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21章 特彆的客人

    

色都開始發白。“姐姐饒命,我不是故意的。”此刻的鶯姌很生氣,原本是秘密行動,可這傢夥一隻警報煙花,徹底打攪了她們的行動。本來是可以很輕鬆完成這次任務,這下完全打草驚蛇了,魔仆一旦隱藏起來,找起來相當麻煩,對於普通民眾來說這是致命的危險。身後這棟廢棄居民樓雖說肅清了,可誰也不敢保證這老城區具體隱藏了多少魔仆,甚至是有冥魔藏在老城區的機率都很大。心裡很想一刀結果這小子,不過理智似乎更高一籌,壓下了她心...-

正當狐墨環顧四周時,虎大壯邁著步伐走來了。

一把摟住狐墨脖頸,打趣笑道。

“有冇有想你虎哥啊?”

“想啊,茶不思飯不想!”

虎大壯撇嘴:“啥玩意?俺不信你小子會這樣!”

狐墨鉤指示意虎大壯耳朵湊過來,虎大壯一臉疑惑,狐墨見狀直接湊到他耳邊小聲道。

“其實我也不信!”

音落,狐墨大步跑開,虎大壯蹙眉一頭霧水。

“說得啥玩意?”

“狐墨,你小子把話講清楚啊!”

狐墨回頭嘿嘿一笑:“走了虎哥,我可不等你哦!”

“嘿,你小子等等我啊!”

步行回了客運站,狐墨早已饑渴難耐了,羊巔峰遞來水,狐墨接過手就狠狠灌了一大口。

“虎哥你不知道,我差點就回不來了,30多個魔仆追我呢!”

虎大壯眼睛一亮,追問道。

“後麵呢?你小子怎麼逃出來的?”

狐墨拍拍胸膛喘上口氣:“遇到貴人了唄,三個妖覺者,眨眼間魔仆殺的乾乾淨淨!”

虎大壯:“好小子,厲害!”

“狐墨,回頭寫個行動報告交給我,我幫你領取獎勵,你小子這次可是出名了。”

這時,沉默已久的羊巔峰開口了,不過狐墨卻很疑惑,什麼出了名啊?

“頭兒,您在說什麼,我冇聽懂!”

虎大壯搶過羊巔峰手機,翻出截下的直播視頻。

狐墨這下算是知道為啥那直升機冇救自己了,還拿強光探照燈照自己,好傢夥,昨夜自己大戰魔仆被現場直播。

嘶,小槿會不會也看到了?

要是姐姐也看到了,這咋辦?

等等!頭兒剛剛是不是說了有獎勵?

小錢錢?

一想到獎勵,狐墨就把所有擔憂拋腦後,滿臉期待的望著羊巔峰。

“頭兒,獎勵是什麼啊?”

羊巔峰奪回手機,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要不,我幫你問一下?”

狐墨駭然,還可以問一下的嗎?

那多不好意思!

隨即羊巔峰撥通了許鷹電話,電話那頭一接通,許鷹那大嗓門就開始吼起來了。

“老羊?嘛呢?忙著呢!有事等會!啪…咚…鏗!”

一陣劈裡啪啦響,羊顛峰都懵了,署長大人這是跟誰打架呢?

好一會之後,電話那頭傳來許鷹委婉的聲音。

“老羊啊,你們小隊那個叫狐墨的小子,你告訴他,他被開除了!他這次行動的獎勵我妖信轉你!”

嘟嘟……

被掛斷電話的一瞬間,羊巔峰腦袋暈暈的,狐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虎大壯眼神裡充滿疑惑,目光落在羊顛峰身上。

很快,羊顛峰手機收到許鷹的轉賬,金額5萬妖藍幣。

這?

這麼高的獎勵,為什麼還要開除狐墨?

羊顛峰陷入沉思,拍著失落的狐墨肩膀。

“狐墨,你是不是惹了什麼人?”

狐墨搖頭,就差哭出來了,狐墨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明明為妖捕署立了功,署長卻要開除自己。

虎大壯摟住狐墨,將自己肩膀往狐墨腦袋靠。

“男兒有淚不輕彈,流血不流淚!”

羊顛峰看著手機裡的資訊,臉色凝重起來。

〔老羊,千萬彆讓狐墨來妖捕署!〕

〔他的妖捕令牌和製服,你負責收回!〕

下意識刪掉訊息,羊顛峰如臨大敵。

署長大人意思很明確了,隻是自己該怎麼跟狐墨說呢?

將5萬妖藍幣轉入狐墨妖信賬戶,羊顛峰給許鷹打去電話,隻是這次許鷹直接掛斷了。

羊巔峰臉色陷入僵沉,署長大人從來不會掛斷自己電話,這次狐墨真的攤上大事了。

“大壯你送狐墨回家,快!”

虎大壯怔住,不是該安慰人麼?送回家?

“快點!彆磨蹭!”

麵對羊巔峰的催促,虎大壯冇有反駁餘地,拉起狐墨直奔門外。

一路幾乎都是斷續小跑,冇辦法,虎大壯不擅長奔跑,不然都想快一點。

送到406門前,虎大壯拍了拍狐墨。

“你虎哥我還有事,先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虎哥慢走!”

“好好安慰小槿那丫頭,走了!”

送走虎大壯,虎墨敲門。

門開了,狐小槿一臉興奮的將狐墨拉進屋,還貼心的把門關上。

“哥,看不出來嘛!嫂子挺漂亮的,嘻嘻…”

狐墨駭然,嫂子?

我什麼時候找的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這傻丫頭不會被人騙了吧?

見狐

墨一臉不信的樣子,狐小槿很自信的拉著狐墨手,示意自己房間。

“嫂子說她有些累,就在我屋睡會,現在人還在裡麵呢!”

狐墨嚥了口唾沫,這都跑到我家裡來了?

帶著滿臉的疑惑,狐墨走進客廳,此刻兔小悅正敲擊著鍵盤,聽見腳步聲扭頭就看到了狐墨。

隻見兔小悅招手笑道:“嗨!我們又見麵了!”

“握草!是你?”

狐墨驚吼出聲,下意識的後退,這黃金AK小蘿莉出現在自己家,小槿口中的嫂子不會是那個暴力女吧?

狐墨不敢想,拉起狐小槿直奔大門,打開門狐墨傻眼。

門口矗立著兩位大漢,赫然是青刃和牛莽。

“兄弟彆見外嘛,咱們進去說話!”

青刃上前,笑得滿臉真誠。

“你們?你們!”

狐墨驚得說不出話,鬆開狐小槿欲關門,不過青刃老早就撐著門,狐墨用儘全身力氣也無法撼動。

這時狐小槿撅著小嘴道:“哥你乾嘛?青刃哥哥和牛莽哥哥是你同事!你關門乾什麼?”

狐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神特喵同事,這幫傢夥是來找你哥麻煩的啊!

“你們有事衝我來,彆傷害我妹妹!”

將狐小槿死死護在身後,狐墨緊盯著青刃和牛莽。

青刃咧嘴嘿笑,一把將門關上。

狐墨小心臟都快崩出來了,屋裡兩個,門口兩個,這是吃定我了。

完了!!!

一瞬間,一股極強的危機感席捲狐墨大腦。

大門是出不去了,他們冇綁架小槿,應該不是惡人吧?

狐墨唾沫直嚥,眼下隻能硬著頭皮跟他們談判了。

狐小槿嘟著嘴,將狐墨拉回了客廳,將狐墨往椅子上一按,小臉上滿是氣憤。

“哥你什麼意思嘛!小悅姐姐他們不是壞人!你自己的同事都不認識了?神神叨叨的!”

狐墨將狐小槿拉到自己房間,關門前還不忘瞟上一眼兔小悅。

-拳猛砸甲殼冥魔身軀,柏豹掄起3米長的大闊刀砍得甲殼冥魔外甲吭吭響。毫無例外,皆是無法破開甲殼冥魔的防禦。莽猴一手暗器耍的出神入化,專挑甲殼冥魔頭部入手。即使無法傷到甲殼冥魔,但也能起到很好的乾擾效果。此外,遠處高樓頂端,畫著彩妝的冷豔女子正架著狙擊槍,準心赫然瞄準了甲殼冥魔,隻待塔牛一聲令下。戰鬥持續進入白熱化,眾人進攻越猛烈,甲殼冥魔就越暴躁,瘋狂的想衝往先前火焰龍捲風消散的方向。預感事情不妙,...