

來不及多想,狐墨爬起身已經衝到了自己房間。

“小槿,小槿!”

“你還好嗎?”

“哥,嗚嗚……”

黑暗的房間內,狐墨心神慌亂,不過聽到狐小槿的答覆後,波瀾起伏的內心算是平複了些。

藉著手機的亮光,便看到床上身體蜷縮成一團的狐小槿,此刻還在低聲抽泣。

狐墨趕忙上前檢視她身上是否有傷勢,看見妹妹並冇有受傷,隻是受到了驚嚇,心裡懸著的石頭,終是放下了。

“小槿乖,哥要去外邊看看,乖乖在家等我,不要亂跑!”

狐墨摸著狐小槿的小腦瓜,狐小槿滿臉的不捨,她知道哥哥又要去危險的地方,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哥,你能不能彆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小槿不要你走!”

說著,狐小槿緊緊抱住狐墨。

狐墨揉著狐小槿小腦瓜,抹去她眼角的淚痕,轉頭看向身後掛著的妖捕服,眼神中透露出堅定。

“為人民服務,這是我選擇的路!”

說著狐墨笑了,試圖掙脫開狐小槿。

“小槿彆擔心,乖乖在家等我。”

知道自己爭執不過哥哥,狐小槿鬆了手。

“拉勾!”

看著狐小槿這一臉認真的模樣,狐墨心裡反而有些害怕,他怕自己真的回不來,可還是穿上那身衣服。

“你哥絕不是膽小鬼,也絕不會是短命鬼!”

戴上妖捕帽,拿起手機揣進衣兜,狐墨冇有絲毫猶豫。

狐小槿望著那個背影,這一刻她想起十年前的爸爸媽媽,那一天他們也是這樣,他們就是這樣丟下自己和哥哥姐姐的啊!

“哥,我等你回來!你一定要回來!嗚嗚……”

這一次,她再也抑製不住情緒,崩潰大哭。

狐墨轉頭咧唇苦笑,還是義無反顧衝出家門。

樓下,狐墨騎上自己的妖捕小摩托,撥通一個電話,伴隨摩托車的轟鳴奔向城西。

“頭兒,我正在趕往城西,你們在哪?”

“狐墨你?小槿她冇有攔著你嗎?”

“小槿攔得住我麼?”

“這,倒也是,我和大壯在城西客運站,你小子自己小心點!”

羊巔峰掛斷電話,狐墨嘴角勾起弧度,揣好手機猛擰油門,小摩托速度加快,帶起耳邊嗡嗡的風聲。

三十分鐘後。

狐墨將小摩托停在客運站停車區,便看到大廳門口正在協助疏散民眾的羊顛峰。

“頭兒!”

幾百米的距離,狐墨翻越一條欄杆就站在了羊顛峰麵前,羊顛峰微微一愣,很快還是反應了過來。

“狐墨,你幫忙抬下傷員,跟著大壯去候客廳那邊!”

狐墨重重的點了一下頭,抱起擔架就跟在虎大壯身後,跟著虎大壯很快便來的候客廳。

此刻,在移動照明設備的燈光下,候客廳像是被一層陰霾所籠罩。

哀嚎聲聲刺耳,呼喊聲一度被哀嚎和驚恐聲掩蓋,隨處可見包著繃帶的傷員,其中缺胳膊少腿的也不在少數。

氣氛一度緊張到了極點,妖醫們還在全力救治那些剛剛送到的傷員,一旁還跟著不少的妖輔和妖護。

這一路跟著虎大壯過來,也聽虎大壯簡單講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這次受災麵積廣,整個城西大半都是廢墟,城北、城南、城東大片地區也被波及。

客運站東門商業廣場那邊還在滅火和搶救傷員,離得最近的醫院已經被毀,隻能將傷員安置在這邊相對完好的客運站。

至於爆炸中心地帶,現在還冇能進的去,也不知道裡麵具體情況。

此刻站在候客廳裡的狐墨有些手足無措,那種無從下手的無力感深深刺激著大腦。

一時間,人呆愣在原地。

也可以說是嚇傻了,麵對殘破的街道建築和魔仆屍體,他都冇有過這種表現。

可當看到滿廳的傷員,聽著聲聲刺耳的哀嚎時,饒是心理素質極強,可也有破防的時候,狐墨此刻正是如此。

麵色微微發白,抱著擔架的手都在顫。

-協議,聲音嚴肅且拉得很高:“好了,回收完畢!收隊!”羊顛峰起身,將各種協議遞交到一旁妖捕手裡,輕拍虎大壯肩膀兩下,隨後徑自走向門外。虎大壯咧嘴一笑,偷偷將藏在褲腿裡的小紙團抖出,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踢到狐墨腳邊。好在有小方桌打掩護,這纔沒被其他妖捕看出來,不過狐墨卻注意到了。虎哥那小眼神,絕對不對勁!虎大壯一直向下瞅,狐墨懂意,也跟著向下看了眼,將小紙團踩在自己腳下,隨後藏在桌腿背麵。“任務完成,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